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連載中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來源:google 作者:呆a瓜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郁 陸清桉

十年前,蘇郁被綁架失蹤,音樂圈少了一個青年鋼琴演奏家十年後,蘇郁在執行任務中,意外看到了個冰山美男她想:遇到他,是她的福氣但美男的脾氣有點冷,嘴巴有點毒搭訕失敗,犯賤不成,就算攜手解救被挾持的人質,也要被他「誇」是個憨批她想:這個福氣,大可不要但不要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因為這個冰山美男,是她新上任的頂頭上司蘇郁:......夭壽哇!陸清桉:閉嘴!蘇郁(慫兮兮):好的呢!陸清桉:叫老公!蘇郁:那我還是閉嘴吧陸清桉:.......離奇慘死的女人,所住的房間沒有第二人進入的跡象塵封數年的老舊棺材裏,白骨之上躺着另外一具腐敗巨人觀被囚禁折磨的流浪漢,胃部竟然殘留着自己的身體組織......所有案件撲朔迷離,抽絲剝繭中,十年前那起連環綁架殺人案的真相,被害者手腕處詭異烙印的秘密,逐漸浮出水面最後一個受害者,蘇郁,坐在審訊室里,表情冷漠嘴角掛着淺笑,「我殺了他」*【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風明月,更有家國天下,還有她】清冷冰山刑警隊長vs沙雕賤萌女刑警食用須知:本文架空,架的很空這是一篇披着懸疑文的小甜餅展開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章節試讀:

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陸清桉的一句話,室內忙碌的警員們似乎全部都被按下了暫停鍵,過了兩秒,齊刷刷的異口同聲,「什麼?!」

「命案?」

「對,」清冷的面容上沒有絲毫慌亂,陸清桉氣定神閑的肯定點頭,聲音里的自信帶着令人信服的感覺,「痕檢部門繼續在現場尋找線索,屍體拉回警局進行解剖。」

林白被蠱惑着點點頭,在助手的幫助下,把屍體小心翼翼抬進裹屍袋裡。

男人從容鎮定的模樣彷彿自帶光芒,蘇郁好心的走上前提醒着,「陸大隊長,如果不是命案,在沒有徵得受害者家屬的同意下解剖屍體,可是會受處分的。」

看出她的狡黠,陸清桉嘴角揚起淺淡的笑,「不會。」

「好堅定哦,」蘇郁同樣露出一個笑,表情神氣的打了個響指,手高高舉起拍着他的肩膀,「不過就算你沒自信,我也不會讓你寫檢討的,放心。」

陸清桉垂下眼眸,異常高貴冷艷的丟開她的手,「你也覺得這起案件蹊蹺?」

這個狗男人嫌棄她。

蘇郁撇撇嘴,故意賣着關子,「不如這樣,咱倆比賽,看誰先找到證據。」

幼稚。

不知道怎麼回事,陸清桉莫名想跟她玩玩這個幼稚的遊戲,聲線平靜撩人,「好。」

就在警員們忙碌的時候,太陽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了頭,慢悠悠的掛在天空上,把大地喚醒,整個世界再次富滿生機。

浴室牆壁上的血手印隨着時間推移,已經有了隱隱發黑的徵兆,旁邊被白色勾勒出的人形形狀無聲彰顯着這裡發生的慘案。

屋子裡只剩下蘇郁一個人,腳步緩慢的在屋子裡行走着,目光掃視過桌面上擺放整齊的瓶瓶罐罐,繞到陽台,拉好窗帘。

傾瀉的明媚陽光被遮擋的嚴嚴實實,整個屋子再次陷入黑暗。

按下燈光開關,亮如白晝的燈光照亮每一個角落。

蘇郁抬起手腕看着手錶,心裏默默計算着。

三,二......

一點五?

「啪!」

所有的燈光瞬間熄滅,緊接着,開始一閃一閃的忽明忽暗,卧室,客廳,浴室,所有的燈都像是抽了風似的,渲染着恐怖陰森的氣氛。

這就對了。

嘴角揚起一抹淺笑,蘇郁放任燈光不管,完全沒有感受到害怕的情緒,徑直走到浴室。

她是真的沒有動過燈,偏偏她的實話所有人都不信。

「故意控制電壓,讓房間一瞬間變為鬼屋,真是好惡毒的惡作劇,」蘇郁站在浴室門口,直直的看向對面的角落,自言自語着,「究竟是什麼,能讓你害怕的不敢從門口逃離呢?」

閉上眼睛大腦開始風暴,眼前浮現出女孩在洗澡的場景。

毫無防備,燈光不受控制,恐懼的感覺瀰漫上她的心頭,她想從大門逃走,或許是看到了什麼,根本不敢靠近門口。

只能蜷縮在角落裡,用手不停的撓着牆壁,驚恐,害怕,一邊喊着救命,一邊看着令她絕望的恐懼。

但門口是反鎖的,唯一能令她恐懼的......

手指輕輕觸摸着門邊上的大鏡子,蘇郁看着指尖的縫隙,眉頭微皺,帶着些喪氣,「什麼嘛,就是一面單純的單面鏡,看來是我想多了。」

她還以為是雙面鏡,然後有人能在鏡子後面嚇唬死者呢。

不對,等等......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腦海中形成,漆黑的眼眸中冷意划過,蘇郁倒吸一口涼氣,拿過花灑,打開熱水,對着浴缸噴洒水花。

很快,瓷磚牆壁上瀰漫著薄薄的熱氣,偌大的鏡子上,一道血紅色的字跡出現——

「血債血償。」

另一邊。

高檔寫字樓內,陸清桉坐在角落耐心等待,骨節分明的大手把玩着證物袋裡的藥瓶,看着不遠處的「心理諮詢」幾個大字,深邃的眼眸里沒有絲毫溫度。

手機突然震動,信息上出現明顯的紅點,手指按下,聲音從聽筒里傳來,「陸隊,檢測結果出來了,你送來的藥瓶里檢測出了抗抑鬱的成分。」

「知道了,辛苦。」聲音里並沒有多少意外,反而是一種理所當然的肯定,陸清桉掛斷了電話,目光鎖定在手機屏幕上的女孩基本信息上。

很快,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響起,穿着白大褂的心理醫生禮貌的在他對面落座,「你好,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掏出證件,「刑警支隊」幾個大字格外顯眼,陸清桉的聲音寫滿了公事公辦的冷淡,「你好,**。」

「你們這裡,是不是有個叫吳瑩瑩的來諮詢過?」

醫生猶豫了下,「我們不能擅自透露病人的**......」

「由於涉嫌一起命案,我希望您能配合警方工作,」陸清桉打斷他的話,不苟言笑的側臉一本正經,「吳瑩瑩家中有安眠藥及抗抑鬱的葯,她的手臂上還有自殘的傷痕。」

「我想,她為什麼這樣,您知道真正的原因。」

死者手臂上的傷痕是陳年舊傷不假,但平行排列,疤痕外粗內細,不是威逼傷,而是自己造成的。

唯一的解釋,就是自殘。

思量再三,醫生點點頭,起身走向書櫃,從裏面掏出厚厚一摞病曆本,一邊翻找一邊輕聲感慨,「那姑娘我記得,大概半年多以前來我這的。」

「她焦慮失眠,經常會做噩夢,還跟我提起過,總感覺睡夢中,有雙眼睛在盯着她。」

順手翻出一本病歷遞過去,醫生幽幽嘆了口氣。

一目十行翻看着病曆本,陸清桉把手裡的藥瓶放在桌面上,「這是你給吳瑩瑩開的葯嗎?」

醫生點點頭,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補充着,「因為幼時的心理陰影,她常常會感到害怕,偶爾還會夢魘,產生幻覺。」

手指輕輕摩挲着,陸清桉敏銳的捕捉到「幼時陰影」幾個字,心中瞭然,「她在恐懼什麼?」

「水,」醫生嘆了口氣,「還有水裡的人。」

「吳瑩瑩告訴我,她每當看到河流,湖水,包括她洗澡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恐懼,回想起她初中時,意外溺死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