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有病,我有葯
你有病,我有葯 連載中

你有病,我有葯

來源:google 作者:百里茶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時淮 時瀾 現代言情

【偏執+甜寵+爽文+重生+娛樂圈+雙潔】前世她慘死賊人之手,前夫義無反顧來救她,以身殉葬一睜眼,她又回到了很多年前,這一次,她定要護她所愛!據傳,新桓市的傅淮爺是個瘋子、變態,手段極其殘忍,三任未婚妻還沒過門就一命嗚呼,一時之間名媛千金都避之不及:傅家再富可敵國,那也得有那個命花!傅時淮很不解,前幾次見面還在想盡辦法自黑的時瀾,怎麼突然就變風格了?他的小嬌妻一臉乖巧:「老公,我們什麼時候去領證?」傅時淮:?沒道理,其中一定有詐!傅時淮:「要簽婚前協議」時瀾:「沒問題!」傅時淮:「……兒女雙全,不是就休」時瀾:「我連我們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傅時淮:「……我有病」時瀾:「沒關係,你有病,我有葯!」傅時淮:「……」不對勁,聽說她出了車禍,小嬌妻一定是腦子被撞壞了!展開

《你有病,我有葯》章節試讀:

時瀾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有一瞬間,她還以為傅時淮有了上輩子的記憶。

想想怎麼可能。

但她依然很開心,因為這讓她覺得,無論重來多少遍他都能與她同頻。

時瀾開心,就有開心的舉動和反應,她抱完傅時淮,臉一側,在他的臉上落下一個吻。

驚到了傅煬。

時小姐和少爺的關係已經親密到這個地步了嗎?

不知道的人看了這一幕,真的會以為他們已經熱戀已久吧。

傅時淮怔了一下,隨即在想別的事。

她應該不是在演。

如果這一幕是她早就計劃好的,又為什麼要多那一出叫名字的戲?

讓他誤會是一件並沒有必要也沒有意義的事。

因為很明顯,叫名字是一個突發事件,現在的時瀾也或許並不知道自己昨晚無意間喊了些什麼。

那麼奇怪的問題來了,她為什麼會為兩個不存在的孩子哭得那麼傷心絕望?

思來想去,傅時淮還是覺得,得帶她去挂號了。

傅煬拎過來一個袋子,放到沙發邊:「時小姐,你的鞋子不合腳,這裡有雙新鞋,非常舒適。」

「哇,謝謝淮爺。」時瀾三兩步跳下去,試新鞋子去了。

又成淮爺了?

傅時淮轉過身慢步下去,「不用謝我,傅煬給你買的。」

「那能不是煬哥買的嗎?你給的錢嘛。」

傅煬低着臉,掩住了笑意。

別拆穿少爺嘛,瞎說什麼大實話呢。

時瀾的腳後跟已經貼上了創可貼,兩腳一蹬,伸長雙腿晃了晃,搖搖腦袋:「剛剛好,很舒服。」

時瀾站起來,活蹦亂跳的:「那我們現在去看腦科嗎?」

「不。」傅時淮走來。

「太好了,你終於覺得我腦子沒病——」

「傅煬,」傅時淮說,「約個精神科。」

「好的少爺。」

時瀾:「……」

·

傅時淮不是開玩笑的,帶她去照了腦部CT發現完全沒問題之後,又帶她去看了精神科。

醫生看完檢查報告,又詢問道:「有出現過幻覺嗎?」

「沒有呀——」

傅時淮:「有,她覺得她有兩個孩子,名字都起好了。」

醫生記錄下來,表情也認真了幾分,和藹地、像是哄小孩子一般問:「孩子叫什麼名字啊?」

「時淮溫,傅瀾暖。」時瀾如實答了,無可奈何。

那她確實有孩子啊,只是在這個時間線上來說,孩子還沒成形而已。

「可是醫生,其實我是說未來,不是說已經有了,我們得造啊,造了不就有了嗎?」

醫生看她真誠的樣子,又看了看傅時淮,「如果只是這樣,不算的啊,憧憬一下未來,幻想一下你們的孩子,這是正常的。」

「可問題是,我不是她丈夫。」

「啊??」醫生都愣住了,「男朋友?」

「也不是。」

「啊,這……」醫生看着時瀾說,「小姑娘,那你這確實不太合適……他都還不是你老公,你怎麼就幻想你們的孩子了——」

時瀾特別無辜地問:「為什麼啊,想想犯法嗎?」

「……倒不犯法。」

「那犯病?」

「……也不能這麼說,」醫生繼續問,「有任何妄想方面的思維障礙嗎?比如被害妄想,關係妄想等。」

「想讓他當我老公算關係妄想嗎?」

醫生笑出了聲,「不是那個關係……算了,你看着就沒有。」

這小姑娘看着很正常啊?對答如流,樂觀開朗,哪有一點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癥狀。

「最近有沒有意志減退,不愛活動,離群獨處,對未來一點也不關心和打算——哦你挺關心的,打算得也很滿。」

「嗯嗯,除了拿下他,我還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努力賺錢把我們家的小武館發揚光大!」

「呀,幹勁很足啊,」醫生笑起來,「小姑娘這麼樂觀向上正能量,哪有病了。你沒病,該幹嘛幹嘛吧,加油。」

「謝謝醫生!」

·

「我就說我沒有病吧,現在醫生也說我沒病,白紙黑字在這裡,你不能再污衊我了。」時瀾把診斷書拍在自己的胸膛上,面對傅時淮站着。

她嗓門很大,引得路人都看過來。

有的人總覺得好像在哪見過這小姑娘,但一時也想不起來。

「收起來。」傅時淮一臉鐵青。

「淮淮,你為什麼看起來有點不想認識我的樣子。」時瀾說著摺疊起來收進自己的隨身小挎包里。

她的小挎包也是甜美風的,外觀是朵花。

「你是覺得我很丟人嗎?」時瀾問,「可是我更丟人的樣子你不是沒見過,你還為我花了五百萬呢。你不喜歡我這樣嘛?男人,你變了。」

她快步走到他跟前,非常嚴肅地擰起了眉頭。

「……」

傅時淮看了她一眼,那一言難盡的表情就像在說:造孽。

時瀾問:「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啊?你提前告訴我,我得安排一下我的行程,畢竟我可是女明星誒,我很忙的。」

《女明星》

一個走在大街上一個人都不認識的「女明星」。

「你的未婚夫怎麼辦,」傅時淮問,「一女侍二夫?」

「我把他踹了!」時瀾說,「沒你好看沒你有錢還沒你技術好——」

「???」傅時淮盯過去,「你說什麼?」

且不說她為什麼對他有這個判斷,能做比較那就說明——

時瀾甜美一笑:「我是說,我目測的。姓陸的一看就不行嘛,一臉腎虛的樣子,哪有我們家淮淮威猛。」

呵。

傅時淮冷笑出聲,臉上寫着一句話:我看起來很好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