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棄妃逆襲,王爺偏要獨寵她一人
棄妃逆襲,王爺偏要獨寵她一人 連載中

棄妃逆襲,王爺偏要獨寵她一人

來源:google 作者:檐下聽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寒 古代言情 月長卿

22世紀國家秘密培養的女子特工,因遭意外魂穿異世醒來後,竟成了當朝戰神王爺的痴傻王妃,還不受寵?甚至還有白蓮花攜手綠茶婊三番五次謀害於她?這豈能忍?且看她如何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一場陰謀之戰顛覆這王朝歷史聽聞這戰神王爺生的妖般魅顏,蓮華容姿,為人孤冷高傲,不近女色...等等!誰說這貨不近女色?雖然外表看着人畜無害,但內里分明就是悶騷的一批!展開

《棄妃逆襲,王爺偏要獨寵她一人》章節試讀:

「今日是太子生辰,不在宮中陪宴,怎麼出來了?」她定定神,壓抑着心底的怒氣,淡淡的開口。

聞言,男人抬眸看向她,眸子中多了一抹疑惑之情,「卿兒,你當真是好了嗎?」說著,他走上前去抬手就要去抱她。

方才她在大殿之上那一驚艷眾人的舞姿,令他的心中驚顫了許久。

月長卿淡淡瞥了他一眼,連忙轉身躲開了他伸過來的手。

「勞煩太子挂念,本宮的神志已恢復正常了。」

當初給她下毒的葯不正是他費盡千辛萬苦從極北苦寒之地得來的嗎,如今這副惺惺作態的醜樣,當真是讓她作嘔。

男人微微有些失神…而後神情略有些憂傷的開口..「如此…就好,當初父皇將你嫁給皇叔,本宮求了父皇好久,可是…終究也沒有改變這個結果。」

月長卿:…這是哪一出?她怎麼看不懂?

「沒改變不是更好嗎?本宮跟着王爺,身份也高了點呢,我現在可是你皇嬸啊。」她笑着開口,看着眼前這個佯裝深情的男人。

「卿兒,你還在生本宮的氣嗎?」南宮墨淵認真的盯着她的眸子,眼中的情愫看起來當真是不假。

月長卿聽着他的這番話,簡直是摸不着頭腦,剛剛不是還一臉不屑的瞧她么?怎麼轉眼就一派深情的樣子?

男人心海底針,可真是琢磨不透。

她懶得跟他說這麼多,直接繞過他的身邊準備離開,極為煩心的嘟囔了一句..「神經病…」

見她要離開,南宮墨淵連忙追上去,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卿兒…」

手突然被抓住,身為特工的她下意識的,直接反手拽住男人的手腕,猛地一個過肩摔!

在男人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已經將人摔了出去,好巧不巧的摔進了一旁河中…冰面被摔出一個裂縫…只聽得『撲通』一聲,男人掉落進去..

瞧見這一幕,逸風心中的驚嚇已經不能用言語表達了,他睜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看向一旁竟敢對太子殿下大打出手的月長卿…

只瞧某女絲毫不當回事,低頭淡淡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將披風又裹緊了些,任南宮墨淵從水中撲通了好幾下爬不上來,她才佯裝慌張的開口大喊,「救命啊…快來人啊…救命啊,快來人啊,太子落水了!快來人啊..」

話落,沒過一會的功夫,一群人匆匆朝着這邊跑了過來…

瞧着如此,月長卿抬腳趁着他們還未來到匆匆離開了原地…料那個傢伙再怎麼樣也不可能供出她來,太子私會皇嬸,除非他不想要太子的位子了。

再者說了,堂堂一個七尺男兒竟然被一個女子摔進了河中,說出來豈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見此情形,逸風先一步離開了此處,回到了宮中…

他走到南宮寒的身邊,俯身在他的耳邊說了幾句,只瞧南宮寒的神色逐漸變得有些玩味起來…

「看起來是時候該找本王的王妃好好聊聊了。」

月長卿小跑着在南宮寒身邊坐下,搓了搓凍紅的小手…看向身邊穩如泰山般的男人,輕聲道「嘶…南宮寒,你不冷嗎?」

這男人正襟危坐的樣子,真是如出塵的謫仙一般。

「王妃去了何處?」男人淡淡端起一杯熱茶,品了一口。

聞言,月長卿一愣,緩緩道「出去溜達了一下,太冷了,我就回來了。」

她說著端起茶壺也為自己倒了杯熱茶。

「哦~太子落水,王妃可知曉此事?」

「不知道啊,今日不是太子生辰嗎?他怎麼落水了?」某女一臉無辜的說著,端茶喝了一口,一股暖意順上心頭,暖和多了。

她這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若是旁人當真是要被她騙了…

南宮寒沒有回話,帶有深意的眸子看了她一眼,內心暗暗認定,她一定不是先前娶回府中的月長卿!

宴會因太子的落水而匆匆結束,二人上了回程的馬車…

狹小的空間內,二人一言不發,氣氛極為尷尬,月長卿掀開帘子往外瞧了一眼,只瞧天空明月高懸,看的她竟不自覺得有些難過..

南宮寒注意到她的這抹憂傷,有些不解,「王妃不開心嗎?」

「月光柔和,自古就有以月寄相思,看到月亮,我想我母親了。」

聞言,南宮寒沒有說話,他知道,月長卿的母親早已去世多年了…

而他的母親,至今還下落不明,想到這裡,男人的情緒也低沉下來,似是被月長卿傳染了一般。

忽的,肩膀處一沉..南宮寒斜睨了一眼,只瞧一個小腦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南宮寒,其實你挺好的…只是總愛板着個臭臉,一點都不可愛…」女人說完還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眼皮子越發沉重起來…

男人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女人真是越發大膽起來,靠在他的肩膀處不說,竟然還敢對他評頭論足…

但回過神來,她還是第一個說他好的女人…

回到府上時,已是半個時辰後…

南宮寒看着身邊還在熟睡的女人,抬手想要將她喚醒…但他的胳膊卻神使鬼差的將某女打橫抱了起來,足尖輕點間已平穩落地…

逸風看到這一幕,再次被震驚了…

王爺竟然抱着個女人?還是月長卿這個身份來歷不明的人!

某女這一路上不老實極了,一會轉個身子,一會東摸摸西摸摸…

南宮寒被她摸得身上有些燥熱,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但面上還是一副淡漠如常的樣子…

還未走到瑤月閣,某男的上半身已經被某女給摸了個遍了…

雖然他嚴重懷疑懷中的女人是趁機佔便宜,但苦於沒有證據,南宮寒還是本着良好的道德修養將月長卿帶到了瑤月閣。

將她輕輕放到床上,他鬆開了手,但女人白嫩光皙的手臂還緊緊的勾着男人的脖子,這還是他頭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這個女人…

睡著了的她竟然也這麼的不安分…這是南宮寒唯一的一個評價!

……

一夜悄然過去…外面冰雪融化的『滴答』聲喚醒了床上熟睡中的人兒。

月長卿醒來後,揉了揉有些睏倦的眸子,晃悠着有些發沉的腦袋走到門外,只瞧青雲在忙前忙後的招呼着誰?

她伸手拽過青雲,懶懶的問道「青雲,你忙什麼呢?」

「王妃,您醒了,王爺傳話來,今早要在瑤月閣用早膳,奴婢要去吩咐廚房將早膳送來。」

「南宮寒要在這裡吃早飯?」月長卿有些驚詫,這個男人怎麼好端端的要來這裡用膳了。

「是啊。」青雲答道。

聞言,月長卿鬆開了手,柔聲道「那你去吧…記得讓他們帶些水果來。」

青雲笑着點了點頭,知道她最近很愛吃水果。

回到屋內的月長卿簡單的洗了個臉,由着身後的侍女將黑長直的頭髮高高束起,只簡單的用那根白玉簪挽住。

看着鏡子中的這張臉,月長卿陷入了短暫的失神,小臉有些蠟黃,看來是多年的營養跟不上才會如此,不過不難看出這確實是一個美人坯子,眼似水杏,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若是再好好養養身子,倒是會出落的越發動人。

待簡單收拾過後,她緩緩站起身來,提起身下的重重裙擺,大步朝着前廳走去…只瞧這一路上,看着院中的丫鬟似是多了不少,只不過她們為何都要看一眼自己?

南宮寒端坐在正廳主位,修長而又白皙的手指正握着一杯茶,茶香四溢,滿溢屋內每個角落。

月長卿剛走進來,便聞到了這撲鼻的茶香味,還有男人身上淡淡的沉香…

她淡定的走到南宮寒的身邊坐下身子,端起茶壺為自己也倒了杯茶,放在鼻間輕嗅,而後抿了一口,茶香氣瞬間便在口中蔓延開來…「這茶不錯嘛…」

「此乃雲霧茶,因產於南嶽的高山雲霧之中而得名,故也稱岳山茶,是鄰國向我國皇帝朝貢的『貢品』,其香氣獨特濃郁,是以嫩芽焙制的上等芽茶。」南宮寒淡淡說著,瞧了一眼身邊的女人。

「雲霧茶?」月長卿聽得有些耳熟,似是在哪裡聽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