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命運終究出賣了我們
命運終究出賣了我們 連載中

命運終究出賣了我們

來源:google 作者:獨角獸的角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嚴暖 墨綠 現代言情

愛也好,不愛也罷,沒有絕對的應該在一起不論何時不論是誰,都有屬於自己的路是嚴暖也好,噩夢小姐也罷,又或者變成『冰糖』她始終堅強的讓人心痛展開

《命運終究出賣了我們》章節試讀:

夏天總是讓人討厭的,因為總會有流不完的汗水,粘在身上讓人好不自在,就好像那濕透了的狗子,毛黏在身上,擺脫不了,順帶着毛孔也一起堵住。還有強烈的陽光,好似會灼傷皮膚。嚴暖天生就有些黑,所以,她但凡能躲在家裡,絕對就不會出門。不過吧,今天是嚴暖回自己家聚餐的日子,就算是再不願出門,還是得硬着頭皮去。

關掉頭頂那台會『吱呀』了半天的吊扇,順手拔掉那台正放映着女主持人臉上、頭上和板正的小西裝上都布滿了雪花紋路的電視機電源。走出了她和墨綠的出租屋。

「哇,還真的是熱呢。」嚴暖嘴上叨叨着,隨手推出了新買的二手單車。

略過一個個行人,都是被陽光刺的睜不開眼睛的,穿過一個下坡,風吹動嚴暖耳邊的碎發,讓原本被汗水浸濕的臉頰,忽然有了涼爽的感覺。不過那也是短暫的。

回家前,嚴暖要先去一個地方。

於是,單車被嚴暖騎得如同放進了一個火塞般的摩托車一樣。兩旁的大樹在不斷的後退,直到嚴暖『吱——咔』一聲剎車,世界才停下來。

『陽光便利店』嚴暖停好車子透過玻璃門看去,那個正在低頭掃地的背影,汗水淋**他單薄的後脊,呈現出一個十八歲男孩子所特有的堅挺和標準的輪廓。不過那件足夠便宜的T恤好似無法烘托他與生俱來的氣質。

一陣美妙的風鈴聲伴隨着「歡迎光臨。」

「歡迎你個頭啦,我站在外面偷看你那麼久,你都沒有察覺!」嚴暖憤憤的說。

墨綠只是用手抓抓腦後被汗水浸濕的頭髮。「是我工作太認真啦,要不然怎麼養活我的寶貝。」

嚴暖瞬時臉紅,在墨綠頭上敲了一下「貧嘴」!

墨綠本來還想爭辯什麼,嚴暖打斷他,「今天你下班後,我不能陪你去圖書館挑書了,你自己好好挑吧,我朋友過生日。」

墨綠眼睛一眯,歪着頭看嚴暖,「什麼朋友啊?男生朋友還是女生朋友?還神神秘秘的『我朋友』,直接說名字得了唄。」

「柳夏,是柳夏,還能有誰!你竟然質疑我?」嚴暖鄙視的看着墨綠。真的是壓迫感十足

「那你路上小心啊……」墨綠的話還沒說完,嚴暖就推門出去了,此刻清脆溫和風鈴聲並不是很匹配嚴暖的火氣。

出門後的嚴暖,小心翼翼拿出手機打給柳夏「喂,親愛的,你的生日我就不去了,墨綠生病了我得照顧他,sorry啊。」

「沒事沒事,他還好吧?」電話里柳夏關切的問。

「不嚴重啦,不過總歸丟下生病的他自己就出門不太好啦。」

「那你好好照顧他吧,我們改天單獨聚吧。」

掛掉電話,嚴暖回頭看了一眼便利店裡微笑工作的墨綠,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十一點二十七分,或許可以在十二點前好回去吧。

「小姐。」傭人恭敬地跟嚴暖招呼着。嚴暖從進門那一刻早已換掉了那個無知女孩的天真無邪。此刻,面容冷淡的點了點頭。

「姥爺和夫人呢?」

「等您多時,已經在餐廳用餐了。」隨即又獲得了一個嚴暖看不到感情的點頭。

「寶貝,你可回來了,媽咪想死你了。」嚴暖的媽媽看到嚴暖猶如看到金磚一般。

「怎麼,是打牌又輸慘了嗎?不是說了讓你有空做做美容,或者找點正經事情,別總打牌!」

「這哪能是一時半會就戒掉的啊,再說了,你說的那些也太無聊了吧。」

「那我請問我的媽媽,你為了打牌刷爆我給你的卡,這就不無聊嗎?」

「你給了我的,那就是我的。」嚴暖媽媽說完還傲嬌上了。

「最後一次,以後別再打牌了,這玩意兒沒用還費錢。」嚴暖無奈。

「好好好,那這錢……?」嚴暖媽媽小心翼翼的問。

「吃完飯給你,我進門連口水都沒喝。對了,這錢給了你,買包買衣服想買什麼買什麼,就是不能打牌,不然我就收回我的卡。」

「吃飯,吃飯。」嚴媽本就四成把握,這下錢要到了更是安心,忙給嚴暖夾了好多的菜。中途還不忘調侃嚴暖「你這快趕上更年期的女人一樣嘮叨了啊」。不出意外,獲得了自己女兒的一記白眼。

「小暖,你也別生你媽媽的氣了,你媽也是太閑了,現在你投資又有自己的品牌,掙的錢多了,爸媽反而閑了,連吃個飯都有人伺候着。」

「爸,你們好就行了,等我拿到劍橋的通知書,可能就要去國外住了,所以,安頓好你們了我才能安心。」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來住啊?」嚴爸關切的問。

「我有別的事,還不能回來。」

「那你住什麼地方,看你回來騎得那破車子,你這錢都是光明正大賺來的,怎麼還見不得人呢。」

「別問了爸,我有我的原因。」

看女兒不想講,嚴爸自然也不再問。畢竟女兒才大二就已經為家裡買了一套別墅,還請了人伺候着,每個月自己的卡里都是女兒打來的錢。因為她媽媽好賭,小暖還總是額外多給她媽媽一些,有時候自己總在想,上輩子一定是善良的過分,不然何德何能有這麼個好女兒啊。