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囚歡
囚歡 連載中

囚歡

來源:google 作者:檸子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囡囡 贏勛

【ps:強取豪奪,青梅竹馬,養成,無穿越】真正的獵人總是以獵物的方式出現當將軍嫡女調戲不受寵的太子,落荒而逃後........一場家變她被囚了一生,也囚了他的一生展開

《囚歡》章節試讀:

「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小雞加蘑菇,烤雞配孜然……」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烤雞腿,炸兔頭,清蒸王八燉烏雞……哎喲!師兄!」

徐清看着坐在院子里一本正經瞎幾把念的菜小多,簡直是朽木不可雕也。

「嘿嘿,師兄,今天晚上我們要直播什麼內容啊,要不還是像昨天一樣搞個千年屍王出來,一天五萬,兩天就是十萬啊!!!」

徐清白了他一眼道:「昨天那是誤打誤撞,真要去到你弄的那千年屍王洞,我看啊別說五萬,就是五毛都難。」

「那怎麼辦,要不我們來表演個胸口碎大石?」

「你行你來?」

「額……師兄,要不比賽誰吃的烤雞多?」

「菜!小!多!」

望着一溜煙跑得沒影的菜小多,徐清搖了搖頭,自己這小師弟滿腦子裡都是吃的,也不知道是哪位吃貨轉世而來。

一天天的幹啥啥不行,吃飯第一名!

就在他想着今晚要搞個什麼直播覷頭的時候,道觀外面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這破地方還有人上門?」

徐清透過已經幾乎完全倒塌的觀內圍牆,看到一位衣着華貴,留着一對山羊鬍面色慈祥的老者,在兩名黑衣保鏢的陪同下站在明月觀前,正伸出手很有禮貌的敲門。

就那不到五厘米高的破牆,直接走進來不就行了,還要敲門……

不過身為明月觀觀主,來人如此講究禮節,徐清也不好暗自誹腹人家。

他打開門微微行了一個標準的拱手稽禮道:「請問幾位來此有何貴幹?」

「呵呵,有何貴幹,肯定是為了干你而來的!」羊老內心猶如萬匹泥馬奔騰過,不過他還是壓抑住了自己的情緒。

常人若是看見殭屍自然是有多遠跑多遠,但對方既然不怕殭屍,甚至還知道取火焚屍的手段。

搞不好還是同道中人,若是不小心招惹到了什麼厲害的人物,可就不好收場,小心駛得萬年船。

所以在查清楚了徐清的住處後,羊老第一時間就帶着人前來探聽虛實。

破破爛爛的小道觀,圍牆都塌得沒眼看了,除了一間供奉着三清道祖的正殿還算完好,其餘的幾間小竹屋也早已破舊不堪。

一眼看過去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窮,破,爛!

羊老呵呵一笑,心底對於這家小道觀已經多出了幾分輕視,這破地方能有什麼高人。

「敢問小道長的師傅在不在,我是聽聞此處明月觀有位高人在,最近正好遇到了些事情,所以打算前來算算。」

「不好意思啊,家師幾年前就已經去領盒飯了,現在明月觀內並無所謂的高人,您請回吧。」

上門就說要找高人,而且看這老頭還帶保鏢,似乎不是什麼尋常人家的樣子,多一事還不如少一事,所以徐清打算先把對方打發走。

領盒飯?

羊老愣了一下,這是什麼意思?

「咳咳……羊老,就是人已經走了。」一個保鏢微微在他耳邊低語道。

得知這一消息,羊老自覺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他開口道:「如此……哈哈哈,那是老朽來晚了,多謝小道長,我們回去吧。」

徐清挑了挑眉,這老頭腦子沒毛病吧,聽到自己的長輩走了,居然當面笑出來?

「慢走不送……」

時間就這麼一晃到了晚上,因為今天沒有什麼特別的準備,所以晚上的直播還是以閑聊吹牛為主。

徐清拎着小木凳坐在道觀的院子里,看着粉絲數飛快掉落,心裏急得不行。

而菜小多依舊沒心沒肺的抓着雞腿在後邊啃着,反正賺錢的事情有師兄在,他還是安心當個背景板好了。

「主播上才藝啊,沒才藝我們就撤了!」

「對對對,昨天的夜探屍王洞不錯,要不今晚再整個鬼王啥的?」

直播間開始有風言風語出現,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基本上都是其他主播的小號。

昨晚那一出殭屍大戲,可是搶了他們不少流量,今天看到徐清的直播間吃癟他們心裏樂得不行。

昨天那是巧合,天底下哪有那麼多殭屍給你整,就在他心裏犯愁的時候,道觀外邊突然傳來了一聲好似猛獸出籠的咆哮聲。

冷不丁的來這麼一下,頓時嚇了所有人一跳,就是徐清也不例外。

道觀外邊是黑漆漆的一片,其中還有茂盛植被的陰影,兩點紅光上下起伏着朝他所在的位置快速突進。

「這是什麼東西,該不會又是主播搞出來的覷頭吧。」

「假的,絕對是假的,待會大家冷靜不要給主播刷禮物,他準是個騙子!」

一些主播看到徐清的直播間人數開始緩緩上升,馬上就跳出來準備搗亂。

天天爽打賞主播一瓶XO!

天天爽打賞主播99瓶啤酒!!

天天爽豪氣衝天,打賞主播穿雲箭!

「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恭喜主播直播間熱度提升至平台第一!」

「蕪湖,又是昨晚的土豪哥啊,今天又來了!」

「土豪貼貼!我要抱大腿!」

隨着天天爽的霸氣出手,直播間的人數又開始飆升。

但徐清卻顧不上看直播間里的信息,因為藉著稀微的燈光,他已經看見了那兩紅點背後隱藏的東西。

居然是一頭綠僵!

比之紫僵要高出兩級,渾身散發出的屍氣和殭屍的身體為綠色,跳躍極快,不怕人,不怕家畜,唯獨只懼陽光。

「殭屍!又是殭屍!!!」

「主播這殭屍到底是怎麼做的,簡直可以拿去當電影道具了。」

「不會是真的吧,昨天是紫僵,今天又冒出個綠僵,主播你是捅了殭屍窩嗎?」

直播間里的粉絲開始一陣喧鬧,話說每天都能跟着主播各種看殭屍好像也不錯,比自己看電影要快樂多了。

和粉絲們的興奮雀躍相比,徐清簡直是欲哭無淚。

這玩意跟昨天的紫僵一樣,絕對是真貨無疑啊!

「小師弟我先擋住它,你快去取青銅劍八卦鏡,鎮屍符!!!」

雖然搞不清什麼情況,但這頭綠僵來勢洶洶,絕對不是巧合,莫非是來幫昨晚的紫僵報仇的?

說時遲那時快,徐清大喊着讓愣住的菜小多去取裝備,一邊順手拎起小木凳朝着躍起的綠僵砸去。

小木凳砸到綠僵身上,卻被隨手擊飛。

菜小多急忙把雞腿一丟往供奉三清的大殿跑去,但接下來他傻眼了。

「師兄,八卦鏡上次被我拿來當鏡子用,不小心摔碎了!」菜小多慌亂間才想起來八卦鏡已經自己霍霍的事情。

「青銅劍也行!」

憑藉著從小習武的本事,儘管不敢與綠僵正面對抗,但徐清繞着道觀內的一些雜物,總算是勉強吊著這頭齜牙咧嘴的綠僵。

但殭屍可不會有體力消耗這麼一說,加上跳躍的速度極快,註定了秦王繞柱這招撐不了太久。

「師兄,青銅劍被我拆了拿去換錢買雞腿了!」菜小多帶着哭腔道。

「你個臭小子!鎮屍符也行,快點,我要撐不住了!」徐清躲過綠僵的一個潑婦抓撓吼道。

「上次燒火沒引子,我把鎮屍符……」說到這,徐清已經懂了。

「你個敗家玩意,菜小多你死定了!」

徐清被氣得差點一口氣沒上來,什麼叫豬隊友,這不就是!

「吼!」

眼看一直抓不住滑不溜秋的徐清,綠僵也發出了憤怒的嘶吼聲,直接一個雙手橫掃。

將攔在它面前一根粗約大腿的木頭樁子掃飛,力道驚人,這要是打到身上分分鐘就得說再見。

沒了障礙物,綠僵一個飛撲,情急之下徐清顧不得那麼多,按着記憶中修習的道術。

忍着疼痛咬破食指,嘴裏念道:「鎮妖誅邪,道血如令,給我退!!!」

被橫甩而出的血珠飛至半空,三清殿內猛然有一道金光掠過附在血珠上面。

正中飛撲過來的綠僵胸前,金色的血珠宛若利箭直接穿透綠僵身體,留下一個冒着白煙的小洞。

「吼……吼!」被傷到的綠僵身軀像是被一把巨大的鎚子擊中般倒飛出去,狠狠砸到道觀圍牆廢墟里。

再站起來時,被傷到的綠僵眼底閃過一絲膽怯,隨後一蹦一跳的往深山裡逃竄而去。

而直播間內,從頭到尾見證了徐清跟綠僵打鬥場面的粉絲們也炸開了鍋。

「我屮艸芔茻,我看到了什麼,剛剛那是特效嗎?」

「鎮妖誅邪,道血如令!聽到主播的話,我感覺自己要燃起來了!」

「主播牛批,666!」

又是一陣滿屏的禮物飄過,直播人數再破記錄,達到了恐怖的三百多萬人!

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用出道術的徐清,在看到綠僵的背影徹底消失後,整個人喘着粗氣虛脫般跌坐在地上。

「呼……呼……幸好真的有用,不然今天就死定了。」徐清心有餘悸的拍了怕小胸口道。

這時候一直躲在大殿里的菜小多趕緊跑了過來噓寒問暖。

「師兄威武!師兄霸氣啊!師兄師兄你沒事吧?」

毫不客氣的賞了菜小多一個小腦瓜崩,徐清語氣不善的道:「再有下次,我就先大義滅親再說。」

自知理虧的菜小多不敢開口,只是眨巴着一雙大眼睛委屈的低垂着腦袋,一副任打任罵的模樣。

「哼,去把直播設備拿來。」

果然,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剛剛經歷了如此驚險的一幕,接着徐清馬上想到了直播的事情。

自己剛才可是跟綠僵展開了一場殊死搏鬥啊,別的不說,那畫面感絕對杠杠的!

也不知道今天直播能賺多少,這錢可是小爺我拿命換來的啊!

「嘶……」

看到粉絲打賞的金額,徐清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