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風變
神風變 連載中

神風變

來源:google 作者:莫名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熊薇 王峰 都市小說

我曾踏月而來,只因你在山中山風拂發,拂頸,拂裸露的肩膀,而月光衣我以華裳你若願意的話,何不以悠悠之生,用我一技之長,替你誅鬼殺仙,替你擋災永生,一個普通又正義學生的逆戰,雷打不死,電不滅,正和10品神算子斗的天昏地暗展開

《神風變》章節試讀:

水面上,剛開始還能看見一個頭,沒3秒鐘,直挺挺沉入水底。張小急的在岸邊手舞足蹈,哭喪着臉喊道:「哥,哥,你在哪裡?」

不用說,張大肯定是手腳抽筋,使不上勁溺水,加上二人都是半個旱鴨子,水性不熟。

看到王峰從路口小碎步走出來,張小連忙揮手示意,他急的滿臉通紅,汗珠直往下掉,臉通紅的連說話都結巴了。

王峰本不想和張家人發生關係,人命關天,當下也顧不得那麼多,吩咐張小快找些人來幫忙!

然後快速折下一根松樹枝,試探着深度,小心翼翼搜索,不多時,踩到一個軟綿綿的物體,憑藉《大海的傳說》看到的經驗,他覺得有80%是張大沉沒的位置。

暗青色水面,一眼看不到底,水面時不時冒出一個泡,不知道會不會藏着什麼大水怪?去年水庫打魚的時候,村裡打撈起一條31斤的扁頭魚,嘴巴里可以輕鬆塞進一個南瓜。萬一有怪物咬住你的大腿往水底拽,想想就覺得哆嗦。王峰深呼一口氣,選擇性忘記恐懼的念頭。但是,最深度超過9米!如果水流過大卷進庫底,神仙也沒有辦法。

試了幾次,撩搭不起,木枝力度太弱,時間一秒一秒過去,王峰吞了幾口水,面色如土,無助和恐懼一齊來襲。

「張大,如果你聽得到,那就自己浮上來,我夠不着你」,王峰心裏默念。

王峰踱來踱去,不時地抬頭看太陽的影子判斷時間,感覺過了一年。物理學告訴他,一個人如果溺水超過30分鐘基本上沒有搶救的機會,王峰在心中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停下來雙膝跪下,左右開弓扇了張大2巴掌,突然眼前一黑,前肢不由自主向前倒去,好在本能反應馬上雙手撐起來。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要幹什麼呢?」他覺得整個腦殼就像一口鍋,一口高壓鍋,壓力加大,加大,就要爆炸了,可還是揮發不出來,扭頭看一男孩睡的正香,白白的胸脯一上一下有節奏呼吸。

這該死的15秒失憶症,好在沒有大的不適,短暫斷片後整個人輕鬆了。

張大嬸常年打麻將的緣故,長的豐乳肥臀,體態豐滿,又愛穿一身墨綠色運動衫褲立在那裡,很像一個郵筒,顧不上吃晚飯,領着張小,提了一把沒頂爛香蕉,大大小小的七八個,還沒跨進門檻,滿臉堆笑:「沒出去耍?可吃過飯了?想不到啊峰是個大好人,謝謝,你看,家裡還有一點香蕉我給提過來了」

王大島問明情況,點了一支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從椅子上站起來,在那狹小的空間里踱來踱去。

「你是說,張大這孩子掉進水庫,然後被救起來什麼事都沒有?」

得到張大嬸的肯定後,他驚訝得像頭頂炸了個響雷麻木了一般,既說不出話,也沒有力量。這一定是錯覺!

王母極度懷疑故意惡作劇,上次去縣城,1米多深的游泳池王峰磨蹭了半天不敢下水,旱鴨子都旱到這個程度了,甭提救人,自己能救自己就是祖墳冒煙了。

「醫生說孩子沒事,在家休息兩天就好了,這串香蕉你留下吧」

「沒事就好,你們請回吧」,王大島下了逐客令,他實在是不想和張家有任何生活上的關係~2年前張大嬸惡意霸佔王大島15平方的菜園,仗着小舅子是村幹部,直白了當的說,愛上哪告上哪告,我不怕。不可思議的是,兩家相隔不過百來米,這些年來竟然素無往來。

一個暴雨預警下午,家裡電話鈴響起,王峰問:「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請問是王芬嗎?你猜猜我是誰?是家住三角縣連心村嗎?」。

「是的。」

「恭喜你成為我的校友哦,明天就是報到的最後一天,學費9800/年,你會準時來嗎?」,好一個嬌媚甜美的聲音,如泉水涓涓細流讓人聽了在炎炎夏日裏一股甘冽的感覺,王峰研究過,聲美則人美,顏值和聲調一定成正比例。但開口就提錢,這莫不是摳腳大漢偽裝的騙子吧!

「what is you name?為什麼知道我的詳細情況,告訴你,我沒錢。」,其實英語最大的用處不是交流,而是偽裝,對方一聽王峰半洋半中,懷疑自己打錯了,連忙說明來意:

「哦,是這樣,我這裡是1+1技術學院招生辦,打電話是問一下王峰沒來報到是什麼情況?」

「你們不是本科學校,350分以上就可以去了,我這是657,為什麼要錄取我?」

「這個我們不清楚,檔案是畢業學校推薦的。」

王峰驚喜轉為失望,一盆冷水從頭澆下來,掛了電話,不顧大雨披了一件雨衣往學校趕,不巧眼鏡老師不在,校長辦公室的門也關門大吉,他好希望是一場惡作劇,給了希望,最後只能失望越大。

王大島召開一次家庭會議,愁眉緊鎖,心平氣和攤牌:「這個學校是民辦的,學費貴,我們上不起,畢業出來也就拿3000塊,不如不上,家裡這些窮親戚又指望不上,怕我借了不還,就這麼一點錢,至於嗎?這一年你就在家裡好好休息一下,把病養好,明年再想辦法」

王大島做廚師外表風光,不淋雨不吹風,天天與魚肉相伴,一看工資2550,僅僅夠家庭開支,王峰只能妥協了。

李海東去了南邊一所學校,家裡3個姐姐大大小小幫他打包了3個皮箱,雇了一個專車直接送到學校門口,花了560~~錢不是問題,三個姐一人出800,剩下的當開學生活用品的開銷。三個姐早早就入了社會,體會到沒有知識的艱苦,二代人才出了第一個大學生,這錢花的值!

李海東第一個星期就打電話問去了學校沒有,什麼時候來這裡一起打球,一直抱怨學校飯堂的西瓜炒皮蛋難以下咽,涼拌臭豆腐臭不可聞,抱怨上鋪打呼嚕像開拖拉機,抱怨這個專業像個和尚專業~女生只有5個,還是歪瓜裂棗。

王峰嗯嗯的應答,借口要上晚自習關了電話,跟誰一起決定了生活的甜度,思考了一下,發了一個短訊給熊薇「天黑了,你怎樣了,あなたがすき好き,你感覺咋樣?」

信發出去之後,好希望又害怕看到來自熊薇的未讀消息,時間一秒一秒過去,手機始終沒有等到回信的鈴聲,王峰嘆了一口氣,拿出日記記下:「8.29,陰天有雨,思君之切如O2o,汝知否?明知你心裏沒有我,也永遠做不到你想要得那個,卻不由自主讓你看到最真實的我,掩藏住受傷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