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寧暖暖薄時衍
寧暖暖薄時衍 連載中

寧暖暖薄時衍

來源:外網 作者:幸孕四寶:神秘爹地寵上天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幸孕四寶:神秘爹地寵上天 恐怖靈異

六年前,親妹為了頂替她的地位,不惜陷害她失貞毀容奪去龍鳳胎!六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曾欺負過她的渣渣們顫抖得跪下了。四隻萌寶重聚後,一致決定不要爹地,要跟着神醫媽咪搞事業,搞產業,轟動全球。深夜時分,傳聞中手握大權,禁慾高冷薄時衍趴在老婆床頭前:老婆,地板涼,我能不能上床?寧暖暖看他可憐:能。下一秒,她被薄時衍欺身壓住。展開

《寧暖暖薄時衍》章節試讀:

寧暖暖換上白大褂,戴上醫用橡膠手套,眼眸冷得波瀾不驚。
「我是今天要報道的特聘法醫顧問,寧暖暖。」寧暖暖直接動手拿起臭味熏天的屍塊打量起來,連眉頭都沒皺下:「不怎麼巧,我就是有這個資格對你們的工作指手畫腳。不服?那就給我憋着。」
姜怡菲和黃彬是知道今天總署那邊派了重要人物過來,但是他倆誰都沒想過這重要人物會是眼前這個二十多歲的女人?
這兩人都是一臉不可思議地盯着寧暖暖,半天沒反應過來。
見兩人站在那兒不幹活,寧暖暖眯了眯眼:「都盯着我?我臉上有破案線索?」
寧暖暖雖然戴着人皮面具,顏值大打折扣,可是那雙眼眸卻犀利得懾人心弦,連着周身散發出來那份從容淡定的氣魄,讓人下意識地不敢提出任何異議。
一時之間,姜怡菲和黃彬兩人都不敢再分神,協助寧暖暖將蛇皮袋的屍塊做好標記拍照裝袋。
將一切做好,屍袋裝上車,三人跟着屍袋一起回了警署。
車子停在警署門口,寧暖暖下車。
她剛要跟着屍袋一起進屍檢室,就被一個陌生男子攔住了去路。
「寧小姐,我們爺在這裡等你很久了,能否麻煩你移步到那輛賓利說幾句話?」
寧暖暖瞥了眼不遠處的賓利,眉眼皆是桀驁:「向人提出邀請前,難道不該自報家門嗎?」
蒼梧微微一怔,身為薄時衍的屬下,他也與不少人打過交道,但他還沒見到過哪個女人會這麼不給面子地直接反問他。
「寧小姐,我的上司是盛世集團的總裁薄時衍,他想和你說幾句話。」
薄時衍?
寧暖暖雖然五年不在帝都發展,但她仍然聽聞過薄時衍的名字。
薄家在帝都乃至夏國都是舉足輕重的財閥之家,涉足的領域涵蓋地產,金融,芯片,體育,娛樂等多個產業。
薄家看似低調謹慎,但他的產業就如同樹的根須,早已滲透蔓延到夏國的各行各業,方方面面。
她與薄時衍從來沒有過交集,他怎麼會突然找上她?
想不通就不想,寧暖暖向來不會自尋煩惱:「帶句話給你們爺,我忙着驗屍,沒空見他。」
這話一出,蒼梧愣住了,連着黃彬和姜怡菲也跟着傻眼。
「什麼?邀請你的人是薄時衍啊……」
「頭兒,別人找你你不理也沒事,薄時衍找你,你怎麼能拒絕?」
寧暖暖回眸瞥了眼身後兩個跟班,蹙眉道:「那三大袋屍塊都驗完了?就算是你們想見薄時衍,也得回去先把屍塊給我驗清楚!」
清晨的陽光下,少女在逆光里其貌不揚,可一雙眼眸卻不怒自威,氣場強大。
黃彬和姜怡菲知道這次屍檢工作任務又重又急,也不敢再多說什麼,跟在寧暖暖的身後上樓去解剖室了。
蒼梧望着寧暖暖決絕的背影,知道自己辦事不力,只能灰頭土臉地回到賓利的駕駛座上。
見蒼梧回來,薄時衍的視線從手上的文件上抬了起來:「蒼梧,那個女人呢?」
「我和寧暖暖說了,爺您想請她移步過來說些事,卻被她拒絕了…而且是想都沒想的那種拒絕……」蒼梧難得說話沒底氣,說到後面聲音越來越低。
想都沒想?
薄時衍是為了語杉才帶着誠意找她談,但他竟然連她的面都沒見着。
「有說拒絕的理由是什麼?」
「她說忙着驗屍沒空見你。」
蒼梧說完這話,小心翼翼地通過反光鏡打量着薄時衍。
薄時衍的鳳眸深邃冷黯,手指輕抵着薄唇,望向重案組大樓:「既然忙着驗屍沒空見我,那就等她驗完了再見。」
這些年,薄時衍看似整天忙於工作,把家裡一雙兒女交給薄時禮照顧,但他對語楓語杉卻從未疏忽過。
只要能一絲治好語杉失語症的機會,他都不可能放棄。
「蒼梧,寧暖暖的資料發過來了嗎?」
「有,但是就只有最基本的信息。」蒼梧也是頭疼道:「不知道是不是她職業的問題,她過往的經歷都被隱匿起來了。」
「我們養的人黑不掉系統嗎?」
「爺……」蒼梧閉了閉眼,老實交代道:「黑不掉。不僅黑不掉,我們的系統還被對方反黑一波,損失了幾千萬的代碼。」
薄時衍的鳳眸閃過一絲微芒,唇角勾起躍躍欲試的上揚。
「有意思!看來我更得見見這個寧暖暖了……」

《寧暖暖薄時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