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時光與你都值得
時光與你都值得 連載中

時光與你都值得

來源:google 作者:昭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向凱程 現代言情 陳嬌嬌

穿越還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28歲的大齡單身女青年陳嬌嬌開啟了平平無奇的一天,先是被甲方刁難,再是收到初戀結婚的邀請憤然辭職回到N市後,意外在海邊撿到的一個奇怪沙漏開啟神秘力量帶她一次又一次的回到過去穿越變成初戀開始被迫追求自己?青梅竹馬要告白怎麼辦?當然是趕緊跑路呀!作精沙漏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那些失去的、遺忘的、忽略的、放不下的心結是否能找到答案?不管是友情還是愛情,陳嬌嬌的人生似乎都過得一塌糊塗,既然回到了過去,那麼就試着改變一次吧!展開

《時光與你都值得》章節試讀:

回到家的陳嬌嬌剛放下行李就感覺自己腹背受敵,如坐針氈。

對於五年未曾回家這件事。先是對門向爸向媽的苦口婆心,再是自家爸媽指着她的腦袋埋怨自家女兒沒良心。

陳嬌嬌的腦殼此時已經是嗡嗡的爆炸,整個人都在爆炸的邊緣。而向凱程則在一旁捂着臉笑的發狂。

經歷了兩輪轟炸的她已經感覺到精疲力盡,草草扒拉了幾口飯菜之後。拽着向凱程跑到樓下小區的長椅上仰天長嘆。

「我的天吶,太能嘮叨了。我雖然不回來,可我也沒少往家裡打電話對吧?」陳嬌嬌哭喪着臉,無奈地說著。

向凱程抬手揉了揉着她的頭,臉上卻笑得五官都在顫抖的說道:「該得你。」

說完又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罐白桃汁遞給陳嬌嬌,滿臉得意的說:「吶,喝吧。」

陳嬌嬌看到白桃汁頓時眼前一亮。像個小孩子一樣搖頭晃腦的把桃汁接了過去。打開猛喝一大口,滿足的揚起笑臉感嘆着:「我真的好久好久沒有喝過這個白桃汁了!還是這個味道,真好!」

向凱程看着她還是像一個長不大的小姑娘一般,為了一罐小小的桃汁,眼裡裝着滿滿的笑意。

看着陳嬌嬌這沒有一絲煩惱的樣子,他也笑的燦爛。

向凱程伸手從另一邊口袋掏出了一罐啤酒。正要打開時,被眼疾手快的陳嬌嬌一把搶了過去:「好啊你!又喝酒!」

「嬌姐!我已經是一個28歲,成熟魅力的優質單身男青年!喝個酒不是很正常嗎?」向凱程一臉無奈的擺着手。

陳嬌嬌眼睛瞪大着,怒氣沖沖回懟道:「那也不行!喝這個!」說罷將手裡的桃汁舉到他面前。

向凱程看着她氣鼓鼓的圓臉,好像記憶中的那個管這管那的小大人和眼前的人重疊了,所有的不真實感全都消失了,他的女孩終於回來了。

他伸出手接過桃汁,側過身子仰頭喝下,想要隱藏臉上的那份笑意,就像隱藏這麼多年的心意一樣。

二人坐在長椅上,路燈將陳嬌嬌的臉映照的格外清晰。她靜靜地看着不遠處玩耍的小朋友們。

一個女孩搶過男孩手裡的玩具,男孩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獃獃地看着遠處正和朋友聊天的媽媽。女孩洋洋得意地舉着玩具,沖男孩炫耀着自己的戰利品。

陳嬌嬌情不自禁笑出了聲。向凱程也懷念的笑了,身子往後靠了靠打趣道:「你看他們像不像我們小時候,霸道女漢子和被欺負的小跟班。」

陳嬌嬌噗嗤一聲笑容更燦爛了,她微微側着頭看着向凱程。將手放在他的頭上輕輕的來回撫摸:「是啊,不知不覺,我的小跟班也已經長那麼大啦。」

向凱程被她這一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有些手足無措。

他微微側身抓住了她的手正要放下。一低頭兩人的眼睛對上了。

向凱程獃獃的看着陳嬌嬌清澈明亮的雙眼喃喃的說:「霸道的女漢子也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學會溫柔了。」

在陳嬌嬌離開N市的這5年里,向凱程時常會想她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想她是不是很快樂,想她是不是真的很好。停電了該怎麼度過那些恐懼的夜晚。

向凱程一把將她拉入懷中:「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什麼壞事了,怎麼突然這麼溫柔。」

他將傷感的情緒悄悄地藏了起來,不想讓眼前心心念念多年的人在此刻知道這份隱瞞多年的感情。

陳嬌嬌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她用手拍了拍向凱程的背:「什麼嘛,我溫柔不行嗎?還做了壞事?我宣布,向凱程你的溫柔體驗卡,永久失效了!」

陳嬌嬌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把推開了向凱程着急的說:「啊!對了!明天!明天你陪我去個地方吧?」

向凱程癟了癟嘴埋怨道:「不是,我就隨便吐槽一句怎麼就失效了?你要去哪啊 ?」

陳嬌嬌咧開嘴角得意的笑了笑,一臉狡黠的衝著他眨了眨眼:「別問,聽我差遣就是。」

向凱程原本沒有什麼表情的臉上,突然漏出一絲委屈。「哦,得咧。嘶~來,再讓我抱會。彌補我受傷的心靈。」

說罷張開雙手就要再次擁上去。

陳嬌嬌連忙站起來躲開他的懷抱,雙手叉腰一臉嫌棄道:「向凱程!我說你差不多得了阿!行了行了,時候也不早了,趕緊回去吧。」

第二天向凱程在家睡得正香,床頭的手機突然響起。

他翻了個身嘴裏含糊不清的嘟囔着,完全沒有想要去看的意思,但手機鈴聲持續不斷的在他耳邊響着。忍不住對着空氣哀嚎了一聲,伸過去拿起手機按下了通話,隨手放到了耳邊。

「嗯?你好。」向凱程的聲音微微有點啞,困意滿滿。

「向凱程!起來了!我們去干一番大事。」電話里響起了陳嬌嬌元氣滿滿的聲音。

向凱程聽到陳嬌嬌活力充沛的語氣,意識開始微微有點清醒,睜開眼睛看着房間黑暗的環境,時間似乎有點不太對?

於是將手機拿到眼前一看,凌晨三點。睜大眼睛再三確認了時間才哀怨道:「陳嬌嬌,聞雞起舞都沒你起的早。天都沒亮,你這是要去哪啊?你怕黑還敢這個點跑來跑去?」

陳嬌嬌在電話那頭興高采烈的沖他說道:「海邊!看日出!放心,我帶了電量十足的手電筒!兩個!」

「滾!」

向凱程一把掛掉電話,將手機丟到一旁閉上了眼睛。但沒過多久他又睜開了。躺在床上翻滾了兩圈,在繼續睡覺和起床中痛苦掙扎。

當然,這個掙扎並沒有持續多久,他還是爬起來睡眼朦朧的找出衣服快速套上,向門口走去。

向凱程睡眼惺忪的打開家門,看到早已等在門外的陳嬌嬌舉着手電筒笑嘻嘻的朝他做了個鬼臉:「嘿嘿,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出來。」

向凱程困意十足的臉上寫滿了無奈,他無可奈何的看着陳嬌嬌吐出了兩個字:「瘋子。」

「哎呀,少睡幾個小時又死不了的。快快快,再不走,就要天亮了!」陳嬌嬌拽着他的胳膊,急匆匆地往樓外向凱程停車的地方跑。

「鑰匙給我!」陳嬌嬌拍了拍向凱程的摩托車後,伸出手要向凱程的摩托車鑰匙。

原本無精打採的向凱程聽到她索要鑰匙,瞬間精神了。

「你是想和我殉情?雖然我很優秀,也能湊合一下,但是我更想好好活着。」

陳嬌嬌狡黠的沖他眨了眨眼:「你少佔我便宜。我開車,你靠着我多睡一會。放心,也就是五年多沒開過而已。不會翻車的嗷!」

向凱程聽完收起了嬉皮笑臉的態度,認真的看着她:「大路上燈火通明,可小路黑燈瞎火的,還是我開吧。」

陳嬌嬌原本還想逗趣一番,可看到向凱程認真不容反駁的眼神,只得作罷。

她打小最怕向凱程認真嚴肅的模樣,帶着一種無形的壓迫感讓她不敢多說什麼。雖然知道他的本意是考慮到自己的心理陰影,可心裏還是有些堵得慌。

向凱程熟練的跨上摩托戴上頭盔,帶着陳嬌嬌往海邊駛去。

凌晨三點的街道,不似北方那般無人安靜,在南方正是最熱鬧的時候。許多燒烤小攤點着明亮的燈,爆炒着鍋里的美食,不願回家的人聚在小桌前猜拳喝酒,說著清醒後就會忘記的話。

陳嬌嬌享受着此刻如此熟悉的感覺,這座城市特有的感覺,是她在Z市多年早已感受不到的煙火氣。

在車子駛入黑暗路段時,陳嬌嬌還是忍不住緊閉雙眼,用力環抱着向凱程的腰。

察覺到陳嬌嬌的情緒變化,向凱程小聲的嘆了嘆氣,不自覺的擰動把手,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七月份的海邊,天氣雖然炎熱。但凌晨海邊微風輕輕吹過,還是讓陳嬌嬌不自覺的環抱住了自己的手臂。

向凱程看着她一身短衣短褲。眉頭緊鎖走上前,拉起陳嬌嬌的手就向前跑去。

這一下差點給陳嬌嬌摔了一個踉蹌,好在向凱程拽着她也沒跑多遠,待兩人停下。陳嬌嬌有點氣地甩開他的手:「你幹嘛呢你!」

向凱程眨眨眼無辜的說:「我這不看你冷嗎?反正來都來了,跑一跑?還能暖和點。」

陳嬌嬌一臉嫌棄的看着他,張了張嘴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她突然瞪大了眼睛望向了前方。

像是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她徑直向前走去,看到沙灘上隱隱約約閃着一個藍色的光點。

陳嬌嬌靠過去蹲下,小心翼翼地挖開了四周,把沙灘里的東西撿了起來。

那是一個小小的透明沙漏,差不多掌心大小,上面雕刻着奇怪的花紋,瓶里裝着一些藍色細沙。看着雖然美麗卻又透露着一絲詭異。

陳嬌嬌輕輕磨蹭着沙漏的花紋,細細看來是沙漏中的藍沙散發著微光。

這藍色的光……好像在哪裡見過?

陳嬌嬌的眼前快速閃過了幾個畫面。

忽然,她的手上傳來一下輕微的刺痛感,食指被沙漏邊緣劃破,流出的血沾到了沙漏上。

原本散發著細微光芒的藍沙,在沙漏接觸到血的那一瞬間,藍光好像更亮了一些。

她顧不得其他,趕緊揮手衝著身後的向凱程大聲喊道:「哎,阿程阿程,你來看。這個沙漏在發光!」

向凱程走上前去拿起陳嬌嬌手中的沙漏,「可能是那個小孩子掉在沙灘的玩具吧。現在小孩子的玩具可比我們那時候好玩多了。誒 ?這都沒有接縫,在哪放的電池啊。」

他把沙漏仔仔細細地看了個遍,都找不到可以安裝電池的地方。他似乎好像明白了什麼,衝著陳嬌嬌擺了擺手:「這裏面的沙估計是夜光材質。不得不說,現在的小玩具設計的還挺有心思。」

陳嬌嬌盯着他拿捏在手中的沙漏,那詭異的花紋和幽幽的藍光,讓她心裏愈發感到了強烈的不安。

她搶過沙漏,順手丟進了海里:「不明不白撿來的東西,還是丟掉吧。」

陳嬌嬌拽着向凱程並排坐在了沙灘上,自從摸到沙漏的那一刻,心裏就總覺得怪怪的。

這種感覺就像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般,讓她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

就像之前夢裡那樣,每當出現藍色的光,總會伴隨着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陳嬌嬌腦內風暴了一通,突然覺得自己有點神經質了。

那些都只是夢罷了,沙漏也不過只是一個小玩具而已。她搖搖頭告訴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了。

陳嬌嬌坐在沙灘上抱住腿,下巴搭在膝蓋上。靜靜的看着海平面,像是在等待日出,可目光卻很獃滯。

向凱程盤着腿,側頭看了一眼陳嬌嬌。然後把頭靠在她的肩膀,閉上了雙眼,語氣有一些疲倦,還有一些無奈:「餃子,你真的沒事嗎?」

向凱程這句話,瞬間把陳嬌嬌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她嘆了嘆氣:「我也不知道有事,還是沒事。明明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我也覺得自己已經放下了。可是在知道他要結婚的那一刻開始,我還是會很難過。」

當年也是在這個地方,那個人對我說:「對於你,總是不自覺就忽略了」。

陳嬌嬌說完後嘴角微微上揚,像是有些自嘲一般的笑了笑,再側過頭,看了看靠在自己肩頭的向凱程,閉着眼睛,呼吸很輕的像是已經沉沉睡去。

她撇了撇嘴不滿道:「切,還以為要聽我emo呢,就這啊?」

兩個人就這樣坐在海邊,各懷心事的依偎在一起。

太陽很快在海的那一邊升起,散落的陽光照在了海面上,描繪着屬於日出的畫作。

陳嬌嬌靜靜看着日出,開始回想起她青春年少的往事和她對這個城市的回憶。

在這個城市的點點滴滴。開始一幕幕不斷地在她腦海中重現,不知不覺眼淚早已落下,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手背上。

「別哭了,都過去了。」靠在肩上的人突然說話。

陳嬌嬌吸了吸鼻子,看了看依舊緊閉雙眼的向凱程:「你沒睡啊?」

「嗯,聽着呢。」原本靠在她肩膀上閉目養神的向凱程,睜開了眼睛從口袋裡拿出紙巾,蹲在她面前,輕輕擦拭着她臉上和手上的淚水。

陳嬌嬌看着蹲在自己對面,卻不知道怎麼安慰自己的向凱程,嘴角扯出一絲苦澀的笑容:「當我以為所有的事情,可以隨着時間過去。當我以為所有的事情,可以用逃避的方式迴避。當我以為所有的事情,我很快就可以忘記的時候。」

「它們就像夢魘一樣,壓着我,壓得我喘不過氣,發不出一點點聲音。在我就要清醒之時。給我更沉重的一擊。在夢裡瘋狂的追着我。提醒我,我永遠都逃不出去的。」

向凱程滿眼心疼的站起來伸手將陳嬌嬌拉起,順勢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

在陳嬌嬌看不見的地方,向凱程才流露出了自己內心的情緒。

他心疼自己懷中的女孩,也十分後悔當初的自己,為什麼不更勇敢一點?

向凱程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故作輕鬆的說:「哎呦,有生之年還能看到你梨花帶雨的樣子,還真是不容易啊。」

陳嬌嬌窩在他的懷裡抽泣着,一拳頭砸向了他的胸口。語氣哽咽道:「閉嘴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