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漂浮島
漂浮島 連載中

漂浮島

來源:google 作者:端木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端木康 賈承峻

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現,在西北太平洋上,一座漂浮着的海島,引起了人類科學界的關注,從此兩大家族的爭鬥便不止展開

《漂浮島》章節試讀:

此時,位於菁島市西海岸的古鎮口灣,賈洪波正在忙碌中。

這裡原來是一個軍港,2050年聯合國啟動「海洋修復工程」(Marine Restoration Project,簡稱MRP),世界各國紛紛採取行動。

2051年3月份,國嫁發改委海洋戰略規劃司主導把古鎮口灣改造成了「海洋污染物處理基地」(基地代碼:MRP-CHN001)。該基地目前由一家跨國公司負責運營,由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提供資金支持。

「洪波,『香腸』都固定好了沒?」對講機里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賈洪波此時正彎着腰,趴在一個金屬架上面,在夜色的籠罩下,猶如一座被洗刷過的銅像。

風已經很大了,密集的雨滴打在他透明的雨衣上。只見他頭頂戴着一盞照明燈,明亮的光線射在幾處金屬機構上,那些被雨水打濕的金屬時不時反射着幽暗的光芒。

賈洪波右手把工具塞到腰間的工具包,然後用手扶了扶右肩膀衣服上的對講機。

「NPTS-1121A型,最後一艘已經檢查完畢,現在返回指揮中心!」賈洪波邊說邊抓住金屬架子扶手往上爬。

已至深夜,乳山市的賈國棟夫婦正在睡覺。

窗外大風呼呼作響,時不時傳來物體撞擊防盜窗的聲音,猶如一群猛獸趴在窗戶外面吼叫着,甚是恐怖。

賈國棟越睡越深,漸漸地進入了夢境……

陽光明媚,一幅「萬條垂下綠絲絛」的早春畫面,只見賈國棟坐在一條河邊的馬紮上舉着釣竿,看外貌裝扮可以推斷他又回到了三十多歲的樣子。

春風拂面,賈國棟一邊哼着小曲,一邊低頭看了看木桶,裏面黑色來回遊動着的是幾條剛才釣上來的鯽魚。

河的兩岸空無一人,只有成排的柳樹和樹下一簇簇盛開的鮮花,顯得格外寧靜。

不一會兒,有兩個男孩沿着河邊的馬路向賈國棟走來,他們一高一矮,高的看上去大約十二三歲的樣子,矮的看着只有五六歲。

很快兩個男孩順着河岸的石砌台階走了下去,從後面慢慢靠近了賈國棟。

「爸爸,別釣了,媽媽讓我喊你回家做飯呢,她說今天公司加班中午不回來了。」高個子男孩走到賈國棟跟前說。

「好,爸爸這就好了!洪波、洪濤,快看爸爸上午釣了多少魚,中午爸爸給你們做紅燒鯽魚哈!」賈國棟趕緊放下魚竿,雙手抱起木桶讓兒子們看。

「釣的不少,只是魚有點小,我最喜歡吃爸爸做的紅燒鯽魚了,那我們快回家吧,我和弟弟都快餓扁了。」賈洪波說。

「不,我要吃罈子肉!」旁邊的小男孩冷不丁地冒出來一句。

「洪濤啊,魚也很好吃的吖,吃魚能變聰明哦。」賈國棟趕緊伸手抱起了賈洪濤,並把他放在了右側大腿上。

「我要吃罈子肉,罈子肉……嗚嗚嗚……」年幼的賈洪濤很倔強,眼看着哭了起來。

「好好好,爸爸這就去買肉,中午給洪濤做罈子肉吃!」賈國棟拗不過,只好答應他。

正在賈國棟收起魚竿準備離開之際,突然颳起了大風,天空也很快暗了下來,看樣子要下大暴雨,這在春季實屬罕見。

賈國棟見狀趕緊提着木桶往岸上跑去,兒子洪波和洪濤緊跟其後。

路上空無一人,狂風陣陣,夾雜着沙礫和塵土,頂風行走阻力很大,這讓三人放慢了腳步。眼看着家就在馬路對面的小區,回家的路卻異常艱難。

突然狂風停止,不過天空還是那麼昏暗。父子三人還在揉搓着眼睛,不知何時飛來一隻「大鳥」,黑色的,在三人上方盤旋着,就像老鷹盯住了小雞。

賈國棟感覺不妙,於是大吼一聲「快跑」,就提着木桶拿着魚竿往小區方向跑去,桶里的水剛才灑了不少,不過魚都安然無恙。

正在這時,黑色「大鳥」一個俯衝,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抓住了年幼的賈洪濤。

賈洪濤大叫着,也或許是被嚇壞了。

只見賈國棟趕緊丟下木桶和魚竿,往回跑了兩步想抓住賈洪濤的腿,不想「大鳥」力大無窮,扇動着翅膀輕鬆地就把賈洪濤抓走了。

就在賈國棟不知所措之際,不知從何處又飛來一隻黑色「大鳥」,它一下子抓住了大兒子賈洪波的肩膀。

因為光線較暗,「大鳥」非常敏捷,賈國棟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眼看着大兒子也被抓走,自己卻無計可施。

「洪波,洪濤……」賈國棟只好抬頭望天,不斷地嚎叫着。

突然一陣尖銳的電驅車報警器的聲音傳來,穿過颱風呼嘯的吼聲,時強時弱,賈國棟瞬間被驚醒,這才回到現實,原來剛才的驚險場面只是一場夢。

賈國棟翻了個身,心想剛才可能是誰的車被廣告牌之類的東西砸到了。再想想自己的電驅車在地下車庫停很久了,車庫排水設施剛檢修過,所以肯定不會有問題……

這時一道閃電划過,賈國棟藉著那道白光看到老伴兒還在熟睡,然後也閉上了眼睛。

6月7日早晨6點多,賈國棟還在床上躺着,看似正在熟睡。老伴兒早已起床,此時穿着睡衣正從客廳走了過來。

「老賈,快起來,快起來!」老伴兒坐在床上,一邊推着賈國棟一邊喊着。

「怎麼了……」賈國棟嘟囔了一句,似乎還在夢中,眼睛都沒睜開。

「你看咱們小區一號樓東邊馬路上,圍着好多人,**都來了,這是咋回事兒啊?出了啥事兒了?」

「**來了?」賈國棟這時突然清醒了幾分,邊說邊伸手摸索着衣服,接着又問,「**來幹嘛?怎麼了?」

「快點,我早晨起來站在陽台往南一瞅,就看到路邊一群人,地上到處都是樹枝樹葉,好像還有其他什麼東西,我在10樓也看不太清楚。」老伴兒邊說邊往客廳陽台方向走去。

此時,外面颱風還在肆虐,大風呼呼的刮著,小區里滿地狼藉,還好雨已經停了。

只見小區一號樓東邊馬路上,**從一號樓靠牆處到東邊馬路拉了一圈警戒線,近似圓形的警戒線把馬路隔斷了。警戒線北邊停着一輛警車,外面稀稀拉拉圍着20多個小區業主,好像在議論着什麼。

看熱鬧的人紛紛將腦袋向前伸着,有的還墊着腳。警戒線裏面靠南邊停着一輛黑色貨車,貨車沒有窗戶,整個封閉的。警戒線裏面還有三個穿着白色防護服的人,戴着防護鏡,正在往一個白色袋子里搬着什麼東西。

那東西黑乎乎的,看着毛茸茸的還長着好多腿……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章「飛來的不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