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商海崛起
商海崛起 連載中

商海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北也也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玉珠 魏叔玉

商場既充滿機遇,又處處陷阱,周旋在商場和職場各色對手之間,既鬥爭,又妥協,留餘地,講圓通,才是商場智慧的至高境界展開

《商海崛起》章節試讀:

第3章 玉珠大失所望。
沒有想像中紈絝子弟的玉樹臨風,更沒有想像中的儒雅氣質,一張大眾臉仍人堆都不顯,甚至有點……五官遠不算清秀,個頭也不高,身材單薄消瘦,算不得挺拔陽光,打遠一看,一副病怏怏的樣子。
好吧,不自欺欺人了,就是有點丑了。
沒多會玉珠再次出現,帶這個胖乎乎的小丫鬟進了屋子,忙活一陣就叫相公吃飯。
魏叔玉艱難的從銅鏡錢挪開,兩隻手在臉上摸來摸去,試圖通過臉部按摩做到整容的目的。
相公,快穿好衣服吃飯。」
在下人面前,玉珠恢復魏家主母的儀容,雍容端莊又不失婦道體貼。
夫人,我忘記衣服怎麼穿了,你來幫我。」
……」這唐朝衣服真麻煩,兩口子折騰半天才好歹穿上,這才一絲不掛……是一絲不苟的開始吃飯。
飯菜沒想像中那麼豐盛,一人一個飯盤,裏面簡簡單單幾個菜,幾張薄餅,外加倆雞腿。
跟古裝電視里一點都不一樣,沒大魚大肉,烤乳豬烤全羊,更別提生猛海鮮。
不過勝在營養搭配合理,看起來很溫馨,挺有家的感覺。
魏叔玉肚子咕嚕嚕開始叫,按摩整容的計劃先停停,兩手開始忙活,抓起雞腿就往嘴裏塞。
可剛吃沒兩口,魏叔玉就覺得不對勁。
這雞腿……怎麼形容呢,畢竟是純天然無公害不注水的AAA級食品,肉質要比21世紀超市裡的雞要鮮美的多,可這玩意畢竟只是原材料。
好吃不好吃關鍵看怎麼做,無奈的是,也不知道是廚子手藝差還是咋回事,這雞腿除了鹽味之外魏叔玉實在找不到其他的味道,吃在嘴裏完全沒什麼滋味,甚至難以下咽。
看了眼一旁面色不改的玉珠,魏叔玉有些納悶,難道這年代的東西本來就這麼難吃?
先放下雞腿,抓起張餅子咬了口,嘴裏嚼了嚼,魏叔玉臉上十分精彩起來。
這都什麼面,粗成這樣,要不是玉珠一邊做着非給吐出來不可。
魏叔玉很鬱悶,很失望。
剛才還顛顛的高興當了地主,以後好吃懶做再也不用顧及前途,好好在家養尊處優享受生活。
可你也得看看是怎麼的生活啊,就奔這生活水平,還不如21世紀山區農村呢,最起碼人家還有個油鹽醬醋炒菜,還有精麵粉吃。
這地主倒是當得好,都吃得什麼玩意嘛,難以想像,難道自己以後就吃這些過一輩子?
魏叔玉滿肚子牢騷,可這會肚子餓,也只有咬牙勉強先墊墊。
夫人,這小姑娘叫啥名字?
一起吃來吃啊。」
魏叔玉艱難的吞咽着嘴裏那張粗餅,看了眼站在背後嘴巴動來動去的丫鬟,他覺得這姑娘肯定也沒吃飯看着眼饞吧,怪可憐的,這才多大個娃娃,他當老師那會,班上些學生也就這麼點大,就會跟老爸老娘撒嬌,玩勁舞團上KTV,哪有人家孩子這麼懂事。
相公,那是小梅。」
玉珠看過來一眼,您吃着,別管她,一會收拾完,她就回去吃。」
叫小梅的丫鬟開始一臉茫然,估計沒怎麼聽懂,玉珠的話說完就傻不拉幾的點頭。
哦……」魏叔玉點了點頭,也不強求,自顧自的繼續吃着。
可沒多久,他還是覺得這孩子嘴裏動來動去的,餘光撇過去注意着,終於發現這丫頭不是饞的流口水,而是站在一邊不甘寂寞的吃零食呢,乍一看過去模樣規規矩矩的站着,小動作倒是不停,小丫頭動作很隱蔽,身手極其敏捷的不斷從兜里掏,然後飛快的仍嘴裏,緊緊閉着嘴動來動去的。
魏叔玉有些詫異的回過頭去看,這丫頭嘴就不動了。
傻不拉幾的站在那。
一回過頭,又開始動……玉珠估計也注意到兩個人捉迷藏玩的不亦樂乎,朝小梅瞪過去一眼,這丫頭估計腦子不太好使,沒怎麼弄明白咋回事,傻不拉幾的站着,用一種無辜中帶着茫然的目光看向玉珠,玉珠一腦門黑線,恨鐵不成鋼的又瞪過去好幾眼,小梅這才心領神會,又從兜里掏出零食仍嘴裏,點了點頭撒腿就跑出去了。
魏叔玉咬着餅呲牙一笑,這丫頭還真可樂。
本來玉珠還有些擔心,畢竟這魏府里里外外都是她操持着,下人這麼沒規沒矩的也是壞了她的臉面,可一見魏叔玉沒怎麼生氣的樣子,也鬆了口氣,相公,你別在意,這幾年妾身就跟相依為命這麼過來的,平時也一直當親妹妹養着,時間一長給慣壞了,再加上府里平常沒什麼客人要招呼,這丫頭也就越來越沒規矩了,您要不喜歡,回頭我收拾她去。」
惡狠狠的樣子,跟真的要收拾人似地。
幹嗎收拾人家,說的我跟惡人似地,趕緊吃飯。」
這時候快入冬了,到了晚上有點涼颼颼的,魏叔玉沒想出去轉,吃過飯之後就跳了床上。
玉珠關了門也沒走,坐在床邊紅着臉不說話,魏叔玉也心裏怪怪的,一時間靜悄悄的氣氛尷尬。
夫人,來上來,被窩暖和。」
吭哧半天,總算找着合適個理由,拍了拍身邊的床鋪。
這……妾身還是回廂房睡吧。」
玉珠紅着臉說了句,說是要走,可沒見起身的意思。
魏叔玉再不懂就該撞牆了,掀了被子就一把就給抱住,既然是夫妻,也沒那麼多顧忌。
玉珠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一個激靈,臉紅到了耳根,渾身僵硬,手足無措,你幹嗎,別胡來。」
嬌羞的模樣哪像是個結婚好幾年的少婦,分明就是初經人事的的黃花閨女嘛。
不過仔細一想倒也確實,按玉珠說的那樣,以前的魏叔玉不怎麼待見她,甚至有些瞧不起她小門小戶出身,再加上魏叔玉平時不着家,整天外面花天酒地。
兩個人名義上是兩口子,關係上卻很冷淡,也難怪玉珠這麼敏感了。
想想也怪可憐的,一個女人家獨守空房這麼多年,年紀輕輕就跟守活寡似地,里里外外操持着這麼大個家,累了倦了也只有自己安慰自己,身邊兩個親近的人都沒有……魏叔玉越想越不是滋味,抱着玉珠的手緊了緊,有些心疼,夫人,以前是我不對,打今起,我一定跟你好好過日子。」
既然是自己媳婦,那就不能讓她像以前那樣受苦,哪怕很多時候潛意識裡都把她當做小雅,哪怕兩人都在試圖了解新的彼此的階段。
但是作為一個男人,對自己女人好是天經地義的,不讓他受委屈也是利索應當,這是份責任,當了人家託付終身的相公,無論如何都得承擔。
慢慢的,兩個人都有點動情,魏叔玉看着玉珠,玉珠眼角閃動着淚花閉着眼,臉紅紅的,小嘴緊緊閉着,胸口起伏不斷。
看着她嬌羞的樣子,魏叔玉食指大動,在那嬌艷的嘴唇上輕輕一點。
玉珠嚶嚀一聲,腦袋又塞到魏叔玉懷裡,又是掐又是捶,難怪說這麼多噁心的話,就知道你使壞!」
魏叔玉背地裡翻翻白眼,都到了床上還不使壞,那要幹嘛?
一把抱起起玉珠往床走,玉珠嘴裏哼哼唧唧,像是要反抗這種粗暴行為,但是沒多會就淪陷了,半推半就的踢了鞋子。
手上卻是不饒。
魏叔玉一邊躲閃一邊大肆揩油,直到把玉珠弄得臉頰緋紅,這才發現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把自己弄得香噴噴,很好聞。
嘿嘿一笑,兩人一塊滾進了被窩。
相公,我們聊會吧。」
玉珠紅着臉從被窩裡探出頭,猶豫了陣,水汪汪的眼睛看得人不忍拒絕。
那啥,夫人啊,你看能不能明兒再聊……」魏叔玉很為難,打着商量。
哼。」
玉珠二話不說翻了個身,給人個脊背,不理人了。
魏叔玉伸了手過去做壞,被掐了好幾下,伸出來一看都青了。
這婆娘下手可真狠。
不過……咱喜歡。
拽了拽被子給身子裹住,碰了碰玉珠丟過來的脊背,好啦好啦,那就聊唄。」
玉珠這才興高采烈的扭過身子,魏叔玉伸出條胳膊給枕上。
真好,以前就盼着和相公這麼躺着……」玉珠滿臉幸福的眯着眼,說到這臉又紅了,見魏叔玉呲牙傻笑,板著臉瞪過去一眼,被窩裡還給那條做壞的胳膊掐了好幾下,挪了挪身子,自從嫁到魏家,這麼些年也沒見到相公幾次,還不許妾身有個盼頭。」
又瞪了眼,妾身知道相公不待見我,本來就打算一輩子就這麼冷冷清清過了,也不怨誰,只怪妾身命苦,怪妾身沒用,不討相公喜歡。」
玉珠說著說著就想起這幾年的辛酸,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看的魏叔玉直心疼。
今天相公回來,破天荒來找妾身,還是沒給好臉色,張口就要錢。
如果是往常,妾身也就給了,可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相公要的錢太多,家裡雖然秋天剛收完租子,但是那都是明年的開銷,動不得的,相公還非說我自己貪了……」玉珠說到這又委屈又恨,一邊流眼淚一邊掐魏叔玉,您說說,妾身這幾年都一個人過,基本都在家裡,平時也沒什麼花銷,貪那麼些錢有什麼用啊,你說!」
夫人說的是,夫人說的是。」
魏叔玉做小雞啄米狀,說啥都是。
哼,這會想明白了,當初怎麼就死犟,就認準了妾身貪了,妾身就反駁了那麼幾句,您就背過氣去,您生氣,妾身還冤枉呢……」玉珠這會不哭了,眼淚鼻涕胡亂抹了一臉,眼睛斜斜的瞟着唯唯諾諾的魏叔玉,跟戰鬥機似地埋怨個不停。
可想而知她所謂的『就反駁了幾句』殺傷力有多大,能把個死皮不要臉的花花大少都能說得背過氣去,魏家主母的本事算是練出來了,本事啊……雖然以前的所作所為和現在的魏叔玉沒多大關係,但是被一頓數落也弄得臉上騷的慌,也不敢觸了這個憤怒的小怨婦的眉頭,不敢反駁,忍了半天她還在機關槍似地,搞到最後沒辦法,耍賴皮似地抱住玉珠的腦袋亂親,玉珠很生氣的又踹又掐,最後被弄得渾身發軟,也就任由魏叔玉擺弄。
相公,我弄不明白,為什麼你背過氣去,醒來之後就失憶了呢?」
好半天玉珠納悶的問。
我也不知道。」
要知道這樣,就該早點氣氣相公,失憶了就對妾身好了。」
恩。」
魏叔玉贊同這個觀點,多好的媳婦,看着心疼,夫人,咱就寢吧?」
還早呢,在聊會……」玉珠挪了挪身子,妾身沒力氣說了,相公說吧。」
我也不知道說啥了。」
魏叔玉扣了扣鼻子,望着房頂,心裏胡亂感嘆。
這就是來到唐朝的第一個夜晚,沒有電腦,沒有網絡。
甚至臉萬惡的CCTV**電視台都沒有。
缺乏娛樂生活的結果就是到了晚上只能兩口子在被窩裡扯淡。
魏叔玉很失望很痛苦,生平最愛的吃已經絕望,玩更是沒有娛樂可言。
魏叔玉忽然發現自己想家,想網遊了,想小區口小賣鋪了,想**電視台了。
這時候要是有台電視機,哪怕就是播那部萬惡的還珠格格也肯看啊……相公?」
啊,我說。」
回過神來,魏叔玉深吸口氣。
就像適應這個空虛無聊的夜晚,對於玉珠,魏叔玉也在不斷告訴自己要儘快適應這個夫人的單獨存在。
不能夠永遠把她的影子和小雅融合,這是對兩個人的不尊重。
所以,他覺得互相之間應該多有些了解,從新開始,就像剛剛陷入熱戀的情人,手拉手?
恩,抓住玉珠的手!
然後,騙到自己家?
恩,已經在床上了。
還要幹嗎?」
魏叔玉仔細溫習愛情電影,一般剛剛陷入熱戀的情侶在床上都會說什麼呢?
對啊,適合談理想!
這是一件高尚的,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事。
夫人,你的願望是什麼?」
啊?」
玉珠一愣,然後紅着臉說,妾身的願望就是咱兩個健健康康,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就好。」
有境界!」
魏叔玉伸出大拇指,多好的媳婦啊,值得稱讚。
那相公呢?」
玉珠突然好奇起來,沒等魏叔玉說話就斜着眼,您肯定很想妻妾成群左擁右抱吧?」
沒有!」
魏叔玉堅決搖頭。
那建功立業封侯拜相呢?」
沒有!」
玉珠一臉認真,這個可以有!」
魏叔玉一臉無辜,這個真沒有!」
這次魏叔玉說的倒是實話。
本來沒來唐朝之前,二十幾年都好吃懶做過來的。
那還都是在社會各方面壓力下,到了這唐朝,坐享其成這麼個紈絝子弟的身份,在去認認真真做事,兢兢業業奔前程那不是腦子燒了?
魏叔玉現在只想當他的紈絝少爺,有美人媳婦暖被窩,有丫鬟伺候,有家業揮霍就夠了。
至於玉珠所說的封侯拜相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以前在巴掌大個中學都混不起來,更別說跟人玩政治,這點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沒那本事。
還有,那魏徵就是個例子。
當了一輩子好官,結果呢?
魏叔玉可不想步老頭子後塵。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商海崛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