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破空登仙
破空登仙 連載中

破空登仙

來源:google 作者:司徒浩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伊人 司徒浩南 奇幻玄幻

神武大陸,天下九大禁地之一的落霞山,是一處極為險惡的存在,並不是窮山惡水,偏僻荒涼,而是靈氣充裕的福地然而,沒有人會願意輕易踏足這片福地,因為它的神秘與兇險,使人不願接近書劍情仇意,飄渺仙之途展開

《破空登仙》章節試讀:

浩南鬆開握住的司徒岩手臂,司徒岩一下子癱軟在地,匍匐在地驚恐的看着那樹枝之上密密麻麻的吞靈蝙蝠,是一個個索命的地獄幽靈。司徒岩兩手抱着頭,如同篩糠瑟瑟發抖,口中含糊不清的說著什麼,生死線上的徘徊將他嚇了個半死。
「司徒岩,我最後問你一次,你是否與我一同,方才的情況你也明白,若是你獨自一人恐怕現在已經化為一具乾屍了吧!」浩南強行轉過司徒岩的腦袋,瞪視着大聲喝問。
只有不住的瑟瑟發抖,只有驚恐猶疑的目光,他的手腳冰涼,嘴唇躲躲閃閃,終於,好久,他哆哆嗦嗦的開口:「我……我跟你一起,救……救我。」
所有人都被耀眼的覆蓋著,那是漆黑寂寥深夜的一絲微弱的光,那是支撐所有人活下去的勇氣,光芒明滅,白芒吞吐不定。
一行六人緊緊地靠攏一起,相互依偎着慢騰騰的向前繼續行進,慢慢的所有人靈魂更加顫慄,隨處可見一具具猙獰乾屍,眾人也終於明白,那是吞靈蝙蝠一種特殊的採食方式,吸食人身精華,直到最後人體化為一具沒有任何精華的乾屍。
從開始在枝頭可以看到一群群的吞靈蝙蝠,隨着眾人的行進,乾屍的不斷增多,那吞靈蝙蝠的數量也在急劇上升,遮天蔽日的全部都是烏光閃爍的吞靈蝙蝠。
「那是……!」一名弟子驚呼而出,忍不住倒退幾步,這裡吞靈蝙蝠竟然陡然全部消失無蹤,然而,那巨大的有着三米多高的吞靈蝙蝠橫亘在道路正**,所有小蝙蝠在距離這裡百米就一隻沒有。
「那是,蝠王!吞靈蝙蝠當中的王者!」沒有一個人可以移動一步,靜靜地注視那恐怖的攔截在路**的蝠王。
蝠王一動不動,好像是沒有生命氣息一樣,只是憑藉高大的骨骼將身軀支撐而起,「他……好像死了!」司徒岩顫巍巍的指着那空洞無神的猩紅雙眸。
「去看看,大家不要慌張!」所有人提心弔膽一步步向前挪移,每走出一步,都要浸出一身冷汗,呼吸都不敢鬆懈。
金鐵一般的鱗甲,尖刺般的細牙,胸口處一大片鱗甲脫落而下,汩汩的腥臭血液流淌出來,連一絲生命氣息都沒有,只是可以看到那猩紅的眼眸目露驚恐,詫異的瞪視前方。
來到近前,所有人都徹底放下一口氣,那吞靈蝙蝠確實已經沒有了任何生命跡象。看着那胸口如同金鐵般的鱗甲竟然被划出一個大洞,浩南倒吸一口涼氣,那是什麼樣的力量才可以撕裂蝠王的鱗甲,蝠王身體其他部位完好無損,顯然只是被一招殺死,僅僅一招,撕裂鱗甲,洞穿血肉,蝠王殞命。
每個人都目瞪口呆,內心震蕩久久不能平息,猛的,司徒岩一下子泛出一絲陰森的笑意,他一把推開浩南。凌天,將他們二人退出好幾步,於此同時,他的手掌對着蝠王胸口血淋淋的傷口一抓抓去。
「撲哧撲哧!」腥臭的血液飛濺出來,濺在司徒岩猙獰的面孔之上,更加恐怖,司徒岩的手抓深入蝠王胸腔內部,手抓在裏面一陣搗鼓,汩汩的血液不斷流出,順着手臂,滴落在地面。
終於,司徒岩滿意的將手抓緩緩的撤出,此時,他的手中一個拳頭大小的猩紅圓丸不斷有血滴滴落,圓丸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紋路。
「司徒岩,你敢搶奪內丹!」凌天一下子跨出好幾步,伸手順勢一揮,帶起一陣疾風,手抓一下子將那布滿血色的圓丸奪了過來。看着那血絲縱橫的圓丸,凌天惡狠狠的怒視司徒岩。
司徒岩也同時瞪視凌天,兩人目光焦作在那內丹之上,兩人不住攀升氣勢,一枚內丹的作用不言而喻,這裡所有人都可以斷定,只要藉助這沒內丹煉化丹藥,最起碼也可以增加幾十年的修為。當內丹出現之時,司徒岩已經顧不得他是被浩南保護才可以堪堪到達這裡,也忘記了浩南對他的救命之恩,內丹的誘惑足以讓他瘋狂。
浩南沒有說什麼,但是凌天卻不退縮,他與司徒岩針鋒相對,目光焦作,一場大戰眼看就要打起,忽的,那蝠王高大的身軀開始搖晃起來,汩汩的血液更加肆無忌憚的流淌出來,「嘎嘣嘎嘣嘎嘣!」骨骼粉碎的響聲斷斷續續,「啪!」終於,那搖搖晃晃的蝠王軀體倒塌在地,被取出了內丹的蝠王,體內再也沒有殘存的能量,支撐不起龐大的軀體,赫然倒塌。
「咻咻咻!」一連串的破空之聲憑空響起,那遠處的吞靈蝙蝠一剎那全部施展速度向著此處急速掠來,遮天蔽日的烏光,帶起風雷陣陣,尖細鋒利的獠牙猙獰的吞吐生寒氣息。
幾乎是一瞬間,成百上千的吞靈蝙蝠已經遮天蔽日的在浩南頭頂盤旋,不過,忌憚浩南周身迸發的白芒,沒有一個敢於衝刺下來,只是,一連串難聽的嗚嚎從他們細小的身軀不斷傳出,震的眾人耳邊如同雷霆巨響,獃滯的望着那不知有多少個數的吞靈蝙蝠嚎叫,哀鳴,盤旋。
「凌天,內丹是我找到的,你難道強搶!」看着吞靈蝙蝠聲勢浩大,司徒岩本能的更加靠近浩南,白芒明滅,司徒岩感覺到沒有了生命威脅,又一次將目光聚焦在蝠王內丹之上。
這一次,他說話的同時,眼神迅速對着先前跟在他身邊的幾位弟子傳遞訊息,那三名弟子幾乎是心靈相通,又像是早有預謀般,同時對凌天出手,一人扣住凌天雙肩,凌天一下子身體僵硬動彈不了分毫,另一人一下子拍出一掌擊打在凌天手腕,手腕傳來劇痛,內丹一下子沒有抓牢掉落出去,剩下那人早已靜靜地等待着,內丹脫手的剎那,那人已經將他輕而易舉的握在手心。
「你們……全都是這般忘恩負義嗎!」凌天灌注內力,一下子掙脫出來,惡狠狠的看着那受浩南庇佑才是走到這一步,卻同時對自己出手。
「桀桀!」司徒岩如同捧着稀世珍寶,小心翼翼的接過內丹,流露出毫無掩飾的貪婪之色,「浩南少爺,對不住了,這內丹是我找出的,還是該歸宿與我!」
浩南靜靜地看着突如其來的變故,他的心已經冷了,對於兄弟情義的那最後一份期許已經蕩然無存。當他們一同對凌天出手的一剎那,就註定了他們要徹底撕下虛偽的面具,徹底決裂了。既然沒有了兄弟情義,那麼該出手是就出手,該狠厲之時便狠厲。
浩南眉頭挑起,劍眉。虎目。一縷生寒淡淡縈繞,陰沉的面容讓所有人不約而同將目光凝聚。胸口的雪白銀色毛髮好似感應浩南的憤怒,再一次劇烈震動起來,本來已近耀眼的白芒一下子從天而起,好似要直上雲霄。
盤旋的吞靈蝙蝠紛紛怪叫着慌忙躲避。白芒耀天,漆黑的暗夜一下子宛如白晝。「既然你不懂得知恩圖報,那我又為什麼非要固守兄弟情義呢?」如同遠古巨獸在咆哮,聲勢隆隆。「哈哈……哈哈哈……」跌狂苦澀的笑聲響徹雲霄,風云為之變色。
「你……你要做什麼,我……我們可是同門兄弟!」司徒岩感到通體冰寒,那是來自浩南氣息的壓迫,他隱隱意識到了什麼,驚恐的望着浩南。
「兄弟情義為何物,我當你們是骨肉兄弟,血濃於水,不計你們為難嘲諷,我救你們與吞靈蝙蝠厲牙之下,我何嘗計較過什麼,我為的只是那一個我們相同的血脈,為的只是一個心安理得,可是,你們是如何回報與我,為了區區一枚內丹,你暗中下手,你翻臉無情,你還提醒我兄弟情義,現在我告訴你們,我浩南沒有狼心狗肺,忘恩負義,不知廉恥的兄弟,你們在與我沒有任何關聯!」浩南猙獰的大吼,他雙拳緊緊地握起,一步步向著司徒岩走去,每走出一步,地面都在轟隆隆的響動。
「不,你要做什麼,做什麼?」司徒岩已經嚇得魂飛天外。
「我要你滾出我這白芒之內,我要你獨自面對那烏光閃爍的吞靈蝙蝠,看看你司徒岩是如何英勇沒有我也可以獨自存活!」說著,浩南已經一手拽住司徒岩的衣領,要把他扔出去,而白芒之外,那些蠢蠢欲動的吞靈蝙蝠都在瞪大猩紅眼眸,期待獵物的出現。
「不要,不要,求你,沒有你我活不下去的,我錯了,我再也不覬覦什麼寶貝,一路上要是碰到什麼寶貝,我什麼都不要,都是你們的,只求你繞我一命,不要讓我出去!」一個七尺男兒,霎時間,已經聲淚俱下,跪伏在浩南腳下,抱着浩南的小腿,死命抱緊不鬆開。

「你……」看着司徒岩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浩南無奈的搖搖頭,司徒岩急忙將內丹恭恭敬敬的捧上,血紅的血絲依舊繚繞,若有若無的能量波動一陣陣擴散。
「擺了,就在相信你一次,如果還有下次,不要怪我翻臉無情!」一把將司徒岩鬆開,浩南凝視着那血絲縈繞的內丹。方言正要將內丹收起,猛的。頸脖之上那利劍吊墜一下子蠢蠢欲動,那是司徒家一代代傳承下來的吊墜,只有作為嫡系弟子的浩南才有。而這時那內丹竟然開始自動懸浮起來,靜靜地懸浮與浩南胸前,發出嗡鳴震蕩。
那利劍吊墜也終於衝破衣物的束縛,一下子裸露在空氣之中,如同內丹一般靜靜地懸浮,一絲絲光華在吊墜四周不斷遊走。烏黑乏着厚重的質感,有一種神兵的凝重之感,可是這明明只是一枚吊墜而已。
內丹與吊墜交相輝映,不知何時,不知何起,那內丹竟然開始圍繞着吊墜環繞,血色紋路隱隱不斷向外散發著絲絲縷縷的能量漣漪,內丹周圍開始泛起層層血霧,血霧朦朧,血霧的體積隨着內丹的旋轉不斷的增加着。飄渺而邪惡的氣息源源不斷迸發。
呼吸都靜止,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沒有一個人敢妄加議論。只有那不斷膨脹擴大的血霧,時間靜悄悄的溜走,萬籟俱靜。一直到血霧已經膨脹大一個牛頭大小,那內丹的旋轉才終於停了下來,靜靜地虛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