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阮星晚周辭深
阮星晚周辭深 連載中

阮星晚周辭深

來源:google 作者:周辭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辭深 現代言情 阮星晚

遼國,皇宮皇宮內外一片喜紅威嚴肅穆的麟德殿內正在設宴遼國大臣們與晉國使臣舉杯對飲,好不熱鬧阮星晚一襲鳳袍坐在上位,端着一抹僵硬的笑展開

《阮星晚周辭深》章節試讀:

    皇宮內外一片喜紅。
    威嚴肅穆的麟德殿內正在設宴。
    遼國大臣們與晉國使臣舉杯對飲,好不熱鬧。
    阮星晚一襲鳳袍坐在上位,端着一抹僵硬的笑。
    今日是遼國皇帝……亦是她丈夫周辭深,迎娶晉國公主為貴妃的日子。
    丈夫迎娶新人,她卻要大度地替他們招待文武百官和晉國使臣。
    「咳咳……」    忽然,阮星晚捂住嘴唇,咳了起來。
    幸好,眾人皆沉浸於舞樂,無人注意她。
    一旁的宮女趕忙擔憂的扶住她:「皇后娘娘,您的病才剛好,要不早些回去休息吧。」
    阮星晚扶着宮女的手站起,悄悄離開這令人窒息的宴會。
    皇上接連幾日都留宿貴妃寢宮,流水般的賞賜落下。
    令後宮嬪妃都黯然失色。
    阮星晚卻是一病不起。
    這日,椒房殿內。
    阮星晚躺在床上,隔着帘子,太醫正替她把脈。
    良久,太醫拱手回稟道:「娘娘,身病易治,心病難醫,還請您一定要寬心吶。」
    阮星晚收回手,淡淡吩咐:「你先下去吧。」
    太醫退下。
    阮星晚眼底流露出一絲黯淡。
    六年過去,她早已不是當年意氣風發的南國郡主,英姿颯爽的女將軍。
    只不過是一幽居深宮中的婦人。
    當初她對周辭深一見鍾情,不顧父親勸阻,兩國隔閡,寧願卸下兵權也要嫁給他。
    卻沒想到第一次嘗到了帝王無情。
    元月十五這天,天色微沉。
    椒房殿的宮女剛點上宮燈,便聽外頭的太監尖聲叫道:「皇上駕到——」    阮星晚趕忙起身迎接。
    一雙修長的手扶着她起來:「皇后不必多禮。」
    阮星晚抬眼,便見到了周辭深。
    他劍眉星眸,身姿英挺修長,帶着與生俱來的高貴。
    周辭深笑道,聲音磁性:「晚兒,幾日不見,怎跟朕生疏了?」
    阮星晚心中自嘲。
    這哪是幾日,分明是半月。
    她垂眼,長長的睫毛覆下,蓋住眸中黯淡:「皇上今日不去看貴妃嗎?」
    周辭深將她擁入懷中,薄唇輕勾:「吃醋了?」
    阮星晚眼睫輕顫,抿唇不語。
    周辭深帶着她往床榻邊走去,輕聲哄道:「不過是和親罷了,她和尋常的妃子並無分別,只有你才是朕的妻。」
    阮星晚抬頭,看着他帶着柔情的眼眸,心卻是一顫。
    這等話她不知聽了多少遍。
    從他三年前納第一個妃子進宮時。
    時至今日,她已經分不清他眼底的情誼是真是假。
    阮星晚壓下情緒,伸手替他摘去冕旒:「皇上最近辛苦,要多注意身子。」
    周辭深張開雙臂,由她退下外衣:「這麼一說,朕確實有些想念你親手做的參雞湯了。」
    阮星晚點點頭:「明日妾身就做了給您送過去。」
    周辭深摸了摸她的頭:「別胡思亂想,就寢吧。」
    上了床榻,兩人和衣而眠。
    阮星晚看着他的背影,心頭湧上一股無以言語的凄涼。
    不知從何時起,他已習慣背對着她?
    翌日。
    阮星晚做了參湯,便去了御書房。
    卻不想一太監攔住了她,一臉為難:「皇后娘娘,貴妃正在裏面……」    阮星晚心底微沉,也不想為難他:「本宮送完就走,不打擾皇上與貴妃。」
    太監也不再攔,放了她進去。
    阮星晚走近屋內,剛打斷放下食盒,便聽內室傳來陌生的女聲。
    「皇上,臣妾父王已經同意借兵,您何時下令攻打皇后母國?」

《阮星晚周辭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