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卿是朝朝暮暮
卿是朝朝暮暮 連載中

卿是朝朝暮暮

來源:google 作者:糖炒小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雲舒 玉無雙

沈雲舒,考古專業,剛剛工作兩年喜歡歷史,最喜歡的朝代是烿朝前幾天剛剛看了一部有關於烿朝皇室的野史,沒想到一覺睡醒,老天爺居然就將她打包送到了烿朝,成為了鎮北王府沈家的嫡女,沈雲舒穿越到了自己最喜歡的朝代,還是自己偶像的後代,從小錦衣玉食、奴僕成群,可沈雲舒卻沒有想像中那麼高興因為歷史上鎮北王府一眾人的結局並不好,再過十幾年沈家就會被抄家流放——一日沈雲舒在路上救下一個要被拐賣的少年,卻不想竟是歷史上歷經三朝的督衛大人「多謝貴人相救,我願意做牛做馬,報答貴人!」「嗯,你以後若是有想要報恩的想法,可要記得,我是鎮北王府沈家嫡女,沈雲舒」沈雲舒撩着車幔、歪着腦袋,稚嫩的小臉上帶着狡黠的笑「你可看清楚了?日後可別認錯了人」少年愣住,見過太多虛假的笑臉和心口不一的行為,但那一刻這坦蕩的笑容,像一束光映入了他灰暗的內心展開

《卿是朝朝暮暮》章節試讀:

「縣主,青華觀到了。」

馬車停下,駕車的侍衛下車擺好杌凳,拱手站在車外說道。

玲瓏和琳琅一前一後護着沈雲舒,扶着她下了車。

「娘親,祖母。」

沈雲舒下了馬車,直奔前面鎮北王妃和沈老夫人的車駕而去。

鎮北王府的沈老夫人,身為一品誥命夫人,又是沈家的掌舵人,出門在外自有一番氣勢。

一身靛藍色綉祥雲紋袍裙,頭上是鑲碧璽與紅寶石的兩博鬢,項上掛赤金雙鳳瓔珞圈,看上去極為端莊大方。

「慢着些,還來得及趕上觀里的素齋。」

沈老夫人一臉慈祥的對着快步而來的沈雲舒招了招手,嘴裏還笑着打趣着她。

「祖母又打趣我,我這不是怕祖母在日頭下曬着了,才着急過來的,哪裡是惦記着觀里的素齋呢!」

沈雲舒小女兒模樣的噘嘴輕嗔,看的沈老夫人和鎮北王妃一陣好笑。

「不過也不怪舒兒,這青華觀的素齋味道極佳,皆因觀里的青竹難得。尤其那青竹做的竹筒米糕,味道清甜得很,觀里每月一日的食素日,錯過了可得念想着好久!」紀書瑤大約怕沈雲舒害羞,給自己女兒圓場子。

「莫怪乎舒兒是個貪嘴的,原來根由竟在這兒呢!」沈老夫人聽着紀書瑤的話也跟着笑哈哈的應和。

青華觀香火鼎盛,常年進香之人絡繹不絕,許多王公貴族、官宦之家也多來此處進香祈福,因此山路已經修葺出一條盤山路可供馬車通行。

鎮北王府的馬車就停在觀門階梯之下,幾人說笑間緩步行至觀門前,由前來接引的道童帶至大殿。

沈老夫人和王妃帶着沈雲舒進到大殿跪拜進香,然後又去觀里的齋堂用了齋順便歇歇腳,才等到觀里的善德真人講道的時辰。

因着沈雲舒年紀還小,沈老夫人和王妃也都沒有拘着她,只留下伺候的人讓她自己在觀里閑逛。

沈雲舒也不是聽不進去那些道長們講道,只不過她倒是更喜歡到處遊覽一些風光景緻,小孩子自有小孩子的特權,她也無需去強迫自己太過成熟。

烿朝道教盛行,道觀極多。

青華觀是皇城內除皇家道觀之外最大的一處道觀,佔地極廣,觀內殿宇林立,古樹遮陰,列松如翠,風光甚好。

若是想要把青華觀全部逛完,體力較好的普通男人也需腳步不停的行走一天才行。

沈雲舒逛得很是開心,前世到處遊玩的時候,就很喜歡去那些山山水水以及有道觀或者寺廟的地方,總覺得這些地方能讓人心神寧靜。

偶路過一處竹林,見青竹筆直,竹節如碧玉,讓人見了心生歡喜,便讓人跟觀里的道長們打聲招呼,扦了幾隻竹枝帶走。

青華觀的竹林是遠近聞名的,烿朝凡是喜竹之人都來扦過幾隻此處的竹枝。

只是不知是不是因此處觀宇恢宏,香火鼎盛的原因,不論哪裡種出來的都覺得沒有此處的竹子有靈性。

總歸沈雲舒也不是指望能在王府後院種出青華觀里成片竹林的氛圍,就是扦回去幾支在自己的竹雲閣里扦插一下試試。

她今年六周歲誕辰時,跟娘親要了王府里唯一帶一片小竹林的那個院落獨居,並取名竹雲閣。

雖說不是王府最好的院落,不過沈雲舒也並不在意。

住的地方好不好,主要在於人,只要人重要,住哪裡哪裡便是好地方。

她準備搬到竹雲閣的第二天,她爹爹便安排了人好好翻新了一下那個院落,還將她的竹雲閣東西的兩處無人的院落打通,一處改成小花園、一處改成小池塘,供她閑來遊玩。

這樣擴充了一些,她的院子一躍便成為王府里除了爹娘的主院以外最大的院落。

約莫講道快要結束,沈雲舒就一路溜達着去前院的大雄寶殿,準備接沈老夫人和王妃回來。

「雲舒快來!向來聽說凈雲道長解簽批命極准,恰逢道長今日在觀內,可否請道長給小女卜算一番?」

鎮北王妃對着緩步而來的沈雲舒招招手,對着面前一襲素色道袍看起來略有些年輕的道長說道。

那道長看向沈雲舒,眉頭一皺,立於胸前的本要掐指的手微微一動,隨即不動聲色的放下。

「縣主的命,貧道批不了。」

「道長這是何意?」

王妃有些許疑惑又有淡淡的焦急,生怕自己女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王妃不必擔憂,並非縣主的命格不好,只是貧道學藝不精,算不出來縣主的命數。」

凈雲垂於身側的手向身後挪了挪,掐了個手訣,隨即再次搖了搖頭。

本來不以為然的沈雲舒也微微挑眉,略感詫異。

穿越之前沈雲舒也看過一些網文,女主穿越或者重生,多半會在某個寺廟裡遇到一位得道高僧,或是道觀里偶遇一看破天機的遊方道士,然後被強行算上一卦。

要麼是涅槃重生的鳳凰命格、要麼是什麼煞星殺星什麼什麼星之類的。

如果主角是個狠茬子,說不定還會有得道高僧勸一勸,『因果循環,莫造殺孽』之類的。

那凈雲道長準備給她算命的時候,她腦海里轉過了無數種網文里的情節,甚至都想好了一會兒那道長說完之後自己要怎麼回話了,是霸氣一點的,傲嬌一點的,還是和氣一點的。

只是她腦補到最後,沒想到竟然給她來了個『算不出來』?

沈雲舒一時有些語塞,這也不給她發揮的機會啊!難道這就是普通人和女主角的差距嗎?

人家都是那些什麼高大上的這命那命的,到她這兒怎麼就啥也沒有了?

果然是她不配了!

不過在沈雲舒前世那個年代,大部分的批言算命的這種事情,都是有一套話術的,然後左套右套用來忽悠人而已,她本來是並不相信的。只是現在這位凈雲道長面色平靜,只說了句『批不出來』便不再多言,看着倒像是還有幾分可信度的樣子。

起碼他算不出來就直說,誠實!

沈雲舒在內心裏,給這位凈雲道長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或許在古代的時候,真的有批言算命這門本事也說不定呢?

畢竟她都能穿越了,那有人會算命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