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盛寵嫡女:腹黑王爺追妻忙
盛寵嫡女:腹黑王爺追妻忙 連載中

盛寵嫡女:腹黑王爺追妻忙

來源:google 作者:酒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承恩 楚雲

他是威震朝堂的皇子她是萬千榮寵匯聚一身的公府嫡女,美名滿帝都,卻不願入他懷中半步那一年繁華深宮驚鴻一瞥,他鐘情一生予她盛世寵幸,六宮無妃展開

《盛寵嫡女:腹黑王爺追妻忙》章節試讀:

雖然她有幾分心機,可到底是年少單純,哪裡瞞得過在宮中日久,世事倫常都經歷過的太后。

太后就垂了眼睛,蒼老的臉上露出幾分疲倦。

所以,她才說這丫頭聰明,只是太聰明了,就有些自作聰明。

宮中的嬪妃,能在宮中混出頭,混到她面前的嬪妃,哪一個不是人精,怎麼會看不出這少女的故作姿態呢?她滿心的凄涼,只覺得承恩公府這一代的女孩兒少有可堪早就的女孩子,然而見婠婠坐在下方,又忍不住露出淡淡的笑意。只看着那面容之中露出幾分嫉妒的少女含笑說道。「五丫頭這些事兒,還不急。她到底年幼,咱們楚家的女孩兒都尊貴,好好兒在家中享享清福也是好的。倒是大丫頭,嫂子,你該給大丫頭想想婚事了,她可是楚家女孩里的頭一份兒。」

她笑吟吟地說話,慈愛極了,彷彿當真是一位十分慈愛的祖母,長輩。

於是婠婠就看見自己這位大姐姐的臉也白了。

顯然,太后並沒有想叫她這位大堂姐楚秀嫁入皇家的意思。

太后接連否決了承恩公府兩位年紀最大,最合適聯姻皇子的女孩兒,也是婠婠沒有想到的。

尚未回到帝都的時候,她的父親就和她講解過這帝都之中的形勢,曾經斷言,為了廣撒網,令楚家能一直延續這份尊榮富貴,承恩公府的小姐必然會和皇子聯姻。而且,絕不會是一個女孩子。

陛下膝下的皇子這麼多,哪怕寧王驚才絕艷,乃是眾人眼中最合適的儲君人選,可是只要皇帝沒有下旨,誰知道這太子之位會有什麼變故呢?而皇子們大多都已經成年,如今能拿來聯姻的女孩子,楚家能拿得出手兒的,到她為止。

她才十二,都只怕會有人謀算她的婚事,可見如今皇子相爭多麼激烈。

因此,當太后再三否定楚家的女孩兒,她就忍不住有些遲疑。

「若大小姐出嫁,到時候兒臣也給她添妝,叫她的婚事體面些。」皇后因無子,因此在後宮的根基並不安穩,如今也知道只有攀附上太后才能叫自己不會被別的妃嬪拉下皇后之位,因此對承恩公府的小姐們都格外熱情。

她似乎看出了什麼,因此當太后開口,自己也就跟着湊趣兒說要給楚秀添妝,見楚秀用力咬住了紅潤的嘴角,幾個楚家的女孩兒里有人面露喜色,眼睛之中就閃過一道光芒。

「你倒是疼愛她們。」

「花朵兒似的小姐們,誰不願意疼愛呢?且母后也知道兒臣,最喜歡的就是這些水靈靈的小姑娘。」

皇后雖然被妃嬪們不大放在眼裡,可是地位在這兒擺着呢,她笑着和太后說話的時候,竟無人敢插嘴。

見下方的妃嬪們有幾個也露出揣度的臉色,皇后的嘴角微微勾起,對一旁的一個美麗的宮女低聲吩咐了兩聲,那宮女急忙點頭應了。不大一會兒,就輕巧地捧着一個極大的金盤上前,皇后就指着金盤上寶光璀璨的幾份兒頂頂漂亮的首飾對太后笑着說道,「這是前兒內務府進貢的首飾,別的倒也沒什麼,卻勝在心思奇巧,花樣兒新鮮。兒臣這上了年紀的人,還打扮起來怪臊的。不如叫她們這些小姑娘們穿戴起來,也是一道極美的風景,也賞心悅目啊。」

「既然是皇后給的,那你們就收着。」太后看了那些首飾一眼,見紅寶如雀卵,珍珠寶光浮動,知道這都是最好的,就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兒臣這是第一次見五丫頭,因此多預備了一份給她。」婠婠的父親如今正受帝寵,皇帝平日里已經提過好幾次,皇后自然不吝嗇和這樣有前程的人結交,誰知道日後會有什麼好處呢?

見婠婠起身恭敬地對自己道謝,她就笑了笑溫聲說道,「不必多禮,你快坐吧。」她臉上的笑意慈愛,不知道的,還得以為婠婠跟皇后之間有什麼血脈上的聯繫。婠婠卻不敢小看這位皇后娘娘。

生得也不是絕頂的美色,還沒有兒女,卻能在宮中做皇后沒有叫人趕下去,這本身就是一種能耐了。

「這馬屁精!」

李貴妃見皇后做小伏低地奉承太后,當真是一點皇后的尊嚴都不要了,且太后對皇后的姿態十分滿意,頓時恨得咬碎了一口銀牙。

若不是早年皇后礙眼,她如今不是貴妃而是皇后,那寧王又何必和那些出身各異的弟弟們相爭?

寧王本就是長子,之所以還要和弟弟們爭鬥,唯一欠缺的,就是嫡子之名。

可是皇后將太后服侍得這樣好,再想想太后對自己的不冷不熱,李貴妃的心裏就跟火燒的一樣兒。

她有心懷疑太后不喜歡寧王,又忍不住巴望承恩公府的楚雲將她娶進門好叫太后跟自己坐同一條船,糾結得直擰手中一塊華美的綉着並蒂蓮的綉帕。

這份外露的不快自然比不得皇后的沉穩內斂,她下方坐着的那位美貌的妃嬪臉上愈發無奈,握住她白皙的指尖兒低聲勸道,「姐姐,萬不能叫旁人看了你的笑話。」

「可是……」

「姐姐沉住氣。」這美貌妃嬪美眸流轉,見李貴妃努力壓制臉上的惱火,目光就往一旁的幾名似笑非笑的妃嬪看去。

這幾個妃嬪都是有兒子的,自然願意看見李貴妃在太后娘娘面前不知進退,惹怒了太后。

「想想寧王,姐姐。咱們都是為了寧王。」她吐氣如蘭,壓在李貴妃的耳邊竊竊私語,面容端麗沉穩,比萬事都在臉上,十分輕浮的李貴妃強出十條街。婠婠本就在不着痕迹地留意這宮中嬪妃們的表情,待見到這般沉穩的妃嬪,想了想她的身份,卻摸不出頭緒來,因此只低頭把玩皇后賞給自己的首飾並不說話。承恩公太夫人的臉色也有幾分不好看,畢竟楚家的女孩子被接連否定了兩個。

可是她更相信太后絕不會禍害承恩公府的未來。

既然太后說不合適,那就一定不合適。

她心中忖思,面上卻依舊和太后說笑,並不表露出自己的情緒。太后說笑了一會兒就累了,她上了年紀,又說笑操心,之後臉上就露出幾分倦容來。

見她累了,承恩公太夫人看了看外頭的天色就笑着起身說道,「一晃兒這太陽都要下山了。在娘娘的宮中總是過得這樣快。咱們也該出宮了。」她一開口,太后就撐着額頭,扶着一個跪在一旁給她捶腿的宮女的肩膀笑道,「那我就不留你了。」

「改日我再進宮給娘娘請安。」承恩公太夫人就笑着說道。

「多來陪我說說話兒也是好的,不然我這宮中也寂寞。」

「娘娘這就是遠的香近的臭了。陛下與宮中的娘娘們,還有宮中的幾位皇子公主們,日日都在娘娘面前請安湊趣兒,娘娘卻偏不惜福,只當咱們這隔三差五進宮打秋風的才是孝順人兒,這話聽的,我都替陛下鳴不平了。」承恩公太夫人年輕時也是言語俏皮機敏的人,見下方几個妃嬪的臉色不對,就笑着轉圜道,「不過娘娘叫咱們常常入宮,這倒是好的。您又不是沒看見,這咱們家一進宮啊,娘娘們手裡頭兒的好玩意兒,長着翅膀兒往咱們府里飛。」

「原來竟都便宜了你。」太后一時不查也知道說錯了話。

她抱怨宮中寂寞,豈不是在抱怨皇帝妃嬪們不來看望自己,令自己無趣了?

雖然她和皇帝是親母子,本不必這樣計較,可是到底如今兒子做了皇帝,積威日盛,她也要顧忌幾分。

「這就是給娘娘做嫂子的好處了。」承恩公太夫人就笑着說道。

「我的兒子兒媳們都孝順極了,只是我卻偏不要你佔了這些便宜。往後,」太后就撐不住歪在宮女的身上,顫巍巍地對含笑的皇后笑道,「往後你可不許這樣傻大方了。」

「只怕母后您到時候頭一個捨不得。」皇后就笑着說道。

太后一愣,撫掌而笑,宮中頓時氣氛就活躍祥和了起來。

婠婠是頭一次見到承恩公太夫人這樣機敏敏銳,心裏就對祖母生出幾分崇拜來。

她也抿嘴兒偷偷兒地笑了,本就生得眉目精緻如畫,美貌鮮艷,此刻垂頭一笑,仿若清荷一般動人。

下方那正跟着眾妃嬪一塊兒笑了的,之前對婠婠露出幾分善意的嬪妃微微一愣,眼裡就生出幾分驚艷。

婠婠卻並不知道有人在留意自己,今日在太后宮中,她算是見識到了後宮眾生相,規規矩矩地和宮中格外娘娘告退,這才老老實實地跟着承恩公太夫人走出了太后的宮中,叫一個點頭哈腰的小太監給引着往宮中備着宮車的地方去了。

她正覺得這後宮不怎麼樣,看見誰都要下跪實在沒意思極了,就突然聽到身邊傳來四堂姐楚玉的一聲驚呼,之後這姿容絕麗美好的少女突然拉了拉她的衣擺。

這飄逸秀美的少女正看向一旁的一處百花盛開的山石樹木之處,眼睛裏露出幾分好奇和光彩。

「五妹妹你看那兒……燕王殿下是不是在看你?」

《盛寵嫡女:腹黑王爺追妻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