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山村小子的極品人生
山村小子的極品人生 連載中

山村小子的極品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有錢且有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娜 袁寶 都市小說

出生在八十年代的山村少年袁寶,在親歷了他爹的背叛,接着受到自己的娘遭遇車禍不幸身亡的打擊後,想逃離這個不堪的家在一次為了逃避惡狗的追咬而意外掉進長滿極品靈芝的寶地後,開啟了他的極品人生他長相俊美,風流倜儻;他年紀輕輕,就在股市叱吒風雲;他用心籌謀,終於成就屬於他的商業帝國;他重歸校園,扶搖直上;他心存善意,致力於慈善事業;他身邊極盡誘惑,卻始終保持本心!然,誰能想到,他只是一介山野小子,且從小被人叫做:傻子!展開

《山村小子的極品人生》章節試讀:

陳俊是我初中同桌,那會我跟他個頭差不多,只不過上了高中這三年,我的個子竄得快,他就跟不會長大一樣,還是黑黑瘦瘦跟個猴子似的。

我一路小跑着到了陳俊家,這傢伙剛起床,正在院子里刷牙洗臉。

我趁他不注意,繞到他背後,使勁拍了下他的肩膀。

「誰!」陳俊被我嚇了一跳,杯子里的水晃了出來,發現是我,沖我嚷嚷道:「袁寶,你丫的有病,你想嚇死我啊!」

「你怎麼跟姑娘似的,膽這麼小。」我用嘲笑的語氣說他。

「說吧,今天去哪玩?」

「玩什麼玩,我想讓你帶我去采草藥。」

「袁寶,你沒吃錯藥吧?我以前叫你一起去,你哪次跟我去過啊!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我也想賺點錢嘛!你到底帶不帶我去?」

「去,我本來就打算去!不過我可先跟你說啊,王強這段時間幾乎每天都去採藥,我見過好幾次。你到時可別怪我沒提醒你。」陳俊擔心地看着我。

「沒事,他還能吃了我不成!」我推着他進了屋,「大不了我繞開他走,你趕緊收拾一下。」陳俊背上竹筐,帶了一把砍柴刀跟我出了門。

「你採到過靈芝嗎?」我好奇的問,聽老人說靈芝很值錢。

「沒有,我哪有這本事啊!你也知道,我們這知了花多,找起來也容易些。知了殼就難找了,不過相比知了花,知了殼價格高很多。」陳俊一路盯着地面,一邊跟我說著話。

走了有一會,他蹲下身去,是一棵知了花。他麻利地挖出來,隨便清理了下土,扔進筐里,「靈芝長在深山,而且就算你進去不迷路,靈芝也不容易找。不然我們村的人早發財啦!不過,我聽爺爺說過,南面那片深山裡有。他年輕的時候就採到過一棵。」

「真的?」我一下子興奮起來。

「那還有假。不過,去那片森林的入口,打獵的都說入夜聽到過有巨大的吼聲,這聲音能把人耳膜震破,還帶着一股強風!有的說這裡有山神守着,也有的說這裡有野獸,後來就沒人敢進去了。」

「那你爺爺呢?他不是進去過嗎?」

「你當我爺爺是神啊?他也怕的好嗎!」陳俊揶揄道。

「要不……我倆,去入口看看?」我慫恿他。

「去就去,不過我可先跟你說好啊,就到入口外為止,別想讓我陪你進去。」

「放心!不會讓你進去的,我保證。」我朝着陳俊,拍了拍胸脯。

「行!那我們直接去那吧,那片知了花更多。」陳俊說完,嘿嘿一笑。我就知道這傢伙無利不起早。

「袁寶,就是這了。你就在外面看看啊,可千萬別進去!」陳俊再次提醒我,「我就在這片山頭采知了花,等下來找你匯合。」

「好,你去吧!我就在這等。」

我站在入口前,仔細觀察。這也沒什麼特別啊!就是一條山路被各種雜草樹木包圍着,由於植被茂盛陽光照不進來,不亮堂而已。也沒想像中那麼陰森恐怖。

「喲~這不是傻子嗎?怎麼,你是我跟屁蟲啊,這都能碰上。你是在跟蹤我吧?」

是王強,他手裡還牽着狼狗!他家的狼狗是村裡出了名的惡狗。我內心叫苦不迭,真是冤家路窄。

「誰跟蹤你了!」

「哈,不承認沒關係,讓我家霸王陪你玩玩。」王強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只見他放下手裡的牽引繩,衝著狼狗喊道:「霸王,上!給我狠狠咬他!」

「王強,他娘的!你瘋了嘛!」眼看着狼狗惡狠狠地朝我撲來,我管不了那麼多拔腿就往森林入口跑去!耳邊傳來狼狗的狂叫聲還有王強那得意的大笑聲。

我管不了身上裸露的皮膚會不會被荊棘割出血,兩隻手抱住頭使勁往林中鑽去。

「啊!」我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糟了,我心裏咯噔一下。

剛顧着逃跑,沒注意看腳下的路,一腳踩空,摔到了洞里。然後整個人還來不及站起來,卻跟滑滑梯似的直往下滑去。

下滑的時間估摸着有幾秒,我的腳碰到了堅硬的石頭,然後停止了下滑。我抬頭往剛才滑下來的洞口看去,裏面漆黑一片。我扶着旁邊的岩石艱難的站了起來,渾身的骨頭都快散架了。動了動手和腳,還好,沒有骨折。

我朝着光亮處走去,越往外,視野越開闊,漸漸地還能聽到水的聲音。出了洞口,是一片平整的樹林,林間還有什麼活物在動!我緊張的咽了咽口水,定睛一看,原來是只灰兔!我懸着的心放了下來,再看周圍都被崖壁包圍着,崖上長滿了茂密的植被,不時有鳥在樹枝上停留片刻後,撲騰着翅膀飛走。東邊岩壁下有個清澈見底的水池,水是從崖上流下來的,形成了小小的瀑布。

這裡居然,別有洞天!太不可思議了!我激動得甚至忘記了身上的痛。我可從沒聽人說過這個地方,難道我是第一個來這裡的人?

我往樹林里走去。這裡到處長滿了傘狀的蘑菇,就連樹榦上也有。形狀跟香菇很類似,但是個頭要比香菇大很多。顏色也不太一樣,要麼是紫褐色的,要麼是紅褐色的。

我就近摘下一株,仔細看了看,又用鼻子聞了聞。突然想起武俠劇里吃了就能讓人起死回生的仙草,就跟這個很像。難道……這就是靈芝?!

這一切發生的都太突然,我這不會是在做夢吧!這些要都是靈芝,我不是可以賣很多錢?

我得讓陳俊帶我去中藥店,讓老闆看看這是不是靈芝。可別到頭來空歡喜一場!

高興勁沒過去多久,我開始犯愁。我該怎麼出去?這三面都是陡峭的崖壁,也沒有其他洞口。我滑下來的通道那麼陡,要爬上去談何容易。

但,除了原路返回,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我回到滑下來的洞口,嘗試着往上爬,但沒爬幾步又滑了下來。就跟小時候玩滑滑梯,滑下來以後總喜歡從下面逆着往上爬,結果沒爬幾步,又滑了下來。

我不停地爬,不管爬了有多高,結果都是滑回原地。老天,你這是跟我開什麼國際玩笑。我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