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三千世界:泯
三千世界:泯 連載中

三千世界:泯

來源:google 作者:GR韓七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卓風 現代言情 魯梓蘇

快穿,小世界故事,可分開食用世間百態,人生不到百年,有很多東西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更是我們一輩子都觸碰不到的我們總喜歡做夢,夢中的世界千奇百怪,它存在着我們心底最深的執念,心中被掩埋的渴望,還有一些,被我們遺忘在角落中的記憶我喜歡在這樣的世界中暢遊,因為這裡,由我主管現實總比想像要來的更加殘酷,它總是充斥了太多的事與願違,所以我喜歡待在想像當中,落地為王,釋放我心底的渴望,去塑造一個個我想像中的自己這是一個故事,又不只是一個故事,它源於一個普通人在普通生活中的各種想像,它涵蓋了很多,卻又只抒發了一種感慨它有很多種表現方式,有很多想要表達的內容,如果有緣的話,請您打開它,進入一個個我們不存在的世界展開

《三千世界:泯》章節試讀:

除掉了紀桓後,席沁在公主府內感覺自在了不少,根據搜集來的信息防備着府內來自其他勢力的人。

她沒想着根除,畢竟那樣會打草驚蛇,她還不清楚小皇帝對自己的態度,只要他們不妨礙她的正常生活,她不會動手。

期間有人聽說她殺了紀桓,便送來了精心培養的男寵,席沁挑三揀四地留下了真的相貌俊美的人,好吃好喝地養在後院,只要他們在府中安分守己,自己就願意養着他們。

小皇帝偶爾也會召她入宮,聊天,吃飯,或參加各種宴席,本來席翙還想邀她下棋的,但席沁說自己失憶之後忘了怎麼下棋,然後就變成了席翙教席沁下棋。

席沁下了幾次後實在是覺得頭暈目眩,就說下棋無趣,席翙便再也沒有提過這件事情。

就這樣,時間不知不覺中過了半年。

這期間卓風一次也沒有看到席沁使用蘭之外的高科技物品,也不知道她藏到哪裡去了。

倒是席沁,愈發的喜歡逗弄顧涯,帶着他去逗弄各個男寵,有時還會拉他入場,他面無表情的臉也開始有了裂痕。

但是說實話,他並不討厭這個朝暉公主,她總是表現得放浪,卻沒有真正做出什麼事情,都是一些輕微舉動。

雖然,那些舉動在外人看來已經很過分了。

一連在府中待了幾個月,席沁覺得有些無聊了,正巧手下人彙報了一些其他的消息,她很感興趣。

「府中太悶,小侍衛,不如我們出去轉轉。」書房中,席沁雙手拄着頭,看着別人送過來的話本,瞭然無趣。

「一切聽從公主安排。」顧涯乖乖地站在席沁的身邊。

「真是塊木頭。」席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算了,好歹能出去玩。」

席沁帶着顧涯換了身便服,然後也沒帶隨從就那麼出了公主府,哦,也不算沒帶隨從,顧涯就可以算是席沁的隨從了。

席沁一身淡藍色衣裙,學着街上的一些少女戴上白紗遮面,姣好的容顏在白紗下若隱若現,露出來的一點肌膚皎潔白嫩,更加地令人好奇這白紗下是何等的絕世容顏。

席沁沒讓顧涯穿普通的侍衛服飾,而是找了一套皇城內富家公子哥的便服出來,白玉加冠,寶劍斜挎,稍微打扮了一番的顧涯小小地驚艷了一下席沁,如果,他能笑一笑就更好了。

「你可有什麼想要置辦的物品?」進入鬧市,席沁好奇地打量着那些在未來連博物館都看不到的物品,但卻沒花錢買下哪怕任何一個。

在她看來,如果只是能夠博得她一時歡心實際上絲毫沒有用處的東西,不值得她去擁有。

「屬下的職責是陪同公。」

「哎,在外要叫我小姐,你當真沒有想要的?我花錢。」席沁擺了擺手讓顧涯收回還未說出口的話。

「沒有。」顧涯老實地搖頭。

「好吧!」半年相處下來席沁也稍微知道了一些顧涯的性子,他說沒有那就真的是沒有,老實到她都開始懷疑席翙放這麼個人在她身邊到底是不是為了監視她。

「公,小姐可是有什麼想要置辦的?」顧涯似是平日里叫慣了公主,一時間還難以改過來。

「沒有誒,我們就在這裡隨便逛逛吧,你可知這附近有沒有什麼有名的地方?」席沁還沒有去了解皇城街市上的一些事情,除了自己手中的產業和相關事務之外,她就真的是一無所知了。

「這附近。」顧涯低下頭認真地思考着,「屬下記得神空王朝最出名的香坊就在這附近,很多貴族小姐都以能夠用上他家的香粉為榮,只不過姑娘平時用的都是外域進貢的奇香,沒有涉及過罷了。」

「喲,你還知道這種地方呢。」席沁忍不住出言調笑。

果然,顧涯很快就有些慌了神,連忙解釋道:「屬下只是從前在神軍營時來此處執行過任務,所以了解過一些。」

「哎喲,慌什麼,這又沒什麼的。」席沁燦爛一笑,伸出纖細小手拍了拍顧涯的肩膀,「好了,帶路。」

顧涯的耳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他低着頭不敢去看席沁,沙啞着聲音開口,「小姐這邊請。」

席沁並沒有看到那個名冠神空的香坊,在前去的路上,她遇到了一批調戲良家婦女的地痞無賴。

「小姐,可要屬下出手?」

「不用。」席沁饒感興趣地駐足觀賞,這裡的人流量並不算少,但卻並沒有人出手相助。

那個女孩生的還算貌美,但看起來應該是個窮苦人家的娃娃,沒有人會願意為了這麼一個人惹上麻煩,那些地痞流氓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會將這個少女當做目標。

「這種事情你怎麼看?」席沁側過頭在顧涯的耳邊低聲開口,溫熱的氣息噴洒在顧涯的耳邊。

「城中對於坊市方面還需要加強管理。」顧涯的雙眼一直緊盯着地面,耳朵卻不爭氣地更紅了。

「就沒看出別的什麼一些東西?」席沁的嘴角噙着笑意。

「什麼?」顧涯滿是疑惑地看着自家公主,還能有別的一些什麼?

「這幫人,武功很差。」

「啊?」

顧涯更加疑惑了,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席沁就已經走上去了,從幾個無賴手中一把拉過那少女,巧笑嫣然。

顧涯被席沁燦爛的笑容晃了一下眼,在他回過神來想要上前保護公主的時候,自家公主已經拍拍手,低頭看着那群人了,「武功這麼差,還學人家調戲良家婦女,回去練好了再來吧!」

「多謝姑娘相救,小女願為姑娘做牛做馬來報答。」

「我都救了你一次了,還想着以後我管你呢。」席沁替那個少女捋了捋髮絲,「要不,我把你賣到月香閣去,也算你給我的回報。」

那少女驚恐地跑了,腳步還有些踉蹌。

「朝暉公主好雅興。」

席沁還在好心情地看着少女狼狽的背影,一旁不知從哪裡走出一個穿着奇異服裝的人,看樣子應該是胡烈王朝的裝飾。

男子五官清秀,腰系長鞭,舉止瀟洒但卻又不失優雅,身邊跟了幾個氣質非凡的人,皆是胡烈王朝的打扮。

說實話,這樣的打扮在這裡還蠻顯眼的,也不知道為什麼剛才她沒有注意到。

「這是胡烈王朝的二王子阿利。」顧涯輕聲在席沁的耳邊說道。

「朝暉公主,好久不見。」阿利走到席沁面前,視線毫不遮掩地上下打量着席沁。

「阿利王子,別來無恙。」席沁輕輕一笑,這個人給她的感覺並不怎麼好,太過於強勢,她不喜歡這樣的人。

「不請我到府上坐坐嗎?」

「不了,我還要遊玩,二王子自便,我們改日再敘舊。」席沁懶得去跟他掰扯,簡單地聊了兩句轉身就走,開玩笑,她才剛從府上出來,正事還沒辦呢就想讓她回去?

阿利也沒再糾纏,看席沁腳下生風便站在原地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小姐,這不是去香坊的路。」顧涯快走兩步跟上席沁,比往日更靠近了席沁幾分。

他也不怎麼喜歡阿利,尤其是見到他看席沁的眼神,他是好不容易才忍住拔刀的衝動。

「我知道,我們去其他的地方。」席沁腳步不停。

「去哪裡?」

顧涯問出口之後就後悔了,他身為侍衛不應該詢問這麼多的,主子要辦什麼事自己跟着就是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席沁的表情,還好自家主子並不在意這些。

「月香閣。」

月香閣,是全皇城最大的,最有名的,最豪華的,那種地方。

而且這裡還比較特殊,一特殊在它是席沁的產業,有着強悍的背景靠山,二特殊在,這裡的工作人員不僅有女子,還有男子,這三嘛,就是很少有人知道它背後的老闆是誰,所以一般人不敢去挑事,畢竟曾經挑戰過月香閣權威的人,下場都不怎麼好。

「桂媽媽,竹君最近如何了?」席沁帶着顧涯走入月香閣,這裡,香氣瀰漫。

席沁伸出手摸了摸鼻子,自己平日里並不喜歡這麼濃郁的香味,不過還好這裡還在自己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席沁望着一圈的鶯鶯燕燕,已經在想要將這裡修整一番了。

「朝姑娘,您可是許久沒有來看過竹君了。放心吧,都給您安排着呢,有您在誰敢碰他呀。」月香閣的媽媽桑甩着手帕扭着水蛇腰走過來,一雙桃花眼還不時給席沁拋個媚眼。

「好,帶我去見他。」

來到竹君的房門外,席沁沒去推門,而是回頭看向自從進來之後就一直緊鎖着眉頭的顧涯,「你要去玩嗎?」

「屬下,屬下的任務是,保護公主。」顧涯被閣內的事物衝擊得一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結結巴巴的。

「那你就在外面守着,不許偷聽。」

「可是。」顧涯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除非你先打贏我。」

「我。」顧涯如鯁在喉,張了幾次嘴最終表示妥協,「是,屬下遵命。」

「這才乖。」席沁滿意的笑笑,然後推門走了進去,留下顧涯一個人在門外皺着眉。

席沁從竹君的房裡出來,已經是一個時辰後了。

「走吧,我們該回去了。」席沁不知從哪尋來一把扇子,出來後先是用扇子點點顧涯的小臉,看着仍然站在原地的顧涯,還有他逐漸黑下去的臉笑容更甚。

兩人一路往回走去,一路走一路玩,在路過一個醫館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去去去,沒錢還來看病,但我做慈善的?」

「求求你,救救我妻子吧,她的腹中還有胎兒。」

很常見的事情,這種事情在民間已是屢見不鮮,很多人都表示冷眼旁觀,其中不乏有眼含譏諷和嘲笑的,但無一例外的,就像對待剛才那個少女一樣,沒有人出手。

男人還在苦苦哀求着,懷中抱着大肚子的女子,她的**已經開始出血,一旁還有一個十幾歲年紀大小的小男孩。

席沁抬步走到那男人身邊,居高臨下,「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一個。」

「什麼?」男子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席沁也不說話,就那麼俯視着男人。

「啊。」男子突然回過身來,轉向席沁跪着,「大人,保大人,姑娘,求您救救我的妻子。」

「騙你的。」聽到滿意的答案,席沁調皮地吐了吐舌,「我兩個都可以救,將她抬進來。」

顧涯甩給那大夫一些錢,暫時佔用了它的醫館,席沁將所有人趕了出去,保持房間封閉之後從將手伸向手鏈,然後,伸了進去。

「原來那些東西一直被放在這裡,這是個儲物空間。不過,未來位面的人現在都是人手一個這種醫療工具嗎?」卓風覺得稍微有些不合理了,就算再先進吧,這種事情是不是也有點扯了。

「席沁的原位面被定義為相對未來位面,相對的是宿主所在的位面,這樣表達是為了便於宿主理解,但具體未來到什麼樣子是不一定的。」

「嗯~宿主大大可以這麼想,古代的人也沒想到地球之外還有宇宙這樣的地方,他們也想不到其他星球是什麼樣子的,想像不到太陽系,銀河系諸如此類他們沒有見過的事物,所以現在席沁能夠拿出你無法理解的事物也是很正常的。」

「每個位面的規律不一樣,呈現出來的事物就算再相像也會有所不同,身為宿主,以後這樣的事情會遇到很多,大大要儘早適應喲。」

「知道了。」卓風坐在系統空間中嗑瓜子,視線收回來不再去看那血淋淋的場面,在看到那只有一半的茶几忍不住皺眉,「小七,你怎麼不繼續幻化了,這茶几怎麼就一半呢?」

「沒能量啦!宿主大大,我得等任務完成之後才能繼續。」紫色的光團在茶几上撈起一顆瓜子,十分費力地剝掉了皮,然後一點點吃掉。

「行吧。這下,只要等確定好席沁的態度就可以完成任務了。」卓風放下手中的瓜皮,又抓了一把瓜子慵懶地靠在沙發上。他把外面發生的事情當電視劇看,有吃有喝,還不擔心長胖,這日子過得真舒適。

席沁拿高科技治好了女子,並且成功地將孩子接生出來,抱了出去,「恭喜,是一個女孩。」

席沁將孩子遞給父親,接過顧涯遞過來的手帕擦拭着手上的血跡,眼神不善地看着那位父親,「話說,你不會重男輕女吧!」

「當然不會,當然不會。」男子連忙搖頭,激動得身體都在顫抖,「姑娘,我的妻子她怎麼樣。」

「放心吧,就是身體有些虛弱,補補就好了。」

席沁見男子是這種態度頓時就放心了,然後見那個小男孩正在看自己的妹妹,又想起他們家庭的情況,彎下腰來,微笑,「小弟弟,你多大了?叫什麼名字?」

「我叫沐含,今年十二歲。」十分稚嫩的童音,水靈靈的一雙大眼睛,直接萌化了席沁的小心臟。

「那以後就到我府上,跟着我,按月發俸錢,可好?」席沁的眉眼彎彎,果然面對好看的人就會有好心情。

「姑娘的大恩大德,我們全家沒齒難忘,不知姑娘是哪家的小姐?」那位父親抱着懷中的女兒向席沁行了一禮。

「公主府,席沁。」席沁揉着小男孩的頭髮,雙眼亮晶晶的,好軟,好可愛,她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被萌化了。

「您是公主?」一群人連忙又再次跪下行禮,那個男子也連忙拉着沐含跪下,「草民見過公主殿下。」

「沒那麼多禮數。」席沁拉起沐含,「以後機靈點,平時出門要叫我姐姐,知道嗎?」

「恩,知道啦!」小奶娃使勁地點着頭。

「真乖。」

席沁又忍不住捏了捏沐含的小臉,「好了,我要先走了,小沐含也不着急,過幾天再來府上報到,這幾天先照顧照顧你的母親和妹妹。」

席沁離開醫館,再次往回走去,腳步輕盈,這一天,可真精彩。

「好奇我為什麼留下沐含?」席沁走在前面,時不時地看着身後的顧涯,看他那一臉糾結的樣子,實在有趣。

「屬下不敢。」

「沒什麼不敢的,想問就問。我就是看那小孩子長得不錯,長大後應該是個帥哥。」

席沁時刻注意着顧涯的表情,見他的臉色瞬間黑了三度,頓時笑得燦爛,「逗你的,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收入本就不穩定,現在又添了個女娃娃,有個小孩子能領俸錢也能減輕一點他們的負擔。」

「公主仁善。」

顧涯嘴上說著,臉色卻仍舊是黑的。

「是不是還想問我怎麼會醫術?」席沁隨口又問了一句。

「是。」顧涯老實地點頭,倒是讓席沁蠻意外的,多看了顧涯兩眼,看樣子這塊木頭也沒有那麼固執,還是會變通的嘛。

「我不會醫術,只是恰巧有能夠治療的東西罷了,至於是什麼,我不能告訴你。」席沁衝著顧涯歪了歪頭,笑得很開心。

這塊木頭,很對她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