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傻女替嫁驚全球
傻女替嫁驚全球 連載中

傻女替嫁驚全球

來源:外網 作者:顧微微封燁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顧微微封燁霆

一場車禍,封家大少變成了植物人,未婚妻想悔婚,竟將傻子姐姐替嫁給了他。一場陰謀,顧家傻女被迫嫁入封家,新婚丈夫竟然是個植物人。可正當她扮豬吃虎準備報仇的時候,植物人居然醒了!「夫人,你當我瞎嗎,竟然當著我的面換衣服。」「你別過來,你竟然騙我!你根本就沒癱!」「夫人不也在騙我嗎?」封燁霆摟着顧家傻女的腰,將人狠狠抵在了牆角,「誰說夫人是傻子,嗯?」展開

《傻女替嫁驚全球》章節試讀:

這是顧微微第一次來顧氏。
一路上她盡量表現得像個沒見過世面的鄉下土包子,看見個自動玻璃門都要驚呼着來來回回進出好幾次。
方雅芝和顧悠悠嫌棄她丟人,就叫她別這樣做,還說如果她聽話就可以滿足她的任何願望。
「真的嗎?謝謝媽媽妹妹,媽媽妹妹對微微真好!」顧微微面上裝着傻,心裏卻已經開始盤算着如何叫這對母女大出血了。
她吵着鬧着說方雅芝手上的寶石戒指好看,又說顧悠悠背的包可愛,說自己也想要。
方雅芝和顧悠悠當然捨不得,那些可都是限量版,價值好幾百萬的東西啊!
但為了堵住顧微微的嘴,她們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東西交了出去。
再說她們也只是做做樣子,等一會兒利用完顧微微,她們還打算把東西再拿回去。
顧微微卻壓根就沒給她們這個機會,她直接戴着寶石戒指在堅硬的大理石牆面上亂划了起來,一邊劃還一邊小跑着,儼然是個快樂的傻子。
方雅芝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裏,她忍着尖叫的衝動勸顧微微:「微微啊,戒指不是用來劃的,這是好東西,你戴在手上最好是藏起來。」
顧微微一看見方雅芝肉疼的表情她心裏就暗爽,而且,這只是個開始而已!
她見好就收,在方雅芝的不斷勸說下,果真把手藏起來了。
但她並沒有把手藏在口袋,而是藏進了顧悠悠價值百萬的限量款皮包里。
方雅芝見她總算是消停下了來,這才鬆了口氣。可過了沒一會兒,顧悠悠卻忽然發現她的包上全是口子!沒法修復的那種!!
她的名包!竟然被顧微微這個傻子用戒指從裏面給劃破了!
顧悠悠氣得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更加可氣的是,她們三個人從公司經過,竟然聽到很多員工在私底下討論,說什麼:
『唉,你們看,夫人身邊那個才是真正的顧家大小姐吧,那之前來過咱們公司的就是二小姐了?』
『這大小姐好漂亮啊,比二小姐漂亮多了,氣質一絕!』
『是啊,你看她往那兒一站,就跟一幅畫一樣,簡直是太美了!完全吊打二小姐!』
什麼狗屁吊打!!顧悠悠聽了這些話,簡直想上去撕開那些小賤人的嘴。
但她回頭一看,卻不得不承認顧微微是真得美。
她超白,皮膚超好,這麼近的距離臉上竟然看不到一個毛孔,眼角也沒開過,鼻子也沒墊過,整個人都是純天然的!
這叫顧悠悠嫉妒得發狂,她在想,等顧微微沒用了,她一定得找人把她的這張臉給毀了!
顧微微察覺到了顧悠悠惡毒的目光,心中默默為她點了個蠟。
人都說上一輩的恩怨不牽涉到下一代,本來她只是想教訓顧洪亮和方雅芝這對狗男女的,可這個顧悠悠好像也不是什麼好貨色。
既然如此,就不能怪她以牙還牙了!
一進入顧洪亮的辦公室,顧悠悠就發飆了。
她扯着顧微微的頭髮就大罵了起來:「臭傻子,你竟然敢劃壞我的包,不想活了吧你,把你賣了都賠不起!」
顧洪亮吃了一驚:「悠悠,你不是出國了嗎?你怎麼在這兒?你幹什麼打你姐姐!」
「老顧,是這樣的…………」方雅芝解釋了一通,「然後她就把我的戒指和女兒的包都弄壞了,別說女兒了,我都氣。」
「好了好了,多大點事。」顧洪亮對女人的戒指和包不感興趣。
他直接從抽屜里抽出兩份文件:「叫她們別打了,趕緊讓微微過來把這兩份股權轉讓協議簽了。」
這才是頂頂重要的正事!
方雅芝這才去把微微帶了過來。
剛才顧微微和顧悠悠打了一架,雖然她臉上挨了幾下並且被抓破了皮,但都是輕傷,過兩天就能好。
可顧悠悠就慘了,顧微微可是專門學過格鬥和跆拳道的,甚至還在比賽中得過獎。
她還手打顧悠悠的時候出的都是狠手,並且專門挑隱蔽的地方打,恐怕像顧悠悠那樣的智商,根本就意識不到她的腰側和腋下挨了打。
顧洪亮叫她簽字,她就哭,說被妹妹打得好疼,順便再偷瞄面前的文件。
原來,封老爺子為了給植物人孫子娶媳婦,竟然許諾給孫媳婦他名下封家的8%的股權。
封家是A城的頂級家族,封氏的產業遍布全國各地,8%的股權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可股權轉讓書上寫的很清楚,受贈人是顧微微!!
顧洪亮卻準備了另外一份協議,他要求顧微微在得到股權後,直接將股權轉讓給他顧洪亮。
呵,顧微微在心裏冷笑。
但她來都來了,今天要是不簽這個字,不按這個手印,她應該是走不出顧氏這棟大樓了。
可如果這麼容易就被搞定,那她就不是顧微微了!
「嗚嗚嗚,妹妹打我,妹妹道歉,妹妹道歉微微就寫自己的名字。」
「悠悠,你快跟你姐姐道歉。」顧洪亮和方雅芝都勸顧悠悠要以大局為重。
顧悠悠沒辦法,只好道歉。
顧微微很快就原諒了顧悠悠,惹得在場的三人都覺得她果然是個傻子,一秒鐘前還在哭,一秒後就和好了。
顧悠悠不屑地翻了個白眼:「你會寫字嗎?上過學嗎?蠢貨!」
「微微是蠢貨嗎,蠢貨是什麼?夸人的嗎?」顧微微天真無邪地地問。
顧悠悠極其不屑:「對,蠢貨是夸人的,你就是個蠢貨!」
「哦,妹妹誇我,妹妹真好,走,微微去寫字給妹妹看。」顧微微笑眯眯地說,並拉着顧悠悠去了辦公室另一頭的書桌。
顧洪亮還有話要和方雅芝說,就囑咐女兒:「悠悠,好好教教你姐姐寫字,把協議好好籤上。」
「知道了!」顧悠悠很不耐煩,「這麼簡單的事情分分鐘搞定!」
顧悠悠開始教顧微微寫字。
顧微微咬着筆頭問:「妹妹,蠢貨怎麼寫,剛才你說微微是蠢貨,微微想學這個字。」
顧悠悠翻了個白眼,寫下了『蠢貨』兩個字。
顧微微又問:「妹妹的名字怎麼寫?」
顧悠悠很不耐煩,但還是寫下了『顧悠悠』三個字。
顧微微很滿意,在顧悠悠看不見的地方悄悄勾起了嘴角。
然後她拿起筆,在股權協議書上寫寫畫畫了起來。
而顧悠悠正在玩手機,根本就沒在注意她。
寫好之後,她把協議拿給顧悠悠看,聲音甜美地說:「妹妹,寫好了。」
「是在我指定的那個地方嗎?」
「是的妹妹,微微很聽話的,微微喜歡妹妹。」
誰要這個臭傻子喜歡!顧悠悠噁心極了,準備收起協議書就把這個傻子扔出去。
可她拿起協議書一看,需要簽名的地方竟然寫着!
『顧悠悠是蠢貨,大蠢貨,世界第一蠢貨,無敵蠢貨』這樣的字!
「你有病啊,叫你簽字寫你自己的名字,你寫這個幹什麼!」顧悠悠爆吼。
「嗚嗚,妹妹發火,妹妹是蠢貨,是最好的蠢貨,是妹妹教微微的,妹妹說過的蠢貨是夸人的。妹妹怎麼可以凶微微。嗚嗚嗚,爸爸媽媽,妹妹凶微微,妹妹壞壞,打妹妹!」
顧微微像個蒼蠅一樣不斷在顧悠悠的耳邊重複這這段話。
顧悠悠快煩死了:「你閉嘴!啊啊啊!吵死我了。」
然後她一激動,就把手裡的協議書給撕了……那可是封老子親筆簽過的協議書原件啊,獨此一份,撕了就沒了。
顧洪亮氣得吐血,蹲在地上撿碎片的時候手都在抖,甚至還把顧悠悠給臭罵了一頓,直接就把顧悠悠氣哭了。
「沒了,全沒了。」顧洪亮失魂落魄。
方雅芝也很心疼很生氣,但還抱有一絲希望:「要不然再去找封老爺子要一份吧。」
「你說得輕巧!這份協議是在封老爺子以為顧家大小姐是個正常人的前提下籤的,現在的微微是個傻子,你以為封老爺子還會給這麼多。不給都有可能!顧悠悠,你還有臉哭,你給我滾出去!」
「老顧!你罵女兒幹什麼,要不是顧微微在協議書上罵女兒,女兒至於氣成那樣嗎?」
「顧微微是個傻子,你跟個傻子計較什麼!誰讓你的寶貝女兒教個傻子說『蠢貨』是夸人的話!」
「你什麼意思,你在維護這個傻子嗎?!」
一時間,顧洪亮和方雅芝大吵大鬧了起來,顧悠悠也很快被牽連進來,一家人吵的不可開交,連電腦都摔了。
而顧微微,卻坐在沙發上有一下沒一下地吮着棒棒糖。
啊,味道簡直不要太甜!
……
顧氏大樓下。
葉一恆正在和封燁霆通話:「是的,一個多小時了。可是我進不去啊,那是顧氏,又不是我自己家。」
「哦……好像出來了,還多了一個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她的那個繼妹,叫顧悠悠的。」
「唉,等等……」葉一恆怕自己看錯,連忙把車窗放了下來。
「怎麼了,你倒是說話啊!」電話那頭的封燁霆見葉一恆忽然沉默,催催了起來。
「呵,」葉一恆輕笑了聲,「有意思,真有意思!燁霆,除了顧家的這幾個人,你猜我還在顧氏門口看見誰了?你絕對想不到。」

《傻女替嫁驚全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