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全面淪陷
全面淪陷 連載中

全面淪陷

來源:google 作者:客家先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何婉 奇幻玄幻 安平人

我叫安平人,是賢長市非常普通的一名餐飲服務員,此時的我應該在崗位上,開始那無聊枯燥的上菜時間但現如今的我,卻站在距離餐廳兩公里外的地鐵口,看着腳下還在飆血的屍體發獃是的,我嚇傻了…這是我活了二十二年以來,第一次目睹活生生的男人被人襲擊倒在我的腳下溫熱的血液慢慢浸濕着我剛買的帆布鞋,這可是我花了兩個月工資才買來的限量版我非常清楚的感覺到,腳邊屍體還在緩慢的顫抖着,獃滯的雙眼看着眼前那逐漸失控的人群,原本匆忙盡然有序的城市陷入一片混亂之中展開

《全面淪陷》章節試讀:

這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何婉躺在我身旁輾轉反側,跟我一樣怎麼也無法入睡。兩個人中間放着枕頭,算是三八線不讓越界的意思了。突然想起,冷藏室中壞掉的排風口,或許我們真的可以從那裡逃出這棟房子。但問題是,我們逃出去應該去哪裡呢?

正當我閉上眼準備入睡之時,頭頂閃爍的光亮瞬間將整個房間照得通透。

「來電了。」

話語聲剛落,何婉便跑到我床邊將自己手機連接充電器。她要不是有這個舉動,我都不知道她的手機已經沒電關機了。不過好在,這次的停電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至少對於現代靠科技生活的我們,不能失去外界一切消息。

百無聊賴之中,原本的睡意被突如其來的來電打醒。看着手機上一條條跳出來的新聞,字裡行間中都在告訴我,這次發生的事情**暫時沒有任何解決政策。當我突然想到可以去其他城市的時候,才發現賢長市早已經封鎖了全部出入口,禁止所有市民外出。

「什麼時候封城的?」語氣有些憤怒的我,將手機差點砸在地上:「這讓我們怎麼辦?」

「昨天才開始的,我以為你知道。」何婉看着手機回答我的問題,翻找出了一段視頻拿到我面前給我點了播放。

視頻里,全是身穿軍服的部隊把守高速出口,就連郊區的小路都有值崗的人員。臨時搭建起的木質高牆、架起的機關槍和坦克車,在短短的幾天時間裏,**不是為了解決市民的生存問題,反而想要封鎖整個城市。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視頻看的我腦袋脹痛,太陽穴充血。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準備去一樓喝口水。何婉見我出門,拔掉充電線跟着我一起下了樓。

有光亮的感覺就是好,視線範圍廣泛,不用擔驚受怕左右兩側衝出來奇奇怪怪的東西。樓梯下來便是廚房,廚房水池中堆積如山的碗筷,因為停電還沒來得及清洗。穿過廚房來到餐廳,才發現收銀台坐着一個人,猝不及防把我們兩個人嚇蒙在原地。仔細一看,原來是羅琇正在吃餅乾。

「我去……嚇我一激靈。」

羅琇見我們站在旁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將手中的餅乾遞給我。我揮着手表示不要,走到飲水機前準備喝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晚的飯菜過於咸了,導致我怎麼都解決不了自己口渴的問題。好在有突髮狀況,並沒有吃太多。羅琇凌晨這個點下來吃東西,想必也是餓了。

喝完水,我才發現何婉坐在羅琇身旁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嗑起瓜子。沒想到這麼久了,瓜子竟然還有存貨。仔細打量才發現,羅琇原本精心做好的頭髮,現在已經有非常明顯的白髮。

「你們三個大半夜的在這裡幹嘛?」周閑眯縫着眼,一副完全沒有睡醒的樣子:「三點多跑下來嗑瓜子?」

我正要讓周閑困了就先睡回去,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汽車撞擊的聲音。巨大的響聲,瞬間吸引了我們四人注意。紛紛看向身後的捲簾門,燃燒而起的火光透過門縫照進餐廳內。下一秒,又一次的巨響將捲簾門震的微微顫抖。

由遠至近的尖叫聲,在四處呼喊求救。周閑走到門前,聽着聲音越來越近,伴隨着砰砰的拍打聲,捲簾門被外面的男人撞的吵雜無比。

「有人嗎!救我,救我。」

我走上前,拉着周閑準備掏鑰匙的手,搖了搖頭表示不能這樣做。我們根本不知道外面現在到底什麼情況,要是這樣貿然打開門,衝進來肯定不止一個求救的男人。

「你幹嘛?」何婉來到我身旁,想要拉開我拽着周閑的手,被我一把甩開。

我的眼睛裏在這一刻閃射着凶光,臉上不屑於顧的表情或許非常明顯,嘴似乎不受控制般噴出粗俗不堪的髒話,壓低着的語氣伴隨着門外的呼救聲說道:「何婉,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竟然還想救人。*********這裡食物不夠是準備吃冷藏室的屍體嗎?」

何婉被我的怒罵嚇蒙在原地。現如今餐廳里的食物已經不多了,還要救一個進來,豈不是要餓死我們自己。誰也不是聖人,既然上次冒險已經害了周閑,現在更不可能救一個我們根本不認識的。聽着門外男人離去的聲音,我鬆了口氣,轉身離開了餐廳跑回二樓自己的房間。

一想到剛剛自己連環粗**出,何婉肯定恨我透頂了。但如果剛剛不阻止,現在遭殃的很有可能就是我們自己。

沒一會,房門被人打開。何婉的身影走了進來,躡手躡腳的將門關上後躺在了我的身邊。

「剛剛的事,對不起。」道完歉,我便伸手將房間的燈關上。房內陷入黑暗之中,這是我安平人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給女生道歉。雖然有些臉紅心跳加速,但好像也是一個不錯的體驗。

「是我衝動了,沒有考慮的太多。」何婉語氣平淡,興許還在生氣的狀態吧。網上的教學表示,此時應該轉身抱住女生,這樣她才不會生氣。

等等……我們又……不是男女朋友,那我應該怎麼做,網上沒有教啊,真是一點都不專業。

……

次日清晨,還在熟睡的我被門外一陣陣大笑聲吵醒。我轉過身,才發現何婉已經起床了。強忍着沒有睡醒的雙眼,看了一眼手機時間,才早上八點。沒想到,女人的活力永遠不止於逛街。

簡單洗漱後跑下樓,羅琇依舊手裡抓着一把瓜子站在周閑身旁指揮做菜。很顯然,羅琇每次都只是指揮的那一個,要是真正上手,難吃到升仙。何婉端着一碗白粥放在我的面前,開朗的笑容依舊掛在臉上。

我走上前,發現周閑右手手臂上的紗布已經拆下。露出三條慘不忍睹的傷疤,還沒完全痊癒,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拆下來。

【奇蹟般康復……那是我父親暴走的開始】

我端起白粥的時候,腦子裡突然響起何婉的話語。看着羅琇和周閑在互相打罵開玩笑的畫面,這瞬間讓我甚至想要定格,時間就別走了,我害怕沒有周閑的羅琇會不會生不如死。

現如今看樣子,周閑的身體沒有很大的問題。怕就怕在,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會突然發作。普通人這麼吐血吐下去,多少會出現一些併發症。唯一的辦法,就是從這棟房子出去,去醫院碰碰運氣。至少現在還沒有新聞傳出,醫院癱瘓不能運轉的消息。

飯桌上,白粥本就索然無味,更何況心裏想着這麼多事,更是沒什麼胃口。周閑看了看我,將自己碗中剩餘的青菜夾了一些過來。

「吃飽一些,吃這麼少怎麼能活下去。」

我看着碗里的青菜,無奈的嘆了口氣。周閑的憨厚老實,雙手也沾染了三個人的鮮血。他待人那樣好,命運卻始終不怎麼待見他。

「要不,我們去醫院吧?」何婉突如其來的話,讓我有些猝不及防。她說了我剛剛想說的事情,沒想到她也有跟我同樣想法的時候。

周閑羅琇兩人滿臉蒙圈,放下手中的碗不知道怎麼回答何婉的話。

「醫院現在應該沒有癱瘓,至少網上沒有傳出關於醫院的消息。」我附和着何婉的話繼續說道:「去醫院碰碰運氣,要是還能治療呢?」

周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似乎被我們兩個人突然間的問題,問的有些拿不定主意。反觀羅琇,很同意我們兩個人的說法。早晚都得出去,現在這個時候剛剛好。我們找到了出去的洞口,也有了要去的地方。好過呆在這餐廳里,坐以待斃等死強。

《全面淪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