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潛龍歸淵
潛龍歸淵 連載中

潛龍歸淵

來源:google 作者:顧白本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楓 宋婉婷 都市小說

開局老婆改嫁》故事梗概:五年前的葉楓告別了自己的未婚妻,踏上了保家衛國的道路在之後的五年里,他在危險的前方帶兵拋頭顱,灑熱血,甚至還將最後一滴熱血灑在神州大地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未婚妻竟然遭遇如此不公平的對待因此當葉楓再次睜開雙眼時,他不為其他,只為了保護心愛的女人……...展開

《潛龍歸淵》章節試讀:

青城殯儀館。
「葉楓,你這個騙子!」
「一個月前,你告訴我,等這個月戰爭結束,你就從部隊退伍,回來娶我,可現在呢?
!」
「為了你的承諾,這些年,我像個傻子一樣苦苦等待,被家裡人笑話,被朋友嗤笑,但我依然選擇相信你,可結果呢,我等來的只有一具冰冷的屍體!」
一名容顏絕美的女人站在推車前,輕咬着薄唇,艷麗的雙眸泛起水霧。
推車上躺着的冰冷屍體,是她的未婚夫!
葉楓!
宋婉婷心如刀割,面色凄涼的撫摸着葉楓面如金紙的臉龐。
「對不起,葉楓,五年了,我的青春都在等待中度過,可現在,我認命了!」
宋婉婷顫聲道,淚水悄無聲息的衝破束縛,順着絕美的臉頰滑落。
一晃五年,沒想到,再見面已是天人永隔!
「我要嫁人了,我不喜歡他,甚至厭惡他,可,家裡人都認為他才是我的真命天子,是我最好的選擇,我不想再反抗了,再多的反抗掙扎又有什麼意義。」
「這是你之前送給我的玉佩,你說這是定情信物,以後我可能用不上了,就留給你做個念想吧,下去以後,不孤單。」
淚水模糊了宋婉婷的視線,她取下脖子上戴的一塊玉佩,這是葉楓北上入伍的時候親手送給她的,說是母親的遺物。
「如果有可能,下輩子我們早點遇見。」
宋婉婷泣不成聲,將玉佩放在了葉楓的胸口。
「宋小姐,請節哀,我們要對死者進行火化了!」
殯儀館工作人員寬慰道。
嗡!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玉佩在接觸葉楓皮膚的那一刻,閃過一道紫光,肉眼可見的速度鑽入了葉楓的眉心中!
紫光進入葉楓的體內,宛如一條紫色巨龍,咆哮着在四肢百骸,氣脈丹田中肆意飛舞!
那些深可見骨的傷口,也在緩緩癒合。
「我,還活着!」
「這是哪裡?」
「婉婷?
!」
此時的葉楓處於一種特別奇怪的狀態,好似靈魂脫體一般,能夠看到宋婉婷以及周圍的殯儀館工作人員,但就是無法睜開眼,無法發出任何聲音,嗓子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堵着一樣!
一個月前,敵國入侵,葉楓身為北域天王,率領北域天刀戰團奮力抵抗。
經過奮力拚殺,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敵國折戟百萬,最終宣布投降。
他也在最後一場戰鬥中,遭受圍殺埋伏,重傷!
只記得昏迷前主刀醫生似乎在和誰對話,電話中的那個聲音非常熟悉,再之後,他就徹底失去意識了!
就在這時,一群人闖進殯儀館。
走在最前面,領頭的是一個披着花襯衫的壯漢,氣勢洶洶,「宋婉婷,原來你躲到這裡了,你們宋家藥鋪欠的賬還不打算還是吧?」
「虎哥,那筆高利貸是我爸媽借的,不是我借的,他們不是說過這兩天就會還清嗎?」
宋婉婷緊張道。
這個額頭有刀疤的虎哥,是青城有名的大混混,有一家放貸公司,是專門搞高利貸暴力催收的灰色人物。
「你爸跟你媽那兩個老東西,電話不接,人也消失了,我就抓住你了,今天是最後還款日,你要是不還,我等會就把你賣到西北窯子里!」
虎哥惡狠狠道。
「可我現在真的沒有錢,能不能等……」宋婉婷卑微的哀求道,話還沒說完,一個響亮的耳光便啪的扇了過來。
「你拿我當慈善機構呢?
還敢跟我討價還價呢?」
虎哥走上前,一把抓住宋婉婷的秀髮,猛的奪過宋婉婷藏在背後的手機,啪的摔在地上,破口大罵:「你這個臭婊子,還敢跟我玩心眼,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
「我,我沒有,虎哥,求求你了,能不能不要在這裡鬧,有什麼事情我們出去說好不好,能不能讓我未婚夫走的安寧?」
宋婉婷語氣變化,越說越激動,說到最後半句,披頭散髮,幾乎是吼出來的!
虎哥勃然大怒,再次抓起宋婉婷的頭髮猛的砸在地上,海怪一般的嘴裏充滿污言穢語,「你跟我吼個幾把呢,你男人死跟老子有屁關係,你這種賤貨都不知道是幾手的公交車了,還跟我裝純潔呢?」
宋婉婷哪是虎哥的對手,掙扎了一會,腦袋被砸出來一個七八厘米的大口子,鮮血順着頭皮流下,啪嗒滴落在地板上!
旁邊的殯儀館工作人員看的又驚又怒,但沒有一個人敢管閑事!
現場的一切,葉楓盡收眼底。
一股前所未有的暴戾氣息轟的爆發!
他拼盡全力,哪怕意識破碎也在所不惜!
他要殺人!
弄死這個雜碎!
自己在前方帶兵拋頭顱,灑熱血,將最後一滴熱血灑在神州大地,沒想到自己的女人卻在後方被人欺凌!
憑什麼?
這不公世道,讓他如臨冰窟,寒心徹骨!

「醒過來,醒過來啊!」
「求求你了,老天爺!」
「哪怕付出死的代價,我也心甘情願,讓我現在就醒過來吧!
!」
葉楓悲憤的怒吼,回蕩在虛空之中。
殯儀館內,幽冷的殺意,化為刺骨的寒氣,瀰漫開來!
「你不是想出去說嗎,走吧,咱們就出去好好嘮嘮!」
虎哥抓着宋婉婷的頭髮,直接拖着走向殯儀館外,赤目的鮮血在地上拖出了一條長長的紅線!

忽然,一股冷意宛如騰蛇般攀附在虎哥的後背上。
下一刻,一道幽冷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緊接着頭皮嗡的一聲,炸裂開來!
「死!」
「你今天必須死!
!」
 

《潛龍歸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