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身為天命反派的那些年
身為天命反派的那些年 連載中

身為天命反派的那些年

來源:google 作者:憶夢彼方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夜思緣 憶夢彼方 遊戲動漫

一睜眼,穿越到了自己參與制作的修仙游戲裏,成了遊戲中的天命反派,還註定要與各條故事線里的主角為敵好在,夜思緣還有一個遊戲系統,靠着系統bug,無限刷新手禮包,獲得遊戲點卷,購買密匣,開出了一個個氪金道具,幫自己逆天改命【恭喜獲得上品先天靈寶忘憂葫蘆】【恭喜獲得洗髓換靈丹】【恭喜獲得悟道丹】……多年以後,夜思緣望着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眾多主角,他邪笑道:「殺我?你們配嗎?」展開

《身為天命反派的那些年》章節試讀:

「小王八羔子,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個練氣士……

只可惜你沒有到築基期,不能御空飛行。

今天你就老老實實死在這裡吧!」

程寶手持一柄暗金色大斧,略顯狼狽地格擋住飛向他的石塊,雙眼則是死死盯着場中的古無塵。

此時,古無塵已被家裡的兩位宗師境武者客卿,壓製得狼狽不堪。

故而,程寶臉上也流露出了一絲快意的神色。

「呸!」

古無塵微微側身,躲過了一柄長劍的直刺,並順帶着向程胖子那邊吐了一口血水,眼神里滿是怨毒。

嗡!

一桿長槍帶着破空之聲,彎曲着槍桿,抽向古無塵身側。

這一槍又快又急,眼看他是躲不過去了。

於是,古無塵飛快捏碎手中一道符籙,召喚出一道藍色水幕,擋住了這雷霆萬鈞的一槍。

一旁正被程家幾個僕人看押的葉小婉,看到古無塵在兩名宗師武者的圍攻下,漸露疲態,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她的聲音裡帶了幾分凄苦:

「無塵哥哥你快點離開吧!你會死的!」

「不行,不把你和蘭嬸救出來,我絕對不會離開。」

說話間,古無塵躲閃動作慢了一步,被長劍在胸前劃破了一道傷口。

見到此情此景,蔣蘭哀怨地嘆了一口氣,眼中神采逐漸褪去。

「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丈夫沒了,女兒好不容易長大成人,如今又遇到這種事情。」

古無塵一邊單手持劍與兩名武者交鋒,一邊快速在手中掐動印訣。

揮手間釋放出一團團火苗,分別射向兩名宗師武者和遠處時刻準備偷襲的程寶,用來換取了自己片刻的喘息之機。

戰鬥已經持續了好一會兒,古無塵現在已是強弩之末,不論是身上事先準備好的符籙,還是體內的靈氣,都快用完了。

在諸多外物的輔助下,雙方絕對的實力差距,依舊是無法持平,隨着時間推移,他身上的傷口正在不斷地增加,敗亡只是遲早的問題……

嗡!

長槍一記剛猛的橫掃,將古無塵整個人直接抽飛了出去,重重摔在地面上,翻滾了好幾米遠。

被長槍掃飛時,他胸口傳來了略顯沉悶的響聲,這是他胸骨折斷的聲音。

古無塵想要掙扎着爬起來,但是一名宗師武者的長劍,卻是抵住了他的咽喉。

他手中長劍,更是被長槍打飛了出去,斜插在地面上。

「叫你搶老子女人,小王八羔子!……不知好歹地傢伙!看老子不打死你。」

程寶一邊肆意地狂笑,一邊用腳踹在古無塵身上,受制於人的後者,只能一聲不吭地承受所有攻擊。

吼!

突如其來的一聲虎嘯,讓場中眾人的動作為之一頓,都紛紛轉頭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哎喲!這是誰家的惡少在這裡逞威風啊?」

葉天騎着白虎,駐足在圍成一圈的人群外側,他的語氣里有些調侃。

在其身後,三百餘名黑騎也跟隨着葉天,奔襲而至。

不過這些黑騎卻是被葉天抬手示意,讓他們停止上前,停留在後面即可。

原本正在發泄心中怒火的程寶,聽到來人的調侃,心中有些不悅,於是他分開人群,準備看看是誰竟敢多管閑事。

「不知閣下是?」

當程寶看到身穿將軍鎧甲的葉天,還有他身後的三百名黑騎時,他雖然不認識葉天,但心中也生出了幾分慎重。

因此,他並不敢託大,而是略顯恭敬地詢問起來。

「咦?哪裡來的豬頭人蠻族?居然混入到了我翊國境內。」

葉天看到頂着一個大紅鼻子、臉上浮腫嚴重的程寶後,他臉上更是帶上了幾分譏諷與不屑。

這個世界的蠻族,基本都是人形獸首的體貌,與化形不完整的妖族頗為相似,他們身上保留了許多野獸的特徵,但所有蠻族幾乎都天生蠻力,生性十分好戰,是天生的戰士。

不過它們的壽命與人族相比,卻是非常短暫些,一般只有四五十歲左右。

興許是為了彌補他們種族在壽命上的短板,他們的繁衍能力十分駭人。

一般的蠻族,出生兩到三年,便可繁衍後代,五到十年便算成年。

每一個成年的蠻族,他們的身高體重,都遠超人族成年男子。

或許,是因為身體發育的速度太過迅速,使得它們的智力水平普遍都不高,大多數蠻族的智力幾乎和人族稚童無異。

而豬頭人蠻族的智力,在眾多蠻族中幾乎墊底的存在。

因此,岐州的平民百姓們,偶爾在罵架的時候,也會罵對方像是個豬頭人蠻族,這等同於在罵對方又丑又懶又蠢。

聽到葉天的話後,程寶臉色頓時一黑。

他的鼻子被火毒蜂蜇了一下後,就一直紅腫難當,再加上古無塵的那些粉末,會讓人的皮膚覺得奇癢無比。

他在一時沒忍住之下,他對着自己的臉好一陣抓撓,使得他現在整張臉都浮腫異常,再加上兩隻豬耳朵,他現在的外貌,真的是和北方蠻族豬頭人差不了多少,若是混到一群豬頭人里,根本就沒有違和感。

「本少爺的妻子被賊人劫跑了,現在正在處理家事,沒有什麼事的話,還請閣下先離開吧!」程寶臉色陰沉至極的說道。

「原來是你女人被人劫跑了啊!那我好像的確不該管這事,不過你們應該押賊人去見官處理啊!動私刑可不太好。」

葉天摸着滿是鬍渣地下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程寶的豬頭臉。

「本少爺父親是永昌城巡城都尉,這種小事情,少爺我自己處理就行了。」程寶若有所指的說道。

葉天看着程寶,他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紈絝的意思很明顯。

一、是自報身份背景,讓他少管閑事。

二、是暗指就算報了官,想怎麼處理還是他說了算。

此時,葉天有些猶豫。

他剛回來老家,並且以後還要在此地為官,若是貿然得罪本土勢力,恐怕以後會橫生許多波折。

「當家的?是當家的回來了嗎?」

一個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婦人聲音,傳入葉天耳中,讓他身體微微一顫。

「蘭兒!?」

葉天激動得聲音里有了幾分顫抖,他有些不可置信地向人群中張望着。

「是我!當家的,你終於回來了?小婉,你爹回來了!我們有救了!」

原本被人群圍住,只能透過縫隙看到葉天半張臉的蔣蘭,驚喜地喊出了聲,她實在沒想到十年了……

除了前面五年還有兩份家書寄回來,後面五年音訊全無,她都對丈夫是否還活着已經不抱希望。

卻不曾想,會在此時見到他。

而且,最讓她驚喜地是,葉天現在身穿一套將軍甲,胯下騎着白虎,身後居然還有如此多人跟隨,似乎地位也不低,這使得她心中出現了一絲希冀……

葉天的目光在人群里來回掃視了一圈,終於看到了,正被程家僕人看押着的葉家母女。

「爹爹回來了?」

葉小婉有些不可置信地向遠處張望起來,但因為她身材太過嬌小,再加上被人看押着,所以她什麼都沒看到。

「你們這些混蛋,想對我妻子和女兒做什麼?!!!

不給我一個解釋,你們今天就誰都別想輕易離開!!!」

葉天看到此情此景,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大吼。

三百餘名黑騎,則是在葉天話音落下後,迅速地將在場眾人都包圍了起來。

「兄弟你攤上事了!」

……

「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他父親是一個大將軍,估計我父王都要忌憚他三分。」

程寶的腦海里,忽然想起了夜思緣的那番話,這使得他頓時如墜冰窟,渾身冰涼。

他感覺自己要完……

不過程寶最終還是覺得,自己還能挽救一下,於是他顫顫巍巍地開口對葉天說道:

「岳父大人!你聽我解釋……」

碰!

程寶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好似一個斷線風箏,倒飛了出去,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

程寶原本站立的地方,葉天高大挺拔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矗立在了那裡,眼中充滿了暴虐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