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帶着物資下鄉嫁糙漢成團寵
七零,帶着物資下鄉嫁糙漢成團寵 連載中

七零,帶着物資下鄉嫁糙漢成團寵

來源:google 作者:暴富的喵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振華 陸婉

前世,陸婉被丈夫和閨蜜所騙,半生奮鬥的家業空手讓人,賠上了父母價值幾十億的四合院,還落得慘死的下場好在老天給了她重活一世的機會,回到了七零,自己下鄉當知青,物資奇缺的年代這一世手撕渣男賤女,利用隨身商城的億萬物資發家致富,順便抱緊前世自己瞧不上的糙漢的大腿「蘇振華同志,你要糧食嗎?我送你呀!」「蘇振華同志,你要肉嗎?我送你呀!」「蘇振華同志,你要娶媳婦了嗎?我嫁你啊!」展開

《七零,帶着物資下鄉嫁糙漢成團寵》章節試讀:

前世,蘇家人也同樣找她提過娶她過門這件事。

不過當初她迷戀蔣慶國,再加上劉麗麗在她耳邊煽風點火,說蘇振華是故意救她,給她做人工呼吸,利用言論,逼着她嫁給他的。

陸婉信了劉麗麗的話,拒絕嫁給蘇振華不說,還羞辱了蘇振華一頓,罵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他一個鄉下泥腿子,還想娶她這個城裡的嬌小姐。

然而正是當初自己看不上的男人,改革開放後下海,一步步發家,成了全國首富。

直到她死後,看到蘇振華的靈魂過來她墳前,才知道,原來蘇振華一直愛着她。他成為全國首富卻沒有娶妻生子,是因為他心裏放不下她。

前世的她,真是眼瞎了才會拒絕蘇振華,一心一意的跟着蔣慶華那個渣男。

既然老天給了她一個重生的機會,這一世不會了。

她要抱緊這個糙漢的大腿,嫁給他,給他生崽崽。

見陸婉愣神沒說話,朱愛花便道,「陸知青,我知道,你是城裡人,我們家振華就是鄉下泥腿子。

你嫁到我們鄉下來,肯定委屈了你。

你不同意也沒事,不過因為我家振華害得你名聲受連累。

要是在生產隊,有什麼困難和麻煩,你和嬸子說,嬸子能幫你的肯定幫你。」

陸婉見朱愛花誤會了,趕忙道,「不,嬸子,陸振華同志救了我,我應該謝謝他才對,哪能說是他害了我。

如果他沒意見,我願意嫁給他!」

朱愛花萬萬沒想到,陸婉真同意了。

她家那小子,怎麼可能有意見?心裏美着呢!

她家那小子的心思她這個當娘的哪能不明白?

兒子早就看上了陸婉,現在人家同意嫁給他,他還不得樂死!

想到陸婉要嫁給她兒子,家自己有了一個城裡來的兒媳婦,多有面子,往後還不用操心給蘇振華相親找對象的事,朱愛花心裏也是高興不已。

朱愛花嘴角掛着燦爛的笑容道,「他肯定沒意見!

陸知青,你把這些雞湯喝了,我先回去和振華說一下這事。

你好好的休息!

等你病好了,咱們商量結婚的事。

到時候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

我們蘇家雖然不富裕,是鄉下人,可是能辦得到的,肯定會滿足你。」

陸婉嘴角也掛着淺淺的笑,「嗯,嬸子,你先忙你的去吧。」

朱愛花叮囑陸婉好好照顧自己便離開了。

陸婉喝了兩碗雞湯,吃了一個大雞腿和雞塊,感覺舒服了,感受到了飽腹感,陸婉感覺身體有些虛弱,重新躺回床上去。

想着生病了,得吃點葯。

可下鄉後的條件太差,連弄到吃的都不容易,別說是治病的葯。

陸婉意念一動,進入到了另一層空間。

與此同時,一座巨大的商場出現在了陸婉跟前。

這座商場是當初陸婉名下的資產,也是突然有一天,陸婉發現自己只要集中精力,就能進入商場。

她進入商城時,裏面的時間是靜止的。所以雖然有逛商場的人,卻沒有人發現她的存在。

如今這商城跟着她一起過來,倒是給了她很大的便利。

這年代缺衣少糧,吃飯要糧票,吃肉要肉票,還有糖票,布票,鞋票,什麼東西都是憑票供應的。

而商場里的物資齊全,負一樓有一所大型超市,裏面什麼東西都有,各類肉,海鮮,糧油,水果……

因為超市很大,還擁有自己的倉庫。倉庫裏面的儲備更多,就算是陸婉用八輩子也用不完。

超市旁邊,有各種小吃的鋪面。

奶茶店,蛋糕店,炸串店,包子店,螺螄粉店……

一樓則是一些服裝和藥品的店面,裏面的大藥房,可以拿葯,各種常用藥都有。

二樓有母嬰區,如果陸婉可以生崽崽,母嬰區的東西能用上。

三樓是餐飲區,各種大的店面。

有火鍋店,烤肉店之類的……

……

總之,商城裡應有盡有,但凡有日常需要的東西,裏面都能弄到。

陸婉默默慶幸着商場跟着她一起穿越過來。

有了商場,這一世在七十年代,她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陸婉立馬從藥店拿了一盒感冒藥出來,用溫水沖熱後服下,隨後躺上床,迷迷糊糊的又睡了過去。

等着自己再次醒來,被外面的動靜吵醒的。

外面的知青忙了一天,此時幹完活兒回來。

陸婉報名下鄉後,被分配到了如今所在的生產隊。

和她一起過來的,大概有十個知青。

知青點的環境也比較簡陋,男女分開住。男同志三個人一間房,女同志兩個人一間房。

當初陸婉和劉麗麗分在了一間房裡,所以才成了室友,閨蜜。

不過對於從城裡來的小年輕來說,鄉下不僅居住條件差,吃的還差,再加上每天需要幹活,風吹日晒,非常的不適應。

也正因為如此,前世蔣慶國才故意接近陸婉,想着借她父母的關係回城。

劉麗麗拖着疲倦的身體回來,看到了陸婉床頭擺着的雞湯,立馬被吸引住了。

「雞湯?婉婉,你從哪兒來的雞湯?」

陸婉冷冷的看着劉麗麗。

前世,她真是瞎了眼,沒發現自己身邊藏了這樣的一個白眼狼。

劉麗麗家庭條件不好,下鄉後,父母基本沒寄過糧食給她。

沒錢沒票,光靠着生產隊的那一點點救濟,糧食自然是不夠吃的。

陸婉卻不一樣,父母經常寄過糧食,腊味,罐頭之類的好東西。

這些東西,她都會帶着劉麗麗一起分享。

連帶着她的衣服,只要劉麗麗喜歡,她都願意拿給她穿。

她對她掏心掏肺的,結果她卻爬上了她丈夫的床。

劉麗麗感受到了陸婉眼神中的恨意,頓時愣了愣。

陸婉還是第一次這麼看着她,讓她心裏有點發毛。

「婉婉……你這是怎麼了?」劉麗麗小心翼翼的問了句。

陸婉調整了下情緒,淡淡道,「沒什麼。」

語氣還是透着生疏。

劉麗麗也不知道陸婉這是怎麼了,想着可能是陸婉生病,腦子糊塗了吧。

她有些艱難的扯出一抹笑容,假惺惺的問道,「婉婉,你怎麼樣?身體好點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