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全能兵王混官場
全能兵王混官場 連載中

全能兵王混官場

來源:google 作者:全能兵王混官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呂連寶 周國強

他是個孤兒,從小勤奮好學,有神童之稱,大學畢業後,不顧養母的反對,自主選擇參軍養母臨出國時留下一封信,希望他能步入仕途,官職升到處級,就能見到親生父母爺爺的一句順者為孝,改變了他扛槍就是保家衛國的初衷,無奈選擇了棄軍從政仕途上,他努力拚搏,雖然前方荊棘載途,然幸得預知夢、靈異師、眾知己之鼎力相助,一路上披荊斬棘,扶搖直上……展開

《全能兵王混官場》章節試讀:

五步蛇笑着說:「都到齊了,加上你帶來最後的這批五個菜鳥,正好是九十個菜鳥。」

蜂鳥指着呂連寶等五個人說:「我得向烈刃去交差,他們就交給你們了。」

蜂鳥離開操場之後,五步蛇來到五個人面前說:「首先我申明一下,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沒有自己的姓名,只有一個數字代號,你們要牢牢地記住自己的代號。」

滄海拿出來一個數字號牌,來到中長官面前,把數字號牌拍在中長官的前胸說:「記住,你是八十六號菜鳥。」

「記住,你是八十七號菜鳥。」接着滄海又拿出一個數字號牌,拍在少長官的胸前。

滄海把第三張數字號牌拍在另一名少長官的前胸說:「記住,你是八十八號菜鳥。」

「記住,你是八十九號菜鳥。」滄海把數字號牌拍在中尉胸前。

滄海把手裡最後一張號碼牌拍到呂連寶的前胸說:「記住,你是九十號菜鳥。」

接着穿甲彈大聲對他們新來的五個人吼道:「你們這五個菜鳥,別在哪兒杵着了,馬上歸隊!」

三名教官的軍銜都是少長官,而呂連寶只是一個士兵,雖然三名教官的說話口氣非常不友善,但是也不能有什麼意見。

呂連寶和那名代號為八十九的中尉,兩個人一起踏着正步,老老實實地歸隊。

但是中長官八十六和兩名代號為八十七,八十八的少長官,仍然站在原地不動,明顯有點不高興。

尤其是代號為八十六,他的軍銜就在哪擺着呢!中長官豈能容忍幾個少長官的吆五喝六,更不能容忍的是,少長官話語中還帶着歧視的味道。

八十六不但沒有歸隊,而且在家帶着教訓的口吻對穿甲彈說:「少長官同志,你雖然是我們的教官,但你對我們說話時,要注意方式方法,注意自己的形象。」

穿甲彈冷笑着指了指隊伍,陰陽怪氣地說:「呦呵,八十六號菜鳥,看來我有必要警告你一句,不要在這裡擺你的那副臭架子,在我眼裡你和他們一樣,都是一群欠收拾的菜鳥。」

八十七也大聲地質問穿甲彈:「教官同志,你憑什麼說我們是菜鳥?」

穿甲彈非常傲慢的說:「就憑我是你們的教官,就憑我能把你們這些沒用的菜鳥,訓練成為真正的軍人!」

接着五步蛇也非常傲慢的對大家說:「你們有很多人心裏肯定不服是吧?那我就給你們這些菜鳥一個機會。你們誰要是覺得自己了不起,那就出列和我來比劃比劃,五分鐘之內,如果你還能站起來,那我就不配給你們當教官。」

「報告!」五步蛇話音剛落,隊列中一名身材非常魁梧、代號為二十四的上尉馬上表示不服,大聲喊報告。

穿甲彈大聲說:「二十四號菜鳥,出列!」

蜂鳥來到樓上的一間辦公室,牆上的大屏幕里播放着操場上的實時畫面,辦公室裏面有兩名中長官和兩名少長官,正在討論着怎麼訓練這幫菜鳥。

蜂鳥敬了個軍禮說:「烈刃,蜂鳥歸隊!」

烈刃點點頭說:「好,菜鳥們都到齊了,下面我就給你們布置任務。」

蜂鳥和兩名少長官立即都立正,挺起胸膛等待烈刃宣布任務。

烈刃說:「經過我和狐狸貓研究決定,這期的訓練把九十個人暫編為六組,每組為十五人,由五步蛇,水手,星河,穿甲彈,滄海,蜂鳥各帶一組,我和狐狸貓定期檢查訓練效果,大部分的科目統一訓練,你們有什麼異議嗎?」

水手和星河首先表態說:「烈刃,沒有異議。」

這時大屏幕揚聲器里傳來操場上五步蛇,穿甲彈,滄海的聲音:「烈刃,沒有異議。」

蜂鳥也大聲說:「烈刃,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講。」

「既然是統一訓練,為什麼還要分組?」

狐狸貓解釋說:「蜂鳥,他們能選拔到訓練營,說明都有其不凡之處,但他們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因此你們這些組長就一個任務,盡量挖掘他們的潛能,發現他們的不足,這樣我們就能掌握每個人的特點,以後對每個人都有針對性的訓練,明白了嗎?」

蜂鳥點點頭說:「明白!沒有異議。」

烈刃點點頭說:「既然你們都沒有異議,一會兒在操場上宣布。」

水手指着牆上的大屏幕笑着說:「呵呵,這幫不知天高地厚的菜鳥,竟敢和五步蛇公開叫板。」

烈刃,狐狸貓,星河,蜂鳥的目光被吸引到大屏幕上,幾個人都饒有興趣地看着操場上發生的一切。

操場上,二十四齣列之後,五步蛇輕蔑地看了一眼二十四問:「你不服是嗎?」

五步蛇嘴上雖然這麼說,心裏卻不敢輕視二十四。因為五步蛇看過二十四的檔案,冰城軍區大比武的搏擊冠軍,他不服是有底氣的。

二十四毫不掩飾地大聲說:「是的,教官,我不服!」

五步蛇不屑地說:「想挨揍就放馬過來。」

「教官,得罪了!」二十四一點也不客氣,「呼」拳頭掛着風聲直奔五步蛇……

五步蛇表面上似乎對二十四號不屑一顧,這叫戰略上藐視敵人。但是面對冰城軍區大比武中的搏擊冠軍,他不敢有一絲疏忽大意,這叫戰術上重視敵人。

兩強相遇勇者勝,五步蛇似乎是不想在氣勢上輸給對手,因此沒有躲避二十四的拳頭,而是抬臂生硬地擋開這一拳。

其實二十四本該先收拳,稍做調整再進攻,這一拳就當是試探對方的虛實。可是他選擇連續出擊,似乎不給對手喘息的機會,接着抬起右腳踢向五步蛇的襠部,看來他是動真格的了!

五步蛇趕緊向後撤了半步,不但躲開了對方的狠招,而且也不給對方收腳的機會,伸手抓住了對方的腳脖子,用力往回一帶的同時,又給對方來了個掃堂腿……

二十四心裏暗道不好,可是想防守已經來不及了!由於他的右腿已經被對手抓住,左腳正處於金雞獨立的狀態,根本無法化解對方的掃堂腿,就聽「撲通」的一聲,他被對方結結實實地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