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我在喬家當管家
三國:我在喬家當管家 連載中

三國:我在喬家當管家

來源:google 作者:染子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染子哥 齊淵

亂世之中,秦檜會如何攜佳人闖出一番威名,攪動天下風雲,對峙天下英雄,一統河山本書參考三國志還原真實三國,少許魔改都是有參照的絕不會亂寫展開

《三國:我在喬家當管家》章節試讀:

一馬當先的孫策騎兵被鐵索狠狠挑斷馬腿摔倒在地,背後的士兵撞上摔倒的騎兵頓時潰倒,玄甲騎兵如同冷血的機器般前進,兩軍對撞彷彿狼入羊群,恐怖的重甲生生撞碎孫策無數騎兵的生命,鐵鏈的存在讓孫策軍陣形打亂,沒有馬蹄的戰馬被斷掉馬腿嵌進土壤。孫策硬着頭皮沖向最近的玄甲鐵騎士兵,雙隼揮舞得呼呼生風,王猛見狀揮舞令旗讓鐵騎讓出道路,一匹黑白色的戰馬一躍而起沖向孫策,「老狗,你爺爺齊淵在此,拿命來。」見對方只是個十幾歲毛都沒長齊的小子,孫策怒上心頭,「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和我打架,」兩人兵器相撞,孫策的隼被直接擊飛,心中暗道好小子力氣倒是不小,想要出奇制勝,轉攻齊淵身側,齊淵勢頭正盛,連連招架孫策陰招,武器砰,砰碰撞,孫策吃力後退,齊淵見狀衝進孫策亂軍,玄甲鐵騎看到主帥衝鋒,戰意更生,恐怖的重劍劈向對手,硬生生開出一條血路,孫策軍的揮砍在重甲面前猶如兒戲般可笑。孫策方寸大亂,見大勢不妙,又被齊淵截住,陳武見狀連忙回救,「主公莫慌,銅錘陳武在此。」

齊淵大笑,「爾可接我一槍?」恐怖的巨力隨着霸王槍砸下,坐下烏騅的衝鋒更是給了這一槍無可匹敵的銳氣。陳武的大鎚被恐怖的巨力砸斷,身體霎時分為兩截,齊淵揮槍橫掃掃飛周圍蝗蟲般的孫策士兵,拍馬刺向孫策,烏騅一次又一次加快速度,齊淵的長槍離孫策越來越近,「老狗,莫逃!」齊淵找準時機,腦海中的無數武學在此刻一一閃現,全力刺出自己的霸王槍,孫策無腦出手,胯下伴隨他征戰多年的戰馬見主有難,眼中流出一滴熱淚,它縱身一躍,孫策出隼軟弱無力,被齊淵輕鬆抬飛,幸得胯下坐騎躍起,霸王槍直接釘死孫策戰馬。孫策心痛不已,也只好躍上親衛的坐騎逃跑,周瑜眼見敗軍之勢已定,瘋狂揮舞令旗撤退。齊淵停止追趕拉起地上的鐵索,霸王之武何其恐怖,一條鐵索絆斷無數馬腿,齊淵所在的地方,沒有士兵有膽挑戰。玄甲鐵騎收割着孫策被絆斷馬腿的士兵生命,齊淵高喊,「投降!不!殺!」孫策軍跑不脫的士兵爭先恐後高舉雙手。

黎明的晨曦灑下,齊淵的鎧甲上滿是鮮血,胯下烏騅馬嘶吼着,在鋪滿屍體的戰場上綿綿迴響。系統冰冷的電子音響起,恭喜宿主防守廬江成功,獎勵名將李嗣業,三千陌刀軍。身份安排為王猛招攬的客卿,即刻前來覲見,三千陌刀軍為李嗣業一同投靠的附屬軍隊。

齊淵抖抖馬繩,抬眼望向孫策逃跑的方向,眼中儘是豪氣。

廬江恢復了往日繁榮的氣息,有王猛的治理,老百姓的日子十分滋潤。此刻齊淵仍在城主府忙碌,王猛彙報了這一次無人死亡,僅有小部分騎兵受傷的戰損狀況。而孫策軍由於周瑜撤退及時,大致亡六百人,投降大概兩百人左右。齊淵連連點頭,聽完了彙報,王猛拉了一個中年人進府,腰間懸掛着一柄長鞘,氣度非凡。對方連忙彎腰,「參見主公,陌刀軍李嗣業來投。」齊淵大喜過望,他連忙示意李嗣業不用在意禮節,「嗣業,不是我齊某不歡迎你,而是此番戰事還未結束,我們還要再次出擊,要不然我必定擺宴歡迎,這下只能等下次了。」

李嗣業慨然一笑,「若是此刻主公擺宴歡迎,我怕是另擇他主了。」

齊淵也是一笑,臉色突然擺正,看向王猛,「王猛,孫策會不會進攻丹陽。」畢竟孫策軍從北方撤退,廬江眼線有限,這番境況,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王猛端詳着地圖,胸有成竹的開口,「主公即刻領兵進攻丹陽,孫策定然會率部分熟悉水況的士兵冒險取丹陽,擊退孫策後,丹陽由我們來攻。」王猛用手筆畫了下路線,「如果猜的不錯,孫策軍離丹陽已經不遠了,雖然是疲軍,但是丹陽這種無人之地,嚴白虎怕是會送給孫策以求平安。屆時孫堅從北面出兵,同孫策兩面夾擊廬江,怕是戰況難保。」齊淵向來雷厲風行,立刻點上王猛李嗣業一同出戰,要將孫策挫骨揚灰。

王猛搖頭,「主公,猛願守廬江防周瑜來攻,孫策軍大概率會兩面作戰,主公可否交於猛。」王猛死死盯着齊淵,守城歷來為兵家最重要之事,只有絕對的信任才會交付。糜芳守江陵無故投降導致威震華夏的關羽兵敗,祖逖因南宋守城官無能被迫北進最後大敗。齊淵了解王猛,忠肝義膽之士,他怎會懷疑,「後方就託付於你了,好兄弟。」齊淵留下與三千陌刀軍,自己由於不會指揮,帶上征戰沙場多年的李嗣業率兩千五百玄甲鐵騎突襲丹陽。事不宜遲,齊淵跨上戰馬,沒參戰的玄甲鐵騎士兵紛紛表示要熱熱身,戰意無雙。途經喬家,看到熟悉的石獅子,齊淵拉住戰馬,大喬在門口看着他,大聲喊着再次打仗一定要小心小喬自己會照顧好,他好想下馬安慰大喬和她拉拉家常讓她不要擔心自己,好想看看小喬是不是生病了。「主公,生離死別乃是兵家常事,該出發了。」身後傳來李嗣業的聲音。

齊淵拉滿韁繩,一頭黑髮利落的綁成馬尾,帶上頭盔,以往稚嫩英俊的臉上多了不少成熟,身旁是腰懸陌刀威風凜凜的李嗣業,玄甲鐵騎如同一隻出弦的利箭般。

大喬的呼喊聲隱隱約約消失了,但是齊淵能確認,她哭了,哭聲很小,即使馬蹄的聲音如同奔雷,他還是能聽到。

《三國:我在喬家當管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