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的一夜星河
你是我的一夜星河 連載中

你是我的一夜星河

來源:google 作者:青花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陽 現代言情 韓錚

星河裡,北城最大的娛樂場所他說:「一次多少錢?」她說:「五萬」韓錚詫異的轉過頭來她說:「我說的是出版費」一個是讓人聞聲膽寒的集團大佬,一個是腦洞大開的萌新編輯一個說你這樣別人還以為你是我什麼人呢,一個說你又不是我什麼人一個是護夫小作精一個終化身妻奴......展開

《你是我的一夜星河》章節試讀:

陸尚東揉了揉眼睛,仔細的盯着屏幕。「寧兒你看,韓錚的車確實來過瑞東嘉苑,停了一會兒就調頭走了,洛陽沒有下車。」

「洛陽一定在車上,要不然韓錚來我們小區幹嘛?」

「還有其他視頻,只是到郊區就沒了,那邊的路段暫時還沒有監控,但洛陽應該在車上。」

這邊的兩隻在派出所分析着視頻,另一邊洛陽自從上了車就睡死過去,韓錚不由得心生羨慕,這心得多大,睡眠質量才能這麼高。

翌日清晨,韓錚穿着浴袍從樓上下來,但見韓燁一臉嫌棄的看着懷裡的壁虎。

「什麼時候來的?」

「昨晚來的時候你沒在家,聽說你帶女人回來了?那我來的可能不是時候。」

韓錚沒有否定,「回大宅別亂說話。」

韓燁瞭然,攤了攤手,「哥,你幫我找找我的奧利奧唄,一大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一抹陽光從窗帘的縫隙間透了過來,洛陽翻了個身揉了揉眼睛。只見一雙黑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對方可能也被洛陽嚇了一跳,大尾巴一甩保持着警惕的姿勢。

「你怎麼把它帶來了?」韓錚有一絲無奈,韓燁比他小十二歲,正是愛玩兒的年齡。

韓燁翹着二郎腿不停的抖動,看得韓錚直迷糊,只聽見韓燁說:「它最近有些抑鬱,我帶他出來散散心。」

「啊」的一聲傳來,韓錚看了看樓上聲音的方向,將嘴壓成一條直線,而後道:「你的奧利奧可能找到了。」

韓燁向樓上看去,見韓錚上了樓,轉身也跟了上去。卧室的門虛掩着,韓錚推門而入,只見洛陽藏在被子里只露出了兩隻眼睛緊張的跟趴在床頭柜上的揚子鱷對視着。奧利奧似乎沒見到過被裹成粽子一樣怪物,也不敢輕舉妄動。

「鬼叫什麼?」

洛陽聽到熟悉的聲音連忙轉動眼珠子向韓錚看去。手指尖從被子里伸出來偷偷的指了指奧利奧的方向,而後將頭蒙在被子里。這屋裡還有另一個活物,她藏起來,它就看不見她了。

韓錚看了看韓燁,「趕緊把奧利奧拿走。」他是實在不想碰那個身上長得疤疤癩癩的動物。

韓燁懶懶的將奧利奧裝進玻璃箱里,隨手拿濕巾擦了擦床頭櫃,拎着玻璃箱出了門。

洛陽深吸了一口氣,大早起來的她要被嚇死了,怎麼會有人養這種丑了吧唧的動物。

「好了,出來吧!」

洛陽驚魂未定不肯將頭露出來,韓錚眼看洛陽活像個賴床的貓,不禁失笑。

「已經被拿走了。」

洛陽起身,見自己被換上了件白色的大號襯衫不禁一愣。這衣服是韓錚的吧,行吧,只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我衣服誰換的?」

「我……家阿姨。」

「你說話能不能不大喘氣。」洛陽揉了揉眼睛,見韓錚坐在床邊似笑非笑。

韓錚攏了攏浴袍,「我是不是大喘氣,跟你是不是多想沒多大關係。」

洛陽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昨天你不是說送我回去么?」

「還行,沒斷片兒。昨天有人上車就睡,拿我當司機,到地方怎麼叫都叫不醒。」想到昨晚洛陽說自己臉皮厚,韓錚手賤的上去掐了掐洛陽的臉,「你平時用什麼牌子的化妝品?」

洛陽急忙躲開,「你問這個幹嘛,你也要用?」

韓錚「嘁」了一聲,「我就是挺好奇的,睡了一宿覺都沒脫妝。」

「你怎麼不叫我卸妝呢,帶着妝睡覺對皮膚多不好啊,完了完了。」洛陽原本得意的表情僵住,趕忙跳下床赤着腳跑到鏡子面前仔細的檢查自己的臉。

韓錚暗笑,「逗你呢,昨天家裡阿姨幫你卸的。」

洛陽繃住了臉,氣鼓鼓的回到韓錚身邊,抽起枕頭朝韓錚砸了過去。他媽的,大早上起來就嚇唬她,還有那個一身疤疤癩癩的大怪物,她現在想起來腿都發抖,上半生只在動物世界裏見過的動物居然在她睡覺的時候盯了她那麼久。

韓錚接過枕頭扔向一旁,一把拉過洛陽按在床邊,隨手拿被子蒙上她的頭,空出一隻手撓她痒痒,「跟我鬧是吧?你別後悔!」

洛陽哪是束手就擒的主兒,抬腿踹了韓錚兩腳,趁着韓錚愣神的功夫反過來將被子蒙在韓錚的頭上。「讓你嚇唬我,姑奶奶又不是嚇大的。」

許是瘋上癮了,韓錚一使勁兒扭轉了頹勢,翻身騎在洛陽的腰上,一隻手扯過被子往洛陽頭上蒙,果然男人至死是少年。

「韓錚,我喘不過氣來了。」洛陽氣息有些紊亂,胸脯隨着呼氣上下起伏着。

「錯沒錯?」韓錚居高臨下,如君主般睨着身下的人。

洛陽被折騰的沒了力氣只好認慫,「錯了!」

「改不改?」

「改!」

韓錚邪肆一笑:「晚了!」

洛陽咬了咬牙,心裏問候了無數遍韓錚他大爺。見韓錚鎖着她胳膊的手鬆了松,趕忙瞅准機會掙扎。

韓錚張了張嘴,「別動!」

洛陽皺了皺眉頭,手臂被按得生疼,「你快放開我吧!」

「求我!」

「好了……求你……」洛陽有氣無力的哼唧。

韓錚低頭保持着鉗制的動作,但見洛陽的領口處因掙扎而敞開,露出性感的鎖骨。

一陣高跟鞋的聲音響起,伴隨着一聲「阿錚」,顧盼一身黑色的連衣裙出現在卧室門口。

韓錚回頭,不慌不忙的從洛陽身上下來,心想都怪自己家小二連門都不關。

顧盼愣了一下,腦海中滿是洛陽赤在空氣中的兩條大長腿。到底是見過世面的人,儘管撞到了如此尷尬的畫面,也能不疾不徐的說話。「不好意思,小燁說你在樓上,我就上來了。」

洛陽趕忙從床上下來,顧盼她是認識的,又是自己能接觸到的最大的領導,「顧盼姐好。」

「是洛陽啊,我還當是誰呢,」顧盼的笑容溫柔知性,隨後轉向韓錚,「溫姨說你好些天沒回去了,讓我來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