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奇門第一少主
奇門第一少主 連載中

奇門第一少主

來源:google 作者:楚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顏 楚塵 現代言情

華夏第一家族少主,天下第一奇門傳人楚塵,學成下山途中,意外封印了自己的雙魂五魄,當了五年的傻子上門女婿展開

《奇門第一少主》章節試讀:

話語落下,宋家眾人的心頭不由得輕噔。
葉少皇來了,而且此刻,就站在宋儒海的身後。
「我來的似乎不是時候。
」葉少皇走進來,見宋家人都站着,還有散落滿地的紙屑,自是猜到了會議室內正有事發生,「宋先生,什麼事情,發這麼大的火。

在葉少皇看來,這一地的紙屑,絕對是出自宋斜陽之手。
宋斜陽是一家之主,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撒野。
葉少皇目光落在了宋顏的身上,面容含笑,「三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隨即,葉少皇也朝着宋家的其餘人頷首示意,由始至終,略過了楚塵。
宋斜陽的神色有些複雜,半晌,朝葉少皇說道,「葉少爺,借一步說話?」
葉少皇輕怔,旋即打了個響指,大門外,皇庭酒店的龐經理走進來,手中提着一個袋子。
「三小姐的生日,倉促之下,也沒準備什麼好點的禮物。
」葉少皇拿出盒子打開,一條光芒璀璨的鑽石項鏈,葉少皇走過去,面容含笑,「生日快樂。

宋顏輕輕一擰眉。
楚塵還站着她的身邊,兩人可是夫婦關係。
可葉少皇,將楚塵視為空氣。
「不好意思,這禮物太貴重了。
」宋顏搖頭謝絕。
葉少皇看着宋顏,「區區一條項鏈,不值一提,收下吧。
」葉少皇的語氣之中,隱隱蘊含著一絲毋庸拒絕的意思。
宋斜陽不留痕迹地給宋顏使了個眼色,讓宋顏收下。
「那就多謝葉少爺了。

一隻手伸出來,將盒子接過。
正是楚塵。
葉少皇的面容輕輕變幻了一下,看了一眼楚塵,神情也恢復了自然,「宋先生,你剛才說,要跟我說什麼?」
葉少皇自然察覺到了異樣了。
今晚的事情,恐怕跟他所期盼的,不大一樣了。
宋斜陽和葉少皇剛走出去,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楚塵的身上。
帶着憤怒。
「楚塵,你別以為爸爸給了你一天的機會,你就可以胡作非為。
」最旁邊的二小姐宋晴怒斥起來,「得罪了葉少,你吃不了兜着走,可別連累了我們宋家。

「葉少送給三妹的禮物,是你有資格收的?」宋芸臉色陰沉,「希望爸爸可以跟葉少解釋清楚。

「張伯伯說的對,楚塵氣運已盡,難怪張伯伯會選擇這個時辰讓楚塵簽字,如果剛才楚塵簽了,他得罪葉少,跟我們宋家就沒有半點關係了。
」宋秋恨不得走上去暴揍楚塵一頓。
砰。
一聲響,會議室安靜了下來。
楚塵將裝有項鏈的盒子扔在桌面上。
神色不以為然地說道,「葉少都說了,小小項鏈,不值一提,你們緊張什麼。

盒子撞擊在桌面上,項鏈都跌落了一半出來。
眾人的內心彷彿也被狠狠地撞擊了一下。
這傻子,竟然還將葉少這句話當真了?
「算了,反正我從來不會承認,楚塵是我宋家的人。
」宋秋冷笑地重新坐了回去。
「如果不是張伯伯今晚將事情都安排妥當後,雲遊四海去了,真的想請張伯伯算一算,楚塵現在,是不是厄運纏身,厲鬼附體了。
」宋晴冷哼。
「對了,張道長有一個弟子留了下來,今晚出了這個意外,不知道那弟子能不能想辦法聯繫上張道長。
」蘇月嫻連忙說道,「張劍,今晚的宴會結束之後,你去將清風道長請來,他是張道長在禪城的唯一弟子。

張劍立即點頭。
在離婚協議書被楚塵撕掉的那一刻開始,蘇月嫻總有種不安心的感覺。
她擔心宋家要被楚塵的厄運牽連了。
砰!
會議室的大門,又一次被推開。
去而復返的葉家少爺,葉少皇。
會議室一下子寂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葉少皇的身上,內心一緊。
宋顏面容輕微變幻。
葉少皇的目光落在楚塵的身上,一步步走來。
無形的氣勢壓迫過去。
死一般的寂靜。
「你也不完全傻。
」葉少皇輕緩地開口,「竟然會拒簽協議書。

葉少皇居高臨下,俯瞰楚塵的眼神,「你很清楚,在宋家,你就是一條狗,可是,一旦離開了宋家,你連一條狗都不如了。

葉少皇感慨,「從這一點看,你真聰明。

「你要用一天的時間,證明你有留在宋家的價值嗎?」葉少皇逼近楚塵,目光銳利,一字一頓地說道,「跟你透露一個消息,夏家,確實有意禪城的製藥市場,只不過,夏家尋找的合作目標,不是宋家,而是,葉家。

葉少皇嘴角抹過了一絲玩味,「夏家代表明天將在皇庭酒店跟我洽談具體的合作事宜,有興趣的話,你可以守在皇庭門口,瞻仰一下夏家代表的背影。

葉少皇一笑轉身,走到了門口,腳步頓了一下,回過頭,看着眾人,面容浮現起溫潤如玉的笑容,「聽說宋老爺子喜好古董,珍藏了不少好東西,明天晚上,我去拜訪一下老爺子。

蘇月嫻回過神來,連忙笑着回應,「老爺子也經常提起禪城的青年才俊,對葉少更是讚不絕口,知道葉少要去看他的話,老爺子一定很開心。

「楚塵,聽懂葉少的話了嗎?」
葉少皇前腳剛離開,宋晴已經忍不住戲謔嗤笑起來,「你就是一條狗,僅此而已。

「二姐,這話過分了吧。
」宋顏面帶慍色。
「三妹,你沒聽見葉少剛才說的話嗎?」宋芸說道,「夏家確實要入駐禪城,只不過,夏家選擇的合作人,是葉家。
楚塵,憑什麼大放厥詞?他只不過是想遲一天再滾出宋家罷了。

「還好葉少有氣量。
」林信平鬆了一口氣,「沒有一般見識。

這時,楚塵站了起來。
眾人看過去。
「楚塵,你要幹嘛?」蘇月嫻眉頭一皺。
「剛才撕離婚協議書的時候,不是很有氣勢嗎?」周劍嗤笑,「剛才葉少走過來,連個屁也不敢放一下。

楚塵看着周劍,認真回答道,「狗才會亂吠。

眾人的面容又是一變。
「楚塵,你閉嘴吧。
」周劍看了一眼門口,「還好葉少已經走遠,不然,你自己找死就算了,可別連累了宋家。

「賓客們都要到齊了,我們準備下去吧。
」宋斜陽走了進來,看了一眼楚塵,面無表情,「儒海會安排人將楚塵送回去。

得知了夏家的合作目標是葉家之後,宋斜陽對楚塵,不抱任何希望。
若不是答應了給楚塵一天的時間,宋斜陽會讓楚塵馬上滾。
既然不能在宴會上宣布楚塵和宋顏的離婚,那麼,楚塵,自然也沒有資格進入會場。
「一天時間也挺緊的。
」林信平笑了起來,戲謔看着楚塵,「楚塵,回去好好準備準備,我們……期待你的表演哦。

宋顏的柳眉輕輕地擰了下,看一眼楚塵,見楚塵面色不變,宋顏也沒多說什麼。
畢竟,五年來,楚塵雖是名義上宋家的上門女婿,可從來沒有一次的家庭餐桌上,會有楚塵的位置。
宋家人一個個走出了會議室。
最後剩下宋顏和楚塵兩人。
「回去之後,在你的房間鎖好門,記住,我回去之前,任何人敲門都不要開。
」宋顏連續叮囑楚塵幾聲。
楚塵點頭,「我知道了。

楚塵清楚,宋顏此刻擔心的並不是葉少皇,而是,剛才自己才灌他喝下百家水的宋慶鵬。
在楚塵的記憶里,五年來,宋慶鵬明裡暗裡,沒少對他動過手。
看着宋顏最後離開的背影,楚塵的眼眸抹過了一道精芒。
「我倒是希望,有人來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