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逆天嬌妻,帝君快到碗里來
逆天嬌妻,帝君快到碗里來 連載中

逆天嬌妻,帝君快到碗里來

來源:google 作者:二月魚塘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燼淵 秦綰玥

秦綰玥,22世紀青洲玄脈大佬,卻一朝穿成滄都侯府棄女痴傻,廢材,說的是她?好吧,那來吃玥姐一拳!突然撿個崽崽,還附贈帝君美男大禮包腹黑父子兵上陣,夫憑子貴秦綰玥卻半路得知她居然曾是個拋夫棄子的大渣女!墨燼淵:「我家夫人膽小性子弱,路邊的野花都不捨得踩」秦綰玥左邊一拳右邊一腿,成功把人拍牆上墨聿:「我娘親與人為善,關愛小動物」妖司局眾妖:我想換個星球生活!眾人:……呵呵!展開

《逆天嬌妻,帝君快到碗里來》章節試讀:

「那是誰?不像是我們滄都的女子。」

「嗯嗯,她生得好好看哦。」

「嘖嘖,可惜了,來了也是找死。」

「是秦綰玥!」

看場上的秦若煙倏地站了起來,她的手裹着紗布,雙目嫉妒得扭曲,恨不得即刻上去撕碎這張極為熟悉的臉。

一個棄女,就該永遠抬不起頭夾着尾巴做人。

偏偏秦綰玥前幾日打了她一餐,她還要忍痛隱瞞了下來,還不能讓人知道她敗給了一個廢物。

真是該死!

半跪在地的少年終於動了動,他抬眸,遠遠地望着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

小玥,快離開……

「是侯府趕出家門的那個大小姐?」

「不是說她奇醜無比,路邊的野狗都能被她嚇得斷氣嗎?」

劉鳳芷的臉色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黑了下來。

「啪!」

一道鞭影伴隨着天階的威壓砸向秦綰玥的跟前,青石地板猛的出現一條裂縫。

這一鞭要是抽在人身上,不斷根骨,就得削塊肉了。

秦綰玥頓了頓,把看向少年的目光收了回來。

「你,是在挑釁本姑娘嗎?」

寡淡的一句話,卻是讓人群更加沸騰起來。

誰人不知,秦綰玥一介廢體才被逐出家門,先不說修鍊魂體,就連最初階的玄力都蹦不出來。

反觀劉鳳芷,自幼便有極高的修習天賦。年僅十四,便邁進了天階,自然是甩同齡人幾條街。

也不知秦綰玥是哪裡來的自信,公然叫板一個天賦少女。

「又來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本小姐的鞭子可不長眼。」劉鳳芷揚起頭,不屑至極。

「那劉小姐若是輸了,便跪下來向我磕十個響頭吧。作為彩頭,本姑娘若是輸了,便砍掉一條腿!」

言罷,劉鳳芷愣住。

還是頭一回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囂張!

關鍵是從對方身上找不到一絲煉體的氣息。

片刻後,劉鳳芷悚然一笑,目光灼灼地看着秦綰玥:「有趣,那本小姐便加個彩頭,若我劉鳳芷輸了,除了磕十個頭,再自斷一臂!」

這無疑是立下了生死狀,看場上的人噤了聲,畢竟這史無前例,還是兩個雲泥之別的人互相對賭。

看台前排,秦若煙眼中瀰漫的喜悅都要砸到了地板上,兩個都是她討厭的人,結果無論如何,她都極為開心。

「咻~!」

長鞭靈巧如蛇,衝著秦綰玥甩去,下一秒便要抽在她的面門上。

一部分人不免為心輕嘆,畢竟這一鞭下去那女子的臉定是要廢了。

秦若煙絲帕掩面,幻想着那張臉皮開肉綻的畫面。

這一回,就不用再看到這張討厭的臉了。

「嘶……」

人群中爆出難以置信的驚呼。

只見那少女在骨鞭劈臉之際,徒手接住了那道鞭子。隨之一股衝勁,狠狠地將骨鞭捏碎成幾截。

那可是上品妖獸脊骨所制,理應固若金湯,怎麼會?!

而劉鳳芷抓住的那端猛然一個回彈,甩在她的手臂上。秦綰玥瞬移到她面前,一拳擊向她的肩胛骨!

劉鳳芷吃痛得丟掉鞭子,卻早就被少女擒住了手腕,一個迴旋便把她拍在了地板上。

「小姐,小姐!」

相府的一眾護衛說著便要衝上擂台。

「閉嘴,不許上來!」

劉鳳芷暈頭轉向地站了起來,宛若憤怒的野獸,融合了天階力量的拳頭朝着少女揮來。

那氣勢,足以砸穿一道牆!

「砰!砰!砰!」

堅硬的拳頭就像打在棉花上面一般,一一被少女擋了下來。

「這就是天階的力量啊?真是弱雞呢~」

少女握起拳頭,毫不停頓地往劉鳳芷的胸口掄去!

「嘭!」

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聲響起,劉鳳芷被無情地砸出數米遠,她身下的地板裂開醒目的蜘蛛網痕。

「噗!」

方才趾高氣昂的人此時正躺在地上大口嘔血,若不是靈氣護體,她怕是都要涼涼了。

眾人倒抽一口涼氣,想不到這場戰局居然發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轉變。

毫無靈力的廢軀居然把天階的玄者打趴在地?是誰說秦家那位是廢物來着?

「劉鳳芷,你,輸了!」

風聲獵獵,揚起了少女三千墨發。

秦綰玥愉悅地勾起一抹笑,卻讓在場的人心生惡寒。

「秦綰玥!是我低估你了。我劉鳳芷,願賭服輸!」

劉鳳芷眼眶猩紅,布滿了血絲。她顫顫巍巍地爬了起來,朝着秦綰玥跪了下去。

「砰!」

「砰!」

「砰!」

……

十個響頭!每一磕都用足了力氣。

一切都是這麼突然。

劉鳳芷雙目充盈着熱淚,卻依舊高傲地抬起手「我堂堂左相之女,生來尊貴。是我技不如人,區區一條手臂,輸得起!」

眾人驚駭不已。

同時,看台上邊,秦若煙就像吃了排泄物似的,臉色又臭又難看。

只見劉鳳芷凝出一把寒刃,毫不猶豫地砍向自己的臂膀。那狠勁,就像在切一塊不相關的豬肉一般。

就在刀鋒就要砍斷她的手骨時,一道巨大的靈力迅速掠過,沖向她的手臂,將那柄寒刃絞成齏粉。

若差一點,她的一隻手便交代於此了。

劉鳳芷驀然抬頭,緊咬着唇,這個女人居然攔住了她?

「為什麼?」

秦綰玥眸中掠過一絲訝異,她還以為這小兒會言而無信呢,沒想到,倒是個有骨氣的。

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

「姐改變主意了,你的手留着吧。」

「但是,你要跟他道歉。」秦綰玥若有所指的看向那個少年。

劉鳳芷咬牙,有些不甘地轉了個方向,比起一條手臂,區區道歉算什麼,大丈夫能屈也能伸。

「對不起,楚雲祁。」

劉鳳芷乾脆利落,鄭重說道。

而無人發現,東邊樓閣之上,一抹神色未明的目光久久流轉在秦綰玥身上。

……

半月之後。

汴城寸金寸土的千機閣拍賣行外,聚滿了滄都有頭有臉的人物,只因今日將會有一顆活死人肉白骨的歸元丹出現在拍賣場上。

歸元丹顧名思義,上一次現世還是在百年前的仙都,滄都鄰國貴胄皆是收到風聲便連夜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