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母親的執念
母親的執念 連載中

母親的執念

來源:google 作者:梁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梁婧 都市小說 陳願

「陳願,你竟然連這麼一點挫折都過不去,以後能成什麼大事?」「你看看梁婧,人家怎麼就不和你一樣矯情,什麼時候讓家長操過一點心?」梁婧是我大姨家的女兒展開

《母親的執念》章節試讀:

班主任說著,翻開了手裡的花名冊。
她習慣按順序從前往後念。
這種時候,是我最緊張的時間了。
第一名,不是我的名字。
第二名……也不是我……我的心跳得越來越快……一直到了第十名,班主任才輕飄飄念到兩個字:陳願。
第十名。
這是我從小到大考得最差的一次。
完了,這次肯定完了。
我的腦子像放煙花一樣,轟然炸響。
甚至手都開始不自覺地顫抖。
自從被醫院確診生病以來,每當緊張,這種難以控制的生理狀況已經成了我的夢魘。
我不可遏制地想起我爸的凳子,我媽的巴掌:你一點好不學,怎麼考得上大學?
我甚至萌生出了一點卑鄙和僥倖的想法。
要不幹脆不告訴他們成績出來了吧。
就說學校教務處系統出了問題,期末考試的成績被抹掉了。
可是下一刻,班主任的話就把我的妄想打掉了:陳願,跟我過來一趟我們班主任是出了名的厲害。
她走出教室,和我站在學校的走廊外面:陳願,你這次成績下降得特別多,我不知道你是怎麼了。
但以你這次考試發揮出來的水平,想考上原定的C9目標,很難。
我哆嗦着囁嚅了一句:我……老師,對不起……對不起什麼?
你對不起我啊?
難道你學習是給我學的?
這一句話,彷彿讓班主任更不高興了,陳願你自己說說,自從上了高三,你的心思是不是根本沒放在學習上?
還有半年,你難道就要這樣自暴自棄?
班主任說完,又看了我一眼:回去叫一下你家長過來,我和他們好好談談你在家裡的狀況。
我膝蓋一軟。
差點跪在班主任面前。
老師,能不能不叫爸媽過來?
班主任幾乎是鄙夷着看了我一眼:你也害怕父母失望啊,這樣,我現在就給你爸媽打電話,也別等着以後了。
說著,班主任就拿出了手機。
那一刻,我腦子裡繃著的那根弦,斷了。
好像世界都是黑的。
咆哮聲、喝罵聲、責打聲……你看看別人!
你就不能和第一名比一比?
你為什麼不能考滿分?
爸媽養你這麼大容易嗎?
為什麼活着這麼累。
為什麼要背負着別人的期待活着。
我用力躍上了走廊的扶欄。
老師,如果我死了,這件事情和你一點干係都沒有。
說完,我跳了下去。
2在所有人眼中,我的母親都是難得的好母親。
我是獨生女,父母從小就對我要求極其嚴厲。
望女成鳳,大概可以用在母親汪清蓮的身上。
她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別人能做到的事,你也要能做到,而且還要做得更好。
可是我想要什麼。
她從來不關心。
我記憶中的最後一刻,是從七層高的高三教學樓上跳下。
並不痛。
但周圍很吵。
天哪,有人自殺了!
好像是四班的陳願!
有沒有人打120?
血流了很遠。
我閉上了眼睛。
可是——我明明已經死了。
靈魂卻還是被牽扯回了母親的身旁。
我做不了任何事情,只能看着她和她那幾個姐妹在樓下的飯店聚餐。
像以前無數次的吃飯一樣。
她們又聊起了孩子的學習。
養孩子這種事情啊,還是得問汪清蓮,怎麼就能生出這麼一個好孩子來呢?
分享分享教育經驗啊,汪姐!
陳願今年高考估計能上北大吧?
北大還是清華,願願喜歡哪一個喲?
聽着朋友的吹捧,母親的臉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她搖晃着手裡的杯子,笑嘻嘻地:我家願願理科成績好,我是希望她上一個理工類好一點的大學的。
北京嘛,有點遠,我覺得留在南方也……話還沒說完,母親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是學校的電話。
是陳願的母親嗎?
這裡是五高,你趕緊過來學校一趟,陳願跳樓了!
母親愣了愣。
猛然罵道:陳願又來?
你告訴她,要尋死覓活就痛快點,玩這麼多次花樣累不累?
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旁邊朋友好奇地問道:什麼事情啊,急不急?
母親搖搖頭:沒事,就是陳願青春期到了,太叛逆,總是想引起我注意。
其實,她一直沒覺得我生病吧。
兩年前,在醫院被檢查出抑鬱症的時候。
她拿着確診通知書對我冷笑出聲:抑鬱症?
不過是網上炒作出來的把戲,哪有人真的會因為這種東西死掉!
後來我一次考試大意,數學最後一道大題失分。
沒進年級前十。
她打我,把我每晚吃的氟西汀扔掉,說都是吃藥害我腦子不記事。
說我再粗心,不如去死好了。
那一次,我晚上焦躁得不行。
真的拿刀子割了自己的手腕。
被送去醫院搶救,醒來後,母親看到我,眼中不是焦急、害怕。
而是失望。
陳願,你竟然連這麼一點挫折都過不去,以後能成什麼大事?
你看看梁婧,人家怎麼就不和你一樣矯情,什麼時候讓家長操過一點心?
梁婧是我大姨家的女兒。
現在在北京讀大學。
學習好,懂禮貌,長得還漂亮。
從小到大,我聽過最多的話就是:你怎麼就不能和人家梁婧比比?

《母親的執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