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奶球萌寶:帝國爹地不要跑
奶球萌寶:帝國爹地不要跑 連載中

奶球萌寶:帝國爹地不要跑

來源:google 作者:白昊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殷熙研 現代言情 白昊軒

她,是極盡平凡的殷熙研學生身份、安分守己,成績位列前茅;平時沒事打零工幫自己家貼補家用,儼然一副好好學生的樣子他,AKT跨國房產公司的總裁白昊軒,獨創帝國神話,更是混黑白兩道的傳奇人物一切緋聞的絕緣體,面對主動送上門來的女人一律「滾」,但唯獨身邊有個他不喜歡也不能拒絕的女人命運本不該有所交集的兩個人,卻因為家裡拆遷聯繫在了一起……五年後,學生妹華麗逆襲變身實力美貌兼具一身的商界女強人,身邊並伴隨一左一右兩個天才小奶球「素素,你是誰啊?為什麼和我們兩個長得那麼像?你簡直就是我們兩個的結合體咩」「什麼我是你們兩個的結合體?應該是你們兩個和我長得像,分清主次!慫女人,臭慫貨,竟然敢「攜種潛逃」,害的我們骨肉分離這麼久,應該拖出去斬首示眾……」展開

《奶球萌寶:帝國爹地不要跑》章節試讀:

殷熙研和李航兩人去到小吃街,熙研便似餓狼撲虎般跑向各個小攤。
搜羅自己喜歡的美食。
看着吃這麼廉價都可以吃的這麼滿足,李航心裏很不是滋味。
畢竟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

「師兄,你怎麼不吃呢?
可別為我省錢哦」眨着那雙靈動的眼睛略帶俏皮的說著。

手摸摸殷熙研的頭,李航說「熙研,可別吃成大胖子……」「哎喲,師兄,你放心啦。」

「呵呵,那就好!」

吃完後,李航還是擔負起護花使者的身份,一路護送殷熙研回到宿舍。

宿舍樓下,殷熙研跟李航揮手示意再見,就心細的留心到李航的不對勁兒。
「師兄,你怎麼了?
怎麼感覺有心事?
可以和我說說嗎?」
熙研體貼的詢問着,語氣中不乏帶有點擔心語味兒。

「沒事啊,我能有什麼事情呢?
你還是趕快上去吧。
早點休息」沒在理會她,李航轉身先走了!

雖然心裏覺得李航最近很奇怪,熙研還是搖搖頭拋開那不開心的情緒,蹦蹦跳跳的上樓去了。

第二天,李穎媛看到熙研,就直接跟熙研說著自己的親眼所見。
因為她看到和熙研在一起的李航和孟蕾在一起了,兩人還一起上學。

熙研聽到這個消息,首先一驚,然後出於本能的說「不可能。
李航師兄昨天晚上還和我一起去小吃街吃東西呢!
他昨天晚上什麼也沒跟我說,所以我相信他!」

「算了,看在你這麼執迷不悟的份兒上,我帶你去問下王雅,我早上和她一起來上學的,我看到的她也看到了,你不相信我一個人的話,你總可以相信我們兩個的話吧?」
李穎媛面對這麼掘的熙研大喊出「你醒醒吧,人家另結新歡了!」

李穎媛再次回頭看着熙研的時候,她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穎媛,我想要一個人靜靜,你先走吧!
幫我請下假。」
「好!
我先走了」說及於此,李穎媛也感覺在不好說什麼了,於是轉身走開了。

一個人走到花壇,坐在地上。
熙研緊抱着自己。
人家說「當一個人感到沒有安全感的時候便是這個樣子。」
熙研無助極了,她唯一可以信賴和依賴的師兄都背叛自己了,是不是自己真的很差勁兒呢?
思及於此,熙研便是聯想到了那幾次李航的吞吞吐吐和心事。
原來是這樣一回事啊!
不行,非得李航親口給自己答案才可以。
隨便抹抹了眼淚,熙研便發短訊給李航說要見他。
可是等來的卻是李航和孟蕾兩個人。

孟蕾的直接到來說明了這個問題。
沒想到等來的是兩個人,熙研詫異的問道「這是真的嗎?
之前的吞吞吐吐是不是說明了這個問題?」

「沒什麼可說的了。
我們分手吧!」

啪!
熙研走上前去給了李航一巴掌。
「你……」在李航身邊的孟蕾作勢就要回打殷熙研一巴掌卻被李航攔住。
隨後熙研說「這一巴掌是打你不該瞞着我,多大點事還吞吞吐吐的不肯說,我殷熙研不是那麼死纏爛打的主」瀟洒的轉身走了!
就那樣留給李航和孟蕾一個瀟洒的背影。

看着熙研那麼瀟洒的背影,李航笑了!
原本想要把對她的傷害降到最低,可自己終是傷了她啊。
無奈的搖搖頭,轉身也要走的時候,孟蕾就說「喲何必露出這樣一幅可憐相呢?
這是給誰看呢?
不知道誰昨天晚上抱着我大汗淋漓了一個晚上呢!
現在才做這樣的可憐相是不是有點晚呢?」

聽着這樣的冷嘲熱諷,李航終是沒有反駁。
因為孟蕾還有利用價值,所以他不會這樣草率的就斷掉自己的後路。
把孟蕾一把拉到自己的懷裡說「走吧,昨晚也確實把你累着了,怎麼?
現在要補償還是?」
溫熱的氣息打在懷裡的人脖頸上,惹得的孟蕾咯咯咯的笑。

看着孟蕾這副醜惡嘴臉,李航更是想念熙研的樣子,活潑可愛帶有一絲調皮全身散發著淡淡的薰衣草金紡味,不像孟蕾濃妝艷抹的滿身香水味,也更是散發著重重的騷味,更是騷的可以,因為孟蕾還有利用價值,所以李航決定忍下去,他以後還要靠孟蕾在她爸孟恆身邊多說些好話,往後畢了業才不至於說要滿大街找工作,而且孟蕾她們家公司還不錯,是個發展的好平台。
所以李航為了爬得更高,選擇了變賣自己的愛情。

熙研決定不再為李航傷心,絕對不能讓這件事情影響了自己的考試,她還想要通過好的成績拿到那筆數額不小的獎學金呢!

看着熙研像是沒事人一樣的到了教室,李穎媛忍不住的問道「熙研,你怎麼樣?
還好吧?」
看到自己的好姐們擔心的神情,熙研的眼淚像是水龍頭一樣擰開就關不住了,一個勁兒的哭,因為到了中午,很多學生都去吃飯了,教室里只剩下等待熙研的李穎媛。
熙研更加是肆無忌憚了,整整為了自己逝去的愛情悼念了半個小時,直到李穎媛不耐煩的罵出「我說你能不能有點出息,為那種人渣哭流自己寶貴眼淚值不值?
眼淚不值錢啊?
就那種人還配和我一個姓都姓李,他也配?
還一個祖先呢,我呸!
我要是李航他爸,我早把他放河裡淹死,要不就放任自流,看他有什麼能耐囂張。」
聽到這番打抱不平的致辭,熙研頓時破涕為笑了!

「對嘛,這才是我認識的熙研。
咱們是宰相肚裏能撐泰坦尼克號,不哭了!」
邊說邊拿出紙巾幫熙研擦眼淚。
「那先哭也哭夠了,我也把你逗笑了!
怎麼著?
請我吃飯吧?」
「嗯!」
帶有哭腔的回答,但是臉上的表情卻顯示出「我都這麼慘了,你還讓我請你吃飯,你忍心么?」
看到她的這幅可憐樣,李穎媛笑了「咱們兩個出去,我說讓你請客,但是哪次我讓你掏錢了?」
「也對哦每次好像都是你掏錢哎。」
「好像?」
李穎媛摳字眼的疑問道。
「就是,嗯!
就是你每次掏錢的。」
為了讓李穎媛再次出血,熙研頓時狗腿肯定回答道。
瞪了她一眼,李穎媛露出鄙夷的表情,看着熙研的這副小人得志會癲狂的樣子,她怎麼就那麼懷念剛才哭哭啼啼那副可憐樣的熙研,不像現在那麼可憎。

其實,李穎媛請熙研吃飯是一:看她哭了那麼久肯定累了也餓了,吃飯她總不會在哭了吧,再者說這事也是自己告訴她讓她認清的,最重要的是也圖了個自己耳根清凈,加之早上沒吃飯着急跑來告訴熙研這件事情自己餓了。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