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魂武尊
神魂武尊 連載中

神魂武尊

來源:google 作者:秦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武帝 秦風

【橫推萬古,世上誰人可阻?縱掃八方,天下誰人敢攔?】一代武帝被害而隕落,萬年之後重生在一位名為秦風的少年身上覺醒無上神魂,修鍊無上武道,從此風起雲湧與無數天驕爭鋒,諸天萬界都將因為他的回歸而顫抖!展開

《神魂武尊》章節試讀:

”薛家的廢物,一點小事都干不好! ”沈星寒大怒。

”不用慌,秦風不過是秋後的螞蚱,僥倖從噬魂符下活命,他的神魂已經廢了,沒有覺醒的可能。 ”沈霍山淡淡的一笑。

”你們買來的開脈液很不錯,的確是能夠助人開脈,星寒的兒子服下一瓶開脈液已經打通了第一條武脈! ”沈霍山笑着說道。

沈星寒的兒子沈山塵今年才八歲,就已經打通了第一條武脈,剩下的幾瓶開脈液若是全部給他服用,甚至能夠接連打通幾條武脈。

打通武脈的年紀越輕,覺醒神魂的幾率就越高,這也是為什麼秦風十二歲打通九脈會震動天水城。

”開脈液這等寶物聞所未聞,千金閣不愧是遍布天南帝國的勢力,這等玄妙的東西都能弄到。 ”沈霍山呵呵一笑,這種好東西多多益善。

至於開脈液的副作用則是直接被無視了,武者如果連這點苦都吃不了的話,那還叫什麼武者?

一萬三千兩白銀,對於他沈家來說還承受的起。

”啊哈! ”秦風打了一個哈欠,把大哥帶回來的藥材全都調配完畢之後,桌子上多出了十五瓶開脈液。

”明天讓爺爺他們配合演上一場好戲! ”秦風嘿嘿一笑。

姜紫月看着寫滿了兩張紙的藥方,毫無章法,看起來就像是隨便亂寫的,哪怕是最有經驗的煉丹師也無法從這兩張藥方上琢磨出什麼東西來吧。

”秦風,天水城第一天驕,在瀚雲道院出了意外,武脈閉塞修為全失,在沈家上門退婚之時一紙休書震動全城,今日又上演了一出好戲,真是一個有趣的少年! ”姜紫月微微一笑,將藥方交給了一個僕人。

”這個被所有人都認為隕落的天才,是要崛起了嗎,速度似乎太快了。 ”姜紫月斜躺在座椅上,回憶着自己和秦風見面的點點滴滴。

”自信,無懼,心思縝密,這樣的少年真的是勾起了我的興趣,沈星月這個小丫頭終究是嫩了一點,沉不住氣啊。 ”姜紫月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清晨一大早,一個消息震動了天水城。

千金閣之中出現了一種能夠助人開脈的神奇藥液,廢人秦風不過是服用了一瓶就恢復了修為,在街上暴打了薛洞一頓。

千金閣對這一條消息也做出了回應,的確是有開脈液這種東西,不過數量不多,只有三十瓶,在未來半年之內不會再有更多。

沈家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便籌備了五十萬兩白銀,準備一口將這三十瓶開脈液都吃下來,三十瓶開脈液足以讓沈家再出一個天才。

而且他沈家還有一張底牌,甚至能培養出一個不遜色於沈星月的天才,這三十瓶開脈液他沈家志在必得。

”這三十瓶開脈液我沈家全部要了! ”沈霍山讓人打開了身後的木箱,數十口木箱之中裝滿了銀子。

姜紫月笑吟吟的走了過來: ”五十萬兩白銀,沈家不愧是沈家,可惜要買這三十瓶開脈液還要問問天水城別的家族同不同意啊。 ”

”我沈家發話,誰敢不從,三十瓶開脈液我沈家吃定了,誰敢阻撓? ”沈霍山霸氣無雙,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沈老狗,莫要那麼狂,比財力我秦家也不比你差,這三十瓶開脈液我秦家要了! ”秦鎮帶着秦家高手全家出動。

沈霍山眉頭一挑: ”秦家,就憑你們也想和我爭? ”

”兩位家主何必傷了和氣呢,我千金閣將會在中午舉辦一場拍賣會。 ”姜紫月說道。

”拍賣會! ”沈霍山心頭一顫,這個女人好厲害的心計,他是準備把這三十瓶開脈液的價值壓榨乾凈啊。

一萬三千兩白銀一瓶,這樣的價格對於沈家來說並不算什麼,莫說是五十萬兩白銀就算是一百萬兩白銀他沈家都拿得出來。

可是如果將這三十瓶開脈液放到拍賣會上,那麼就不是五十萬兩白銀就能搞定的事情了,甚至連一百萬兩白銀都打不住。

別的家族還好說,可這個秦家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和沈家杠上。

開脈液,聞所未聞啊,尤其是秦家的秦風武脈閉塞,有了這開脈液甚至能夠打通閉塞的武脈。

”秦老鬼,想要給你的孫兒用開脈液,他也要有這個命! ”沈霍山呵呵一笑。

”那我們拭目以待! ”秦鎮哼了一聲。

”爺爺,我們是不是要籌集更多的白銀? ”沈星寒問道。

”這是自然,我沈家百年積蓄全都拿出來,那些依附於我們沈家的小家族把白銀都拿出來,這次我沈家要和秦家拼一拼家底! ”沈霍山呵呵一笑。

秦家,如今已經沒落,拼財力如何能夠和沈家相比?

秦風浸泡完葯浴之後,呼吸着新鮮的空氣,活動了一下身體,說不出的舒爽。

”這葯浴還是太慢了,不過今天先去看戲! ”秦風叫上了秦盈,兩個人結伴又上街了。

”秦風哥哥,我帶了這個! ”秦盈獻寶似的拿來了一根鐵棍,長度大小都和昨日的那半截甘蔗差不多。

秦風點了點頭: ”不錯,一棍子下去,足以打爆狗頭。 ”

”二弟,我和你們一起出去吧。 ”早就守着的秦雄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就料到自己這個二弟不會安分,所以特意守在了門口,果然不出他所料。

”恩,我就是隨便逛逛,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大哥你多慮了。 ”秦風將那一根鐵棍別在了腰間。

”話說回來,昨天你暴打薛洞的棍法很強啊,是瀚雲道院的武技嗎? ”秦雄問道。

”不是,自創的! ”秦風搖了搖頭。

”自……自創的! ”秦雄眼珠子瞪得和銅鈴一樣,自己這個二弟才幾歲啊,竟然自創武技了。

”有時間教你啊! ”秦風笑着說道。

秦雄摸了摸腦袋: ”好……當然好啊! ”

街道上的人看秦風的眼神都怪怪的,不少家族對秦風都抱有惡意,可是薛洞的下場在前他們不得不考慮一下自己的小命。

他們可都是看到了秦風腰間的那一根鐵棍了,半截甘蔗都能把薛洞敲的半死,如今換成鐵棍了,那真的是要死人的。

而且據說秦風服用了那個什麼開脈液,武脈重新開啟,假以時日他又是那個天水城第一天才!

”姜紫月那邊進行的應該很順利吧? ”秦風問道。

秦雄點了點頭: ”我們有心算無心,沈家那一條老狗必然中套,這次不把他沈家坑個底掉,不算完。 ”

千金閣三樓,一個小型的拍賣會場,天水城之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幾乎都聚集在這裡了,為的就是這三十瓶開脈液。

姜紫月只是把三十瓶開脈液擺在了拍賣台上,標註了一個底價,三十瓶開脈液底價就是五十萬兩白銀,剩下的什麼都不說,就靜靜的看着這些人的發揮了。

城主李易也是一陣眼熱,能夠開脈的寶物誰都不會嫌多,五十萬兩白銀他也是出得起的。

可是拍賣會上那濃重的火藥味讓李易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一場必然會拼的很慘烈啊。

沈霍山眯着眼睛,如果沒有秦家的話,這三十瓶開脈液必然是他沈家的,他沈家只需要讓出一些天水城的利益,就足以收買其他家族了。

”八十萬兩白銀吧! ”沈星寒隨意的說道。

”嚯,沈家果然是財大氣粗,一加就是三十萬兩白銀,那我秦家也不能小氣了,一百萬兩白銀吧! ”秦鎮呵呵一笑。

拍賣會上的其他家族都要罵娘了,你們兩大家族血拚可以,可至少也要讓他們出出價格吧,上來就把價格提到一百萬兩白銀,這讓他們怎麼玩,完全成了兩家的陪襯了。

”火藥味十足啊,不過這兩家嘛,可以理解。 ”李易呵呵一笑。

秦鎮反正毫無負擔,這開脈液就是他孫子調配出來的,就是專門用來坑沈家的,他只需要負責把價格不斷的抬高就行。

沈家那條老狗他太了解了,自尊心極強,可不會在他面前認輸的。

”一百五十萬兩白銀! ”

”一百八十萬兩白銀! ”

”兩百萬兩白銀! ”

”兩百五十萬兩白銀! ”

沈霍山眯着眼睛: ”你秦家拿得出這麼多白銀嗎? ”

”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我報得出就拿得出,要是你沈家沒錢的話就別硬撐着了。 ”秦鎮呵呵一笑。

沈霍山眼中閃過一道精芒: ”三百萬兩! ”

姜紫月笑吟吟的看着沈霍山,那個秦二少心果然是狠,這次是準備把沈家連皮帶骨的吃下來了。

正常情況下,這開脈液雖然數量有限,可是三十瓶開脈液能夠賣到一百多萬兩白銀已經是頂天了。

可如果放在秦家和沈家身上就不能以常理度之了,沈家風頭正盛,秦風的那一紙休書讓沈家顏面盡失。

再加上開脈液能夠助人開脈,若是被秦家得去,秦家二少藉此打通武脈的話,那個讓天水城一眾武者黯然失色的天驕恐怕就會回來了,這是沈家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

這是兩個家族賭上未來的拼殺,誰都不會退步!

秦鎮微微皺眉,三百萬兩已經是沈家的極限了吧,再加下去沈家也支撐不住了。

”三百零一萬兩! ”秦鎮猶豫着說道。

”一萬兩,哈哈哈,秦鎮你未免也太小氣了吧,三百十萬兩! ”沈霍山哈哈大笑了起來。

秦鎮拱了拱手,帶着秦家一眾強者憤然離開,但是他心裏都快笑開花了。

”恭喜沈家主,這三十瓶開脈液是你沈家的了。 ”姜紫月說道。

在場的人都在向沈家祝賀,有了開脈液,恐怕沈家又能培養出一個天才來,以後在天水城的地位更加是無人可撼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