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千古一帝滿地跑,你讓我光復大漢
千古一帝滿地跑,你讓我光復大漢 連載中

千古一帝滿地跑,你讓我光復大漢

來源:google 作者:老黃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老黃 郭玉安

郭玉安重生到一個不一樣的古代,成為北唐帝國安西王第三子這是一個各種特殊坐騎橫行的世界,天下正值亂世,北唐李世民、北魏曹操、南明朱元璋三強並立長城以北也是戰亂紛飛,東北清國攜猛虎騎兵之威勵志入主中原,縱橫漠南的突厥帝國佔著狼騎兵的迅捷威壓中原,還有漠北的蒙古部,遠遁西域的北匈奴,夾縫中生存的契丹,剛剛統一高原的吐蕃帝國...在這個梟雄遍地,千古一帝都滿地跑的時代下,郭玉安發現自己竟成了大漢帝國僅存的皇族後裔,被一眾大漢遺民逼着走上光復大漢的道路這可如何是好,跟這些最強帝王梟雄爭奪天下,這不是沒事找虐嗎?幸好他有一個只要吃飽肚子,無論你想要什麼食物,他都能滿足你的高冷系統,可隨着事情發展,他發現吃飽肚子這件事竟然比光復大漢還難...展開

《千古一帝滿地跑,你讓我光復大漢》章節試讀:

所有人都驚懼的盯着倒地之人腦門上的洞。

用石子擊殺對手!

只聽說過江湖上的頂尖高手使用暗器飛鏢之類的,可這安西王三公子小小年紀,竟也有此等功力…

咻——

又一紀飈射出的石子命中敵人,只有10人的斥候小隊還沒開戰就已經折損兩人。

小頭目見狀立刻下令所有人迅速分散開始游斗騎射。

可有着魯智深頂在前面揮舞大樹充當肉盾,射過來的箭矢統統被擋下,郭玉安可以很輕鬆的躲後方,一下下的打出石子擊殺對方。

不到二十秒,隨着最後一個騎士墜馬,斥候小隊圓滿結束自己的生命。

魯智深顧不上高興,快速取了些斥候身上的裝備和食物,帶着郭玉安一頭扎進大山。

十分鐘後,一支五百人的騎兵隊伍在一條只比戰馬只小一點的紅色獵犬帶領下趕到現場。

獵犬在現場聞了一圈後,朝着不遠處的山口張嘴就吠。

「小雜種,野生狂獅的領地都敢進,找死。」

「留一百人守住山口以防有詐,其他人隨我繞到山後堵截…」

山口隱蔽處,兩人躲在一塊巨石後面,看着大部隊快速撤離,留下一百騎在山口安營紮寨。

魯智深佩服的看着郭玉安:「你他娘的還真是個天才,小小年紀還懂兵法,這招是不是叫聲東擊西!」

「狗屁聲東擊西,我是怕進山餓肚子…」

半夜時分。

咕嚕嚕…

在肚皮抗議聲中,郭玉安用石子幹掉守夜偷懶的兩個士兵後,兩人悄悄潛行到一個營帳內。

「洒家是出家人,不能殺生,還是三公子你來吧。」

「廢話,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趕緊的,佛祖考驗你業績的時候到了。」

魯智深道了聲阿彌陀佛後,就朝一個熟睡的士兵太陽穴重重一壓,劇烈的疼痛感讓士兵瞬間從睡夢中驚醒,還沒來得及驚呼就再次昏睡過去。

一百個士兵分佈在是10個帳篷中,魯智深僅僅用了十分鐘就將一百士兵全部送進深度睡眠。

凌晨破曉,營地里的戰馬身上綁着帶有兩人氣味的衣物碎片,朝四面八方散去。

兩人也騎一匹帶三匹,八匹馬在朝陽的映襯下消失在地平線上,只留下一營深度昏迷的士兵。

……

經過兩天的連續趕路,戰馬被吃的只剩兩人座下的兩匹,他們終於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安西最北邊的一個屯城,肅北城。

這裡與突厥相鄰,向北五百里,再跨過大戈壁就是突厥王庭所在的大草原,所以這裡也是安西和突厥最重要的交易場所和衝突發生地。

「這可是你二哥的勢力範圍,你要在這避風頭?」

郭玉安被餓的無精打采:「這叫燈下黑,走吧,進城找吃的先。」

一聽到他說找吃的,兩匹戰馬明顯一哆嗦,小眼神中充滿對邪惡人類的恐懼。

兩人剛踏進城門洞,外城牆根處突然傳來一陣敲鑼聲。

「肅北城徵兵一百人,月錢十兩,入伍者免去家中田稅並賜十畝永業田。」

然後搬出十筐熱氣騰騰的白面饃饃和三大鍋羊肉湯,誘惑着圍上來的百姓。

「軍營吃食管飽,這就是標準,有興趣的現在即可報名,先到先得…」

身處邊地的百姓哪見過這麼誘人的白面饃饃,他們平日都是吃些雜糧窩頭野菜啥的,種地收穫和放牧所得基本都被地主財主收走,能吃飽都算老天保佑了。

所以每次徵兵都會吸引大批年輕人,不僅可以填飽自己肚皮,也為了家中免稅和那十畝永業田。

徵兵告示一出,現場氣氛瞬間爆炸,所有男人都爭先恐後的湧向前,上至60歲老漢,下至鼻涕泡熊孩子,每個人都眼冒綠光,盯着白饃饃和羊肉湯鍋,可徵兵官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們的心情又瞬間跌入谷底。

「都別急,當兵吃糧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得舉起這二百斤石鎖三下才算合格,誰先來。」

還誰先來!當然我先來…

滿眼全是白饃饃的郭玉安一個健步上前,快速舉起石鎖呼啦啦就是三下,丟下後就撲在了白饃饃筐上,左右開弓一口一個開始流水線作業。

!!!

「剛剛我是眼花了嗎?他舉了幾下。」

「好像就一哆嗦吧!」

「我怎麼感覺他根本就沒舉起來。」

徵兵官也愣了,在和身邊的手下反覆確認後才喊道:「下一個。」

呲溜——

所有人這才將目光從郭玉安身上抽回,擦乾淨口水爭先恐後的上前舉石鎖,可連續上去十多個,竟然一個達標的都沒有。

而這時,某飯桶已經幹完一筐白饃饃,開始在湯鍋里撈羊肉了。

「我尼瑪,哪來的飯桶這麼能吃,前面的和尚不行趕緊讓開,爺爺肚子餓了。」

「就是,舉不起來別硬撐,小心腰。」

……

這時剛好輪到魯智深,他雖然也能輕鬆的舉三下,可後面竟然有人說自己舉不起來,那就不好意思了,老子不僅能舉,還能舉很久,不像某人一二三,買單。

於是,在魯智深故意拖延下,時間整整耽擱了十分鐘,而郭玉安則是吃完第三筐白饃饃後,才迎來第二個食客——魯智深。

魯智深繞着郭玉安看了三圈,他實在想不明白,三筐白饃饃下肚,肚子呢?

「愣着幹嘛,趕緊吃啊,沒見後面群情洶湧嗎?」

魯智深回頭一看,後面已經有一個精瘦的輕人扔下石鎖,朝着食物撲了過來。

半個小時後,徵兵結束,可犒賞的食物卻被最先達標的幾人吃完,其中郭玉安一人就吃了三分之二,此時正靠着城牆跟剔着牙抖着腿。

「總算吃飽了,真不容易啊。」

「這時候要是能來支煙就好了…」

「如你所願!」

!!

系統!

郭玉安趕緊看下四周,摳腳的魯智深和一眾吃撐了的傢伙,沒人察覺到異常。

這次怎麼沒有閃電??

等等,我剛剛要了什麼就如你所願了?

煙!

果然,一整條華子出現在他手上,還是軟包的。

可為什麼這次能和系統聯繫上?

「系統,出來說說話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