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長姐攜崽在古代開醫美暴富了
農門長姐攜崽在古代開醫美暴富了 連載中

農門長姐攜崽在古代開醫美暴富了

來源:google 作者:川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喬喬 蘇宴

都市打工仔沈喬喬穿越了,看着一貧如洗的屋子和一雙眨着bulingbuling大眼睛等待她投喂弟妹,她狠狠地emo住了「老天爺,你玩我呢,嚶嚶嚶嚶嚶」幸好老天爺聽到了她的控訴,給了她穿越金手指為了實現前世富婆夢,沈喬喬一心只想利用空間搞錢!搞錢!搞錢!突然冒出來的某人:「那我呢?為夫還沒有搞錢重要嗎?」某女:「怎麼會,我這賺錢不就是為了包養,啊呸,養你嗎!」且看小小農女如何一步步逆襲,朝着大女主方向邁進展開

《農門長姐攜崽在古代開醫美暴富了》章節試讀:

將近中午時分,牛車才到村口。在趙大妮的幫助下,沈喬喬才把買來的一大批東西搬到家門口。

「喬丫頭,這時辰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做飯了。」趙大妮拿起地上的菜籃子就準備轉身離開。

「嬸子,等會兒,我這兒還有點事要麻煩您。」沈喬喬連忙拉住準備離開的趙大妮,滿臉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你說。」

「是這樣的,嬸子,我這買了一匹粗布和一袋子陳棉,想着能不能讓您幫我縫一床被子,主要是我這手藝實在是不行。」沈喬喬撓了撓頭,靦腆的笑着開口。

「嗨,這有啥不成的,來,你把東西給我,我一併帶回去,縫好了你再去我家拿,這玩意兒弄起來快,不費事兒。」

「好,那麻煩嬸子了。」沈喬喬笑着將那一大袋棉花和粗布整理出來,隨後又從荷包里數了30個銅板出來,放到了趙大妮手上。

「喬丫頭,你這是幹什麼,咋還拿錢給我呢?」趙大妮睜大眼睛瞪着她,又欲將手中的錢放回她手上。

「嬸子,您聽我說,這平常您就很照顧我們一家子,這縫被子也是個辛苦活兒,傷眼睛,我去店裡買現成的可要花不少錢呢,給您工錢讓您幫我縫還讓我剪了個大便宜哩,所以這錢您必須收下,不然我這良心可是會不安的。」沈喬喬把他的手往回推,輕聲細語地解釋道。

「那行,嬸子收下了,不過只收這些就夠了。」趙大妮無奈的笑看她,然後又數了20文錢放回了她手上。

「嬸子,您……行吧,我這裡買了些糖葫蘆,您帶回去給小月和小虎吃吧,給倆孩子解解饞。」見她這樣,沈喬喬也不好多說什麼了,伸手就將簍子里的糖葫蘆拿了出來,讓她帶回去。

「你花這些錢幹什麼,留着給子軒和子夕吃吧,給我家那倆崽子帶幹啥!」一頓拒絕,趙大妮連連擺手。

「嬸子,這些本來就是賣給幾個孩子吃的,子軒和子夕的我留着呢!再說了,幾個孩子關係好,咱兩家又走得近,您不也經常給東西給子軒和子夕吃嗎,那我這個做姐姐的還不買些東西給子軒和子夕的朋友吃了嗎,您就別推辭了。」

「行行行,真是說不過你這張小嘴兒,那我就收下了。」

目送趙大妮離開,沈喬喬打開木屋的小門,對着裏面喊道:「子軒,子夕,我回來了。」

正在屋裡玩的不亦樂乎的沈子軒和沈子夕聽到門口的聲音後連忙從裡屋沖了出來。

「阿姐,你回來了,昨天晚上我夢到孫悟空……哇,好多東西啊!」本來想着跟自家阿姐分享昨天晚上做的美夢,在看到門口大包小包的東西時,沈子夕小朋友的嘴巴變成了一個大大的「O」形。

「好多東西啊,阿姐你……」沈子軒看到這些東西後,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家裡不是沒錢嗎?難道又是神仙送來的,神仙對阿姐可真好。

看到沈子軒這幅模樣,沈喬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她現在可是完全摸清了這個小傢伙,雖然還是個5歲的孩子,但那思維能力可不是一般的敏捷啊。

於是她一邊搬東西一邊向他們解釋起來,「阿姐前些天想起來,娘親給我們留了些錢,今天就跟王嬸一起去城裡買了些東西。」

說完,沈喬喬就看到自家兩個小傢伙慢慢變得暗淡,頭也耷拉下來。腦中一頓,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連忙將手中的東西放下,走上前蹲下,將兩個孩子攬入懷裡,手輕輕地撫着他們的後背,「看來,我們家兩個小寶貝想娘親了,阿姐也很想娘親呢!」

「阿姐,我真的……真的好想娘親啊!」

「可是我們再也見不到娘親了,好想被娘親抱抱,好想像小月姐姐和小虎哥哥一樣,有爹爹有娘親。」

兩個孩子紅着雙眼,癟着小嘴,縮在她懷裡,沈喬喬此刻的心情也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就感覺被什麼東西揪着一樣難受。

兩個小傢伙自小就沒了父親,一直陪在身邊的娘親也在去年離開了他們,剛剛沈子軒說羨慕王家,這種心情她是十分理解的。雖說她父母並沒有離開人世,但她從記事起就是奶奶在帶着她生活,奶奶去世後她就一直是一個人,父母這個角色好像從來沒有出現在她的生活里過。在她剛出生不久,父母就離婚了,並且很快組建了新的家庭,她自然而然就成了一個累贅。

小時候看到學校里的同學每天下放學都有爸爸媽媽來接,她真的是非常羨慕。她這短短的一生里,幾乎沒有太多關於父母的記憶,沒有做過親子活動,沒有一起拍過照片,奶奶去世後她就連父母的面都沒有見過了,估計她出車禍死了,爸爸媽媽應該也沒有太傷心。

她渴望像其他孩子一樣,被父母疼愛,可沒有辦法去實現。

沈喬喬認為在人生的成長經歷中,父母真的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對於眼前的兩個孩子,她無法彌補「父母」這兩個角色在他們生命中所帶來的遺憾,她能做的只有給他們更多的愛和關懷,給他們一個健康良好的成長環境。

「阿姐知道,告訴你們一個小秘密,上次神仙告訴我娘親和爹爹其實並沒有離開我們呢,他們只是變成了天上的小星星,他們每天都在天上看着我們,守護我們。」

「知道嗎,阿姐,爹爹和娘親真的變成小星星了嗎?」

兩個小傢伙吸了吸鼻子,睜大發紅的眼睛看着她。

「當然是真的,我們子軒和子夕那麼可愛,你們招人喜歡,爹爹和娘親怎麼會捨得離開呢,他們每天都會在天上看着我們的。所以我們要開心快樂,要健健康康的長大,不能讓爹爹和娘親擔心。」沈喬喬抬起手拭去他們臉上的淚珠,眼神柔和,輕聲對倆人說道。

「那……子夕,我們不傷心了,不能讓爹爹和娘親看到我們哭了。」

「嗯嗯,子夕不哭了,哥哥不許哭,要開心,要笑,不能讓爹爹和娘親擔心。」

兩個小傢伙收起哭腔,抬手在臉上一頓亂抹,然後咧開嘴巴,傻笑了起來。

見倆人這樣,沈喬喬也就放心了,對他們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然後起身繼續整理買來的東西。

「阿姐,我幫你。」

「我也要,我也要幫阿姐。」

加上兩個小傢伙的』幫忙『,沈喬喬又多花了一刻鐘的功夫,終於將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了。

「看在我們家兩個小寶貝這麼貼心,這麼努力幫阿姐幹活的份上,阿姐小小的給你們一些獎勵吧!」沈喬喬一邊對倆人說道,一邊伸手將背簍里油紙包着的兩個糖葫蘆拿了出來。

「糖葫蘆!」

「真的是糖葫蘆!」

看到沈喬喬手中的東西,兩個小傢伙頓時兩眼放光,激動的一陣亂叫。

「好了好了,別叫了,快拿去吃吧,阿姐去給你們做飯去。」

「阿姐真好,我以後一定經常幫阿姐幹活兒。」

「嗯嗯,子夕也會的,嘿嘿嘿,糖葫蘆。」

沈喬喬聽見後身形一頓,臉上露出來禮貌而不失尷尬的一笑:大可不必,兩個小祖宗,求求,放過。上天啊,信女願天天賣糖葫蘆來換讓這倆小崽子不幫我幹活兒,嚶嚶嚶……

接過沈喬喬手中的糖葫蘆,兩個小傢伙遲遲不下口,只瞪大眼睛看着。他們還從來沒有吃過這個呢,只是以前跟娘親一起去城裡買糧食的時候瞧見過,但那時候家裡的錢都是用來買糧食的,沒有多餘的錢來給他們買這些零嘴兒。

「你們要是再看下去,糖葫蘆可就要化了,等會可就不好吃了喲!」

聞言,兩個小傢伙臉上一陣驚慌,生怕剛到手的糖葫蘆化了,連忙張嘴大口吃了起來。

「放心,等阿姐賺錢了,讓你們有吃不完的糖葫蘆。」

兩個孩子麻溜的吃着糖葫蘆,沈喬喬也沒閑着繫上圍裙開始洗菜做飯。

今天買了好些菜和肉,調料啥的也都買齊了,她打算做個糖醋排骨,再炒點素菜,想想就覺得饞,來了這她就沒吃過肉,真的好懷念大口吃肉的滋味,嗚嗚嗚。

拿出剛買的排骨洗凈,冷水下鍋煮了一會兒,再撈出來沖洗一遍。隨後,沈喬喬又調了一個糖醋汁兒,和焯好水的排骨一起下鍋翻炒,最後倒入半碗清水蓋上鍋蓋燜了起來。

趁着這個時間,她又用另一口鍋炒了個冬筍,然後淘米將米飯蒸上了,不一會,香味就一陣陣得飄了出來。

「阿姐,你在做什麼啊,好想,想吃飯飯了。」

就見沈·饞貓·子夕咽着口水,雙手抓着沈喬喬的衣擺,眼巴巴地望着灶台上冒着熱氣的鐵鍋。

「看樣子,我們家子夕寶貝可真是個小饞貓呢,阿姐今日做的可是非常好吃的糖醋排骨呢,來,阿姐給你夾一塊先嘗嘗。」

「才不是,是哥哥……是哥哥讓我過來……唔……好好吃。」剛想告自家哥哥狀的沈子夕話還沒有說完,嘴巴里就被沈喬喬給塞了一塊吹涼的肉塊。

「好吃嗎?」沈喬喬彎下腰,一臉期待地看着沈子夕。

「好吃,好吃。肉肉真好吃,比糖葫蘆還好吃。」

得到妹妹的肯定後,沈喬喬就拍了拍她的背,對她說道:「去喊哥哥出來洗手吃飯。」

……

「好好吃,阿姐,這個真好吃。」沈子軒在嘗完一口糖醋排骨後,臉上瞬間溢出幸福且滿足的表情。

「我宣布,阿姐做的糖醋排骨天下第一好吃。」

「行了行了,兩個小鬼頭,快吃,阿姐以後會做更多好吃的給你們的。」

一頓午飯。三人吃的非常滿足,有肉又有菜,對於普通人家來說,這也算得上是非常豐盛的一餐了。

收拾完飯後殘局,沈喬喬就將兩個小傢伙送去了王家,讓他們跟小夥伴一起玩。

總不能讓他們一直憋在家裡,還是得讓他們有一些正常的交際。其實主要也是為了支開他們,她好從空間里把那些靈花弄出來,準備製作潔顏皂。

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沈喬喬這才將那二十斤豬胰子給洗乾淨,然後又開始煉油。另一口鍋她也沒閑着,倒入水缸里稀釋過的靈泉水,雜貨鋪買的燒鹼和剛剛練好的豬胰油,不斷的攪拌,最後加入食鹽,等待靜置兩個時辰左右。

在等待皂液的過程中,她從空間里運出了一大批靈花靈草,分類清洗乾淨,再瀝干水分。處理完這些花草後,她又拿着柴刀直奔屋後竹林,砍了好幾根竹子,做了幾個簡易的模具。

一直忙到太陽落山,兩個小傢伙也回來了,沈喬喬才終於將靜置好的皂液和瀝乾的靈花靈草混合在一起,放入模具內製成皂基,現在只需要等待它凝固成形就可以了。

「阿姐,花的味道,好香。」

剛進家門,兩個小傢伙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花香。

「回來了,完了完了,這天都快黑了,我忘記做飯了。」見兩個孩子都已經進了家門,忙了一個下午的沈喬喬才發現外頭天都快黑了,自己還沒有做飯呢。

「阿姐,這個是什麼啊,好香啊!」沈子軒一臉好奇地看着她,伸手指了指架子上裝有皂基的模具。

「這個啊,是阿姐準備做來賣錢的胰皂,好了好了,不說了,阿姐得趕快做飯了。不然咱們晚上可就要餓肚子了。」沈喬喬一邊向他解釋,一邊飛快的收拾屋子。

「中午還剩了點排骨,晚上咱們就簡單吃個排骨麵吧,再炒個筍子。」

一頓着急忙慌,三人終於在天完全黑下來之前吃上了晚飯。

「阿姐,今天小月姐姐和小虎哥哥讓我們告訴你,謝謝你帶給他們的糖葫蘆,他們可喜歡吃了呢!」

「還有,還有王嬸摘了好多菜讓我和哥哥帶回來,我和哥哥都沒有要呢,我們是不是很乖啊。」

歡聲笑語中結束了晚飯,外面的天完全黑了下來,沈喬喬只能藉助火摺子的微光洗完了碗,燒水帶着兩個孩子洗漱。

一頓摸黑操作,沈喬喬心裏暗下決定:下次進城,老娘一定要買一盞油燈,不,是好多盞。這一天黑真的是幹啥都不方便,就真的很煩。

躺在床上,又是被兩個小崽子纏着講故事的一晚。

「觀音菩薩奉如來佛祖的命令尋找取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