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與神明畫押,我的任務又加!
你與神明畫押,我的任務又加! 連載中

你與神明畫押,我的任務又加!

來源:google 作者:黎三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顧傾城 黎三萬

我是顧傾城,一名沉浸式人生體驗師最近,我的生意爆單了!無數即將轉生的鬼魂與神明畫押,只為看一眼來生日記本,也就是我的工作記錄本看着長長的隊伍,我陷入了深深的絕望:我的加班生涯何時是個頭?求求你們別畫押了,老娘頭髮要禿了!展開

《你與神明畫押,我的任務又加!》章節試讀:

01

2012.10.12 周五 陰

我的死對頭最近十分不對勁。

成人禮後的今天,他不僅在數學老頭的課上開小差,還問了我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他問:「蔡敏敏,你說這個世界上有沒有永不變質的愛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猜何燦陽被人甩了。

出於安慰和同情,我告訴他:「那得看人,比如我就相信它是存在的。」

02

2012.10.13 周六 多雲

何燦陽真的談戀愛了,我親眼所見。

下午我做夢在吃炸雞,被饞醒後立刻就裹好衣服打算和我親愛的炸雞來個單向奔赴,沒想到我卻在路上撞見了個大秘密。

何燦陽和一個小女生拉拉扯扯!

藉著路燈,我看清了她的臉。

是林夏雪,我們學校隔壁出了名的校花。

他倆好像在吵架,我躲在電線杆子後面偷聽。風中零星飄來幾個字眼,是何燦陽在對林夏雪說:「跟我回家。」

03

2012.10.15 周一 陰

今天去學校,同桌的位置上空空的。

周佳慧說,何燦陽請假了,請了三天。

中午在食堂吃飯,我不小心聽到男生在聊八卦,他們說隔壁的林夏雪也請假了三天。

怎麼回事呢?

我不由得想起昨天路燈下看到的那一幕,何燦陽和林夏雪一定有什麼小秘密。

04

2012.10.18 周四 晴

何燦陽回來了。

他還是那個他,就是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為什麼他老莫名其妙要衝我笑呢?他的笑容很好看,我不介意他多笑一笑,就是有點反常。

以前的何燦陽,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莫非他知道我那天在偷窺了嗎?

05

2012.10.19 周五 晴

我終於知道何燦陽哪裡不對勁了。

——他給我連帶了兩天早餐!

就像現在,他帶着溫柔的笑意從口袋掏出染上他體溫的豆漿,然後強硬的塞在我手上。

見我不喝,他還會囑咐我:「蔡敏敏,新鮮的豆漿要趁熱喝。」

豆漿很暖,何燦陽的掌心也很暖。

咬着吸管的時候,我忍不住懷疑:何燦陽失戀是不是把腦子落在林夏雪那了?

06

2012.10.25 周四 多雲

學校開運動會了,隔壁學校和我們一起聯誼。

林夏雪也來了。

我們同屬於短跑200米的第一組,可她和我不一樣,她是她們學校的主力選手而我單純是去湊數的。

在準備階段,何燦陽忽然出現在我們周圍。

他和林夏雪關係不一般,我覺得他倆肯定有很多話要說,所以我主動給他們讓位置。

可我怎麼也沒想到,何燦陽徑直走向了我。

他破天荒的摸了摸我腦袋,還用特別溫柔的聲音對我說:「別緊張蔡敏敏,我在終點等你。」

我有點奇怪,難道他們還在吵架嗎?

來不及多想,裁判開始清場了,準備比賽的緊張感讓我不得不努力將注意力集中在賽道上。

最前方,何燦陽真的如約在終點等我。

莫名其妙,我有種心虛的感覺。

我總是覺得我身後林夏雪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火辣辣的視線令我如坐針氈。

槍聲響起,我像兔子般飛快的沖了出去。

可惜我腿短,再怎麼努力也彌補不了我和其他人的差距,林夏雪輕輕鬆鬆把我甩在身後。

忽然,意外發生。

前頭的人接二連三的摔倒,包括林夏雪。

我有些奇怪,下一秒我也踉蹌的摔在地上,膝蓋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我沒出息的眼眶紅了。

這個地面有問題,太軟了。

一道陰影出現在我身前,是何燦陽。

他第一時間跑到我的身邊,緊張問我:「沒事吧蔡敏敏?我帶你去醫務室!」

沒等我反應過來,人已被他抱起。

身後的人一片驚呼,我臉熱熱的,想要下去。

努力掙扎一下,最後我跟何燦陽小聲說:「放我下去,我只是破了點皮,沒事的。」

「你看林夏雪同學崴了腳,她比我更嚴重,你快去幫她!」

我以為他會順勢過去,沒想到何燦陽拒絕了。

他淡淡道:「她是她,你是你,我只想帶你去醫務室。再說了,她和我有什麼關係?」

「你別亂動,不然我撒手了。」

聽他的威脅,我有點害怕,不敢繼續多話。

何燦陽說到做到,要是這個高度下去,屁股一定會摔成八瓣的。

07

2012.10.30 周二 晴

最近,我老覺得有人跟蹤我。

所以今天放學我故意抄近路走小道,終於抓到了那個人。

是林夏雪。

看她也不像壞人,我很疑惑的問她:「你跟蹤我做什麼?」

「抱歉,我只是想和你談談,沒有惡意的。」林夏雪面露愧疚,猶豫後她又問了我一個問題:「你和何燦陽是什麼關係?」

我不知道讓為什麼會問這個,我和何燦陽是孽緣。

從小到大,我和他都在一個班級,現在更是成了同桌。一般人應該惺惺相惜才對了,可何燦陽不一樣,總喜歡欺負我。

我覺得他就是我的死對頭,是上天派來氣我的。

但最近幾天,他又怪怪的。

我忽然想起林夏雪和何燦陽的關係,一下子明白了。

她肯定是誤會了什麼,於是我趕緊告訴她:「你別擔心,我跟他沒有什麼奇怪的關係。」

「他還是很在乎你的。」

事實證明,背後議論別人是不對的。

話才剛說完,何燦陽就出現在我們的身後。

他快步過來抓住我的手,面色嚴肅的警告林夏雪:「不要試圖接近我身邊的人,林夏雪。」

「我上次給過你選擇,成年人應該為自己的抉擇負責。」

「以後別讓我再見到你纏着蔡敏敏!」

何燦陽說話的時候很兇,林夏雪的眼眶紅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有人告訴我現在得做什麼。

我聽林夏雪哽咽着向何燦陽道歉,還鞠了個躬:「對不起,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

「如果這對你和蔡敏敏造成了困擾,那我下次不會了。」

看她離去的背影,我一頭霧水。

何燦陽和林夏雪究竟怎麼回事?

偷偷撇了撇何燦陽,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我覺得這兩個傢伙很可能是因為我鬧彆扭了,可聽林夏雪的語氣,又不是很像。

在我想詢問的那個剎那,何燦陽未卜先知。

他嘆了口氣,對我說:「不該問的事情別問,以後我告訴你。」

那一刻,他好像很哀傷。

我趕緊轉移話題,問他:「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這可是我特意找的小路!」

「放學看到某人不走大路,怕你拐賣小孩。」他語氣賤賤的,開口就氣我。

何燦陽果然很煩!

剛才的可憐一定是錯覺,我氣呼呼對他道:「才不用你管呢,小心我把你拐賣到山裡給別人當苦力!」

越想何燦陽越煩,我轉身就走。

明天,明天再看吧。

要是還氣我,我就不和他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