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山海領主
山海領主 連載中

山海領主

來源:google 作者:汆豬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奧凱 汆豬肉

在巨龍與魔法的這片大陸上,我手上有一本《山海經》什麼西方巨龍?看我放出燭九陰!什麼深海巨妖?看我放出水神共工!什麼戰爭巨獸?看我放出戰神巨人刑天!展開

《山海領主》章節試讀:

阿凱問道:「爸爸,如果天空上的那道天痕真的是,山海界的入口的話,如果,可是我們該怎麼上去?」

「嘩」此時正好一個海浪拍在林洪和阿凱的臉上,將二人拍回現實,林洪也稍微清醒了一些。此刻二人就像海上的浮游,任由海浪嘲弄,手上的浮木就是救命的稻草,而山海界歸墟的入口,在天空之上。先別說上去,阿凱覺得父子就連二人自保都是問題。

林洪沉思了一會,沒有說話,只是伸出了一根食指,點了點天上那隻在雲海裏面遨遊的鯤道:「或許,我們可以藉助它的力量。」

「只要我們找準時機,想辦法說不定可以到它的背上,然後等到它回到天界的時候,我們就跟着它去天界。」林洪淡淡道。

林洪神色淡然,彷彿剛剛如此天馬行空的想法不是從他的嘴裏說出來一般。

阿凱雖然很是懷疑父親這個去天痕裏面的途徑的可行性,不過好像父親說的這條路確實是唯一的途徑,與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掩飾激動:「那我們現在到,天痕的正下方,先游過去接近再說。」

林洪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父子二人一邊攙扶着一根被折斷的桅杆,一邊雙腿在水裡蹬着往天痕的正下方游過去。

「烏——」在雲海里遨遊的鯤,再一次發出如大鯨一樣的空靈叫聲,鯤的聲音很像大海里的巨鯨,卻比巨鯨的聲音來得更加空靈,悠然,深邃,或者說是……神聖。

如大鯨一般的鯤,輕輕擺動着自己的尾鰭,突然從雲海里向下探出一個巨大的鯤腦袋,從天空中,雲海里,自上而下的向著海面游去。

看着突然改變運動軌跡的巨鯤,,林奧凱驚呼一聲:「我的天!這鯤下來的真不是時候!」

那鯤巨大的軀體,沒入海面,擠進大海。鯤巨大的軀體給阿凱一種感覺,原本廣闊的畫面,因為鯤的存在,變得略顯擁擠狹隘。與鯤入海一起的是,巨大的海浪被激起。從阿凱的視角來看,這隻龐然巨物動作輕柔如嬰孩一般,可激起海浪的動靜就像是天外的隕石重重的砸在海面上一樣。

巨大的海浪被掀起,與之一起被掀的還有依託着浮木的父子二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林奧凱感覺自己失去了重心,發出一陣的驚呼!

就在海浪聲和自己的驚呼聲在阿凱的耳邊縈繞,不絕於耳的時候,耳邊傳來了林洪沉穩的聲音。

「臭小子,抓穩了,老爹要發力了!」

被掀飛的林洪並沒有像阿凱一樣失去重心,而是藉助着被掀起來的巨浪,反手一甩, 離開了那個浮木,與鯤一起鑽入海里。大海就像通往深淵的巨口一般,將林洪吞噬。林洪義無反顧的栽進海里,甚至都激不起一朵像樣的浪花。

「嘩嘩嘩——嘩嘩——嘩……」如滔天一般的巨大海浪漸漸平息,此時海面上只剩下阿凱緊緊的抱着那個塊浮木,任憑海上一些不大不小的浪花拍打着臉頰,阿凱有一些茫然,環顧四周,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沒有發生一般。才短短几個鼻息之間,天空上的巨鯤不見了,爸爸也不見了,彷彿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一般。

就在阿凱,四顧無人茫然之際,阿凱感受到,在自己的正下方,平靜的海面上,下面開始涌動暗流。有一股巨大的暗流,自下而上。正在阿凱展露些許恐慌與慌神之際。

「轟!」距離阿凱周身不到兩個身位的位子,突然自下而上噴湧出滔天巨浪。巨浪之中,那頭白色獨角,粉紫色的巨鯤正在其中,只見巨鯤甩動尾鰭,龐大的尾鰭遮天蔽日,魚鰭般的雙翼若垂天雲,真有一種水擊三千里的感覺。

還沒等阿凱有驚恐的情緒產生,阿凱只覺得手臂上一緊,隨後身體順着手臂被一股強大而可靠的力量往上提。速度之快,還沒有等阿凱反應過來,只覺得自己離海面越來越遠,那根不算太小的浮木,此時在天空中的阿凱看來,就像是一根稻草一般渺小。

又僅僅過了幾秒,阿凱的腳下雲海取代了大海,回頭望去,只見雲霧繚繞之中,林洪一隻手,拽着巨鯤的尾鰭上的一根小須,另一隻手正拽着自己的手臂。

「烏——」巨大的鯤,突然發出一聲刺耳的鳴叫,震得阿凱有些發昏。這聲鳴叫和原本空靈祥和不同,這一次巨鯤的叫聲竟然顯得有一些急促。

只見大鯤朝向著蒼穹之上那道天痕之上飛去,速度越來越快,阿凱耳邊的破風之聲也越來越急促,速度之快,風聲之急促讓阿凱險些昏死過去。

那隻大鯤速度越來越快,巨大的軀體爆發出驚人的速度,大鯤離天痕越來越近,就在鯤額頭上的白色獨角接觸到並且沒入天痕的一剎那之間,天痕金光乍泄,迸發出強烈刺眼對光芒,阿凱隨後只覺得天旋地轉,彷彿天和地都互相顛倒過來。一股強大的能量,壓的阿凱有些喘不過氣來。

那股威壓對勁兒,不停的撕扯着阿凱的軀體,這種撕裂感不止停留在身體的表層,而是順着呼吸,那空氣中的能量順着呼吸的空氣透徹阿凱的五臟六腑,七經八脈。給他一種五臟六腑撕扯割裂的感覺。所幸持續的時間不長,不然阿凱可能會隨時疼暈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阿凱睜開眼睛,只是覺得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甚至連知覺都沒有,只有意識還是清醒的。就在一剎那之間,眼前依舊是白茫茫的一片,只不過耳邊開始傳來「嘩嘩」瀑布澎湃的聲音,是水流互相撞擊的聲音。

「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而彼且奚適也」——《莊子.逍遙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