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楓城林雯兒
秦楓城林雯兒 連載中

秦楓城林雯兒

來源:外網 作者:我的九個師姐都是大佬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的九個師姐都是大佬 都市言情

九個師姐都想嫁給我!大師姐是南境軍主,掌管百萬雄兵,二師姐第一富豪,揮金如土,三師姐第一藥師,救人無數......但這些成就以後都是我的,因為我乃葯神!神醫下山,救人與萬世!!!展開

《秦楓城林雯兒》章節試讀:

大夏,藥王山。
山腳之下,數萬人聚集。
「葯神殿新任少主不是在今天下山嗎,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出來?」
「誰說不是,我們這邊也等了很久了,這藥王山下恐怕至少來了上千組織,不愧是葯神殿的少主。」
「葯神殿可是全世界最神秘的地方,當初葯神殿救活了多少頂級傭兵團的高層,可以用活死人,肉白骨形容他們也不為過。」
「現在少主下山,自然是所有人爭搶對象,這麼多人,也不為過。」
山腳之下,人們議論着。
葯神殿,大殿之中。
一清瘦高挑青年站立大殿之下。
「師父,你確定今天就讓我下山?」
大殿之上,一名白髮老者嘴角忍不住抽搐:「我的東西,你都學會了,你還賴在這幹什麼,在呆下去,你的修為都超過我了,我怎麼收了你這麼一個牲口。」
秦楓城,葯神殿殿主元塵收的關門弟子,也是整個葯神殿的新任少主。
四歲開始。
短短十六年時間。
秦楓城便將葯神元塵的醫術全部學完。
今年秦楓城已滿二十。
葯神元塵再無東西可教。
「師父,我還不想下山,我還想在你身邊多玩幾年。」秦楓城一臉平靜,不卑不亢。
「……」
葯神元塵一臉無語黑線。
「你還是下山吧,我還想多活幾年,你下山去找你那九個師姐吧,看看她們歷練的怎麼樣了,順便解決一下你那幾個未婚妻的事。」
秦楓城眉頭一皺。
「好,那我下山。」
秦楓城轉身離開,臉色沒有半點留戀。
夕陽西下,夜幕降臨,一天時間匆匆而過,藥王山腳下近十萬人,瞬間全部亂成一團,據說,葯神殿少主已經下山。
藥王山百里之外。
天州。
一個身着樸素少年,在亂糟糟的城市街道行走。
「小師弟,聽說你下山了,你要不要來大師姐這裡,大師姐現在掌管南境戰場,現任南境軍主,你來我這,隨我建功立業。」
「呵呵,小師弟別去大師姐那,她那太亂,打打殺殺有什麼意思,你不如跟着我來經商,我帶你揮金如土,天天泡大長腿的女人。」
「哎呀,大師姐,二師姐,你們別爭了,小師弟乃師尊傳人,讓他來我的大夏第一葯堂才能發揮他的才華,我大夏第一葯堂,乃救死扶傷之地,這才是他該來的地方。」
「四師姐……」
「……」
微信群里,九位師姐的消息,不斷轟炸。
看着這些消息。
秦楓城帥氣的臉,微微輕笑。
「大師姐,二師姐,你們離着太遠了,我先去九師姐那裡,九師姐等着迎接我。」
「小師弟,你怎麼來天州了?你來找誰的?」
秦楓城一笑:「不找誰,找師傅給我定的那幾個未婚妻,哈哈哈……」
這話一出,整個微信群瞬間炸了鍋。
要知道,九個師姐在外面歷練闖蕩,為的是什麼,還不是全是給這個小師弟打下江山?
將來,她們這九個師姐,不管在外面創立什麼公司,創建什麼集團,打下什麼江山,這些以後全是小師弟的。
因為小師弟是師尊唯一的傳人。
就連九個師姐,都拚命想嫁給小師弟。
可現在。
小師弟竟然去找那幾個未婚妻!
醋罈子瞬間在群里打翻,一群女人嘰嘰喳喳在群里怒火嘶吼。
……
天州,劉宅。
「劉叔,我想祭拜一下我父親和母親,順便解決一下,瑩瑩與我的親事,這些年,我在山上一直沒下來,是我不孝,也麻煩劉叔了。」
秦楓城坐如泰山,眼眸如星辰。
大廳,一片沉寂。
劉商臉色陰晴不定,上下打量秦楓城,這一身布衣,簡直宛如乞丐。
「呵呵,楓城,祭拜你父母也是應該的。」劉商撇了劉瑩瑩一眼:「瑩瑩,把你秦大伯和大伯母的骨灰拿過來,讓你堂哥帶走。」
「爸!那麼髒的東西,你讓我去拿做什麼,我不去,要去讓下人去!讓條狗去都行,你看看他穿的什麼衣服,你怎麼能讓這種鄉野村夫進咱們家呢!萬一被我那些同學看到怎麼辦?」
劉瑩瑩鼓囊囊的坐在椅子上,一雙雪白的大長腿從碎花洋裙里顯露出來,盡顯青春魅力。
秦楓城眉頭緊皺,自己這個未婚妻似乎不咋樣。
長得雖漂亮,但絕算不上什麼美人,跟自己那九個師姐相比,差遠了。
更別說自己其它未婚妻。
看着劉瑩瑩的刁蠻,劉商嘴角輕輕翹起:「瞎說什麼,楓城哪是什麼鄉野村夫,他是你秦伯伯的兒子,也是你將來的未婚夫,好了,你不去,我讓別人拿過來就是!」
劉商轉頭看向旁邊的一個下人,眨了下眼睛:「劉媽,你去拿一下。」
「是,老爺,我知道了。」
「老爺,不好了,老爺不好了,不知道哪裡來的野狗,把秦爺和秦夫人的衣冠冢灰盒打碎了,現在就只剩下了這些!」
一個下人拿着一個破罐子走進來。
罐子碎了上面一半。
秦楓城一張臉,瞬間寒了下來。
父母是在他四歲的時候就跳河死的,兩人的屍體都沒找到,留下的只有兩人的衣服,父親母親沒有多少親人,只有劉商這個拜把子兄弟,沒辦法,劉商用他們留下的衣服燒成灰,做了一個衣冠冢骨灰盒。
可沒想到,父母的衣冠冢骨灰,竟然是這種待遇!
「哈哈哈!爸,你看吧,這東西果然連狗都不待見,狗都把它打翻了,你快讓這個鄉巴佬把這東西帶走吧,咱們家可不敢要這種倒霉東西。」
劉瑩瑩大笑。
秦楓城一張臉爆寒:「你在說誰!」
「哈哈哈,當然在說你這個土鱉,你瞅瞅,你爹媽的連狗都不待見,我看你也是……」
「啪!」
話未說完!一巴掌,血肉模糊,秀色可餐的臉蛋,直接腫脹起來。
「啊!你打我!?」
秦楓城雙眸如冰:「打你又如何,你與我有素紙婚約,他們便是你的公公婆婆,即便將來你與我無緣,他們也是你的伯父和伯母,你這樣說他們,本就該打,現在向他們道歉,否則別怪我手下無情!」
下山之時,師父說過,自己有數道姻緣,其中一道,有些特殊,並不是師父定的,而是當年父母與劉家相定。
今日下山,他便先來了劉家,主要先看望父母靈牌,再解決這道姻緣。
劉瑩瑩臉都炸了。
「我呸!誰跟你有姻緣,他們這種連狗都不理的垃圾才不是我的公公婆婆!你個鄉野村夫!」
「嗚嗚嗚,爸,你看啊,你看他把我的臉打成什麼了,你還管不管了,我一會兒還要去參加活動去呢哇!你快派人給我打死他。」

《秦楓城林雯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