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沈少的那朵玉蘭花
沈少的那朵玉蘭花 連載中

沈少的那朵玉蘭花

來源:google 作者:富貴金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奕 現代言情 陸司檸

初戀+暗戀+追妻+甜寵+情有獨鍾+輕鬆溫馨很多人都說初戀就是用來回憶的,最終的結局就是不了了之可是沈奕偏偏不信那個邪,就是想跟陸司檸永遠在一起後來他發現要想兩個人長相廝守,就一定要跟她結婚!再後來,很多人聽說堂堂的沈氏總裁被自家老婆拿捏得死死的,離了老婆就生活不能自理老婆出差之前要包好小餛飩,分成好幾份裝好放在冰箱里,教他如何開火、燒水、下餛飩,囑咐他不要燙了老婆在外地忙工作,突然收到信息,沈少可憐兮兮地發來一個紅紅的手背,委屈的表情,「老婆,我燙了」在商海里雷厲風行、得心應手的沈奕,唯獨在陸司檸面前溫順得像只大狗他小性兒、愛吃醋、求寵愛,想作還不敢作,一個大男人在戀愛中突然得了公主病,並且一直延續到婚後很久很久……你說怎麼整!展開

《沈少的那朵玉蘭花》章節試讀:

大家剛散,蘇羽成一邊跟上他的腳步,一邊八卦道:「誒,聽說沈葉兩家要聯姻呢,真的假的?不會是你和葉露柔吧?你真的對她有意思啊?」

「少胡說了,我跟她是發小。」

「青梅竹馬啊,那正好互相了解……誒,你走慢點,說說啊,你到底喜不喜歡她啊?」

上午兩節課過後,是課間操時間,不過他們做操前要先打一遍軍體拳,這是軍訓後留下的光榮傳統。

沈奕手裡拿着紀律冊,站在操場邊上,正是六班後頭,一眼就看到了排得比較靠後的陸司檸,只見她動作舒展有力,很有點英姿颯爽的味道。

「阿奕,你在這兒啊。」葉露柔走了過來,站到他旁邊說,「你這個位置挺好啊,左右一動腦袋,1到12班就都能掃到。」

大概……是吧,他不知不覺就走到這兒來了,或許是因為這裡是12個班的中間位置,視野好。

「阿奕,我看到紀律冊了,你記了五班的兩個人。」說到這裡葉露柔好似有點不自在,聲音也低了一些,「聽蘇羽成說,是因為她們說了我什麼……」

「沒聽清,違紀了就該罰,說什麼不重要。」沈奕一抱胳膊,順便調整了一下站着的姿勢。

雖然他語氣清冷,說得毫不在意,但是葉露柔看着他帥氣的樣子還是臉色微微泛紅。

從小一起長大的,她怎麼會不了解他的性格,他從來都是怕麻煩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還是他擔任學生幹部以來第一次記名呢。

竟然是為了她!

葉露柔心裏怎能不為之動容,那可是沈奕啊,沈氏的小少爺!優秀如她,也要仰望的人物!

沈奕沒有再說話,而是專註地盯着某處,或是某人。她順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五班六班的方向,可是人太多了,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看誰。

她忍不住問道:「阿奕,在看什麼,這麼認真?」

「沒什麼。」他嘴上這麼說著,可是目光卻並沒有移動。

葉露柔看了看他,雖然他微皺着眉頭,但是卻面色柔和,看得出他心情不錯,好像看到了什麼感興趣的事物。

這就是太了解的壞處,任何人看到沈奕現在這個樣子,都會以為他好似不太爽,甚至有點不耐煩,只有她能看到他不同的一面。

課間操結束後同學們都快步朝教學樓走去,有的甚至跑了起來。

11月底的月考很快就要來了,誰都想考個好成績,名次再往前走一走,哪怕是葉露柔都想爭一爭第二名,因為穩坐年級第一的肯定是沈奕。

這也是大家都很佩服沈奕的原因之一,他強大而且非常穩定,任何考試從來沒有出現過失誤的情況,只要他想,就是第一。

陸司檸最近也很緊張,她上次月考才35名,在班裡連前五都沒進去,這對她打擊非常大。

雖然知道這裡的尖子生遍地都是,但還是有點接受不了自己這個成績,在以前的學校她可都是名列前茅的啊。

可是自從到了這個高中之後,一切的光環都瞬間消失不見了,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哪怕她高一高二都已經非常努力了,但還是一次都沒有進入過年級前30!高三了啊,她好緊張,自己還能考進理想的大學嗎?

中午她急匆匆地去食堂排隊打了兩份飯,然後趕緊跑着去擠公交車,回家!

她家離學校不算遠,坐公交車也就不到二十分鐘,就在平閣路站的前面一站,星子巷站。

也就是說上次她媽媽為了給她送外套,可能追着公交車跑了一個站,幸虧遇到了穿着校服、騎着單車的沈奕。

她媽媽很少出門,那次把她心疼壞了。

她家住的是郊區的自建房,前幾年她們回來之前,她爸爸花錢叫她小叔剛剛翻修過,加蓋了二層,所以她們住得又寬敞又舒服。

只是她奶奶還是經常念叨着怎麼還不拆遷。

平閣路那個片區就是之前拆遷重建的,現在多豪華氣派啊,跟她們這個片區才幾百米之隔,看着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就好像不是同一個世界。

而沈奕就住在那個富人區,人跟人之間的差距還真是大呢。

她進了自家院子,發現裏面居然靜悄悄的,她到廚房看了看,果然清鍋冷灶,奶奶不在家。

她上了二樓,輕輕敲了敲媽媽的房門,裏面說了聲:「進來吧。」

她推開房門,看到媽媽正站在畫架前,畫一幅許久都沒完成的油畫。

「媽,吃飯吧。」她把保溫盒放在旁邊的桌子上,打開蓋子,把飯菜拿出來擺好。

「檸檸你過來看,我這幅畫構思了那麼久,卻一直都畫不好。「

凌丹滿臉的不耐煩,」我覺得還是顏料的問題,這個牌子不行,顏色僵硬不說,還很難推開,比我之前用的可差遠了。」

「媽,先吃飯吧,吃完了睡一會兒,休息好了才有手感。」

「什麼手感?我在跟你說顏料的事!」凌丹突然間扔了手中的畫筆,在畫布上留下了一大灘污漬,這幅畫算是毀了。

陸司檸趕緊過去扶住她,輕撫着她的背說:「我知道我知道,我下午放學就去給你買更好的顏料,這個牌子不好,那我們就不用了。」

凌丹瞬間被安撫到了,脫下了身上沾滿各色顏料的圍裙,坐到桌邊拿起了筷子說:「先吃飯吧,吃飯,你還要上學呢。」

「嗯。」陸司檸也坐下吃飯。

「快月考了吧?」

「嗯。」

「你上次的成績很不理想,以前你經常都是第一名的。」

「媽,我會努力的。」

陸司檸嘴上這麼說,心裏卻在暗暗嘆氣,第一名現在對她來說太遙遠了,現在這個學校簡直是魔鬼高中,學霸遍地都是啊。

「你還是被影響到了對不對?這個家、這個家……不對,自從你爸爸死後,我們就沒有家了,這不是我們的家,是你奶奶的家……」

眼看着凌丹又要激動起來,陸司檸立刻放下筷子,上前抱住她說:「媽,你說什麼呢?爸爸不在了,你還有我啊,還有弟弟,他也……」

凌丹卻突然一把推開她,摔了筷子怒吼道:「別跟我提他!什麼弟弟,你沒有弟弟!他不是我兒子,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