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痞氣大佬的撩人野玫瑰
痞氣大佬的撩人野玫瑰 連載中

痞氣大佬的撩人野玫瑰

來源:google 作者:二水i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吟 現代言情 肖煥

【絕美仙氣颯姐】&【囂張清貴酷哥】【雙A+救贖+高甜】宋吟和肖煥的第一次見面——在臨江七中的牆頭上兩人一個翻進,一個翻出狹路相逢,僵持不下宋吟:這哥們兒動作挺漂亮!肖煥:這姑娘路子挺野!之後的每一次見面,都是雙方的人設崩塌現場:嬌嬌弱弱的絕美小仙女竟是手撕綠茶、腳踩混混、滑板籃球打架樣樣精通的酷颯拽姐?桀驁不馴的校霸大佬竟是酷愛卡通頭像、怕黑怕鬼怕沒人愛的敏感易碎小可憐兒?少年睜着一雙微翹的瀲灧眼眸,沉沉看向她,輕聲說道:「求你了,我害怕」語氣軟得一塌糊塗宋吟的心也頓時軟得一塌糊塗「別害怕,姐姐保護你!」野玫瑰&荊棘叢展開

《痞氣大佬的撩人野玫瑰》章節試讀:

像這類調皮搗蛋的男生,每個學校每個班級都會有幾個,宋吟見慣了,也不惱,手支着講台桌平靜地抬起頭,向底下掃了一眼。

可能是因為楊盛華在這個時候出來小小地維持了一下秩序:「安靜安靜!說的什麼話!別把新同學嚇到了!」

也可能是因為宋吟此時的神情有些冷,眼神中帶了點不耐的情緒,過分冷靜不屑的姿態和看傻逼一樣看底下眾人的淡漠眼神,讓她看起來像一位有點故事的不簡單的神秘女同學。

總而言之,口哨聲是停了,雖沒有到萬籟俱寂的程度,但至少教室里比一開始安靜許多,只剩下幾聲細碎低啞的交談聲。

宋吟隨手捏了支粉筆,轉頭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仗着自己名字筆畫少,她寫得很快,像例行公務一樣唰唰兩筆就完事兒,然後平淡開口:「大家好,我叫宋吟,就是黑板上那倆字兒。」

她所說的「那倆字兒」被她寫得潦草無比、龍飛鳳舞、張牙舞爪的,每一個橫撇豎直都透着「敷衍」和「應付」這兩個詞。

宋吟打算把她這敷衍之風進行到底,破罐子破摔,省得她費心思說些客套話。

「知道名字就夠了吧,老師我座位在哪兒?」她轉頭看向楊盛華,一句多餘的話都沒說。

「嗯……嗯?」楊盛華像被她突然喊回了魂兒似的,立馬看了過來,表情有些懵懵的。

「結……結束了?」他小心翼翼地向宋吟確認了一遍,不敢相信她的自我介紹就這麼完了。

感覺還沒開始呢,就結束了,結束得猝不及防,連類似於「接下來就要和大家成為同學了,我會積極融入班級成為班級的一份子,請大家多多指教,謝謝!」這種固定客套話都沒丟一句……客套都懶得客套……

在他幾十年的教學生涯中,這還是獨一份兒。

小姑娘挺有個性啊……

「挺有個性的小姑娘」依舊惜字如金,朝他輕輕點了個頭。

得,人家怎麼自我介紹是人家的自由,他只是一個老師,也沒權干涉不是?

「座位啊……我看看啊……」楊盛華朝教室里掃了一圈,目光落在第四大組的某個角落,「就剩那一個位置了,宋吟同學你先坐那兒吧!」

他的話音剛落,好不容易安靜一會兒的教室又開始了熱火朝天的討論,大有「起死回生」之勢,甚至還愈演愈烈。

宋吟聽到了一些「新同學可太慘了!」、「不是吧!』血之寶座『後繼有人了?」、「噓!別說了別說了,人家過來了……」

這些奇怪的字眼聽得宋吟簡直是……莫名其妙。

她來到楊盛華指的那個方向,看到了兩個並排擺在一起的空桌子。

她沒怎麼注意,隨手就拉開了外面那個空座位下的椅子,一屁股坐下。

坐下的那瞬間,周遭突然響起了源源不斷的吸氣聲:

「嘶……我的媽呀!她怎麼挑了這個座位啊!」

「阿彌陀佛,提前為新同學默哀……」

……

班裡眾人那默契的不同尋常的詭異反應使宋吟越發摸不着頭腦,她立馬站起身,回頭確認了一下自己剛剛坐的那把椅子。

奇了怪了,沒膠水沒墨水沒口香糖沒釘子啊……這不就正正常常的一把椅子嗎……?

她跟個傻子似的對着一把椅子認認真真地上下打量了半天,終於,有人看不下去了。

前桌的一個女生回過頭來,那女生留着齊耳短髮,長着一張肉肉的小圓臉,看着可可愛愛的,她對着宋吟招了招手。

宋吟還是沒敢坐下,彎着腰趴近了些。

周遭聲響太大,那女生湊近宋吟耳邊說道:「這個座位有人了,你要換一個。」

宋吟聽完,一臉「就這??」的表情。

她還以為什麼事兒呢!一個兩個都跟中了邪似的,有人就有人了唄,多簡單的一句話!不能好好說嗎!一堆人陰陽怪氣啥呢?

宋吟自從進了這教室就一直有火憋着,到現在算是達到了峰值,但礙於對面那小姑娘可可愛愛的,還好心提醒她,她不想嚇到人家,於是努力壓着火使自己看起來和善一點。

她朝那前桌女生硬擠出一個笑,禮貌地回道:「我知道了,謝謝你提醒我。」

「不……不用謝。」林夢夕似乎是沒想到自己還能得到宋吟這個高冷新同學的感謝,一時有些受寵若驚。

雖說努力壓着火了,可宋吟終究還是沒忍住,進到裏面那個座位的時候,腳沒聽使喚,下意識地重重踢了一下剛剛她坐過的那把椅子。

怎麼說呢,行為作風這個東西吧,不是那麼容易改的,她之前野慣了,養了一身動手動腳的臭毛病,腦子還沒反應過來,腳先出去了……

唉……算了算了,留什麼好印象?裝什麼好學生?從自我介紹那一步開始,她就原形畢露了……

那椅子年久失修,腳墊早就壞了,只剩下光禿禿的鐵質椅子腿,與地面劇烈摩擦,滑出去老遠,帶起一陣刺耳至極的「呲啦」聲。

宋吟的勁兒不小,椅子直接從第四大組滑過中間的過道,「丁零哐啷」地來到第三大組,快要倒在地上的時候被一個坐在外側的男生接住。

只見那男生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那把椅子,他用一種震驚又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了眼宋吟,然後拎起椅子,端端正正地輕輕放回了原位。

宋吟見他這操作,屬實是被驚到了。

她冷笑一聲,心道:呵!這恭恭敬敬的樣兒,還以為你祭拜老祖宗呢……

這時,林夢夕的同桌陶建突然一臉大義凜然地喊道:「喂新來的!你幹什麼呢?好端端的幹嘛踢煥哥椅子?」

「什……什麼哥?叫誰哥?」宋吟沒聽清,反問一句。

好嘛!她就說嘛!敢情兒這個班的人奇奇怪怪的反應都是因為旁邊這個座位的主人??

還什麼哥……整得跟個什麼了不起的人物似的,中二不中二啊……

「別轉移話題!我問你為啥踢人椅子?」陶建繼續揪着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