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殺死另一個自己
殺死另一個自己 連載中

殺死另一個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西風獨酔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越 艾雲

鐘樓廣場上巨屏被黑,兩年前直播自殺的女人再次出現,用針線縫上了自己的嘴失蹤的法醫之女林越,死在了鐘樓頂部,好友艾雲的懷裡和兩年前一樣,警察趕到時,留下的只有林越的仿真屍體離奇事件不斷發生,異常生物調查局趕來支援,很快發現了來自第五空間的穿行者組織他們幫助人們尋找平行時空的另一個自己並殺死,讓這些人獲得新生念力師宋修澤失蹤,艾雲林越為了查清楚,臨時加入了調查局在不斷深入查案的過程中,林越發現本空間的林安源法醫並不是本人,而是邊界民用他的皮囊偽裝後回歸,作為一顆棋子等待開局原來之前遇到的人,都是不被任何時空接受的邊界民宏大入侵計劃中的棋子罷了與邊界民的鬥爭中,林越和艾雲從心底認同了異生物調查局,她們決定正式加入,利用自己的能力保護這個世界展開

《殺死另一個自己》章節試讀:

小喬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出現在江心面前。

不等江心問話,他主動上交自己調查的結果。

「心姐!我是真沒轍了,秉持着認真嚴謹的基礎態度,我還去諮詢了別的組,真是一無所獲。」

江心不解地問:「一個人怎麼會完全沒有資料呢?」

「是!我也這樣想,所以我認定是有人不想讓我們查到她,使出渾身解數,找了能找到的各路高手,還真就是查無此人。」

「完全沒有?」江心當然不信。

一個人怎麼可能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

一定是有什麼地方出了漏。

小喬一看老大眉心鎖着兩條黑線,趕緊大喊:「不過~不過我另闢蹊徑,找人幫忙,找了大庫里的資料~」

「甚至動用了特調那邊的高精密機器,利用顱骨還原手法,比對了這張臉。」

「有結果了?」江心一臉期待。

「算是吧。」

「能不能不墨跡?一口氣說完不行嗎?你大爺的。」江心粗渣渣地拍了一下桌子。

嚇得小喬立即一梭子全部說出。

「哎哎哎別動粗啊心姐,比對結果,其實應該是有偏差的,所以我剛學會一個詞,叫做退骨還肉。」

「特調的電腦高手將她的五官,全部抹去,利用一種新式技術,根據一個人的成長規律,褪去十八歲、十六歲時候的面部變化,最後變成完全顱骨。」

「再通過技術還原到兒時,從兒時向上補充五官、補充肌肉走向~直至可能出現的肌肉定格~」

「我看她二十歲上下,那邊也給出結論,二十到二十五歲之間。」

”他們建議將她的臉還原到十歲時候的樣子,然後向上疊加,每兩年作為一個肌肉線條變化,進系統庫搜。」

江心嫌他鋪墊的太多,緩緩抬手~

嚇得他連連後退:「等我說完再打不遲,本以為他們是故意炫技,我也不屑。」

「第三次,他們乾脆將人還原到十歲時候的樣子,嘿這就比對到了一個~」

「誰?」江心迫不及待想知道結果。

「十年前,一架私人飛機在墜毀,車上四個人全部死亡,這新聞你不會不知道吧?」

江心驚呆了:「穆炎和喻言兩夫妻的孩子?」

「對,當年她十二歲,比對結果是這樣,但因為找不到任何有關聯的信息,我也只能看臉興嘆。」

小喬將自己查遍資料的艱辛過程仔細說了一遍。

江心終於有了一絲笑容:「既然比對到穆子瑜,那就查查唄。」

「關鍵名字,這丫頭父母雙亡後就消失了。」

「就連之前在學校的那些信息全部消失了。」

「雖然我知道,這些資料黑客就能抹去,但是誰會大費周章將一個孩子的資料全部抹去?」

江心抹抹汗:「先查萬禾公司現在的法人~」

查!一切都不順利。

萬禾公司現在的掌管人,林梓!資料背景乾淨得像是剛做了一張滿分試卷。

什麼都沒查到的情況下,江心只能從穆子瑜入手。

林梓有問必答,對答如流,滴水不漏。

就連穆子瑜奶奶的去處人家都給了答案。

他說的一句話,直接刺傷了江心。

「巨屏上的人已知是仿真的,那麼這樣無聊的問題就不該由一個**前來查問,這拉低警隊的整體水平。」

就算他在挑釁,人家也是按規矩挑釁,找不出問題。

江心氣呼呼地帶人離開,將他說的資料全部核實,確認穆子瑜和奶奶在國外生活。

林梓那邊,無功而返。

江心帶着隊員輪軸轉,不要說找到與仿真屍體案子有關的蛛絲馬跡了,就連那具仿真屍體怎麼放過去的,都沒能順利找到。

憑空而降的直播自殺,憑空而降的仿真屍體,眾說紛紜的靈異事件,給分局帶來莫大壓力。

但木魚直播自殺一案,除了那具仿真屍體,兩年來什麼都沒找到。

南郊分局刑偵一隊,一度在局裡抬不起頭。

也經常被大家拿來調侃。

鐘樓也成了江心下班後最喜歡去的地方。

今夜的鐘樓下,迎接元旦的煙花晚會,已經拉開序幕。

或是為了更完美呈現煙火各種形態。

今夜的天空,像是貧瘠的黑土地,一粒可以閃耀的星光都不曾發現。

直到外圍煙火開始,五彩斑斕的迎圖案、迎新彩炮,照亮夜空的同時,也驅逐了賴着不走的各種生活疲累。

人們的歡呼聲中,鐘樓上的巨屏宛如孔雀開屏,向全市輸送着華美的祝福和對未來的憧憬。

巨屏上的歡歌笑語,將廣場上的氣氛烘托到了極致。

悄無聲息被切換的視頻,頓時將熱烈氣氛降至冰點。

兩年前的自殺視頻立即浮現腦海。

這時候大家才發現,眼睜睜看着劃開喉嚨那件事的傷害,並未走遠。

巨屏上的女人正是木魚,她還如兩年前一樣,微笑着抓着小刀,用舌尖碰撞。

那條紅色的線順着刀口滑落時,下面的人捂着嘴不敢發出聲響。

見過的沒見過的,都被這分叉的舌尖嚇到了。

「鬼啊!」人群中不知道誰喊了一句。

人潮忽然失去控制,發瘋般向外衝去:「兩年前死去的女人回來了~」

啊~鬼啊~

外圍維持秩序的**和調來幫忙的武警們,無奈地採用手牽手做人牆的方式,抵擋逐漸失去理智的人群衝擊。

木魚的歌聲忽然調大音量,受到驚嚇的人們同時停止衝擊。

紛紛回頭看去。

這一次,木魚手中的刀變成了一根長長的銀針,

針尾拖着一條很長的紅線。

眯起眼一遍一遍唱着那首歌。

躁動的人群在歌聲中逐漸安靜。

除了留守的值班人員,江心他們全部散在洶湧的人潮中。

剛才的衝擊波她根本無法掙脫。

兩年前直播死亡的恐慌帶來巨大爆發力,它們匯聚在一起,將她衝到了正在執勤的同事面前。

「咯咯咯~來啊~如果你悲傷,請將靈魂交給我~咯咯咯~」

「來吧~」

「我在這裡等你哦~·」

木魚的聲音似有魔力,聞之紛紛停足,向巨屏投去貪婪的目光。

剛才還瘋狂往外沖的人,停頓一會兒,開始往回走。

表情木訥,眼神卻透着詭異的嚮往,機械式向廣場中心匯聚。

為什麼非要把人往廣場中心彙集?

一種不祥之感在江心的腦子裡繞來繞去,撕扯着她本就亂七八糟的腦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