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上古捲軸:橋
上古捲軸:橋 連載中

上古捲軸:橋

來源:google 作者:遊離態化合物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瑟拉娜 秦懷

奈恩迎來了一位命運之外的旅客神之夢出現了一隻蝴蝶現實世界與遊戲世界的交錯一座橋樑橫空,兩個世界融合展開

《上古捲軸:橋》章節試讀:

一陣囂雜的吵鬧聲將秦懷吵醒,秦懷掙扎着睜開了雙眼,心裏多少有些煩躁:「樓上又在搞什麼幺蛾子,這大半夜的。」但是隨着意識的逐漸清醒,秦懷發現自己並沒有趴在自己的電腦桌前,而是躺在一張粗糙的鋪着乾草和獸皮的木床上,周圍是木質的牆壁和天花板,還有一扇木門,看起來並不怎麼結實。所謂的喧囂也並不是樓上裝修,而是屋外傳來的繁雜的爭吵聲,還夾雜着一些酒杯碰撞的聲音。

「綁架?」秦懷努力清醒自己意識,「不對,如果是綁架肯定不會不對我加以限制,最起碼也要把我捆起來吧。」望着眼前的木門,秦懷猶豫了一下,嘗試着伸手推開木門。

伴隨着一陣吱呀聲門開了,顯然,門並沒有上鎖。隨着門開,雜亂的聲浪也像衝破了結界一樣湧入秦懷的腦殼裡,酒號子聲、叫罵聲、粗獷的歌聲紛紛湧入,秦懷怔了怔,發現這是一間酒館,且有不少酒客正在推杯換盞。

「我艸」望着眼前的酒館,秦懷很確信自己穿越了,而且很確信自己是穿越到了一款遊戲中,不說這個酒館的構造對秦懷來說可謂是十分的熟悉,單是吧台邊坐着的那個穿着鐵質盔甲、帶着鐵質半臉牛角頭盔、還背着把鋼製巨斧的壯漢簡直就像是從遊戲海報里鑽出來的人物一樣,還有周圍酒客的穿着明顯都是遊戲中的一些服裝款式,帶着濃厚的西方中世紀色彩。

昨夜,秦懷在家裡看着小電影,索然無味之後又隨手點開了個有着十幾年歷史的單機遊戲,這遊戲叫上古捲軸,講述了一名「龍裔」學習龍吼打敗世界吞噬者「奧杜因」拯救世界的傳奇故事。上古捲軸擁有着極高的開放性和完善的世界背景,所以在不少骨灰玩家眼裡它彷彿就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世界,秦懷也不例外。

在打開了上古捲軸之後,秦懷卻悲哀的發現遊戲卡在了加載頁面,心裏暗道「不會mod裝多了又要重裝吧…….」

左等右等之下,秦懷卻是在賢者時刻的安撫下趴着睡著了,蘇醒之後就發現自己穿越到了遊戲中雪漫城的母馬橫幅酒館裏。

秦懷努力平復了一下自己激蕩的內心,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也不敢點什麼飲料,原因也很簡單,自己還穿着居家休閑裝,兜里就一串鑰匙,上哪找賽普汀金幣付賬去。

按照遊戲的設定,諾德人就像地球的維京蠻子一樣,武德充沛,哪怕是個服務員小姑娘都敢把秦懷的頭蓋骨掀下來當碗使,他秦懷現在是手無寸鐵的弱男子,哪來的膽子去吃霸王餐,這兒可不流行洗盤子抵餐費,只流行天靈蓋當盤子抵餐費。

「這裡應該是雪漫城的母馬橫幅酒館,雪漫城挺安全的,只要帝國內戰沒有爆發,城內幾乎就不存在什麼大危險,還有一幫戰友團的好大哥經常除暴安良保衛城池,治安也可以說挺棒的,算是個較好的開局了吧。」

秦懷環顧四周的酒客,嘆了口氣心中自語道:「既來之則安之,現在提高自己生存能力是最重要的。這個世界上有着許多魔神的存在,凡人在他們眼裡和玩具沒什麼兩樣,像我這樣的穿越者一旦被祂們發現必然會受到注視。還好,世界觀里祂們居於湮滅位面,沒法對凡間肆無忌憚的出手,理論上我暫時是比較安全。不知道現在龍裔有沒有降世,我應該不是龍裔吧,我可沒上刑場也沒進監獄,那是龍裔的宿命。」

「嗨,別說了,我前些天運了幾箱鮭魚去海爾根要塞賣,結果是虧了一大筆。」秦懷聽到隔壁桌談論到這話,豎起了耳朵,海爾根要塞,在遊戲中,是一切故事的起源地,玩家在這裡出現,被帝國軍當做反抗組織風暴斗篷成員,他們就把玩家和風暴斗篷頭頭烏弗瑞克一起抓了起來要被拉去刑場進行路易十六式運動,而玩家卻都被命中宿敵黑色巨龍「奧杜因「誤打誤撞中救了下來,隨後覺醒成為「龍裔「,至此展開了一段傳奇故事,而海爾根要塞在游戲裏也在巨龍奧杜因的隕石魔法下被摧毀,死傷無數。

「現在海爾根要塞那邊緊張兮兮的,感覺要有什麼軍事行動,可能又要和風暴斗篷打一仗了吧。」隔壁桌的商人和朋友繼續說道。聞此,秦懷大概瞭然,此時海爾根還沒被摧毀,也就是意味着真正的龍裔還沒降世,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說明自己不是龍裔。

秦懷暗自思索:「在游戲裏,龍裔就像一個工具人一樣,一切都在聖靈的注視和安排下,擊殺奧杜因,其實本質上或許只是在幫助奧杜因回歸神格,以完成其吞噬世界的任務,究竟是拯救世界還是幫助奧杜因格式化世界其實是說不清的。我不是龍裔有很大的好處,最起碼可以一定程度上避開祂們的目光。」

其實秦懷也明白,自己不是龍裔,就很可能沒法學習使用「龍吼」,龍吼是龍族的語言,擁有着非常強大的力量,與常規魔法並不是同一體系,普通人可以通過多年的練習來學會一兩句龍吼,但是龍裔則只需看一眼就能直接當場學會各種龍吼。簡單來說其實就是普通人和愛因斯坦的區別。

「嘖,走一步看一步吧,龍吼又不是必須的,本抓根寶(dragonborn-龍裔 音譯,玩家戲謔自稱)當年一身重甲巨劍不也照樣從溪木鎮一路莽到松加德,龍吼?劇情道具罷了,真不熟。」秦懷酸溜溜的想到:「現在首要任務是搞點錢,解決一下自己生存問題,再想其他的吧。」心中思忖着,秦懷起身推開了母馬橫幅酒館的大門。

《上古捲軸: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