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魔尊強寵:廢材庶女不好惹
魔尊強寵:廢材庶女不好惹 連載中

魔尊強寵:廢材庶女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清小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赫雲霄 顧傾城

恃強凌弱的世界,廢材過街,人人喊打她天生廢物,爹爹不疼、姐姐不愛、主母毒害,慘死自是不會有人管再次睜眼,沒有靈根的廢物?不好意思,她晉級跟吃飯一樣簡單沒有魔獸?你怕是不知道召喚師的技能沒有丹藥?丹藥宗師為拜其為師,爭得頭破血流搶神獸、奪丹藥?找死!戰長姐,殺三姐,毒主母,毀家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人她堂堂一界之主,何時怕過事?一戰成名,誰敢不敬?可唯獨他……「丫頭,只要你與我離開,我就放了他!」他堂堂魔尊何時如此低三下四威脅過人?她提着長劍,貫穿其心臟,「我說過,你若傷他,我必殺你」可為何心會痛?展開

《魔尊強寵:廢材庶女不好惹》章節試讀:

只見鏡子里的她臉上已然沒有了任何劃痕,恢復了原來的美貌,只是看上去有些面黃肌瘦,想來多加調理便可好起來。

她再低頭看向自己的周身,發現身上的鞭痕也好了。她不由詫異,那傢伙給自己吃藥了?

不行,她暈過去之後那傢伙對她到底做了什麼,她一定要弄清楚。

可問對方的話對方不一定說,但只要找到玉簪就一定知道具體情況。

不是顧傾城誇張,而是她最了解那支簪子了,那是跟了她數萬年的簪子,至尊神器,有了器靈。

而她也不再是之前那個廢物顧傾城了,早在那顧傾城被扔下封魔崖之後,這副身體的靈魂已經變了,雖說這個靈魂也叫顧傾城,但她卻不是廢物。

她的靈魂出現在這副身體里之前,她可是守護一界的界主,實力在至尊,那一界除了她的兩個好友,無人是她的對手。

只是她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其實她自己都沒搞明白。

她那一界因為出了一些變故,她的一個朋友身死魂卻消失了,故她和另一位好友一同出來尋找,可不想在跨越界以界之間的黑洞時,不知怎麼了,她莫名其妙就來到來這裡。

來就來,她還發現自己是靈魂過來的,肉體並沒有來,更可氣的是她居然復生在一個廢材身上。

是了,原本的顧傾城就是一個廢物,也是封魔城裡人茶餘飯後的笑柄。

這裡乃是鯤鵬大陸,天齊國的封魔城,而原主就出身在這封魔城的顧家。

顧家乃是封魔城裡排名第三的家族,說起來也算極為有威望的,只是說起顧家,城裡人都是議論紛紛,褒貶不一。

不為別的,只為顧家有兩女,一為庶女,名曰顧傾城,二為嫡女,顧清舒。

庶女顧傾城從小就生的好看,如今十二歲的年紀已然被城裡人稱為傾城之姿。

都說老天為你打開一扇門就會關上一扇窗,或許就是老天嫉妒她,從小就沒有靈根,是個廢物。

在這以武為尊的世界,長得漂亮又有什麼用?要得是拳頭硬才能站得住腳,才能被人尊重。

而她的娘親在生她的時候就去世了,如今她又是個廢物,在顧家可謂是爹爹不疼姐姐不愛,走到哪兒都被人嫌棄唾罵,說她是顧家的老鼠屎。

而顧清舒則是顧家嫡女,長得好看不說,實力也是年輕一輩翹楚,不過二十的年紀,她已然是六級靈師,在這封魔城裡,只要談論起她,無一不是豎起大拇指。

顧傾城走到哪兒都被人喊打喊罵,顧清舒走到哪兒都是人人稱讚,故而顧家在這封魔城也是站着風口浪尖上。

這次被顧清月打死,就是因為她在街上遇到了君離,與對方說了兩句話而已,沒想被顧清月看到,回來就把她給打死了。

想到這裡,她抬手想要試着隔空取物。畢竟上一世她可是至尊,就是不知道魂魄來到這裡還有沒有之前的實力。

對於靈師來說隔空取物就跟吃飯一樣簡單,可顧傾城試了幾次遠處的茶杯一動不動,她有種不妙的感覺。

她皺眉,看樣子是原主身上沒有靈力所以她也使不出自己的力量。

顧傾城再次閉上眼睛,用精神力去感應周遭,這一下她卻是發現精神力和原來一樣,依舊是保持至尊的實力,這不由讓她鬆了口氣。

若是這精神力也沒有,那她可就真的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只要精神力還在,顧傾城在這大陸上行走就不怕任何人,雖說精神力不能幫助她飛行,但實力在至尊以下的,她只需用威壓便可將對方死死踩在腳下。

當然她也不是挑事的人,只要無人招惹她,否則她也不會做軟柿子。

「小火、胖子、藍一你們在嗎?」

顧傾城心裏詢問着。

不是她空幻想,而是她之前本就是召喚師,到了這裡她不確定自己的召喚獸有沒有跟着自己。

「主人,我們在。」

三隻的聲音在顧傾城腦海響起。

如此顧傾城更是放鬆下來。

她三隻召喚獸實力均在至尊,加上自己精神力也在至尊。如此,在這一界不說橫着走,保命應該是不成問題了。

「主人,你這副身子沒有靈力,所以暫時還沒辦法召喚我們!」藍一的聲音再次回蕩在顧傾城腦海里。

顧傾城嘴角微勾,「沒事,我已經觀察過了,這副身子並不是沒有靈根,而是被人下了毒,毒素擴散筋脈故而才沒有辦法吸收靈氣,等我將玉簪要回來,搞些丹藥吃下,再清理一下毒素便可修習。」

有了之前的底子,她不相信自己修習能慢到哪兒去!

且既然來了這裡,她也要在這一界找找那人的下落。

能來到這裡絕非偶然,即便原主念力強大,也絕不可能將自己吸引過來,那說明這一界一定是藏着什麼。

當然,既然佔用了原主的身體,她自然也會去為原主討回公道。

不過如今當務之急還是要先去將玉簪找回來。

她走到一旁的衣桿上,將外衣穿好之後走出房間,準備去找那黑衣男人。

出了房間,外面是個小院子,院子里有幾棵樹和些許花草,那黑衣男子就坐在樹下喝着茶。

顧傾城抬步走到對方身前看着他。

不得不說這傢伙長的真是不賴。

「玉簪還我!」

黑衣男子抬眸看着顧傾城,「我說了,我給你丹藥換簪子。」

「我沒同意!」

「呵呵,可我葯都給你吃了。」

顧傾城很是無語,「我求你給我吃了嗎?再說你被困於洞中,是我救你出來的,你就這樣感謝你救命恩人的?」

「放我出來的是簪子。」

「簪子是我的,所以說起來是我放了你,你莫不是恩將仇報?」

男子卻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又如何?」

「你是個無賴嗎?這麼光明正大私吞他人財物!」顧傾城感覺自己快要忍不住自己的脾氣了。

該死的男人,救了他不說,還搶自己的東西。

「我就無賴了,就私吞了,你能拿我如何?」男子嘴角勾起玩味兒看着顧傾城,似乎看到顧傾城那一臉氣急敗壞的樣子他就高興一樣。

「你……」顧傾城咬牙切齒,她不想暴露自己的精神力,如今來硬的也不行,想到這裡,她眸子一轉。

「我求求你了,這個簪子是我娘臨終前給我唯一的東西了。」顧傾城聲音帶着哭腔,說完還不忘眼淚汪汪的看着對方,「你就行行好,還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