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聖王令
聖王令 連載中

聖王令

來源:外網 作者:江河於樂瑤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江河於樂瑤

創業成功的江河因得罪權勢而被關進精神病院,而這小小的瘋人院卻隱居着一位世外高人,江河拜師門下,練仙法,習醫術,學風水,鑒古寶,三年後,當江河出院,卻發現兄弟反目,女友背叛,父母靠吃鹹菜度日,妹妹被逼當了舞女......展開

《聖王令》章節試讀:

來人,正是張大龍手下的頭目,王豹!

王豹一臉狠色,罵道:「他媽的,幸好龍哥在樓下安排了眼線,否則還真讓你們動了江先生的家人!」

聞言,朱壯麵色一變,一臉為難地看向了馬天放。

而馬天放也是面色鐵青:「豹哥,這是我馬天放私事!這你也要管?」

王豹一臉蔑視地看着馬天放:「小子,我告訴你!江先生的家人,誰也不能動!誰要是動江先生家人一根汗毛,我王豹要他全家的命!」

此話一出,馬天放臉上的表情極為精彩!

他怒啊!他想要報復江河,卻做不到!

他馬天放雖然身為四大家族中馬家的少爺,但面前的王豹也不是好惹的,若是撕破臉皮,他馬天放也占不到便宜!

但,就這麼放過江河的父母,這口氣怎麼咽的下!

自己好歹是馬家大少,就這麼低頭,也太他媽慫了!

而此時,於樂瑤看出了馬天放的為難,於是露出一臉諂媚的笑容,站了出來:「豹哥,別發那麼大的火嘛,剛才我們只是在跟二老鬧著玩兒!」

「其實我們今天來,是來給江河送請柬的!畢竟江河也算是我和馬少之間的月老,要不是他牽線,我怎麼會認識馬少這麼優秀的男人?是吧?馬少?」

聞言,馬天放也是就坡下驢,冷笑一聲:「其實我還是很想交江河這個朋友的,畢竟要不是他,我怎麼會得到瑤瑤這麼完美的女朋友?」

馬天放的語氣聽似溫和,但每個字內儘是嘲諷!

於樂瑤也一臉幸福地挽住了馬天放的胳膊。

「我也要謝謝江河,要不是他,我能找到這麼完美的老公?」

「知道鼎居一號嗎?江北最大最神秘的別墅,從不對外開放!但鼎居一號為了我和我的老公,竟然對我們免費開放一天的時間!」

「很快,我們就要在鼎居一號內舉行婚禮,我們很想邀請江河,讓他來見證我和馬少幸福的時刻!」

於樂瑤的臉上寫滿了得意,說著,她從自己的包包中拿出了一張精緻的請柬,放在了桌子上。

「這是請柬,轉告江河,讓他一定要來哦!」

「他雖然不是新郎,但我這輩子,可只穿一次婚紗,錯過了,可就再也看不到嘍!」

「咯咯咯!」

說罷,於樂瑤滿臉嘲諷地笑了起來。

馬天放也是玩味一笑,摟住於樂瑤的蠻腰,道:「我們走!」

很快,馬天放便帶着眾人,離開了江家。

馬天放等人離開之後,王豹來到了方玲和江榮的面前,客氣道:「叔叔阿姨,我叫王豹,是江先生的……朋友,這是我的電話,以後有任何事情,可以隨時打給我!」

方玲與江榮接過電話後,有些受寵若驚。

「謝謝你啊!等小河回來,我一定讓他好好感謝你!」

王豹撓頭一笑:「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您二老先休息,我這就走了!」

說罷,王豹帶着人也很快離開。

王豹離開不久後,江河如同一陣風般衝進了家中!

他是以百米狂奔的速度一路回到了家中,一進家門,江河便着急地問道:「爸!媽!你們沒事兒吧?」

方玲和江榮兩人見到江河回來,也是鬆了口氣:「小河,我們沒事兒!」

見到父母都沒有受到傷害,江河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當江河看到一片狼藉的家中之後,眼底泛出了一絲殺意!

馬天放!於樂瑤!本想讓你們多蹦躂幾天,但你們卻執意找死!那就別怪我江河了!

「小河,你還是趕快離開江北吧!馬家的勢力實在是太大了!爸媽都不想看到你重蹈覆轍啊!」方玲拉着江河的手,擔憂道。

江河拍了拍方玲的後背,安撫道:「媽,你放心吧,我能保護好自己!」

說罷,江河一眼便看到了桌子上的請柬。

江河立即拿出請柬,在看到請柬內容之後,江河的面色變得鐵青!

結婚人:馬天放,於樂瑤!

地點:鼎居一號!

請柬上鼎居一號的地址,赫然就是師父留給自己的鼎居一號!

竟然跑來自己的地盤上結婚?還耀武揚威的給自己發請柬?

就在此時,江河受到了一條短訊。

是於樂瑤發來的!

「江河,請柬收到了吧?我和馬天放的婚禮,我希望你能來,畢竟當初如果不是你為了兄弟兩肋插刀,我又怎麼會認識馬天放呢?哈哈哈!」

「對了,朱壯也很感謝你,謝謝你用三年青春,換來了兄弟的光明前途!」

看完短訊之後,江河冷笑一聲。

「呵,那我倒要看看,你們這婚怎麼結!」

轉身,江河看着一片狼藉的家中,便對方玲說:「媽!」

「我們別在家裡住了,我有一個朋友,正好他有一套房子空着,我們後天搬過去。」

江河並沒有直接說是自己的別墅,他怕父母無法接受。

江榮與方玲一愣,但還是點了點頭:「也好,搬走了就不怕朱壯帶人來找麻煩了,明天就搬走。」

「來,先吃飯。」

江河點頭,坐下吃飯。

第二天,江河在一番洗漱之後,便急匆匆地下了樓。

樓下,虎凱已經等候多時了,江河也不廢話,直接上車。

路上,虎凱說道:「老大,這蔣忠生曾是部隊的一名將軍,現在已經退休了。」

「雖然目前在江北養老,但蔣忠生的人脈還是不可小覷,如果您能與他交好,對於猛虎堂在江北的發展會有很大幫助。」

聞言,江河微微點頭,隨後閉目養神。

不久後,車子停在了江北郊區的一座四合院外。

門並沒有關,江河與虎凱走進了院子。

剛進院子,江河便嗅到了一股花香,只見在院子中種植着許多奇花異草,有許多都是江北連見都沒見過的。

一棵槐樹下,一名身穿中山裝的老者正坐在石凳上泡茶。

「蔣老!」

虎凱主動打招呼道。

見到虎凱,蔣忠生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原來是虎先生,請坐。」

江河與虎凱全都坐在了槐樹下的石凳上。

「蔣老,這位便是昨天我跟您提及過的江河。」

虎凱熱情地介紹道。

聞言,蔣忠生卻只是瞥了一眼江河,微微點頭:「嗯。」

蔣忠生對待二人的態度,可謂是冷漠至極。

至於原因,也很簡單,蔣忠生畢竟是從軍區將軍的位置上退下來的,自然不想與虎凱這類人有過深的交集。

而江河是虎凱介紹的,便讓蔣忠生對江河也沒有好印象。

「蔣老,叨擾了,聽聞您喜歡養奇花異草,想必也是見多識廣,所以我想請您幫個忙。」

《聖王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