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女有點甜
農女有點甜 連載中

農女有點甜

來源:google 作者:念筱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氏 柳芷晴 現代言情

上一世,她是富豪小姐,一生追求吃喝玩樂,無拘無束!一朝重生,卻變成了任人欺凌額山村窮光蛋!但利用空間開掛,創建商業帝國,還有一個萬人敬仰的相公,一起談笑風生,打臉虐渣,幸福到爆炸!「娘子,洪災過後南方大疫,我好傷心,空有醫術,卻無葯可醫」「拿去!」藥草靈草當雜草「娘子,我要死了,皇帝耍陰招,燒了我邊疆戰士的糧倉」「給!」糧食棉衣遍地是寵來寵去,這個男人為何寵出了兩個面孔?「娘子,春天來了......」「你找抽的腳步進了......」展開

《農女有點甜》章節試讀:

第1章 我穿越了

尖利又語速極快的聲音幾乎要刺破耳膜。

柳芷晴耐不住頭疼睜開了眼:「怎麼會這麼吵……」

聲若蚊蠅。

外面的爭吵聲卻驟然清晰了起來,指天罵地的聲音振聾發聵。

「二妮兒這賊娃子,現在就偷東西,日後還了得!」

「老二家的,你也別攔我,今兒我就要好好教訓教訓這賊娃子,讓她手腳不幹凈。」

「也不知道跟誰學的,竟然偷饅頭,那可是細白面饅頭!呸,果然賤骨頭沒見過好東西!」

兩道嗓音交替出現,憤慨的幾乎想要撕碎她們口中那個偷饅頭的二妮兒。

柳芷晴睜着眼睛定定看着簡陋至極的茅草房頂,有些回不過神兒。

她是誰,她在哪兒?

只要稍微一想,腦中便擁擠進許多片段,幾乎要讓她頭顱爆炸。

緊接着,她就聽到了一道纖細又虛弱的嗓音。

「娘,大嫂,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二妮兒發了一早上的燒,哪兒有力氣去廚房偷饅頭。」

娘……

柳芷晴腦海中下意識浮現起一個病弱的身影。

「我呸!寶哥兒親眼看見的!」稍微年輕一些的聲音更加潑辣且中氣十足,「那一屜白面饅頭剛好,賊娃子就溜進了廚房裡,然後就少了五個饅頭,不是她偷的又是誰偷的。」

「大嫂。」柳芷晴口中的娘親李氏強忍着怒氣,「寶哥兒還小,未免有看走眼的時候,說不定是村裡其他什麼人……再說,二妮兒到底是您的侄女,您左一個賊娃子,又一個賤骨頭……」

「老二家的,你這是說寶哥兒撒謊?」老些的聲音聽着有些啞,也讓人覺得心情不豫。

「我們寶哥兒怎麼可能撒謊,倒是那賤骨頭,整日謊話連篇,手腳也不幹凈。」

女人陰陽怪氣一番,又緊接着道,「不是我多事,弟妹你得好好管教她了,要知道,大妮兒還沒出嫁,有這麼個妹妹,可怎麼相看人家。」

「咳……」李氏終於壓不住心頭的怒意,猛咳了幾聲,「你……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喲,咱不過說了幾句實話,弟妹怎麼還咳血了呢。」

咳血?

柳芷晴心頭一緊,腦中那道病弱的身影愈加清晰,她掙扎着就要起身,好出去看看到底是怎麼一番情景。

「老二家的,要我說,你這身體也不是很中用了,大妮兒還要嫁人,玉哥兒以後也要讀書娶妻,倒是二妮兒……性情不好,也嫁不出去,也就一張臉還算過得去,倒不如換些銀錢。」

「左右我也聯繫好了牙婆子,晌午就會過來相看,你把二妮兒收拾下,也能多賣些錢。」

老人慢條斯理,彷彿規勸,但停在柳芷晴耳中卻是滿滿的惡意。

「你們要賣掉二妮兒?」李氏難以置信。

「哪兒能這麼說。」女人嗤笑一聲,「她偷了足足五個白面饅頭,你們能賠得起嗎?把她賣了,倒是能抵債呢!」

李氏氣得發抖:「五個饅頭,便是在縣城裡也就十文錢!為了十文錢,你們就要賣掉二妮兒?!」

「可不是這麼算的!」女人的聲音更加尖利,「那是給官哥兒準備參加院試的乾糧,讓那賤骨頭偷了,官哥兒的考試可怎麼辦!咱家可就這麼一個秀才苗子!」

「等官哥兒考上了秀才,玉哥兒也能有個好前程,拿二妮兒換,可不虧。」

「我……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賣掉二妮兒的!」李氏本就氣虛體弱,又被這兩人磨了半天,當即喉中泛起一股腥甜,怒氣湧上之後便哇地一口,吐出了一口鮮血。

婆母柳老太和大嫂張氏立刻露出驚疑不定的目光:「你可不要訛我們!」

聽着外面的喧嘩聲,柳芷晴的記憶也逐漸明朗了起來。

她竟然是穿越了!

還是穿越到一個貧困鄉下人家。

原主的爹柳林懦弱又愚孝,娘李氏體弱多病,大姐柳綠婉柔弱,小弟柳玉景年幼膽小。

也因為沒有一個人可以支撐得起這個小家,時常受到柳老太她們的剝削。

柳老太生了三子,老大柳森,老二柳林,老三柳樹寶。

長子婆娘張氏運氣好,接連生了兩個哥兒,最會討柳老太歡心,尤其她家老大柳官景小小年紀便考了童生,苦讀十載,據說今年很有希望能考上秀才。

這也怪不得張氏底氣十足,畢竟在古代,能考上秀才就很了不起了。

古代啊……

柳芷晴終於坐了起來,渾身上下彷彿被車碾過一樣,她撫摸着硬邦邦的木板床,吐出了一口濁氣,眉眼間頗有些感慨。

這算什麼?

好人有好報?

老天爺看不過她樂於助人卻喪了命,乾脆又給她新生?

「你……你們都滾……」正胡思亂想着,便聽李氏艱難道,「二妮兒是我的閨女,你們誰都別想動她!」

「不是二妮兒乾的事,你們誰都別想逼我們!」

柳芷晴心中一凜,磕磕絆絆向屋外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