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 連載中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顧火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她是無家可歸的傻子,他是病入膏肓的將死之人,一場意外的婚姻,將兩人的命運緊緊綁在一起世人皆知,傅總夫人是個傻子,離開了傅總就活不下去卻不知,在這背後,是男人抱着那個傻子,一遍又一遍的說:「年年,沒有你我該怎麼活下去」沈年以為他是自己的救贖,最後才發現,原來她才是那道跌入地獄的光展開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6章

兩人隔着走廊遙遙相望,太陽光映照在玻璃上,少女身上彷彿度上了一層聖潔的光輝。

她突然沖傅澤霖一笑。

傅澤霖收回視線,甩開唐醫生的手,轉身離去,「無聊。」

「少爺……」

郭南看了看傅澤霖的背影,又以求助般的語氣對唐醫生道:「唐醫生,這怎麼辦啊,你快想想辦法吧。」

「他那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之前已經失望過太多次了,除非把HL.A分型檢測報告擺到他眼前……」

唐醫生轉頭看見了沈年,他眼神閃了閃,與郭南心有靈犀的對視一眼。

沈年看着唐醫生笑眯眯地走過來,就連對她抱有敵意的郭南也換上一副討好的笑容,她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唐醫生笑着說:「你是不是很想留在澤霖身邊?」

沈年搖了搖頭,但一想到沒地方住,沈夫人還在找她,又忙不迭點了點頭。

唐醫生略顯尷尬地咳了一聲,「不管你想不想,總之你差點把他氣死,你是不是也有責任?」

沈年沒說話。

郭南說:「沈小姐,你就讓唐醫生扎一下,要是配型成功的話,少爺肯定會開心的。」

唐醫生道:「行了,別廢話了,沈小姐,若你想留在澤霖身邊,就跟我過來吧。」

唐醫生說完離開,沈年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咬牙跟過去了。

就像郭南說的,讓唐醫生扎一下,並不是很疼。

唐醫生給她扎完針以後,就讓沈年在診室內的床上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唐醫生又來用針給她抽了血。

整個過程對於沈年來說都十分輕鬆,沒有想像中那麼害怕,沈年在醫院待了整整一天。

就在她盯着牆上的鐘數秒的時候,診室的門被推開,唐醫生和郭南一臉欣喜地看着她。

……

別墅里。

傅澤霖坐在沙發上,手裡拿着檢測報告,看一眼報告,又看一眼沈年,他儘管面無表情,可眼中依舊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唐醫生站在沈年身邊,面帶微笑:「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傅澤霖沒有說話,就那麼盯着沈年。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傅澤霖才開口,「老李。」

老李在傅澤霖身邊這麼多年,這點眼力勁還是有的,他能從傅澤霖的語氣中聽出他所要表達的意思,老李急忙走過來,對沈年做了個請的手勢,「夫人,這邊請。」

沈年想了想,問道:「我可以留下來了嗎?」

老李笑呵呵地說:「當然了,夫人在醫院待了一天,肯定餓了吧,我帶你去吃飯。」

沈年看傅澤霖沒說話,她就跟着老李走了。

等她走了後,唐醫生又說:「澤霖,雖然配型成功,但這丫頭身體底子太差了,你這段時間把她養好點,我會按時來檢查她的身體,我可不想到時候弄出人命……」

傅澤霖打斷他,「她知道嗎?」

這個她,指的自然是沈年,畢竟這個女人看起來腦子不太好使。

唐醫生道:「必須知道,這也是她自願的,不信你可以自己去問她。」

傅澤霖在思忖着什麼,唐醫生對郭南囑咐了兩句,便離開了別墅。

郭南高興地說道:「少爺,你現在有救了,晚上想吃點什麼?」

傅澤霖本想說不吃,但不知又想到什麼,又吩咐道:「讓廚房安排吧。」

一小時後,沈年坐在餐桌前,驚訝地看着桌上豐盛的晚餐,期待的看向傅澤霖,「給我的嗎?」

「嗯。」傅澤霖支着頭,盯着沈年打量。

沈年餓壞了,一點也不客氣的直接上手,抓了只大雞腿,傅澤霖皺起了眉頭。

「你叫沈年對嗎?」傅澤霖冷不丁開口。

沈年咬着雞腿身體一僵,她訕訕地放下了雞腿,一嘴油光,忐忑地看着傅澤霖。

傅澤霖說:「我不趕你走,吃吧。」

沈年腮幫動了動,咽下嘴裏的肉,「真的嗎?」

「真的,別再問這種問題。」

「哦。」沈年放開手腳,繼續啃大雞腿。

傅澤霖自己說自己的,「既然你是自願的,事後我會給你一筆錢,足夠你生活一輩子,如果你另外有條件,只要在我能力範圍內,你可以儘管提。」

「我想喝水。」沈年打了個嗝,噎着了。

傅澤霖突然感覺自己說了堆廢話,他勾了勾手指,女傭自覺地去端了杯溫水過來,沈年咕咚咕咚一口氣喝完了。

她吃相特別難看,像八百年沒吃過飯似的,能用手的,絕不用筷子。

最主要的是,她不怎麼會用筷子,能用到筷子的食物,基本上都是太燙了,燙手。

傅澤霖的表情一言難盡,他真的懷疑,沈年所謂的『自願』是被唐疏鴻忽悠的。

不過沈年吃的太香,讓一向沒什麼食慾的傅澤霖居然也吃了不少油膩的食物,而且沈年還有護食的趨勢,只是礙於自己寄人籬下,只拿眼神瞟了傅澤霖兩眼,不敢說什麼。

這舉動,倒是讓老李和郭南忍不住偷笑了。

吃完飯以後,傅澤霖又提起了自己說的條件,問沈年有沒有意見。

沈年搖搖頭,「沒意見。」

其實她壓根沒聽懂傅澤霖說的是什麼。

「很好。」傅澤霖拿出一張卡,放到沈年面前,「這裡是一百萬,等移植結束,我再給你一千萬。」

沈年茫然地盯着那張卡,有些猶豫。

「嫌少?」

沈年鬱悶地說:「我不想吃這個。」

傅澤霖:……

「噗……」郭南實在沒忍住,不小心笑出了聲。

「帶她去洗乾淨!」傅澤霖倏地起身,沉着臉上了樓。

老李叫來一位中年婦女,讓她帶沈年去洗漱。

到了浴室,沈年浮現出王嬸給她洗澡的畫面,她有些抗拒,她顫聲說:「阿姨,我可不可以不洗?」

女人和藹地說:「夫人,你叫我張姨就行,你這全身都是油,不洗怎麼和少爺睡覺,你要是不好意思,你就自己洗,我衣服給你放這。」

「張姨,我為什麼要和少爺睡覺,少爺是傅澤霖嗎?」

「少爺是你丈夫,你自然是要和他睡一間房了。」

「丈夫也是他嗎?唐醫生說我留下來是要給少爺治病,和他睡覺就能治病了嗎?」

沈年直接給張姨問懵了,「哎呀,你別問這麼多了,快洗吧啊。」

張姨說完,就直接退了出去,將沈年一個人關在浴室里。

沈年看了看手上的油,盯着花灑的開關,猶豫了一下,伸手去擰了一下。

「啊——!」

尖叫聲從浴室傳出,傅澤霖在幾十米開外的書房都聽見了,他立刻從辦公桌站起,沖向浴室。

張姨嚇得魂飛魄散,剛想推開浴室門,結果一個人影比她更快一步,踹開了浴室的門。

傅澤霖衝進浴室,一股滾燙的熱氣撲面而來,緊接着沈年從淋浴間衝出來,和傅澤霖撞了個正着……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