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民間異聞錄:陰陽先生
民間異聞錄:陰陽先生 連載中

民間異聞錄:陰陽先生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羅陰婆 里克子

風水堪輿定命數,鐵口金算斷吉凶!生時枉死必成煞,善惡到頭天來收!我出生在一個風雨飄搖的時代在那個時代里,要人命的不只是饑荒戰亂,更有心狠手辣的惡徒賑災的米碗下,或許是有人偷壽!瘟疫的村落後,或許是趕屍人逞凶!神婆,抬棺匠,更夫,出馬仙,出道道士……更是層出不窮我是地相堪輿的第二十六代傳人,可能也是最後一個出黑的陰陽先生,為您講述我一生的詭聞軼事展開

《民間異聞錄:陰陽先生》章節試讀:

我爹教過我,這種直立在水中的叫做豎屍,而豎屍又叫做死倒!
它們死後怨氣不散,終日在水中行走,找人伸冤。
如果將它們打撈起來,就必須得負責幫它們化解冤屈。
撈屍人見到死倒,都會立即跑路,絕不會惹上麻煩。
我心跳得很快,轉身抬手,屈起小臂往前甩動。
這是撈屍人相互之間傳訊的手法,表示有危險,速離!
二叔撐船槳的動作頓時快了許多!
撈屍船也加快了速度往前而去。
可詭異的是,那具死倒就像是粘上了我們似的,我們船變快,它竟然漂得也快,水上那一捧頭髮,更是散得更開!
緊追着我們不放!
我眼皮狂跳。
低頭迅速在船內掃過,很快就找到了在船身邊緣放着的一根長竹竿。
伸手快速將竹竿抽起,竹竿發出呼哧的破空聲。
我毫不猶豫,直接用竹竿頭戳向那一團黑漆漆漂浮在水面的頭髮。
觸碰到的瞬間,就是一股死沉死沉的感覺,竹竿都被杵得彎了起來!
我用力往前一推,那死沉沉的感覺往下而去……
下一刻,便消失不見……
我心頭這才鬆了一大口氣。
將竹竿抽出水面,我甩了甩上頭的水,再將放回原來的位置。
這叫做挑屍竿,撈屍人專門用其清除水面障礙。
我小心翼翼地注視着船側水面,那死倒被我戳開之後,就沒有再出現了。
二叔撐船的速度很快,轉眼間,我們已經過了河中心,接近了對岸的岸邊。
不多時,入眼便是河岸的沙地,船身一下子杵在了淺岸的沙土裡。
二叔放下船槳,跳下船,我也一起下船,小腿被浸泡在冰涼的河水中,兩人拽着船上了岸。
岸邊有不少晾曬着漁網,還有一些做工的漁民抬頭看我們。
「他們瞅你也眼生,你老漢沒帶你來過?」
二叔鬆開手,喘了口氣問道。
我點點頭。
二叔沒再多說別的。
明顯,他不是第一次來,領着我進村之後,就順着往裡走。
狹窄的村路兩旁,大多是竹子做的籬笆柵欄,這村子要比李家村稍微大一點兒。
約莫走了兩刻鐘,到了村子尾巴。
路邊林木蔥蔥鬱郁,此地離河岸已經很遠。
兩側至少三五十米都沒有住戶,只有長得歪歪扭扭的老樹。
視線之中,終於又看到一間屋宅。
一圈用木樁圍起來的柵欄,修築得整整齊齊,柵欄前頭還栽着桑樹,綠油油的葉子,透着勃勃生機。
院子里還有一棵年頭不短的楊樹,筆直而又高大,樹蔭遮住了不少陽光。
隨着微風吹過,竟發出噼啪的聲響,就像是小孩在拍手似的。
這就讓我覺得有點兒瘮得慌。
屋宅是青磚小瓦,給人家境殷實的感覺。
「鬼婆子很有錢嗎?」
我問二叔。
「有句話叫做有錢能使鬼推磨,鬼婆子辦事兒,也少不了金銀,二叔家的房子也不錯,就你老漢把撈屍人混成了快餓死的主兒。」
「……」我閉上嘴,沒再開口,只不過心頭卻很羨慕鬼婆子。
步伐停在柵欄院門前,二叔清了清嗓子,喊了句:「劉鬼手,有事兒求見鬼婆子。」
安靜持續了一會兒,那青磚小瓦的屋門開了,走出來個傴僂着腰身的老頭。
他年紀可不小了,起碼得有七八十歲,腦袋上頭髮掉得差不多,頭皮都禿嚕了。
身上的衣服花花綠綠,腰間插着一根纏着白綾的棍子,短短的白綾條兒支棱出來,隨風擺動。
我反倒是愣住了。
這就是鬼婆子?
她不應該是個老婆婆嗎?
怎麼是個老頭兒?
二叔的神態鄭重,他微微躬身,顯得很是尊敬。
那老頭走到了院門口,他眯着眼睛盯着二叔:「井水不犯河水,撐船的撈屍人,不該走鬼婆子的院門,你還帶了個晦氣的陰生子來,他不光是陰生子,還是個母煞纏身的水鬼胎。」
老頭聲音像是門縫擠出來似的,不善道:「你是來找茬的么?」
二叔的額頭上冒了汗,神色透着尷尬。
我手不自然地捏着衣擺,下意識抿着嘴。
所有人都瞧不上我,果然,到了鬼婆子這裡也不例外。
二叔沒有立即說話,小心翼翼地掏出來個布包,將其打開之後,裡頭竟然放着一塊碎金粒子,以及一捲髮黑的煙葉。
「我們是來找您辦事的,這碎金粒子是酬金,這捲煙葉,是省城送來的,勁兒大,您喜歡。」
二叔雙手將東西遞給了老頭。
老頭嗬嗬地咳嗽兩聲,喉嚨就是個破風箱一樣。
他抬手接了過來,掂量了一下碎金粒子,揣進兜里,接着又扯了一塊煙葉,捲起來成了一個煙捲兒。
二叔速度很快,摸出來一盒火柴,給老頭點上。
辛辣的煙草味兒飄散,老頭皺巴巴的臉,彷彿都舒服了不少。
「進來吧。」
老頭伸手打開了柵欄院門。
二叔在前頭,我在後頭。
不過我進來的時候,院頭就發出叮鈴叮鈴的聲響。
我抬頭一看,是院檐掛着一串鈴鐺,這風也不大……鈴鐺怎麼動得那麼厲害?
不過老頭一路走進了堂屋。
我們跟進去之後,他便坐在了一張靠牆的椅子上,吧嗒吧嗒地抽煙。
我有些手足無措,站在二叔身後。
二叔躊躇半晌,才開口道:「前天夜裡頭,陰陽這娃子勘陽關,羅陰婆和我大哥,都死了。」
他拉開話匣之後,便將所有的事情都和老頭講了一遍。
包括我爹胸口上扎着刀,甚至還沒帶蠱玉下水,這些都沒遺漏。
話語至最後,他才問老頭,有沒有辦法讓人上岸,還有我勘陽關有沒有過。
老頭卻沒理會二叔,而是定定地看着我。
他眼睛雖然渾濁,但是那視線,像是剖析了我內心一般。
「不是淹死的,確定刀扎的,對吧。」
老頭冷不丁地開口。
二叔連連點頭,說沒錯。
「這娃子勘陽關過了大半,劉水鬼雖然喪命,但他死得瞑目了。」
停頓了一下,目光深邃的看着我道:「你能把你爹撈起來,你會撈屍吧?」
我用力點點頭,這會兒我顧不上他說我勘陽關過了大半,光想着要怎麼樣能撈我爹上岸。
目光一直看着老頭,老頭又點點頭道:「嗯,那就成。
含冤死的,被人害死的,失足死的,我曉得你們撈屍人各有撈法。
自殺的應該也有自殺的撈法,我會給你擺個靈堂,先讓你招魂,接着你再去撈屍,他就能上岸了。」
二叔的臉色卻驟然變了,他眼珠子瞪得溜圓。
「自殺?

鬼婆子,你說我大哥是自殺?
他瘋了,水裡頭去自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