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盛世獨寵:雙面寵妃
盛世獨寵:雙面寵妃 連載中

盛世獨寵:雙面寵妃

來源:google 作者:落雪傾城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沈靈 高季林

一張人皮面具,兩張面孔,她身份百變卻因一雙醉人的眼眸魅惑了他的心她捲入宮廷紛爭,險象環生卻步步驚艷當塵封的往事揭開,她與他卻越離越遠最後卻只能用一碗忘情之葯斷了他們所有的痴念!那一天十里紅妝,她嫁的卻是別人那一天白雪素裹,染上的卻是他的血盛世繁華中究竟是誰布下這一場驚世之局?誰是局中人,局在誰之手?"...展開

《盛世獨寵:雙面寵妃》章節試讀:

宣國,崇明十八年春。峻陽城。

日暮時分,浩浩蕩蕩的車隊從東城門緩緩駛進城中。有士兵護送領路,隨行的幾輛馬緊跟其後,這場面引起行人駐足觀看三五議論。

「這些應該都是從地方州郡應選出的秀女吧?嘖嘖,真是可惜了這些姑娘們!」人群中有人低聲說道。

「怎麼能這麼說?被徵選的都是些達官顯貴的千金,指不定這些官員就靠着他們送進宮的女兒升官發財呢?」其中有人不以為然的回道。

「若真是那樣可真是祖墳上冒青煙了,可是太子妃也只有一個不是嗎?不過咱們的這個太子也真特別,而立之年已過竟不見納妃。難怪當今天子會讓這些官宦之女前去應徵?」人群中有人嘆道。

「噓,這話可不能亂說。議論天家那可是要殺頭的!」那人說著用手在脖頸比划了兩下,嚇得身旁的人連忙禁了聲。

「快讓開,趕快讓開。」人群中突然一聲驚呼,只見幾匹受驚的馬在街上瘋了一般的逃竄,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整條路上皆是被馬撞翻的貨物還有受傷的路人,眼見那幾匹馬就要朝着迎面而來的車隊撞上。

一陣風輕輕拂過掀起馬車上的帘子,車上的女子淡淡的掃了一眼前面的情況。

卻見嘈雜的人群中似是響起了什麼聲音,便見那些瘋了一般的馬突然安靜了下來。

眾人擦拭着額上的汗珠看着這驚險的一幕。若是這些驚馬和護送秀女的馬車撞上只怕會出大的紕漏,那為首的官吏長舒了一口氣,好在有驚無險。

驚馬的主人向著眾人陪着罪,還不忘念叨着:「奇怪,真是奇怪。」

「走吧!」官吏揮一揮手讓手下的人跟上護着幾輛馬車繼續前行。

而就在這幾輛馬車的身後,兩個騎着馬的少年目睹着這一切。

其中一男子胯下一匹雪白的駿馬,衣着雲白色直襟暗綉長衫,腰間束了一條綉着蘭花的腰帶,系一根雕花墨玉佩。

髮髻用玉冠束起,五官俊朗,明眸深邃,嘴角隱隱含着笑意望着那遠去的馬車暗暗不語。

「公子在笑什麼?」另一個騎着馬的男子似是個隨從,生的雖不及這公子俊朗,但隱約眉宇間透着一股豪氣。

一隻手握着腰間的佩劍,眼風掃着周圍的情況,見一旁的公子緊盯着前面的馬車含笑不語便好奇問了起來。

「朝安,方才你可聽到什麼聲音?」那白衣公子低眸撫了撫鼻,問着一旁的男子。

「方才有些混亂,但隱約聽見好像有什麼聲音響起,那馬就突然停了下來。」朝安搖了搖頭如實回道。

白衣公子扶鼻不語似是在沉思,良久才道:「是馴音術!傳說西域之地有高人能以音律與鳥獸溝通。」。

「馴音術?」朝安對這什麼馴音術不甚了解,但轉思一想接着有些欣喜的盯着眼前的白衣公子道:「那公子一定知道是誰用這馴音術馴服了這受驚的馬?」

那白衣男子聳聳肩道:「不知道!」。

朝安張了張口瞥了眼自家公子,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白衣公子將朝安的神情盡收眼底,笑着又道:「我雖不知道是誰,但我卻知道是那幾輛馬車中的一人。」他故作高深的模樣看了看一旁的朝安。

「可她們不是此次應選的秀女嗎?」朝安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就是因為如此我才覺得更有意思。四哥這次尋來的女子看起來不簡單啊,只怕大哥這次真的是在劫難逃了。而我更好奇的是這些究竟是什麼樣的奇女子?走吧,我們回去看好戲!」白衣公子饒有興趣的說著,但聽着似是話中有話。

朝安點點頭應着,二人緊跟着前面的馬車一同朝着峻陽城內的宣華宮而去!

北宣南陳,這是中原鼎力的二個國家。因不想戰爭四起,兩國速來以和親維持太平共同抵禦邊疆蠻夷,數十年來倒也太平。

宣國雖是更改了國號,但依舊保持了前朝的實力。峻陽城作為國都,在富饒的中原之地聞名遠播。

而宣華宮則是宣國皇宮,其建造格局恢弘大氣,鎏金奪目,壯觀非常,更是彰顯了宣國薛氏一族的龍威與霸氣!

馬車在宣和宮側門停下。馬車上的女子陸續下車,她們一眾具是身穿一樣的宣國秀女服飾,水藍色碧華裙上綉着富貴牡丹,外罩流蘇雲紗,臉覆面紗,流雲髻上簪絨花與琉璃步搖。

遠遠望去水藍一色,美不勝收!

「高統領。」有洪亮的聲音傳來,宮門處,幾個身着宮裝的嬤嬤和一個領頭的姑姑迎來。

「榮姑姑。」高季林走上前與其搭話。

「這些便是此次應選的秀女?」秀容指着身後一行女子問道。

「正是,這是牌籍名冊。」高季林從懷中掏出一冊子交給秀容。

秀容點點頭伸手接過,道:「將她們交給我便是,高統領辛苦了!」。

「有勞姑姑,高某這就回去復命了!」高季林執手一緝,遂帶着手下眾人離去。

落日西去,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照耀着一道道長長的影子。秀容拿着冊子朗聲讀着,一一核對着眾人的身份。

「雲州刺史賈予道之女,賈元香。」

「在」。

「上林郡太守蘇潤安之女,蘇常若。」

「在」。

「錦州商賈江德才之女,江幻音。」

「在」。輕柔的聲音剛落,便引來小小騷動。

「商賈之女?」「這怎麼可能?」人群中有人質疑着小聲議論。

秀容合上冊子,微微抬頭,眼風瞅着方才應聲的女子。只見她安然的站在原處,因為還覆著面紗並瞧不見她的容貌,但她僅露出的雙眸猶如秋水一般明亮醉人。

「安靜。」秀容一臉嚴肅,聲音有些嚴厲。席下眾人具紛紛閉口低着頭不再言語。

「不要以為你們是什麼官家千金就自以為是,自命天高。來到這,是做宮女還是飛上枝頭那可是看你們的造化!若是有人恃強凌弱,狗眼看人那就錯了!在這裡,我們都是奴才!若說錯了什麼話,做錯了什麼事惹了主子們不高興,性命不保那都是小事,更有甚者會禍及親族!你們若有本事,只有進得了錦華宮的人才能成為主子!都明白了嗎?」

秀容在這宮中待了十餘年,歷經前朝與今朝什麼樣的人和事沒有見過。高牆深院,等待她們的是什麼都是未知!

「是,謹遵姑姑教誨!」整齊的聲音婉轉動聽,如同一池春水蕩漾着漣漪。

夜幕漸黑,眾人隨着秀容姑姑一同踏進這宣華宮中。

九轉迴廊上燃起的宮燈照耀着她們腳下的路,玉砌的雕欄隱隱可見,一座座壯觀的宮殿燈火璀璨,假山花園中有流水的聲音,不時往來的宮女和巡邏的士兵整齊有序。

宣華宮的輝煌隱藏在暗夜之中,她們懷着一絲絲的嚮往走向屬於她們的地方。

秀春宮是專門安置秀女的住處,雖然有些偏遠,但宮殿內外陳設也算精緻,除了正殿和東西偏殿外,後院還有處小花園。

正殿乃是秀容以及一些教導嬤嬤的居所。東西兩個偏殿乃是秀女們居住的地方,東偏殿設有梅蘭竹菊四間雅房。

西偏殿則是春夏秋冬四間雅房。因偏殿中的房間不多,因此這些秀女只能兩人一間。分配好各自房間,眾人也被宮女們帶領各自回去休息。

「姐姐,我叫沈靈心你叫什麼名字?」東偏殿的竹間中傳來一個女子靈動的聲音,沈靈心揭下一直覆面的面紗,露出一張秀麗的容顏。

白皙的皮膚映襯着姣好的五官,看上去就如她的名字一般水靈可愛,舉止間更是透出一絲清純和稚氣。

「江幻音。」輕柔的聲音響起,江幻音揭下覆面的面紗抬起頭對着沈靈心笑了笑。

「哦,你就是……」沈靈心話說了一半才察覺自己說錯了話匆忙捂了下自己的嘴有些心虛的致歉道:「對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江幻音笑了笑,身為商賈之女入京選秀,論身份地位自是及不上她們顯赫,而論學識相貌更是及不上她們。

想到這江幻音不免自嘲的笑了笑安慰着沈靈心道:「妹妹言重了,我無權無勢這本來就是事實。不過憑藉家裡富裕些多花了一些銀子進來罷了。」

「姐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沈靈心聽江幻音如此說,心中更是着急,生怕自己言語有失,不知該如何是好。

「好了,妹妹你不要往心裏去。我不是那般計較的人!」江幻音溫語相慰,一襲談話間讓江幻音覺得眼前的女子心智尚不成熟,單純的有些可愛。

「姐姐不生氣就好。方才嚇死我了!」沈靈心舒了一口氣,拍着胸調皮的回道。

江幻音掩唇一笑,在心中輕輕嘆道,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姐姐笑起來真好看,尤其是眼睛,讓人沉醉。」沈靈心眨着靈動的雙眸盯着江幻音細細查看,雖然她的容貌並無過人之處,可是她的眼睛如若秋波江水,明媚耀人。

江幻音低着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妹妹謬讚了。妹妹的姿色過人,又清純可愛,想必定是佼佼者。」

沈靈心撅了撅嘴,臉色有些神傷道:「我娘說了,這高院深牆明爭暗鬥不是我能應付來的,只要能安穩的活着哪怕是做個宮女也行。所以,我並不想與她們爭什麼太子妃之位。只想安安穩穩的活着回去見我娘親。」。

江幻音聽完沈靈心此番話心中微微一怔,有種酸楚的感覺。她輕輕嘆了一聲道:「一入宮門深似海,你娘說的對!只要有一襲容身之地便也足矣!」

沈靈心點點頭,泛着淚花的雙眼看着江幻音。江幻音伸出手摸了摸沈靈心的頭道:「別想了,時辰不早了,我們也顛簸了數日。趕緊睡吧!」

沈靈心擦了擦眼角滲出的淚,露出一個輕輕的微笑,對着江幻音點點頭,便起身回到自己的床榻準備就寢。

《盛世獨寵:雙面寵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