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家穿成極品後,錦鯉農女來致富
全家穿成極品後,錦鯉農女來致富 連載中

全家穿成極品後,錦鯉農女來致富

來源:google 作者:禕禕的發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禕禕的發財 秦嵐初

【穿越+空間】一場意外秦嵐初和爸媽還有哥哥一起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地地道道的楊柳村村民秦嵐初看着這一貧如洗的家,以及一起愣在原地的爸媽和哥哥,嘆了一口氣害,來都來了,能怎麼辦呢,在這當農民總比被人追殺好點吧,既然來了,那就既來之則安之吧她要帶領全家致富,在這古代她秦嵐初要當大富婆!可這花痴的原主,好吃懶做的哥哥,賭博的爹爹,伏地魔的娘,這一堆的爛攤子,他們要怎麼挽回呀展開

《全家穿成極品後,錦鯉農女來致富》章節試讀:

「好痛啊…」

秦嵐初緩緩睜開了眼睛。

忍着疼痛看向了四周。

但是!這是什麼,這頭頂有個大洞的房子,還有倒在她身邊的這三個穿的破破爛爛的人是什麼鬼。

這三個人他們的頭髮怎麼都是豎著的,這是什麼詭異的造型,殺馬特又流行起來了嗎。

秦嵐初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所措。

她明明是和爸媽還有哥哥一起墜入了大海。

可是為什麼會在這裡。

她是被人救了嗎。

那爸媽還有哥哥哪裡去了。

還有身上為什麼會這麼疼,她明明是墜海,為什麼會全身劇痛。墜海不是應該窒息嗎。

「哎喲,疼死了。」躺在地上的其中一個男子率先醒了過來。

緊接着其他兩個人也陸續醒了過來。

四個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着這怪異的造型。

還是秦嵐初靈光一閃,悄聲喊了個名字。

「秦嶺南。」

對面的小胖子忽然跳了起來。

「初初,是你嗎。初初。」小胖子直接衝到了秦嵐初面前,一邊晃着秦嵐初的肩膀,一邊激動地問着。

秦嵐初看着對面興奮地蹦起來的小胖子。這居然是她那個英俊瀟洒的哥哥?

而另外兩個同樣造型詭異的且看着比小胖子年長不少的人,聽到他們的對話之後,也激動了起來。

「初初,嶺南,我是爸爸。」

「我的寶貝閨女,寶貝兒子,我是媽媽啊。」

「爸、媽、哥哥。嗚嗚嗚嗚我居然還能再見到你們,我以為我們難逃一死了呢,我好害怕你們知道嗎,嗚嗚嗚車衝下去的那一刻我真的害怕極了,爸媽,哥哥,我真的好害怕。」

李麗麗看着哭得鼻涕眼淚都出來的女兒,趕緊過去抱緊了她。

「初初,別害怕。你看我們現在一家人不是還在一起嗎。」

「是啊,初初,別害怕,哥哥在這呢。」

「初初,爸爸也在呢,乖,咱不怕了。就當做了一場夢。現在不是都過去了嗎。」

家人的輪番安慰,也讓秦嵐初逐漸從恐懼中走了出來。別看當時她表現得大義凜然的樣子。可是說白了,她也只是個從小被爸媽還有哥哥保護着長大的嬌嬌柔柔的女孩子。

在直面死亡的時候,那種恐懼不是大義能蓋過去的。

秦嵐初的情緒漸漸平穩了下來,用那髒的沒眼看的袖子抹了把眼淚。

等妹妹平靜下來之後,秦嶺南終於開始關注他們的現狀。

「我們現在是什麼情況。」他問道。

秦嵐初看着眼前年輕了不少的爸媽還有哥哥,確定但是又帶着一絲的難以置信說道,「難道,我們這是穿越了?」

「目前看來,是這樣的。」比起其他人,已經鎮定下來的秦安康說著。

李麗麗帶着劫後餘生的不可思議,以及再次看到自己丈夫和孩子們的激動。

「沒想到我們一家人真的還能繼續在一起。難道是老天聽到了我們初初說的下輩子我們一家人還要在一起。所以給了我們一次重新在一起的機會嗎。」

「先別管我們為什麼會一起穿越了。現在這一家人是什麼情況,看着很落魄的樣子啊。」

「是啊,這家人怎麼混的啊。衣服又臟又舊就算了,為什麼連房頂都有個洞啊。他們這是怎麼過日子的。」

「而且怎麼渾身痛啊,他們是被人揍了嗎。」

「被揍也不應該全家人頭髮都豎起來了,難道是被雷劈了。」

秦嵐初朝着哥哥豎起了大拇指。

「哥,我覺得你應該是真相了,這家人八成是被雷劈了。然後一家人一起狗帶了。我們四個就藉機穿越到他們身上了。」

「他們這是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一家人被雷劈。」

這時秦嵐初的肚子叫了起來。

「媽,我好餓啊。」

「找找看有什麼吃的吧,我們先把肚子填飽了。」

一家人各自分散去找食物。

秦嵐初正在翻找米缸的時候突然一陣頭疼襲來。

隨後秦嵐初疼的直接倒地。

「初初!」

「初初你怎麼了!」

不等他們過去扶起秦嵐初,突然一陣劇烈的疼痛也同樣向他們襲來。

關於原主的記憶也一點點刻入他們的腦海中。

等所有的記憶接收完畢,秦嵐初的疼痛感消失,她立馬去查看爸媽還有哥哥的情況。

很快,他們的記憶也接收完畢。

秦嵐初看着爸媽還有哥哥,一副難以啟齒的表情。

「初初怎麼了。」李麗麗擔心地問道。

「我…我…不對,不是我,這原主,居然是個花痴女唉。對着村裡的秀才窮追不捨,還瘋狂表白。我頂着這副身體,以後怎麼有臉出門啊,丟死人了。」

秦嶺南看着一臉苦惱的妹妹笑出聲,「哈哈哈哈,這可不是別人,以後就是你了,你要不要繼續為愛瘋狂。幫她達成心愿啊。」

「得了吧,還繼續追愛呢,那秀才都懶得搭理她,就是她死纏爛打。」

「注意,不是她,是你。」

「是是是,是我,我死纏爛打行了吧,我這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啊,讓我怎麼出門。」

秦安康看着女兒愁眉不展的樣子,安慰道:「初初,別難過了,你以為我們能好到哪裡去嗎。你爹我!賭鬼!家產全敗光那種,而且還是個家暴男。唉,真不是個東西。」

李麗麗拍了下老公肩膀:「你一個賭鬼還驕傲了嗎。」

「這不是怕寶貝女兒傷心嗎,說點更慘的,安慰安慰她。」

李麗麗也不由地嘆了口氣,「閨女啊,花痴女真不算什麼,這個李麗麗簡直不是人啊,為了當伏弟魔,居然賣親閨女。難怪被家暴了,也是她活該,只惦記着娘家的弟弟,完全不顧自己孩子的死活,腦子被驢踢了也不會像她這樣。」

秦嶺南看着家人,出聲道:「這麼看來,我這個好吃懶做的人,算是最正常的一個了。」

「哥,你有什麼好驕傲的,你看看你親妹妹我都瘦成什麼樣了,再看看你,這一身膘,能是什麼好東西嗎。」

秦嶺南看着自己這一身的肥肉也陷入了惆悵中。家裡之前條件還可以吃得多,吃成這一身肥肉就算了。分家之後窮成那樣,自己妹妹都瘦成竹竿子了,他還能保持這肉一兩不掉也是個厲害的人物了。

在家搶妹妹和爸媽的食物,出門搶村裡小孩子的吃的,也算個出了名的混賬人物了。

除了搶吃的的時候能讓他動一動。其他時候不是癱在椅子上,就是躺在床上。

需要幹活的地方是一點他的身影也沒有,絕不可能去幹活。

秦嶺南想想自己的情況也忍不住嘆了口氣。「得,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這一家人個個極品。難怪被雷劈的事情也能被他們給趕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