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農家有女初養成
農家有女初養成 連載中

農家有女初養成

來源:google 作者:御晨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唐婉 王小翠

首屈一指的魔術師唐婉竟然穿越到一個鳥不拉屎的窮山僻壤,除了一個話都說不利索的弟弟之外,一無所有!沒關係,她虐渣斗極品親戚,發誓一定要成為全天下最有錢的女人!終於有一天,她躺在自己的小金庫里,捧着金子笑得合不攏嘴忽然,一道沉穩的腳步聲傳來,她趕緊翻身,緊緊的抱着身下的金山不撒手,「我的,我的,都是我的!」某男傾身壓下,在她耳邊溫言軟語,「我都是你的,這天下還有什麼不是你的?」架空歷史,請勿考究展開

《農家有女初養成》章節試讀:

鳳凰命!
就唐青蓮那肥頭大耳的模樣,還鳳凰命!

她看是母豬命還差不多!
王小翠看唐婉還想說什麼,深害怕薛桂花被她說動,王小翠衝過去,抓住唐婉的手就想狠狠教訓她,可眼角餘光瞥到一旁的薛桂花,她心裏猶豫了一下,就伸手在唐婉的手臂上狠狠的擰了一下,低聲警告,「小兔崽子,你要是敢再說一句話,信不信老娘弄死你!」
唐婉疼得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又怎能被王小翠這樣平白無故的欺負了,她強裝着笑臉,雙手一下抓住王小翠的胸前,猙獰着一張小臉,咬着牙用力的擰了下去,「嬸嬸的話,婉兒自然會放在心上。」
「哎呀,我的娘啊……」
胸口那兩團肉可是女人身體最軟也是最敏感的地方,被唐婉這樣用力的擰,王小翠的眼淚直接飈了出來,一下推開唐婉,捂着胸口直跳腳。
唐婉朝後退了兩步,看着王小翠一邊大哭一邊跳的樣子,得意的叉腰直笑。
薛桂花一直盯着手裡的銀子,聽見叫聲,這才抬起頭,也不管前面發生了什麼,做了決定,「明兒就把婉兒給顧家送過去,既然是沖喜,也就沒那麼多講究了!」
唐婉臉上的笑容漸漸僵硬……
×,忙乎了半天,結果還是逃不過被賣的命運!
不過唐婉也看明白了,這唐家從老到小,從男到女,都是見錢眼開的主,根本沒人把她和唐梓諾放在心上!
至於王小翠說唐青蓮的鳳凰命,那不過就是一個老道士為了討口水喝,來他們家門口敲門,一邊喝水一邊摳着腳的說,「你家祥雲蓋頂,裏面卧虎藏龍,日後必出鳳凰之女!」
那唐家除了唐婉這個剋死了爹娘的喪門星之外,就只有唐青蓮一個閨女了。
所以,唐家所有人的希望都放在了唐青蓮的身上。
對於這事,唐婉不屑的哼了一聲,「她唐青蓮鳳凰命,那我還是真龍天女呢!」
「姐,姐。」
唐梓諾趴在四面透風的牆頭,朝着堂屋裏面望去,「你,你你聞到香味沒有,今,今天他們肯定吃了雞蛋!」
說完這話,唐梓諾還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唐婉翻身和他一起趴在牆上,朝着那裡看過去,唐家的人在裏面吃得歡,而他們姐弟倆卻只能在這裡乾瞪眼,都是唐家人吃完了,才會讓他們進去吃剩下的。
難怪唐家每個人都肥頭大耳的,只有他們姐弟倆瘦的跟猴一樣。
「小諾。」
唐婉咬着唇,輕輕的笑了一聲,「忍着點,一會兒咱們進去,你就裝模作樣的吃幾口,等到晚上,姐姐帶你出去找好吃的去。」
雖然不知道唐婉說的好吃的是什麼,但是唐梓諾很聽話的,進去之後,也就只剩下米湯了,雞蛋的影子都看不見,他喝了幾口米湯,幫着唐婉洗完碗之後,兩個人回到屋裡,等着唐家人睡著了,偷偷的溜了出去。
村後面有座山,因為傳言裏面有野獸,所以沒人敢進山。
唐婉餓得發慌,才不管這麼多,拉着唐梓諾顫抖的小手走了進去。
「姐……」聽着耳邊的蟲鳴聲,唐梓諾害怕的縮了縮脖子,「我,我,我怕!」
「乖,不怕!」
朝着裏面走了一段路,唐婉藉著月光忽然發現了一種野生的植物,在現代她見過,小時候還經常把花瓣搗碎了塗在指甲上,叫做指甲花。
她高興的摘了一些寶貝的放進懷裡,唐梓諾看得直皺眉,「這,這,這個,能,能吃?」
「不能!」
唐婉神秘的挑了挑眉,「但是明天能救姐姐。」
唐梓諾看着她微笑的眸子,就像天上的星子一樣閃閃發光,心裏頓時什麼都不怕了。
唐婉在草叢中,抓了一隻野雞,拿出隨身攜帶的火摺子,點火把野雞烤了,分了一半給唐梓諾,兩個人開心的吃了起來。
「我,我,我從來,都,都沒有吃過肉!
沒,沒,沒想到這麼好吃!」
唐梓諾吃的滿嘴都是油,唐婉聽着心酸,卻是看得咯咯直笑,抬起袖子幫他擦了嘴,「小諾,你放心,姐姐一定帶你離開唐家,從此之後,不會再讓你餓肚子!」
「呵呵……」唐梓諾傻乎乎的笑了一聲,將自己的雞腿扯下來遞給唐婉,「姐,姐,姐姐吃。」
唐婉看着唐梓諾手裡的雞腿,忽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條絕妙的好計,她壞壞的笑了一聲,抬起手寵溺的摸了摸唐梓諾的頭,「乖,小諾吃,明兒姐姐也讓唐家的人開頓葷!」
天蒙蒙亮,村裡每家每戶都燃起了灶火。
王小翠從房間里迷迷糊糊的出來,站在院里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忽然,她聽見幾聲「咕咕」的聲音,她疑惑的朝着門口看去,想了想,抬腳走了過去,扒開門栓,眼前赫然蹲着一隻又大又肥的老母雞。
她心裏一喜,伸出頭偷偷摸摸的東張西望了一番,沒看見一個人影,就像餓狼撲食一般的撲向老母雞,抓住老母雞就像得了什麼寶貝似的,興沖沖的跑回了家,還特意將房門給栓上。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老母雞竟然跑到我家門口,竟然被我抓了,那我就燉來吃了,省的被別人找上門要回去!」
這樣想着,她抱着老母雞進了灶房,沒一會兒,灶房裡飄出了雞湯的香味。
唐梓諾趴在牆角邊聞着,饞的直流口水,「姐,姐,姐姐,嬸,嬸嬸果然把雞給燉,燉了。」
唐婉搗鼓着指甲花,開心的哼了一聲,「當然,就她那見錢眼開,愛佔小便宜的性格,不燉了,她就不是王小翠了!」
說完,她笑眯眯的把指甲花的花汁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手臂上,就連身上也被她塗了一些。
過了很久之後,唐梓諾看見唐家的男人們都拿着鋤頭下地去了,王小翠和薛桂花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姐,姐,姐姐,她,她,她們來了!」
唐婉一聽,立刻翻身躺在了床上,伸手用力的撓着自己塗滿指甲花花汁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