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愛痞子
偏愛痞子 連載中

偏愛痞子

來源:google 作者:逢時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季涵 現代言情 紀銘生

表面乖巧聽話實則獨立倔強女主x痞氣霸道男主沈季涵從小就被親媽耳提面命遠離鎮上的小混混紀銘生,可她親媽不知道的是,歷來聽話乖巧的女兒,早就偷偷關注起了她媽媽口中那個肆意兇狠的小混混沈季涵小的時候有個拯救世界的願望,後來變成了拯救鄰居失足青年機會來臨時,沈季涵簡直剋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動的內心你是別人眼中口中的壞蛋,也是我一個人的孤膽英雄小劇場:沈季涵在心裏把紀銘生罵了一遍,每次跟紀銘生出去和別人吃飯見面時,都搞得跟社會團伙頭目會面一樣,忍不住撇了他一眼紀銘生立刻看向她,沒好氣地問:「你那什麼眼神?」沈季涵斜他一眼:「你說什麼眼神?」「看不良青年」沈季涵震驚:「不是社會頭頭嗎?」紀銘生忍不住輕彈了下她的額頭:「當我是什麼」1.雙C,HE;2.前幾章小鎮故事,女主在上學,男主上學和沒上區別不大;3.後面都市故事,主要發生在女主工作後展開

《偏愛痞子》章節試讀:

車子行到了一條相對熱喧囂鬧的街道,到處可見的燒烤、火鍋等宵夜攤位,在一家人聲鼎沸,充斥着各種嘈雜聲響的大排檔前又猛地停了下來,沈季涵剎不住,整個身子往前撲,頭還碰到了紀銘生的肩膀上,聞到了他身上微微的汗味混合著淡淡的煙草味,並不惹人反感。

紀銘生又是笑,還吹了聲哨子,語調輕佻地說:「投懷送抱是不是晚了點,嗯?」。

沈季涵不理他,努力平復自己微紅的臉和雜亂的心跳,站起身子就跳下了車。

大排檔前老闆正在忙着燒烤,一聲聲熱油從烤肉中被燙炙而出發出的「嗞嗞」聲中伴着一陣陣白色的濃煙從燒烤架上翻騰升空,空氣中飄散着燒烤特有的香氣。

沈季涵往人聲嘈雜的店裡看了看,沒有看到哪裡有空的桌子,滿室都是各型各色情緒激蕩的人,正想問問老闆那裡還有沒有空桌,紀銘生就直接帶着她往店裡的一個角落走去。

角落處坐着的一桌人紛紛抬起了頭看過來,看到紀銘生和她時一個個神情中透着詫異和探究以及掩蓋不住的興奮激動。

有一個人最先反應了過來,忙站起來招手,說:「生哥,嫂子,這裡!這裡!」

沈季涵認得他是上次紀銘生幫自己時站在旁邊的紀銘生的兄弟,顧路。只是猛一聽到「嫂子」這個稱呼有點蒙,愣在了那裡,一抹抹緋色慢慢浮上白皙的臉頰,張口結結巴巴地想解釋自己不是。

紀銘生看到沈季涵愣在那裡,對顧路輕罵了一句「瞎喊什麼」,又對沈季涵說:「傻站着幹嘛。」說完就輕推着沈季涵的肩膀進去。

沈季涵輕輕掙扎了下,沒能掙動,也就隨着紀銘生的動作在特地為他們空出來的一個座位上坐下了 。

顧路咧嘴「嘿嘿」笑了兩聲,還是一聲聲「嫂子」招呼得勤快,紀銘生也沒再說他。

到了那桌前,加上顧路有5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男生,眾人紛紛站起來說:「生哥好,嫂子好」,沈季涵從脖子到臉上是越來越濃的紅色,耳朵尤甚,開口無力地辯解說自己不是她們的嫂子,卻被他們一聲聲的哄鬧聲給掩蓋了。

紀銘生也不管他們了,自顧在沈季涵左邊的空椅子上坐下後就半個身子依着椅背,微微偏頭,挑着眉,眉眼調笑地欣賞着沈季涵的窘迫。

有人玩笑地說:「生哥,哪兒來的小美女,不介紹一下?」

紀銘生上半身還故意往沈季涵那邊靠過去了點,右手搭上沈季涵的右肩摟了摟,笑着對說:「沈季涵,我們學校的。」不過他的手很快被沈季涵抖掉了,就順勢放在沈季涵的椅背上。

一群半大男人聽到紀銘生的回答更興奮了,好奇地看着沈季涵,七嘴八舌地問起來。

「嫂子,你是住哪裡的?」

「嫂子,你跟生哥是怎麼認識的,什麼時候開始的?」

「嫂子,看你這麼溫柔,怎麼會和生哥這麼粗魯的人一起?」

「嫂子,你還認識像你一樣漂亮的美女嗎?給我們介紹幾個。」

沈季涵的心情慢慢地平復了過來,臉上緋紅褪去,聽着他們七嘴八舌的問,笑着看他們,偶爾回應一兩句,終於知道原來八卦不只是女生的天性,男生也是一樣八卦。紀銘生一直面含笑意地看着他們,也不插話。

這時顧路揮了揮手說:「行了行了,你們別問了,嫂子都害羞了,還是我給你們普及一下吧。」

沈季涵在想自己現在有害羞嗎,沒有吧,最初的情緒平靜後,聽着他們的問話內心一直挺平靜的,畢竟都是假的。

接着就是顧路手舞足蹈,聲情並茂的表演了:「話說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孤身一人行走在黑暗中的嫂子遇到了兩個覬覦她美色的混賬,正當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時,我們的生哥英雄般地出現了……」。

看着其他人認真地聽着顧路繪聲繪色外加添油加醋的「英雄救美」演講,一個個興奮激動恨不得自己當時就在現場觀摩這一場精彩的演出,沈季涵實在忍不住想笑了,太誇張了。

就連英雄他本人都受不了顧路的離譜,丟了雙筷子到他身上,罵著讓他可趕緊閉嘴吧。

這時在沈季涵和紀銘生他們到來之前就已經點好的烤串送了過來,顧路揮着手招呼讓燒烤老闆趕緊把冰鎮啤酒也送過來,笑着說:「老闆,吃烤串怎能少了啤酒呢,快點送過來!」一個身材略胖的中年男人,估計是老闆,馬上就笑着應承道:「好咧」。

啤酒送過來以後,一罐罐拆開放到大家面前,放到沈紀涵面前時顧路才回過神,猶豫了下,又叫老闆送來了幾瓶可樂,放到沈季涵前面,說:「嫂子,你喝飲料吧。」沈季涵點了點頭。

誰知這時紀銘生卻把那些可樂拿走,用眼神輕輕地撇了幾眼沈季涵,說:「喝可樂有什麼氛圍,喝這個。」說完隨手拿了一罐啤酒打開放到她面前。

沈季涵覺得他那輕輕的幾眼就是鄙視,仍然掙扎地說:「我不喝酒」。

紀銘生把身子往她那裡挨近一點,嘴上掛着玩味的笑意,說:「你這是對恩人的態度,我還沒追究你放我鴿子的事呢!」

沈季涵把他靠近的身子推開一點,知道這酒自己必須得喝了,笑笑,低着聲音滿是真誠地和他商量:「生哥,我酒量不好,真的,最多只能喝這一罐」。

事實是她酒量好着呢,沈季涵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如何,但就這一罐啤酒壓根不值一提,自己打小就陪着愛好喝酒的老爸小酌上幾杯,而且還是白的,老爸也是鼓勵地說女孩子以後行走社會還是有些酒量的好,於是酒量也就這樣練上來了。

紀銘生聽到她應承,看了眼她低眉順眼、言辭懇切的樣子,笑容更大了,也不再強求更多,只笑着說:「行呀」。

沈季涵舉起酒杯向他示意,說:「謝謝生哥的幫助。」

紀銘生挑挑眉,低笑了聲,跟沈季涵碰了碰杯子,看着她微微仰着頭把這一罐都喝了個乾淨。

顧路和石頭等其他人看沈季涵喝完一罐啤酒,應喝道:「嫂子,好酒量,再和我們來一罐吧」說完開了一罐放到沈季涵面前。

沈季涵笑笑說:「你們喝吧,我喝可樂就好了。」

紀銘生在沈季涵喝酒的時候也把自己手上的幹完了,此時看他們哄着讓沈季涵再來一罐,笑罵道:「滾蛋吧你們,當人家姑娘像你們一樣天天把酒當水喝啊。」

說完就把沈季涵面前的啤酒拿到了自己面前,重新開了一瓶可樂放到她面前說:「別理他們,你喝這個。」

《偏愛痞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