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聖人出
聖人出 連載中

聖人出

來源:google 作者:大司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紫苑 江燕 都市小說

蒼茫宇宙浩渺星辰,天地開闢萬物並生絕地天通封神榜後,大道難尋輪迴疾苦,世人千年蒙塵看東方聖人出世,貫通天地惶惶宇宙,何為修真星星之火燎原,穿過迷霧方見光明展開

《聖人出》章節試讀:

江燕放下汪凱傑到他的床上,便開始坐在書桌前閉目養神起來,剛到新夏城的第一天就發生了太多的事。

江燕回顧着早上和中午的兩場比試,腦海里閃過夏紫苑和小瑩兩個女子的身形功法。

夏紫苑只交手了幾招,而小瑩是觀察到她寥寥幾個動作,但她們身上都讓江燕感受到了不同於普通肌肉力量的能量,那就是內勁,是氣的力量。

炁不離體,體不離炁;真空妙有,妙有真空。

江燕心思沉靜,無我無他,整個人似睡非睡,虛無一片。

約莫過去半個小時,江燕睜開雙眼,氣力充實、心機靈敏。取出耿叔叔贈的《炁體源流》翻閱起來。

百歲道長張老天師,一位從舊朝走過來的道家傳奇人物。

年少上山學道,戰亂下山救世,參軍抗戰,懸壺濟世。

新中華成立之後道長雲遊四海,收集道書,參生死之變,習長生之術。

數十年入深山清修,實修實證,將佛道二祖玄妙秘密之天機,生死之根本,性命之源,造化之理精選輯錄成冊,傳於世人。道長慈心廣布,期望天下同道。

張老天師一生可謂傳奇,是活在世人眼前的修道人物,於新紀元一百零三年坐化於終南山八卦頂。

「修道本體,安靜和柔,不移自性,常守虛無,湛然不勞,乃得自然之道也。」

江燕沉浸在道經字眼之中,平靜自然,不刻意求道,不妄想法門,就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對世界充滿了好奇,求知若渴。

……

數個時辰過去,已是下午5時,汪凱傑在床上悠悠醒來。

走到江燕身邊看着江燕手中的《炁體源流》。

「被我發現了吧,還說你沒有高人指導,這本《炁體源流》雖說不是不傳之密,可能得到像你手裡這本原稿批註版的那是相當難得了。」

江燕對汪凱傑大概說了耿叔叔贈書的事,他也沒有料想到這本書如此難得。

「你看的懂裏面所述內容嗎?」

「能夠了解一些,需要不時結合國學經典細細體會才行。」

「唉,類似道法書籍我也看過甚至嘗試不少,實在難有收穫。」

「不要放棄。我要去樓下練拳了,你去不去?晚上陽氣沉積,陰陽相交,是感悟道法的好時機。」

「哦,那我可不能錯過,從今天開始,我要正式踏入武道之門。」

江燕一陣無語。

國防科技學府融軍事訓練和科技教學為一體,有數個寬闊巨大的操場和各式演武器材。

江燕二人找了一處空閑之地停了下來。

汪凱傑雖有修習國術,但沒有持之以恆,不能感悟內勁。

江燕教他擺好一套站樁姿勢後自己便開始運氣調整,片刻後開始演練一套《中國武術古籍》中的拳法。

江燕兩足里扣,合膝裹胯,軀幹端正,頭頂項鉤。

指左打右,聲前擊後,虛實進退,變化莫測。

一套拳法下來,已是讓一旁的汪凱傑驚呼出聲,忘記了自己正在站樁。

江燕伸手擺正了汪凱傑扭曲的身體,說道:

「軀幹為全身之基礎,腰腹為發力之樞紐,軀幹端正,腰腹乃能充實,再使意力由脊背達於肩而下止於胯,由肩胯運至四肢,而達梢節,此所謂拳打通臂之力,又謂肩摧肘,肘摧手,胯摧膝,膝摧足者是也。」

「拳術動作之目的,在謀全體肌肉一致之發達,故每動作,全體肌肉即同時為協和之伸縮,四肢百骸即同時為聯絡之運動。」

「這些都是書中所說,你要在站樁的過程中感受身體的力量運轉,才能凝聚全身氣力,一擊以達心意。」

汪凱傑本是有些累了,聽到江燕所說,又想起自己的武俠夢,才又堅持了起來。

心思經這一折騰也沉寂下來,彷彿不再感知到身體的酸痛疲憊。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偌大的操場,慢慢只剩下了江燕和汪凱傑兩人。

夕陽拉成一條斜線映照在兩個年輕人身上,長長的影子落在操場之上,演練成不同的姿勢,如刻印在石壁上的古老壁畫。

大概兩個小時過去,汪凱傑已是滿頭大汗。但他今天沒有像往常一樣感到累,甚至越練越精神。

想到晚上8點還要去找夏紫苑,江燕也收了功法,休息起來。

「什麼,你晚上還有約會?我還見過?」

「不是約會,是陪人家練武,我只是個陪練。」

「能陪美女深夜對練,夫復何求?」

「不要瞎說,夏紫苑是個國術高手,我今天中午還見到她的國術老師,氣息深沉,力量隱而不發,讓人覺着像一頭林中猛虎蟄伏。」

「高人?比你還要高嗎?那能不能帶我一起?放心,我不是為了偷看美女,她是你的,我是為了學習國術,博採各家之長。」

「這不好吧,這樣,我今晚先過去看看情況,如果可以我後面帶上你。」

「哦,行吧。」

兩人走過空曠的操場,南方多水,道路兩側傳來陣陣蛙鳴之聲,晚風習習,天上點點星辰閃爍。

江燕想起自己兒時晚上飯後一個人躺在院子里的長椅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出神,他想像自己飛出地球,遨遊星空,去探索那一顆顆星辰。

在那些夢裡,日月星辰餘輝灑在他的身上,他的身體變得晶瑩起來,伸手去摸一個個星星,清涼清涼的。

汪凱傑一個人喪氣地返回宿舍,江燕則是乘坐一輛無人駕駛汽車往夏紫苑發送的位置趕去。

車子行駛起來很安靜,江燕坐在車裡望着外面穿行而過的高樓大廈。

他也不知道道法是否還能與科技並存,如張老天師也是坐化在了終南山上,並沒有如傳說中古代大聖一樣白日飛升。

不知他的精神是否修行成功脫體而去。

現代社會神話不顯,科技解析世界三觀,大道反而像一條獨木橋,艱難而曲折,前方不見了明燈,一片漆黑。

《聖人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