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南城向情深
南城向情深 連載中

南城向情深

來源:google 作者:阿茶修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尋 現代言情 秦城

一朝回到七年前,在還不認識秦城的年紀,林湘打算不再跟隨秦城的腳步,為自己而活那知道秦某人不幹了!白月光不追了遊戲不打了病不生了一心只想當女神的舔狗林湘:「這位同學,我們不熟,不用……」秦某人:「林同學,就是不熟才應該多接觸接觸嘛!」林湘:「秦城,我有喜歡的人了」秦某人:「沒關係,反正要麼我滅了他,要麼他滅了我」正在值日的林湘:「秦城,你能不能不跟着我?」正推着小推車的秦城:「不跟着你你垃圾往哪倒?」林湘看了一眼疑似班主任買菜用的紅色小推車有些不可置信的說:「你的意思這是垃圾桶?」秦某人笑呵呵的說:「不然你以為是什麼,娶你的花轎?」林湘:「……滾!」小秦城跟記憶中的高冷模樣不一樣了,不按套路出牌,怎麼解?展開

《南城向情深》章節試讀:

「那倒是哈!」秦城笑着說:「誰讓我們兩個給人家第一印象那麼不好呢?」

「那怎麼辦呢?現在也彌補不了了吧!」許宗明撓撓頭說。

秦城深深地看了許宗明一眼說:「阿明,你是真的看上她了嗎?兄弟勸你一句,這姑娘和其他女孩不一樣,你如果想追她,首先先把成績提上去。」

聞言,許宗明張大了嘴巴說:「你的意思是讓我好好學習?」許宗明連忙擺手說:「不行不行,我做不到,我還是算了吧!這也是看她長得漂亮,說不定沒過幾天就又看上別的好看的小姑娘了,再說了你看她那麼高冷,一路上都是我在說話,她就嗯了幾聲,我肯定搞不定,我選擇放棄。」

秦城笑了一聲說:「傻子,聽她聲音應該是感冒了,感冒的時候不想說話情有可原。」

「感冒?」聽秦城這麼說,許宗明認真的回想,確實有點像感冒,許宗明將手中的水壺給秦城說道:「老秦,水壺你幫我提回教室,我有點事。」

「幹嘛去?」

許宗明嘿嘿一笑道:「去買感冒藥!」

秦城:「……」

還說不在意!秦城無奈的搖搖頭,轉身提着兩壺水上樓。

許宗明在自習課時間在校園裡穿梭,絲毫沒把校規放在眼裡,藉著身高腿長優勢,一步跨四個台階,到了四樓,踩到四樓台階時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手中的感冒藥,調整一下呼吸。

抬頭就看到了七班班主任。

許宗明之所以認識七班班主任也是因為這段時間往七班來的勤快一些,經常看到林湘抱着課本去問題。

許宗明並不在意七班班主任,想要繞開步子,把感冒藥送給林湘。

班主任卻叫住了許宗明說:「你是三班的許宗明對不對?」然後看了一眼許宗明手中的葯。他相信林湘不會說謊,那就是這個男生單方面糾纏了。

許宗明皺眉,並不想回答。

班主任也不在意許宗明對自己的態度,繼續問道:「給林湘送葯?」

許宗明絲毫不客氣開口道:「有事嗎?」

「你跟我去辦公室,給你看一個東西。」班主任抓住許宗明的手腕要拉他去對面辦公室樓。

許宗明不耐煩的想要甩開。

「這段時間我一直都覺得林湘狀態不對,我一直以為是因為成績到了瓶頸期,沒想到那天我見她一個人在頂樓的樓道里哭了很久,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真的如同傳言一樣,但是她和你們不一樣,她家境普通,是半點都耽誤不起,你不知道,她每天都是一個進教室,最後一個走的,有多努力我都看在眼裡,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這次考試關係著她分班,我想你也不想她因為外部原因導致成績下降吧!」

許宗明心裏挺難受的,按道理,這些和他沒多大關係,他心裏想送葯就送葯了,從來不考慮別人,可是聽到七班班主任這麼說,他強硬的步子再也邁不動了。

許宗明想不通自己怎麼了。

垂眸思考了一會兒將自己手中的葯給班主任手中說:「我知道了,這個你給她,她感冒了,生病也會影響成績。」說完轉身就走,沒走幾步又停了下來,在班主任驚訝的眼光中開口說:「你如果真是關心林湘,就好好了解了解你們班裡的學習氛圍,不讓我打擾,別人也不能打擾。」

許宗明回到教室,臉色很不好看,鬱悶的踢了一腳凳子,班裡原本有些微微躁動的聲音戛然而止,齊齊轉頭看向許宗明,許宗明感受到眾人的目光心裏更窩火了,語氣不善的說:「看什看?再看就都別學習了!」

眾人又趕緊低頭寫自己的作業,秦城原本在和向森說話,聽到許宗明發脾氣,走到許宗明旁邊,拍了拍許宗明的同桌,示意兩個人換個座位,許宗明同桌求之不得,立馬抱着課本走了。

「怎麼了?」秦城開門見山的問。

「不知道,就是煩!」許宗明也不是想瞞着秦城,但是讓他原話複述出來,他又不知道怎麼說。

「你的好意人家沒領?」

許宗明看了一眼秦城,悶悶的說:「也不是,算了,我以後不去找她了,人家確實是好學生,咱配不上!」

秦城拍了拍許宗明的肩膀說:「好了,反正也沒有多喜歡不是?」

許宗明搖搖頭說:「我難受的就是我好想真的上心了,老秦,太難受了,說不上來的感覺,不行,我得出去打會球!」

「那我陪你一起?」

「行啊!」

「老秦,你說我怎麼會喜歡上她呢?她也就還行啊!我以前談過更漂亮的,你見過的,真的就膚白貌美大長腿,胸也大,帶出去特別有面子的那種,不是說談戀愛很快樂嗎?我喜歡上林湘我怎麼這麼難受呢?我氣不順,我好想發脾氣,但是我又不知道我為什麼生氣!林湘班主任說完會影響林湘學習,我都沒辦法反駁!」許宗明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秦城笑了一下說:「談戀愛確實是挺快樂的,但是單方面喜歡一個人卻是苦澀酸甜的。」

許宗明看了秦城兩眼道:「就跟你單方面喜歡向森嗎?」

不知道為什麼,這輕飄飄的幾個字讓秦城心頭一震,沒有接話。

他和向森嗎?

秦城的內心也煩躁起來。

兩個人籃球場打了好久的籃球,直到兩個人都滿頭大汗,累到虛脫,才坐在地上休息。

籃球館這個時間沒多少人,空曠的籃球場只有他們兩個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你以後打算怎麼辦?」秦城問。

「不知道,跟着心走唄!不過……」許宗明突然坐起來欲言又止,秦城抬眼看着許宗明,示意他繼續說下去。許宗明想了想說:「前段時間林湘班裡有個女生加我,說是林湘的好朋友,我當時沒同意,我對林湘朋友不感興趣,但是她加了好幾次,說什麼有林湘的秘密要分享,我同意了,她告訴我林湘心裏有一個喜歡了很多年的人,說是至少七年,我在想啊,七年前我們都是八九歲吧,那個時候懂個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