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前夫嫌我冷冰冰,大佬把我寵上天
前夫嫌我冷冰冰,大佬把我寵上天 連載中

前夫嫌我冷冰冰,大佬把我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一顆小甜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知微 霍衍

(百分百的甜寵+萌寶+妻奴+女兒奴)霍衍是圈子裡出了名的冷淡,無女伴,零緋聞,連身邊的助理、秘書都是男的,人們紛紛猜測他是不是不喜歡女人,或是那方面不行直到有一天,他左手挽着一個清冷美人,右手牽着一個嬌嬌滴滴的小女孩,高調地宣布自己已婚女育,人們才知道,原來他心裏住着一個白月光,那個白月光,就是他的妻子程知微展開

《前夫嫌我冷冰冰,大佬把我寵上天》章節試讀:

程知微尖叫打斷:「我聽不到!我聽不到!」

霍衍衝進來扶住她肩膀:「你寶寶沒事!」

短短几個字,讓程知微又活了過來,她一手反抓住霍衍,一手摁着胸口,眼淚撲撲地往下流:「我的寶寶,她在哪裡?」

「寶寶不足月,體重沒達標,送去兒保科護理了。是個女寶,像你,很漂亮。」

程知微捂臉痛哭。

霍衍一隻手扶住她肩膀,另一隻手想去碰她的臉,快要觸到時收了回來,剋制地說:「你剛做完剖腹產,身體還很虛,別哭了,而且、」

他頓了一下:「你弟弟——」

程知微死死抓住霍衍的手,急切地問:「我弟沒事對不對?」

「還在重症監護室,情況不太好。」

重症監護室,情況不太好……

程卓對痛很敏感,破一點點皮都能嚎半天,如今卻被車撞到躺在重症監護室,他一定很痛很害怕吧?

程知微哭得失了聲,雙肩不停抖動。

霍衍的手抬起又放下,放下又抬起,重複好幾次,最後垂在身側,攥緊:「最好的醫生在給他救治,他會沒事。」

程知微強迫自己冷靜:「我想見我媽媽,請問你可以幫幫我嗎?」

程知微剛生產完,身體虛弱,霍衍給她裹了兩床棉被,擔心她見了程母情緒激動之下會掀被子,他不知從哪找來一根繩子,將程知微與被子捆了個嚴嚴實實。

將程知微推進太平間,霍衍溫聲道:「我就在門外,有什麼就喊一聲,你……要節哀。」

至親過世,一句『節哀』,是最蒼白最沒用的安慰。

霍衍從兜里摸了支煙咬住,眼睛盯着虛掩的門,聽着裡頭傳出來的哭聲,他攥着手指,將那根煙翻來覆去的咬。

口袋裡的手機嗞嗞震動,是張心妍的來電,他摁掉,拉入黑名單。

張心妍的微信立即發過來:【阿衍,我向你道歉,我是太害怕失去你了才口不擇言的,對不起,你接一下我電話,你理一下我好不好?】

霍衍快速回復:【張小姐,我本來就對你無意,以後就別聯繫了,今天這事也到此為止。】

將張心妍微信拖黑,太平間里的哭聲已經消失了,霍衍將手機往兜里一扔,大步朝里走。

程知微輕撫着母親的臉,神色平靜,過了一會,她蓋上白布,遮去母親慈祥的面容。

抬頭看到霍衍,程知微混亂的腦子立即湧上兩句詩:立如芝蘭玉樹,笑如朗月入懷。

不知道為什麼,她看到他,心頭的寒霜似乎被融化了一些,她注視着霍衍:「先生,請留下你的聯繫方式,等我處理好家裡的事,再登門道謝。」

霍衍眼神微黯。

她……不記得他了。

霍衍的手原本要拍她肩膀,半路改道落到輪椅背上,他開口道:「霍衍。我叫霍衍。你想去看你弟弟嗎?」

「那就麻煩霍先生了。」

「叫我霍衍。」

將她推到重症病房門口,霍衍退後一步,沉默地看着她的背影。

玻璃氣窗有一米五高,程知微是坐在輪椅上的,她的視線夠不着,就把手放在門板上,似乎這樣,她就能跟病房裡的弟弟心意相通。

身側一道熱源靠近,緊接着她被對方抱了起來,程知微一驚:「霍衍——」

「力氣有限,想看就趕緊。」

程知微小聲說了聲謝謝。

程卓傷得很重,此刻還在深度昏迷中,他不可能跟她有任何互動,程知微仍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錯過弟弟的任何動作。

一陣腳步聲從走廊那邊傳來:「小微!」

鄭秋冬的聲音把程知微拉回現實,她身體一僵,霍衍緊了緊雙手,抱着她轉過身:「你認識?」

鄭秋冬與蘇小藍跑在前面,後頭跟着婆婆李娟。

李娟遠遠看到程知微被別的男人抱着,馬上大呼小叫:「哎喲我的天!秋冬你還愣着做什麼?快把你老婆抱回來!」

鄭秋冬伸手去抱程知微,霍衍卻在他的手伸過來時把程知微放回輪椅,鄭秋冬的手抓了空,臉色馬上不好看了:「這位先生——」

蘇小藍突然驚叫:「微微姐,你的肚子呢?發生什麼事了?寶寶沒了?!」

李娟已到跟前,臉色大變:「小微,你肚子怎麼了?寶寶呢?你把寶寶弄哪去了?!」

鄭秋冬立即說:「媽,小藍,你們別問了——」

李娟捶胸頓足:「哎喲我的天爺!我不是讓你沒事不要出來嗎?你為什麼偏偏要出來!都七個月了,為什麼還不肯在家安安生生的!非要把孩子搞掉了才開心!」

蘇小藍上前勸:「阿姨,你別這麼說,發生這種事微微姐也不想的,她才是最痛苦最需要安慰的那個。秋冬哥,你一定要對微微姐好一點啊,她太不容易了。」

李娟怒:「她從結婚開始就不用工作,懷孕之後更是哪也不去舒舒服服在家養胎,她有什麼不容易的,不容易的是我兒子,要照顧她,還要幫他們家打工!」

程知微攥緊手,拚命壓抑着情緒,但眼淚還是不聽話地流了下來。

李娟更生氣了:「連個孩子都護不住,你說你怎麼還有臉哭!」

「阿姨,微微姐已經很難過了,您就少說兩句吧。」

「不行!那些話我憋肚子里很久了,之前看她還懷着孕,我忍着不說,現在她把孩子弄沒了,我為什麼還要忍着?!我就要說!程知微,你——」

「閉嘴!」

程知微咆哮:「死老太婆,我女兒活得好好的,你一口一個『沒了』,嘴那麼臟,早上吃的是屎嗎?」

李娟臉色一變:「你說什麼?」

「死老太婆!滾回你們老家吃屎去吧!」

李娟馬上嚎起來,當場就打滾了:「程知微,你不尊重長輩,你詛咒我!你全家不得好死!」

一個『死』字,讓程知微理智盡失。

她呼地朝李娟撲過去將李娟撞倒在地,順手薅住李娟頭髮,雙眼迸射出憤怒的火花,另一隻手往她臉上呼去:「你說誰不得好死?說誰不得好死?!」

鄭秋冬反應過來,一邊拉架一邊勸:「微微,你別跟我媽一般見識,她就一農村老太太,你——」

啪!啪!啪!

程知微朝鄭秋冬左右開弓:「我媽死了!我弟出車禍現在還生死不知!我女兒也被送去了兒保科!死老太婆卻一口一個詛咒她沒了!你讓我不要跟她一般見識,鄭秋冬!你還是不是人?!」

她一拳揍向鄭秋冬面門,再一巴掌甩到來拉架的蘇小藍臉上:「滾!你們所有人,都給我滾!」

她呼地站起來,卻因起勢太猛,眼前突然一黑,身體隨即失去平衡。

快要摔倒之際,她被一副厚實的懷抱接住。

意識被剝走的前一秒,程知微聽到有人說:「她如果有事,我要你們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